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六十章 服丹

第九百六十章 服丹

  密室中热浪四溢。

  欧阳明感受着天凤之火散出的勃勃生机,右手凌空一拍。

  空间袋“咯噔”一响,一株青翠欲滴的灵草就像一道绿光一般流入丹炉之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圆润如一,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江才瑾暗中点了点头,心中暗道,果然是少年英豪,只是不知这次炼出的丹药可以延寿几许,心里隐隐带着几分期待。他虽然年老力衰,但尊者的眼光还在,何况一个人的年龄,可以有很多判断方法,例如身上的气机、气势、行为举止……

  江域平眼里也露出感慨之色,心里嘀咕道,只要城主生机能够续,这古城就不会乱。

  一株、两珠、三株……

  许多灵药按照一定的顺序进入丹炉之中,在盈天的火光之中散出氤氲之芒。当这些灵草中的草木精华全都炼出之时,勃勃的生机从丹炉之中散了出来。

  “差不多了。”欧阳明眼中精光一亮,双手掐诀,同时向外推了出去。

  顿时,丹炉中心爆发出一道极强的吸力,就像一个小型漩涡一般,将炼出的草木精华全都向中心凝聚。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这空中竟然有两只灵气大手霍然凝聚,掀起一阵小型气旋。

  江才瑾看了江域平一眼,传音道:“这种炼丹手法当真闻所未闻,实在是太奇异了。”

  “是啊,恭喜城主,这一次生机延续有望。”江域平传音恭维道。

  “你的功劳更大,我虽然老了,却不糊涂。”江才瑾传音。

  江域平讪笑一声,没有答话。

  就在这时,欧阳明正襟危坐,双目一凝,一股绝强的气势爆发出来,闷声喝道:“凝丹!”

  这声音还未落下,这两双大手忽然向中一捏,这草木精华一点一点儿收拢,散出灼热的光芒。于此同时,他念头微动,将天凤之火自带的生机融入丹药之中,一霎之下,一缕白色雾气翻滚而起,这是生机,磅礴的生机。

  江才瑾见到这一幕,脸上全是惊喜之色,就连身体都颤抖起来,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特别是脸上那像苍老树皮一样的皱纹,此刻全都抖动起来。

  而欧阳明心中反而愈发凝重,虽然炼药与凝丹这一步已经完成,但还要开炉,这一步,也是提升丹药品质最重要的一步。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那细长优美的手指动了,同时画出无数条惊心动魄的弧线,越来越急,就如浪涛拍岸,又似血龙撼天,双手化作一道残影,以肉眼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用精神力。

  江才瑾的神色无比凝重,那看惯世事沧桑的双眼、经历过人情冷暖的思绪,都随着欧阳明手指抖动起来。

  可想而知,他心里对这丹药的重视,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终于,欧阳明眉毛一挑,手指先向下一屈,再向上一掀。

  一道柔和的白光将密室笼罩在内,夹杂着浓郁的生机。

  光芒落下时,欧阳明以灵力化刀,落笔大气磅礴,惊心动魄,在丹药之上刻上两个小字——丹圣。

  江才瑾半个身子入土的年纪,竟然患得患失起来,踌躇不安,小心的问:“瑜大师,成功了吗?”虽然他已经见到了之前勃勃的生机,可他还是怕,就怕这如梦似幻,化作泡影,怕这丹药到头终是空,可谓复杂到极点。

  能让一位尊者产生这种情绪,不得说,单论炼丹这一点,欧阳明足以自傲了。

  欧阳明淡淡一笑,把一个瓷瓶递了过来,爽朗一笑,道:“江城主,不负厚望。”

  直到这声音在密室中回荡而开,江才瑾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才放了下来,抬手借过延寿丹,一脸诚恳:“瑜大师若有所求,但说无妨,老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欧阳明,似带着若有似无的深意。

  欧阳明做了这么多,等的不就是这句话?

