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六十一章 交谈

第九百六十一章 交谈

  城主府内,淡紫色的桃花开得极为繁盛。

  清风吹起江才瑾的衣衫,他嘴角向上一抿,沉声道:“这件事儿,一定不能泄露分毫。”

  “嗯。”江域平恭敬点头。

  他对于城主这句话的意思十分明了,因为他相当清楚,一旦此事泄露,那么瑜大师就将扬名大墟,再也不是他们古城能够掌握的了。

  五十年元寿,或许在大墟之外不算什么。可是,在大墟之内,这种等阶的丹药却已经是极品之物了。

  “走,过去见见他吧。”江才瑾似笑非笑。

  “是,城主。”江域平神色恭敬,跟在他的身后。

  大厅之中,古色古香,布置得极为恰当,艳而不魅,雅而不俗。

  三杯千叶茶,茶香四溢,阵阵馨香四散而开。

  江才瑾淡淡一笑,道:“来,瑜大师,尝尝这千叶茶,这可不是大墟中的产物,比黄金还要珍贵无数。平日我可都舍不得喝,只有贵客临门,才肯拿出来,整个大墟,能让我拿出这茶之人,不足一掌之数。”

  欧阳明连忙把手中茶杯放下,拱手笑道:“多谢江城主抬爱,在下受宠若惊。”

  “哎,瑜大师说这话就太过见外了,若非是你,我的丹湖也不会泛出生机。”他摆了摆手,还装模装样地一瞪眼。

  “丹湖?”欧阳明兴趣大增,撇过头问。

  “是啊,修士渡过天劫之后便可破灵成尊,丹田便可化湖,可能是叫法不同,在大墟便被修士称为丹湖。”江才瑾脸上含笑,但这话语却带着莫名的深意,之前的千叶茶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欧阳明心里明白,自己就算模仿大墟土著的气机,还是瞒不过尊者级别的大能。

  就算他气机阻塞,生机若有似无,仍然是尊者。

  当然,这也是欧阳明来到大墟时间极短的缘故,只要再过几月,他有信心,就算是最熟悉他的人都分不出,毕竟这可是天凤之火,就是这么强大,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半晌之后,便不做隐瞒,含笑看了江域平一眼,眼中散出一抹锋芒。

  江才瑾是个老狐狸,当然明白欧阳明的意思,轻声道:“瑜大师,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便好,域平已经跟了我数百年,值得信赖。”

  欧阳明没有丝毫犹豫,脸色凝重万分,沉声道:“江城主,在下想知晓,大墟之中的血脉之力是怎么回事?”

  问出这个问题是经过欧阳明深思熟虑的,其一,这问题并不困难,但怎样把事儿讲得深入浅出却很难。其二,欧阳明可以借这个问题探知江才瑾背后的势力有多强,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对后面的几个问题,自然就会有更深、更好的把握。

  江才瑾脸上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词汇,轻声叹道:“谁也不知道大墟从何处来,似乎是一夜之间从天阙掉下来一般。根据族中古卷记载,大墟本是一片死寂之地,大地荒芜,毫无生机,一条血河贯穿大墟,这血河之中隐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强大无比,后来万族经过数千年的尝试,吸收了这鲜血之中的力量,化为龙凤两大支脉,又具体区分为三龙三凤,以黑龙家族为例,一缕血脉是淡,二缕血脉为平,三缕血脉为玄,四缕血脉为生,五缕则是返祖。”

  欧阳明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小蛮本是返祖血脉,但精血被抽走之后,现在应该是四缕血脉了吧。

  江才瑾喝了口茶,接着开口,道:“当然,血脉返祖极为少见。”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什么,眼底竟有几分黯淡。

  但确实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欧阳明在脑中整理了片刻,又问道:“不知江城主可听过回剑峰?”

  江才瑾活动了下手腕,脑海之中的记忆如书页一样翻动,认真查找起来,小半个时辰之后,摇了摇头,道:“恕老朽见识浅薄,未曾听过。我阅读道藏三千,也未曾见过这个字眼。大墟无边无际,目前已知的区域仅有三成,其余地方,则被黑雾弥漫,就连灰色的阳光都射不进去。这些地方,就算是尊者,都不敢轻易临近,回剑锋,真有的话,恐怕……”他没有说完,但欧阳明懂他的意思。

  “龙神庙呢?”欧阳明不死心,沉声开口。

  江才瑾依然摇头,轻轻地喝了一口千叶茶。

  欧阳明脑中乱糟糟的,轻轻揉了下眉心,又问:“那在已知区域之内,可有绝地?”

