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六十八章 血溅五步

第九百六十八章 血溅五步

  黄沙漫天,风沙肆掠。

  村落已经被鲜血弥漫,尸体,残缺的尸体,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想要将胃里的东西全都呕吐出来。

  提着剑的何剑,彻底变了,变得无比锋锐与张狂,虽然他只学了一式残诀,但这一招却有开天之能。

  欧阳明凝神看去,他苍老的身躯已经化作一柄千磨百炼的长剑。

  他身子站起,身子虽然不够高大,却仿佛能一肩扛起天下兴亡。手指轻弑剑锋,声音低沉道:“我只是一个凡人,做不到救济苍生,可也有血有肉,这种事儿不遇到就罢了,只要遇到,我这儿残躯,怎么都得管一管。”这声音扩散之下,一种震天动地的龙虎之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欧阳明手腕“啪”地一声脆响,落下时,血枪龙屠已被他握在手中。

  声音就像从地狱之中透出来的一般:“杀!”

  这一去,或强敌无数,或生死难料,但他一定得去。

  这一枪若不刺出,则意不平,意不平,则心难顺,所以这一战,避无可避。

  欧阳明轻吐一口寒气,念头一动,一道白色火焰才他掌心散了出来。瞬息之间,大火燎原。火光中,何剑提剑,欧阳明提枪,两道背影渐渐消失在黄沙那头。

  半日之后。

  一个小型部落之前,一头十丈长的血蛟爪子张开,眼中血芒一闪,磅礴的吸力从掌心爆发。

  “咔擦”,这极道境界的人族,身体不受控制直奔血蛟的爪子,如主动送上去一样,被血蛟一下扭断脖子,它用力一吸,一股淡薄的血脉之力,已被它一口吞下。

  “哼,卑微、低贱的蝼蚁,仅有这么一点儿淡薄的血脉之力。”这血蛟嗤笑起来,舌头轻轻舔了下嘴唇。

  “这是自然,这点淡薄的龙凤血脉,怎可与少主相较?”一条六丈的血蛟一脸讨好的笑容,脸上全是谄媚之色。

  这是血蛟一族,在大墟之中恶名远播,以人族为食,吞噬其血脉之力。

  但因为这一族非常狡猾,把自身巢穴筑在未知区域边缘,且狡兔三窟。就算是人族最强的几家,也头疼不已,久而久之,便不愿管了。

  这被称为少主之人脸上全是骄狂之色,却故作老成,道:“这些食粮,挑年轻的带回去,年幼年老的全部杀了。”这声音古井无波,似乎在他心中,杀人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这一百多头血蛟立即嗷嗷大叫,向前一扑而去,眼中全是凶厉之色。

  片刻之间,这部落便被鲜血染红,寒风呜咽,彻骨的寒冷,就连半边天空都被染成血色。

  “娘,我怕。”这声音软软糯糯,柔弱无比。

  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身体颤抖,脸上挂着泪痕,头顶扎着的马尾在寒风中凌乱。

  “小岚不怕,来,娘背着你走。”妇人穿着一身麻布,瞳孔之内已经蒙上了一层死意。这一天,对她而言,就像掉入了地狱之中,丈夫被抓了,邻居死的死,逃的逃,抓的被抓,她的天空像一下塌了一样,整个世界只剩下黑白两色。心中无比绝望,但为了小岚,她不能倒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嘲讽意味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

  “少主,前面还两条漏网之鱼。”

  “嗯,妇女带回去,孩子杀了吧。”少主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

  “得令……”这初阶血蛟向前一扑而去,一把捏向小岚的喉咙。

  这妇女尖声大叫起来,披头散发,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一把搂住小岚,不肯松开。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都是世上最伟大的力量。这一霎,她如一头护犊的雌狮,哪怕压过来的是天,她也要挡下来。

  但极道想要挡住灵者,谈何容易?

  这血蛟爪子向外一拨,一道无形之风凭空凝聚,直接将这妇人吹了出去。

  于此同时,再次变招,直接捣向这女孩儿的心脏,速度快到了极致。

  妇人眼中都被血雾弥漫,全身每个细胞都尖叫起来,血脉燃烧,身上每个毛孔都流出血汗,丹田之中的灵气,一下炸开,步子一跨,爆发出一股超越极限的度,直接挡在小岚身前。她后背已经多了一个大洞,力量随着鲜血流出体外,身子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喉咙之中一阵腥甜,一大口鲜血从体内,涌到嘴里。可看到自己身下的小岚时,又聚起最后一口气,强行把鲜血咽了回去。

  她知道小岚怕血,每次只要沾上一丝,她都要清洗很久。

  叫她把自己的鲜血喷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她怎么忍心?那她要哭多久?

