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六十四章 何剑的感受

第九百六十四章 何剑的感受

  刺骨的北风呼啸而至。

  江倾城穿着一袭红衣粉相间的长裙,裙子下方有散着一寸长的雪色布条,她手指轻轻攥起,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声音如同清泉流水:“娘,你说瑜大叔打不打得过那坏人啊?”她眼睛与嘴角同时向上一抿,一种倾城的气质显露无疑。

  江盈榕脸上全是娇媚之色,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让人心头火热,把胸间的污浊之气吐出,沉吟道:“血龙家族之人,战力极强,秘法更是层出不穷。当然,瑜老弟既然敢主动迎战,手段定不会弱。”她这么说,自然是安慰自家女儿,在她心底,不太看好欧阳明,毕竟她身具血脉,自然知晓燃烧血脉能爆出多强的战力。

  何剑眉头紧皱,手中的刻刀在指尖翻飞,灵动飘逸,双目却是无比浑浊,形成了一副难以描述的诡异场景。

  断大师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场中,心里不停地祈祷。

  虽然认识欧阳明的时间不长,但断大师却已把他当成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后生了。而且,因为他的到来,却是让长寿巷泛起生机。他与小蛮,就像一个绳索一样,将这群来自大江南北的修炼者串在了一起,这种温馨之感,在这老人心中,是极为享受的,所以,他当然希望欧阳明能够赢得最终胜利。

  正在这时,欧阳明目中光芒霍然一闪,烈火寒蝉之上的纹路瞬间亮起。就像是一柄燃烧起熊熊烈火的法杖,威风凛凛。

  他手腕“啪”地一声脆响,凌空一挥,天空一下红了起来,无数火焰凭空凝聚,整片天地瞬息之间便化作火海,就连天空之中淡淡的灰色都被烧成灰烬了一般。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在他身边五十丈之内,所有的石锥全都旋转在他身边,遥遥一看,就像一个由石锥铸成的圆形阵盘,不停的旋转变化,而他则是所有石锥的核心,脚下更是有无数凭空凝聚的火焰。

  欧阳明身披阵图,脚踩火焰,就如一位来自远古的战神。

  只见欧阳明手中法杖向强一挥,火焰徒然一凝,化作一头由火焰组成的猛虎,足有十丈大小。

  眼中的狠辣之色一闪而逝,轻吼道:“去吧!”说话的同时左手向前一推,这一头由烈焰化作的猛虎,与那由石锥化为的星图,化作两道流光,攻中带守,相互配合之下,朝姬琦一扑而去。

  江盈榕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道:“瑜老弟灵气之中竟带有两种属性,一种是厚土之息,一种烈火之炙?这……这……”

  断大师一脸奇异,开口问道:“什么是两种属性?”就连何剑的耳朵都立了起来。

  江盈榕轻声解释:“一般而言,施法者极为少见,就算出现,也是单一属性,金木水火土其中一种,像瑜老弟这种拥有两种属性的施法者可谓凤毛麟角。若能渡过雷劫,破灵成尊,将比一般尊者强大无数,甚至能以一敌二,全是范围技能,杀伤力极大。”她从小就诵读道藏,所接触的东西根本不是常人能想象的,这些问题她自然知道。

  但有一点儿她却说错了,欧阳明并不是双属性,而是全属性。

  拥有头颅的吞噬之力,所有属性他都可以随意变幻,也就是说他能施展各种属性的法术。

  听着这话,断大师砸吧砸吧嘴,没有说话。

  就连江家辈分最高的尊者眼中都露出一抹兴趣之色,传音道:“域平,此子了不得啊!本以为已经看透了之后,不过一会,他立刻将这印象刷新,施法者,本就稀少,何况还是双属性。”

  江域平瞳孔猛地向内一缩,轻轻点头,却没有回答。

  见到欧阳明施展出的这种威势,姬琦悍然不惧,反而长啸一声。眼神无比狂傲,凌空对着苍穹一按,这一按之下,就如白色闪电激起燎原之火,手中的三尺青锋剑一下散开,寒气四溢,变得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真要形容的话,就像是沙漠之中的沙砾,雪原之中的冰雪,一种可屠尽世间一切的气息回荡开去,这些青峰剑同时传出一声清脆的剑鸣,无比桀骜。

  江盈榕脸色微变,尖声道:“血龙一族的合剑术?”

  何剑脸色不变,眼底全是嘲讽,心中暗道,不知所谓。

  他与剑打了一生的交道,自然感受得到这一剑之上的凛然之意。

  但哪怕如此,他的眼眸中却依旧是泛起了一丝不屑之色。

  在这一刻,他身上的气息虽然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眸中的神采却变得精彩动人。

  练武场上,姬琦两手相合,声音冰冷无比:“合剑!”