  却依然面如平湖,轻轻拱手,道:“江城主先服用丹药,其他的事儿,都可暂缓。”

  这就是欧阳明的小心机,在未服丹药之前,谈论在多也是徒劳,只要丹药绝佳的效果出来以后,说话才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而且,他也对自己的炼丹术极有信心,确切来说,是对天凤之火有信心。

  江才瑾眼底的赞许之色更甚,他喜欢与欧阳明这种聪明人做交易,明事理、知进退,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点拨。你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你想不到的他也能想到,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聪明了。

  江域平也是个聪明人,所以听到这话之后。

  身子一躬,脊梁一弯,轻声道:“瑜大师,还请移步到大厅。”说完,还抬手一引,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江域平是巅峰灵者的强者,并且身具传承,能做到这一点儿,就可以知道,他对欧阳明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诅咒之地具有血脉之力,战力极强。

  但在炼器、炼丹、阵法……方面比外界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可以说,每一位“大师”都是值得尊敬的,所以江域平对欧阳明的尊敬,真心实意,没有一点儿虚假。

  欧阳明心思通透,立即含笑点头,袖子一卷,将丹炉收了起来,跟在江域平身后,一起走了出去。

  江才瑾目送着二人远去,手指摩挲着瓷瓶,心里像有一团熊熊的烈火在燃烧。

  没有一点儿犹豫,一口浊气吐出,阻塞的气机缓缓运转起来,盘膝而坐,没过多久,已经踏入天人合一,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手腕突兀发出一声脆响,顿时,一枚淡白色丹药已被他捏在手心,看了丹药上的小字一眼,轻念出声:“丹圣……”目光一转,轻声笑道:“不轻狂怎么是年少,不放肆怎么称天骄,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配得上这丹圣之名。”

  屈指一弹,这丹药飞入嘴中,入口即化。

  一股磅礴的生机扩散而开,这是久旱逢甘霖。难以言语的舒服之感从天灵穴滋生,化作无数细微的暖流向身体每个细胞蔓延而去。

  就连那早已枯竭的丹湖之中都泛起点点生机。

  是的,就是丹湖,尊者为何会这么强?

  主要有以下的两个原因,其一,尊者能融入天地,借助天地之威,每一击都带着天地伟力。

  其二,便是丹田化湖。丹湖之中的的灵气是巅峰灵者数十倍,并且灵气的纯净程度已经到了灵者难以想象的地步。

  所以自古便流传有这样一句话语,只有尊者才能抗衡尊者,不成尊终是蝼蚁。

  迄今为止,根据能够查阅的资料记载,灵者弑尊的举动从没有发生过,但传说,在上古时期,灵者弑尊的情况曾出现过一次,这个人也成为所有人心中不可逾越的高山,就算是龙凤两族,死在他剑下的也有无数,但事情只是传说,事迹的真假已经无法得知。

  一枚、两枚、三枚……

  这新炼制的丹药被江才瑾缓缓吞下,丹湖再次焕发生机。

  身上这一股死气沉沉之气已经淡了许多,就连脸上的皮肤都有一种紧致之感。

  江才瑾双目睁开,霸道之意浑然如一,眼中倒映出一道残缺的黑龙之影,扩散之下,时间都有违常理的顿了一瞬,这就是龙族血脉,就算仅有一丝都有一股难言的霸道之意。

  他感受着丹湖之中泛起的生机,隔着无数楼阁,朝着欧阳明所在的位置深深地看了一眼。

  忍着仰天长啸的冲动,一步迈出密室。

  江域平早已经等候多时,步子一高一低,主动迎了过来,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颤声道:“城主,您……您,生机再现了?”他看到江才瑾的第一眼,就察觉到他的生机浓郁了许多,但具体到何种程度,他却看不出来。

  “不能说生机再现,但起码能多撑一段时间了。”江才瑾脸上也是噙满笑意。

  “能撑……多长时间?”江域平的声音断断续续,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就像战场上擂动的大鼓一般,心中极为紧张。

  江才瑾伸出五个手指,在他的眼前轻轻晃了晃。

  “五年?”江域平试探地开口,但声音已平淡了许多。

  江才瑾摇了摇头,苍老的手指又晃了晃。

  “五十年?”江域平瞳孔猛地向内收缩,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是啊,五十年!这一次,当真欠了一份天大的人情了。”江才瑾苍老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眼里如一片深邃的星空,看向大厅的位置,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响,偏着头问:“你觉得瑜大师想从城主府得到什么?”

  “不知道,此人虽然看似很好相处,可他整个人就像笼罩在一片雾气之中,难以揣度。”江域平叹了口气。

  “是啊,这样有趣的年轻一辈,我已有千年未遇到了。”江才瑾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这个评价要是被江家年轻一辈听到,恐怕会震惊得无以复加,因为江才瑾可是江家眼光最毒辣的尊者,往往一眼就能洞察人心,可是现在他竟亲自开口,遇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年轻一辈,何为有趣?

  说好听一点就是有趣,说不好听一点就是看不透罢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12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