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一章 诛杀

第九百七十一章 诛杀

  随着这声音扩散之时,天空之中的轰鸣传遍八方。

  十数里之外,雾气翻腾,龙蛇舞动,苍穹色变,一条血蛟缩地成寸,朝着这里赶了过来。

  “这……道韵?丹田化湖,这是尊者!”何剑双目微微一缩,脸色无比凝重。

  东如玉心里的巨石终于落地,暗中长舒了一口气,神色狠戾无比,一字一顿,道:“哈哈哈,竟敢追杀本血蛟少主?今天,我要你死!不但是你,包括你的亲人、朋友、女人,甚至每一个跟你有所交集的人,都逃不掉,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地狱!”

  它的嘴角滴落丝丝鲜血,但话语中的怨毒情绪却是愈发高涨。

  听着这话,欧阳明眼中血雾弥漫。心中的杀意,已经浓郁到了极致。

  何剑吐了口寒气,拍了一下他的肩头,低沉道:“瑜老弟,退一步吧,这血蛟尊者最多数息就能赶到此处。等他来了,我们就算想要脱身,也不容易了。”他一路追杀东如玉,自然明白这血蛟少主实力不容小觑,而且,保命手段众多,不易解决。

  欧阳明摇了摇头,身上气势凝聚。

  长啸一声,道:“退?为何要退?该死的人未死,我不能退!人生来平等,凭什么那些人就要被异族圈养,像收麦子一样收割?”

  这声音还未消散,他重心一沉,化作一道白色匹练直扑东如玉而去。

  他要强杀,当着尊者的面强杀。

  修士本就是在生死之间谋求造化,遇事瞻前顾后,畏缩不前,谈何大道,谈何长生?

  “去死!”只见他手腕一翻,血枪龙屠已经被五指用力握紧。

  血芒流转,无数个奇异的符文流动起来,猛地对着下方一刺。

  东如玉眼中全是奚落与怨毒之色,空间袋再次一亮,一块血玉飞出,迎风而长,化作一头七八丈高的血狮,眼神冷漠,气息澎湃,朝着欧阳明镇压而来。天空骤然一静,在其四周,无数的气旋生了又灭,灭了又生,混混沌沌。很难用言语形容,若仅是如此倒也罢了,就连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灵气,全被血狮张口一吸,吞了下去。

  再张口吐出,化作无比白色丝线,向欧阳明笼罩而来,阻止他追击的速度。

  而东如玉就连头都未回,速度更快,腾挪而去。

  至于何剑也重重叹息一声,赶了过来,心中暗道,年少轻狂啊!话虽如此,眼中的欣赏之色却毫不掩饰。

  手腕翻动,衣袖向前一挥,灵力运至三尺青锋之上,寒光一闪,对着血狮一挑而去。

  无数的剑气浪花如繁星一样抖了出去,零零落落,沾染着华丽魅然的光晕,将白色丝线一轰而散。

  “何前辈的剑道修为果然不凡。”欧阳明眼睛一亮!

  话音未落,手中长枪反身后挑,徒手画出一道完美的圆形弧线。

  一道锋锐无比的枪芒凌空画出,半边天空都亮了起来!

  “斩!”这声音透着森然的寒意,欧阳明冷哼之后,丹田之中的灵气不计后果地涌入这道弧线之中,这一道枪芒速度大增,已经到了肉眼无法捕捉的程度。

  “轰……”天地轰鸣,这血狮一触之下,彻底化为粉末。

  这就是血枪龙屠,这就是欧阳明现在的实力,随手一击,都沾染天地之威。

  但因为这血狮的阻挠,欧阳明与东如玉之间的距离又一次被拉开。

  十里之外雾气翻滚,掀起数十丈高的光幕,带着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意,磅礴的威压从天空之中直接落下,就如一座大山一样,重重压在欧阳明的肩头,甚至已经能看见一位蛟头人身的大汉一脚踩在光幕之上,快速赶来。

  东晨宇脸色阴沉,眉头如要滴出水来。

  心中的怒意已到了极致,追杀血蛟一族的少主也就罢了。这两人听到自己的怒吼之后,竟然还不住手,这简直就是不将血蛟一族放在眼里?他毛孔之中散出雾气,速度更快,双目猩红无比。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两人抓回族中,让其生不如死,用他们的皮囊点天灯,灵魂抽出,融入灯芯之中日夜灼烧,以解心头之恨。

  欧阳明目光瞥向远处,东晨宇的身影还只是一个黑点。

  “三息,还有三息!”他计算了一下时间,心中明白,等到这尊者到来,想要杀东如玉将会难如登天。

  银牙“咯噔”一咬,取出血遁腰带,抬手轻轻一拍,心中低吼一声,血遁!