  这声音扩散之时,这遮天蔽日的青锋剑,剑光徒然一凝,化为一道,朝着前方一斩而起。

  “轰……”所过之处,灵气抖动,强横到极点的波动四散而开。

  “去死!”姬琦一脸狞笑,丹田之中的灵气顺着经脉流转,融入剑光之内,再一次更激烈的爆,他心中笃定,这一剑定可让这施法者身受重伤,甚至死亡。

  由火焰组成的猛虎、由石锥化作的阵法、由无数青锋剑合一的剑光轰然相接。

  天地轰鸣,尘埃四散而开,就如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练武场上沙砾横飞,一丈一丈向下矮去,激荡而起的乱石、狂暴无比的灵气,只要稍稍沾染丝毫,灵者高阶之下都必死无疑。

  场面一时之间竟僵持不下,不停有闷雷之音炸响而开。

  断大师一脸惊恐,牙齿都打起了寒颤,声音又细又尖:“这……这真是灵者之间战斗所能引起的威势?”他惊恐的现,以自己灵者中阶的修为,仅能在这强横的气势之中稳住自身,就连逃脱的很困难。

  这,哪里还是什么灵者级别的战斗啊!

  眼前这两位强者的战斗力之强横,哪怕不如尊者,但也是远远的过了普通灵者巅峰了。

  江盈榕眼神凝重无比,手心之中都冒出一丝汗渍,沾染着淡淡的体香。

  江倾城用手指戳了戳自家娘亲的手腕,脸上担忧之色更浓,声音清脆:“娘,你说瑜大叔能赢吗?”

  这一次江倾城没有犹豫,而是用一种肯定的话语说:“一定能的。”说着还一把将小倾城的右手握在手心。

  “娘,你的手心出汗了,心跳也很快。”江倾城神补刀。

  江倾城媚眼如丝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又将目光移到战场之内。

  “碎……”姬琦眼中血芒大甚,一道鬼魅妖冶的纹路从他眉心开始向下蔓延,就像有一只尖细的毛笔在他身前作画一般,到了最后,一边脸为黑色,一脸脸为红色,相互交错,印出一条残缺的恶龙的图案,气息狂暴无比,他周围一丈之内的灵气被瞬间剥离。

  他抬手一指,这剑光没有极限地膨胀起来。

  这由石锥化作的阵盘,仅仅坚持了一息,便被从中斩断,无数石锥掉落,出“砰砰砰”的声音。

  而这由火焰组成的猛虎,也被从上到下划出一道十丈的痕迹,哀鸣一声,彻底消散。

  这一切说起来用了很长时间,但几乎就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姬琦合剑,再到烈焰猛虎被斩成两半,加起来还不到五息。

  但这剑光依然未停,度反而更快,就像一道猩红无比的血痕一般,对着欧阳明的脖颈一抹而去,这一击,姬琦想将他的头颅斩下,一举奠定胜局。

  “瑜兄弟,小心!”江盈榕与断大师同时惊呼。

  欧阳明脸色也是一惊,暗中惊呼道,好快的度。

  意念一动,空间袋白芒一闪,血枪龙屠已被他握在手中。

  可就欧阳明准备用血枪龙屠还击的时候,欧阳明手背之上印刻的金色剑痕徒然亮了起来,一道强横至极的剑意从他身上爆出来,这是锋锐与霸道,仿佛只要他手中有剑,三山十海,九天十地,万物皆可破,这也是一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疯狂,这剑意扩散之下,姬琦斩出的这一道剑光直接崩溃。

  就像遇到了剑气之中的皇者,连向前一斩的勇气都没有。

  这一道金色剑痕是回剑锋顶的剑气凝聚而成的,平日里无论欧阳明怎么催动都毫无反应。

  却没想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欧阳明握紧血枪龙屠,脸上也露出一抹疑惑之色,心中暗道,这究竟是这么回事?

  江才瑾与江域平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中的疑惑之色。

  断大师脚步微微一动,看向江盈榕,轻声问道:“你接触的东西多,可看出什么门道?”从他的角度来看,这剑光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而且无比霸道与疯狂。

  江盈榕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她看着场中手里提着长枪一袭白衣如画的欧阳明,心中竟然产生一种深深的茫然。

  没人注意到,何剑的瞳孔深深下陷,五指死死地捏在一起,心中就如翻江倒海了一般,连声嘶吼道,回剑峰!这种气息,这是回剑峰!

  他眼中竟倒映出一柄长剑之影,竟然与之前欧阳明身上爆的剑光有些类似,多了几分冗杂之意,却也非常的强大。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18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