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诅咒之地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诅咒之地

  淡灰色的阳光从窗户落了进来,让大厅中光芒更足了几分。

  欧阳明目光灼灼地看着断大师,等待着他的回答。

  断大师老神在在,夹了一筷子灵猪肉,喂在嘴里,轻笑道:“大墟中的东西千奇百怪,有的无形无相,难以捉摸;有的力大无穷,可徒手撼天;有的则身坚如钢,刀剑难毁,但最恐怖是远古强者留下的尸身,就算只剩战斗本能,非常可怕,有的甚至能与尊者一战。”他故意顿了顿,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酒。

  江盈榕撩了撩耳边青丝,熟女气息尽情展露,令人心动神摇。她看出了断大师的拿捏姿态,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美目流转一圈,掩嘴轻笑道:“断大师,你还没说没有神像守着,会怎么样呢?”

  断大师准备卖足关子,长袖都掉进了酒里,依然不肯开口,脸上全是感慨沧桑之意。

  “会攻城!”何剑手臂颤抖了一下,拿着一柄刻刀。

  “会攻城?”欧阳明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度,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是啊,所以大墟自古以来便被称作诅咒之地,危险莫名,现在人族所探寻出来的地方,还不到三成,其余之地均被黑雾弥漫,就算是阳光都透不进去。”何剑声音嘶哑,说完之后就闭口不言了,他的性子里,始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不喜欢说话,也不爱热闹。

  断大师稍显幽怨地瞥了何剑一眼,那目光仿佛是在说,老子好不容易拿乔一次,你就这样捅出去,真不够朋友啊。

  他哼了一声,埋怨道:“老何,你就不能让我卖个关子,过过瘾?以后要我帮你锻造刻刀,价格得翻一成,不然我才不肯锻造!这座城中,能打造白银装备的可就两人,我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常年闭关,到时让你抓瞎。”断大师摆了摆手,一脸不能商量的样子,只是悄悄打量着何剑。

  欧阳明现,何剑虽然沉默,不喜与人交谈,但在这三人之中地位最高。

  他身上却没一点儿修士的气息,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疑点,要知道这可是大墟啊,就算是小蛮都有极道修为,而没有修为之人,能在这诅咒之地中活下来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能活下来,一定不能。

  小蛮只要碗里的菜吃完了,欧阳明不给他夹菜,他就只吃白饭。小萝莉眼珠转了两圈,轻柔一笑,给小蛮夹了一大筷子菜,踮起脚,送到他的碗里。

  她叫江倾城,随着她娘姓,寓意是一笑可倾城,现在也确实有这种潜力。小蛮看了碗中的雪菜一眼,目光在江倾城脸上停留了片刻,依然只吃白饭。江倾城就像心中被撩拨到了的小猫,一嘟嘴,问:“你怎么不吃菜?”

  小蛮抬头看着,屋子上的大梁,不说话。

  “你怎么不吃?”江倾城又问了一遍。

  小蛮一瞪眼,说:“你好烦啊!”

  这一幕,让其余四人大笑起来。

  欧阳明拍了一下小蛮的肩头,低声道:“快吃吧!可别浪费了。”

  小蛮这才把碗里的雪菜伴着饭吃了下去,这一幕,让断大师堪堪称奇。

  笑着问:“瑜老弟,这孩子你弟弟吗?很有趣,而且,天赋极为不错,不如让他跟着我学锻造吧,这可是城中许多孩子求都求不来的偌大机缘。”

  欧阳明嘴角向上一抽,心里腹诽道,就你这水平,你也不怕误人子弟。

  但目光却看向小蛮,轻声道:“他想要学什么,我都尊重他的选择。我不会为他做选择,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都会先问过他。”

  这声音扩散之下,让何剑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断大师不死心,又把目光移向小蛮,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柔和,问:“小蛮,愿意成为人人敬仰的锻造大师吗?到时候一身本事儿,大墟就算再危险,你也去得。”

  小蛮一点儿也不害怕,问:“可以杀人吗?”

  断大师缩了缩脖子,不答话。

  反倒是何剑眼底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心中暗道,煞气太重,长此以往,必将被心魔吞噬。

  半个时辰后,酒足饭饱。

  何剑给欧阳明使了一个眼色,便向外走去。

  欧阳明没有一点儿犹豫,主动跟了上去。

  何剑驻足不前,等欧阳明赶了上来,边走边说道:“瑜老弟打算怎么安置小蛮?”