  脚上轻轻晃了一下,眼中精光渐渐敛去,流着血泪说:“小岚,是娘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她手臂抬起,想最后摸一下小岚的脸,可眼前的世界快速晃动,世界轰然一碎。她死了,再也摸不到了。

  小岚眼前一黑,她的世界,也崩塌了,眼中流露出一抹麻木与茫然。

  “竟然让我在少主面前出丑?”这血蛟心中戾气大甚,一爪怕向小岚的脑袋,爪子上泛起寒光,这一爪落实,这卑微的蝼蚁,脑袋必定会如西瓜一样一下裂开。它喜欢看着敌人血浆迸出,那种感觉,一个词——美妙。

  近了,越来越近了!

  可就当它的爪子距小岚的头颅还有一寸之时,一道金色枪芒陡然凌空划来。

  那枪尖快捷如风,猛烈如火,仿若天雷降临,锋锐所过,无可披靡。

  血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惶恐之色,它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这道从天而降的枪芒硬生生地从身体上一划而过。

  它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地,啪的一声,直接断为两截。庞大的力量在它残躯内不断激荡,瞬间灭杀了它所有生机。

  一老一少两道人影就如飓风一般落了下来,身上煞气浓郁无比。

  欧阳明看了何剑一眼,声音冰冷,一字一顿,道:“血债血偿!”

  何剑双目不再浑浊,眼里如蕴含两片血色世界,手中长剑低鸣,他轻轻捏着剑柄,冷声道:“放心,今日让你染血,这些东西,一个都走不了!”

  “你们竟敢管我血蛟一族的闲事儿?不想活了吗?”一位高阶血蛟闷声吼道,脸上全是桀骜。

  血蛟少主也是一脸随意,眼里全是挑衅之色。它这一次,可是带了四位高阶灵者,它们一起外出,所以毫无畏惧。

  欧阳明连眼皮都没抬,身子半蹲,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柔和下来,看着小岚问:“你叫什么名字?”

  手指抬起,想要把她脸上的血渍擦去,但小岚却像一头受惊的狐狸一样,眼里全是恐惧,瘦弱的身子都颤抖起来,却不敢躲开,小心翼翼。

  这一幕,让欧阳明心里最柔软之处,就像被触碰到了一样。

  他目光柔和,笑着道:“别怕,我为你母亲报仇。”

  听到这话儿,小岚眼中才恢复了一点儿神采,却依然没有答话,哀莫大于心死。

  欧阳明看了死去的妇人一眼,一下子站起身来,浓郁到极致的杀气宣泄而出,血枪龙屠光芒大亮,无数道血芒闪耀起来,似乎连天都暗了下来。这一霎,他不想用施展法术,而是要在鲜血之间淋浴,以强打强,这样才能把他内心之中的煞气宣泄出来。

  “杀!”话音未落,他一步踏出十数丈,血枪龙屠之上寒芒一闪。

  躬身踏步,重心一沉,一枪撩出,直接一枪将一头血蛟的心脏刺穿,吞噬之力轰然爆发。

  一霎之下,这血蛟寸寸崩溃,连一点儿灰烬都没有剩下。

  “哈哈哈,痛快!”欧阳明长啸一声,身子一晃,直接飞出,刹那临近一头中阶血蛟,眼中杀机弥漫。一枪惊出,再一手回撩,充满了无数变招,同时又给人一种无声无息之感,根本难以揣度。“轰”地一声,这头血蛟的头颅被劈成两半,鲜血喷溅而出,将欧阳明的衣衫全都染红,让他整个人淋浴在鲜血之中,如刚从地狱之中走出的修罗。

  身子依然不停,一个箭步跨出,身形一闪,直扑另一头中阶血蛟而去。

  这血蛟庞大的身躯立即头皮发麻,看着欧阳明一双血色眸子瞪着自己,立刻尖声嘶吼起来,只觉浑身胆气都被吓散。对于此人,他已经被震慑心神。之前一头中阶血蛟,在他手中,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自己又怎会挡得住?全身颤抖起来,大吼道:“少主,救我!”

  “你,这是找死!”

  蛟龙少主见到这一幕,脸色微微一变,爪子向前一挥,冷声道:“我要用此人的心脏下酒!”

  “是!”两条三十来丈长的血蛟一飞而出,气势磅礴无比。

  已经到了高阶灵兽的地步,直扑欧阳明而去。

  但欧阳明眼皮都未抬起,眼中狠辣之色一闪,长枪一捣,这血蛟双眼瞪得老大,看了这世界最后一眼,口吐血沫,“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战!”欧阳明长啸一声,不但不退,反而朝这两个高阶异族扑杀而去。

  至于何剑,看起来不急不缓,每一剑都能让人看清。

  可诡异的是,竟无一头异族能躲得开,每斩出一剑,必有一头血蛟倒在血泊之中。

  并且身上,连一滴血渍都没有,真正的十步杀一蛟,千里不留行。

  不过一盏茶功夫,死在他手中的血蛟已超过十指之数。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28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