  声音未落,血遁腰带发出刺目的红光,一道绚丽的弧线激射而出,将灰暗的天空彻底撕碎,直扑东如玉而去。

  因为速度太快,空间都向欧阳明挤压而来,但如今的修为已踏入灵者高阶,早已今非昔比,只是稍稍感到不适,变适应了下来。

  东如玉的精神力量感受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心中惊骇万分,他怎么都没想到欧阳明为了杀自己,如此决绝,竟然不惜施展血遁之术。

  大声嘶吼道:“父亲,救我!”这声音无比急切,他之前见过欧阳明施展龙凤合鸣,那种层次的力量他根本无法阻挡。

  东晨宇瞠目欲裂,把之身速度爆发到极致,怒吼道:“竖子敢尔!”

  说话的同时右手左手相扣,两手相合,如演化万界,丹湖彻底沸腾,筋脉之中的灵气调动到极致,用力向外一推,同时一口精血喷出,嘶吼道:“以我精血祭祀,请亘古血蛟降临,灭杀此敌!”他心里明白自己赶过去最少都需要两息,这点时间,东如玉肯定拖不住,所以他选择隔空出手。

  东晨宇心中笃定,这一击定然可叫这提枪的小子魂飞魄散。

  因为尊者只有尊者才能抗衡!

  这声音回荡之下,天色徒然一变,竟刮起狂风。

  天空昏暗,无数血雾凭空出现,紧接着,一条数十丈长的血蛟化作一道血光蓦然出现。

  就在这血蛟出现的刹那,砂石、血雾、天空、大地,甚至是施展血遁之术的欧阳明,身体怔住了片刻,似乎出现了一种超过常理认知的力量一般,于此同时,一股荒凉悠悠的气息从亘古横跨而来,将天空彻底弥漫。

  这血蛟吐出一口血雾,眼神无比高傲,如同瞬移一般,对着欧阳明吞噬而去。

  所有的时间加起来,堪堪用了一息。

  何剑脸色大变,呼吸急促,道:“退,快退!这是尊者之威,就算你在天赋异禀也挡不住!”就连在何剑背上的小岚小脸都是一白,麻木茫然的瞳孔之中竟也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但不过一瞬就淡了下去,又恢复了原有的深彩,呆呆地看着这个灰色的世界。

  “退吗?”欧阳明摇了摇头。

  “我不愿退,更不想退!一步退,步步退!今日我若退了,来日我还得退!对上普通尊者,连过一招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剿灭异族,还谈什么对抗大劫?道心之上如沾上退缩的气机,压下自身的信念与坚持,那这一生,距离大道将会越行越远,所以,我不会退!”这思绪一起,他只觉得心神通透,身心之中浊气尽散。

  体内的天凤之火熊熊燃烧,血管之中的鲜血,丹田中的灵气,全都沸腾。

  每个毛孔之中的鲜血都燃烧起来,不死不退。

  眼中红芒一闪,仰天大吼道:“头颅,吞噬之力给我吞!”

  这声音刚一落下,一个形状古怪的头颅突然窜了出来,它的眼睛一黑一红,就如两个屋檐上挂着的灯笼,大嘴张开,牙齿又细又密,不停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一股吞噬之力突然爆发,这是一种天地万物无物不吸的霸道,整个头颅,就像变成一个神秘的黑洞一样。

  以头颅为核心,无数灵力、能量被吸入其中之后,快速塌陷。

  这条血蛟就像遇到了天敌一样,眼中再无一丝高傲,全是骇然。

  挣扎着身子,想要远去,但这头颅嘴里散发的吞噬之力实在太强大了,简直无法阻挡。

  还不足一息,这条来自亘古的血蛟,就被彻底吞噬,连一丝毫能量都未剩下。

  头颅还像吃饱了一样,吐了一口浊气,打了一个饱嗝。

  欧阳明眼神一亮,这个机会,他已经等了很久,怎么可能放过?

  身形一闪,血枪龙屠之上光芒大盛,对准东如玉的胸口一轰而去。

  东如玉身上鳞片黯淡无光,眼神惊恐万分,就像见到来自地狱的魔鬼,心中最后一丝胆气已经被吓得彻底消散,又怎会挡得住?

  只能凄厉嘶吼,道:“不,我不想死!”身子仓皇倒退,就连催发护身法宝都忘记了。

  心中无比后悔,为什么?为什么要招惹这个煞星?

  早知道结果如此,就算在借他十个胆子他都不不会外出。

  可惜,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

  “咔擦!”皮开肉绽的声音,血枪龙屠已把东如玉的心脏刺穿,一股反震之力爆发,将它的五脏六腑全部震碎,嘴角冒着鲜血,“砰”的一声,从天空之上掉了下去。

  血蛟少主——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34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