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六十三章 初战

第九百六十三章 初战

  江盈榕的眼神中透着复杂之色,她看着欧阳明远去的背影,虽然不算高大,却如能一字挑起天地。

  大墟内已知区域之中,就是三龙三凤这六个家族最为强大。而这几个家族哪怕是旁系,也不是常人能够招惹的。毕竟,这些家族,最少都已经屹立了万年之久,底蕴深得难以想象。大墟虽然被称为诅咒之地,但其中宝物众多,而这万年的时间之内,谁也不知道,这几大家族,到底得到了多少压箱底的手段。

  并且,沾染上龙凤血脉之人。就连性格也变得高傲起来,极为护短,所以三龙三凤家族在大墟之中无人敢惹。

  江倾城也走到江盈榕身边,笑眉如画,道:“我要去给瑜大叔加油鼓劲!”

  江盈榕手指轻轻从她鼻尖上滑下,一脸宠溺道:“你啊,都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儿,叫人家大叔。吃黄瓜还不吃屁股!”

  “黄瓜屁股是苦的嘛!”江盈榕嘟囔着嘴,据理力争。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江盈榕眷恋地揉了一下她的头。

  断大师长啸一声:“这种事儿怎么能少得了我断大师。”见无人把目光移到他身上,断大师重重咳嗽一声:“咳咳,我……我与城主曾有一面之缘,到时候也可美言几句。”

  何剑拿着刻刀,没有说话,面容沧桑,古井无波。

  江倾城编着两条马尾,轻轻扯到胸前,一脸尊敬,道:“何爷爷,小蛮呢?”身子一侧,大眼睛还向后面瞟了两眼,见没人之后,又缩回了脑袋。

  何剑脸色一下就柔和了下来,和蔼道:“小蛮在学木雕呢!”

  江盈榕微微一怔,点头称赞道:“当初我认为小蛮煞气太重,现在看来,倒是被何大师教得很好。”

  何剑摇了摇头,吸了口气道:“小蛮只要静下心来做一件事儿,他所展现出来的毅力是我遇到所有人之中,最强的。不问缘由,认准了,说做就做。木雕可静心境,可清戾气,他就算心中戾气再重,也能很快融入其中,并且展现出一种让人惊骇的天赋。此子若好好调教,日后成就不可限量。”显然,能说出这种话,他已经把小蛮当成衣钵传人来培养了。

  断大师有些不开心了,当初可是他“慧眼识珠”,结果现在便宜了何老头。

  轻声哼了一声之后,瓮声瓮气,道:“那小蛮不去吗?这一件事儿,对瑜老弟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何剑怔了片刻,一缕胡须,回答道:“小蛮说不去,相信他。”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城主府赶了过去……

  ※※※※

  城主府外,姬琦聚气吐纳,一口轻气一吐而出,将身前十丈之内的灵气全都吹散。

  他的声音平淡无比,但却远远传开:“在下血龙家族姬琦,前来拜见城主,还望前辈能够一见。”这声音化作一道无形的风浪,扩散而开。

  “何事?”这话语淡然而安闲,不沾丝毫情感。

  若非江才瑾刚刚增加五十载寿元,有人敢在他府衙之外这么大吼大叫,他早就一巴掌将其拍成肉泥了。

  “在下想与城中炼丹大师瑜天睿一战,还望前辈能够批准。”这声音不大,但言语之中却带着浓郁的戾气。

  “哦,想要一战?”这声音里已经带着淡淡的怒意,前日,他才用轿子将欧阳明请到府中,你今天就要挑战人家,怎么,没将我这黑龙家族资历最老的尊者放在眼里?

  姬琦脸色微变,感受到这句话中浓浓的怒气,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暗叹,这小子刚来古城这么短的时间,就傍上这么粗的大腿了。

  顿时,他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因为江才瑾嘱咐江域平切勿不可将欧阳明炼丹的消息泄露出去,所以姬琦并不知道欧阳明为这老尊者炼制了延寿的丹药。并且,一颗丹药就能延寿五十载,否则,就算再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啊!