  欧阳明微微一愣,他怎么都没想到不爱说话的何剑会问这种问题,思忖稍许,道:“先教他立心,将他心里的怨念驱散。”

  何剑点了点头,说:“不会这么简单,小蛮心里的怨念太深了。”

  稍稍一顿,眼中露出回忆之色,感慨道:“一百年前,曾经有一位年轻人跟我借剑,我见他道心之上缠绕着魔意,剑心已经不纯,便不肯借。但后来,他在大墟中搅风搅雨,至少有千人死在他的剑下,这时我才明白,当日那一剑,我怎么都得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天下人。”

  “那何大师打算怎么办?”他知道何剑既然这么说,那么肯定有自己的安排。

  “让小蛮跟我学习雕刻木雕,我来化解他心中的杀意。”何剑说。

  欧阳明犹豫了片刻,见何剑一脸真诚,就答应了下来,在他心里,何剑虽然话不多,但比断大师靠谱多了。

  其实断大师的锻造造诣在这座大城之中确实属于前十的存在了,但因为欧阳明的锻造之术实在太过“变态”,让他实在看不眼,而且,他也还不了解大墟中的锻造水平。

  何剑走了,没有一点儿犹豫。

  把碗筷收拾好,天已经暗了下来,冰冷灰暗的月光从空中洒了下来。

  小院之中,小蛮正在呼吸吐纳,身上肌肉如同虬龙,一道黑色纹路忽然亮了起来,以他为中心,方圆六丈之内的灵气全都涌了过来,化作一个小型气旋,黑气一圈一圈卷上天空,皮肤之上隐有白色电弧闪动,激起燎原,传出阵阵闷响之音。

  欧阳明一个大步跨来,一拍空间袋。

  数千枚灵石被袖子一卷,落在小蛮四周,堆叠得如小山一样。让小蛮四周的灵气浓郁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当然,这种手段,只适合灵者中阶以下,毕竟灵者中阶之上破境时所需要的灵气只能用海量来形容,以普通灵石之中的灵力,根本难以维持。

  “轰……”这气旋越来越大。

  一道白色闪电,从空中落下,让整个气旋都闪烁着白色电弧。

  而小蛮眉心之上的痕迹,竟变成血色,将身体之上的黑色纹路全都贯穿起来,数百枚灵石瞬间化为一堆粉末,被气旋吹得四处飞散。

  “破!”小蛮闷吼一声,丹田之中的灵力犹如长江之水,翻腾不休,对着灵者的桎梏一撞而去。

  “咔擦!”一声,这是壁障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他身上笼罩着一道淡淡的光辉。

  欧阳明看到,小蛮身上的纹路淡了下去,而在他四周的灵石全都化为粉末。

  小蛮眼睛睁开,一股灵者初阶的气息荡漾而开。

  欧阳明眼中也露出笑意,轻声道:“将境界稳固之后,去跟何大师学习木雕。”

  小蛮看着欧阳明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能杀人吗?”

  “年纪越小,执念越深啊!”欧阳明心里感慨了一句,随后回答道:“木雕不能杀人,但剑可以杀人。”

  小蛮沉默了半晌,抬头看着天空,点头说:“好,那我去学。”

  欧阳明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在他心里,若小蛮死活不去,他也没什么办法。

  但要让他化解小蛮心里的戾气,他又没那种本事。

  江盈榕是个裁缝,还是个手艺极好的裁缝。

  屋中养着各种各样的灵药,灵气扑鼻,味道也很好闻。

  江倾城光着脚丫,粉嫩白皙,笑呵呵道:“娘,小蛮不简单,瑜大叔更不简单!”这是她对欧阳明的称呼,瑜大叔。每次听到,都让欧阳明面色苦巴巴的,他可是连成亲都没成的年轻人啊!怎么就是大叔了呢?

  “是啊,又会炼制丹药,又是施法者,怎么简单得了?”她用牙齿把一根丝线咬断,笑着回答。

  小萝莉坐在一张长椅之上,脚丫来回地晃,小腿又细又长,说:“而且,何爷爷准备教小蛮木雕了,当初我哭着喊着他都不肯教我,才认识小蛮一个月呢,就把这手艺教小蛮了。”她鼓着腮帮,红红的,看起来非常可爱。

  “小倾城吃醋了?”江盈榕捏了一下她的脸庞。

  “没呢!”小萝莉偏过头:“只是我在想这长寿巷热闹了,以后我也就不无聊了。”

  “还嘴硬呢?”江盈榕将身上衣带解开,春光乍泄。

  “没嘴硬,我是真觉得小蛮有意思。”江倾城脚丫晃得更勤了一些。

  “长寿巷里有没意思的人吗?都有意思?”她笑了笑,只是这笑容之中,怎么看都有几分诡谲之色。

  “那娘呢,有没有意思?”江倾城偏过头。

  “娘就是个裁缝!”

  ……

  “娘,我想吃黄瓜了。”

  “喏,这东西,在这诅咒之地可金贵得很,少吃一点儿。”

  “我不想吃黄瓜屁股!是苦的”

  “那你就从头开始吃!”

  “也是苦的。”

  “……”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02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