  这一下,江才瑾没有思索,张嘴吐气,连续说出三个地名:“荒芜沙漠、极烟潭、死极海。”

  “这些地方有什么奇异的现象生?”欧阳明的声音提高了几分,手指摩挲着茶杯。

  江才瑾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荒芜沙漠,位于望乾之外,沙漠常年冒着火焰,熊熊燃烧。越往内走,温度越高,只有拥有龙凤血脉的修士,才能往深处走去。但能深入多远,根据血脉纯度而定。可就算拥有返祖血脉,也无法走到核心处,没人知道那里藏着什么秘密。极烟潭,一缕飘渺寒烟,杀人无形,虽然不大,却有无数人迷失其中,变成一具具干尸。但死而不倒,且具有战斗本能。死极海,海水为一黑一红,海上怨气滔天,万年不散,尤其是死极海,就算是巅峰尊者,都不敢说一定能全身而退。”江才瑾的声音沙哑,说到死极海时,声音都轻微的颤抖起来。

  “多谢江城主告知。”欧阳明拱手一拜。

  “无妨,这些问题,并不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到了一定层次,总会知道,倒是瑜大师先前所问的问题,老夫却只回答出了一个,实在汗颜。”江才瑾袖子一挥,脸上的皱纹全都皱在一起。

  欧阳明心中虽然有些失望,却拱了拱手,道:“江城主言重了,天色已晚,在下便不打搅了。”

  江才瑾轻轻点头,沉声道:“域平,送一送瑜大师。”

  “是!”江域平神色恭敬无比。

  江域平派轿子把欧阳明送到了长寿巷。

  回来之后,主动来到江才瑾的书房之前,敲了敲门。

  “进来。”江才瑾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

  看了墙壁上挂着的九天仙女图一眼,图画上大半地方弥漫着雾气,山峦若隐若现,图画中间,一位穿着长裙的女子身姿缥缈,面容白皙,锁骨完美,眼眸灵动,如会说话一样,缥缈在群山之巅,给人一种难以接近之感。

  仙女图的下方摆着一个砚台,墨汁细腻无比。

  江域平走入书房之后,轻声道:“城主,已经送到了。”

  江才瑾取出一支品质绝佳的紫毫,沾磨挥毫,在宣纸上写上“回剑峰”三字。

  把毛笔放在砚台之上,低声道:“你觉得瑜天睿此人如何?”

  “大智若愚,心智如妖。”这本是两个矛盾的词,却被他用在了一起。

  但江才瑾也没反驳,微微颔,应道:“是啊,这种年龄,不但炼丹之术出神入化,还是施法者,就连城府都不比我们两个老家伙差多少。这种人,注定是为乱世而生。可现在,偏偏风雨欲来大劫将至,几大世家都在寻求自救之法。”

  江域平沉吟了稍许,压低声音问道:“大劫何时到来?”

  江才瑾脸上露出恍惚之色,轻轻摇头:“不知道,但每一次大劫都要死人,死很多很多人。然而,这大劫又是如何形成的,现在根本说不清。”这个话题沉重,就连他的声音都沉重了下来。

  书房之内顿时沉寂下来,死一般的沉寂。

  在大墟之中烛火的光芒不是昏黄之色,反而带着一抹淡淡的灰色。

  沉默了半晌,江才瑾眼中光芒一闪,低声道:“利用家族势力查一查回剑峰、龙神庙这两个地名。”

  江域平没有一点儿犹豫,抱拳之后躬身退了出去。

  江才瑾看着昏暗的天空,思绪不知飞到了那里。

  回到长寿巷,已经到了傍晚,阳光洒落,一点儿都不暖,反而带着一种彻骨的冰寒。

  丹药坊依然门庭若市,都是来购买丹药的修士,井然有序,一派和睦之相。城中早就传开了,丹药坊的瑜大师被城主用轿子请去了,我的乖乖,这可是尊者啊,就算是之前想要打压丹药坊的几位炼丹师,都连忙收手了,得罪尊者,不想活了吗?

  江倾城正在店中忙活,虽然还是个萝莉,但身材已经可以看出一抹修长之意。

  颜若渥丹,肌肤胜雪,身后在荡起青丝,微微一笑,还真有点一顾倾城的意思。

  她看见欧阳明以后,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来,脸上露出可爱的酒窝,浅笑道:“瑜大叔!”

  欧阳明面色一黑,头顶如笼着一团黑雾。

  江倾城见到这一幕,笑得更得意了,又连着喊了两声“瑜大叔”。

  “死丫头!”欧阳明骂了一句,作势要打。

  江倾城眼睛里一下子水汪汪的,楚楚可怜,道:“我可帮你看了一天店铺……”

  欧阳明讪笑着把手收了回去,眼珠一转把一只毒虫一巴掌拍成肉末,笑呵呵道:“哪能啊,我这不是怕它咬到你吗?”

  江倾城偏着头,眼底全是狡黠之色,向后了两步,吐气,道:“瑜大叔,我要回家了。”

  话音未落,就娇笑着跑开了,笑容明媚,无忧无虑。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12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