  就在姬琦正打算退缩之时,一道平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战!”这声音不大,甚至可以用细微来形容,但听到众人耳中却如平地惊雷。

  紧接着,一位白衣青年脚下踩着斜阳,背上靠着青天,缓缓走来,身上的气势缓缓凝聚,每踏出一步,便更强一分,当第十步落下之时,白衣猎猎作响,气势厚重如山,这一霎之下,竟给人一种一骑绝尘的惊艳之感。

  而正是此时,长寿巷的众人联袂而来。

  江盈榕一脸惊色,总觉得欧阳明身上沾染着别样的光辉,让她挪不开眼。

  江倾城一脸呆滞,片刻之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小脸红扑扑的,趴到江盈榕耳边轻轻吐气,笑着说:“瑜大叔好酷啊……哦,不,太酷了!”那含苞待放的胸脯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江盈榕脸上泛起粉色,用手指轻轻点在她的眉心,骂道:“人小鬼大,就知道胡说。”

  断大师也是一脸激动之色,手舞足蹈。

  就连何剑双目都微微一凝,心中暗道,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老朽这辈子看不透的人不多,你算一个。

  姬琦先是一怔,旋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鼻子眼睛全都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无比狰狞,声音狠辣无比:“你这是找死!”

  江域平神色尊敬,诚恳道:“瑜大师,为争一时之气,丢了性命,不值当。老朽向你保证,只要你在古城之内,任何人想要伤你分毫,都是与江家为敌。”

  这声音掀起一阵风暴,扩散而开。

  姬琦听着这话,面色大变,高大的身躯放佛都矮了几分,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

  虽然说话的人是江域平,却也是江家嫡系,地位无比崇高,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了江家的意思。

  江盈榕眼中也泛起异彩,暗叹,你究竟做了什么,能得族中长老这般力挺?越来越好奇了呢!

  “谢江老抬爱,但身为修士,不畏天,不惧地,何惧一战?”欧阳明轻吼一声,身上战意已浓郁到了极致,他要以灵者高阶修为灭杀灵者巅峰。就算你拥有血脉之力又能如何,话音一落,便取出烈火寒蝉,强横的精神波动四散而开。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欧阳明,极为耀眼。

  断大师心里极为复杂,他怎么都没想到,瑜大师与城主府的关系竟好到这种地步,想起自己之前在长寿巷说过的话,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稍显幽怨地看了欧阳明一眼,暗道,真是白担心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从欧阳明来到长寿巷之后,就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白线,将几人串在一起。

  江才瑾目中光芒一闪,心里嘀咕了一句,还是小看了此人啊,袖子向前一卷,点头应道:“可以一战!”

  姬琦眼中血色一闪,这短短的几瞬之间,他就像从天堂掉入了地狱,再从地狱爬回了天堂,脸色一冷,道:“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少说废话!”欧阳明话语不多,身形一动,已落到了城主内的练武场之上。

  这广场足有千丈,空间已经足够两人施展。

  姬琦轻轻舔了一下嘴皮,冷喝道:“小蛮的精血是我的,你的性命也是我的!”

  “聒噪!”欧阳明冷哼一声,金色的精神力如波浪一样散开,烈火寒蝉之上的纹路瞬间大亮,无数个细小的符文跳动起来。

  “石锥术!”他踏入细致入微的境界之中,手掌凌空抬起,在朝下方猛地一按。

  这一刹之下,以他为核心,方圆一百丈同时向下塌陷。

  紧接着练武场之上的青石竟如蓝色波浪一样涌动而起来。

  “哼,装神弄鬼!”姬琦冷哼一声,从一个劣质空间袋中取出一柄三尺青峰,血气四溢,丹田之中的灵气涌入长剑之中,让他周围十丈之内都被血雾弥漫。

  “疾!”这声音回荡之下,无数一人合抱的石锥冲天而去,快旋转,锋锐无比,从四面八方朝姬琦围拢而去,就像由石锥组成的暴雨,又密又急,肉眼可见之处,全是纷杂的石块。

  “雕虫小技罢了,若你只有这种战力,今日你会死!”这声音血雾之中传出。

  只见一道血色剑痕一下将血雾撕裂,竟然把半边天空都染成血色,对这石锥一斩而去。

  所过之处,石锥寸寸崩溃。对欧阳明一轰而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剑光将一个由石锥组成的圆盘硬生生轰出一道两丈来宽的白痕一般。。

  欧阳明面色依然古井无波,心中暗道,这大墟之中的灵者巅峰确实比外界的要强上许多,但这又能如何?

  心中涌出无限豪情,手掌再往下一按,这铺天盖地的石锥再一次更为猛烈的爆,于此同时,无数石锥对着那被轰出的痕迹挤压而去,这一道血色剑痕瞬间被石锥彻底弥漫,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重。

  “葬!”只见他五指向中一捏,这血色剑痕便瞬间消散。

  血雾之中,姬琦的脸色略显凝重,心中暗叹,确实有几分本事,死在这一剑之下的高手不知凡几,没想到这一次,却被这么简单就挡住了,可我自身实力最多使出了三成,今日,你必死无疑!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17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