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撩天

第九百七十二章 撩天

  大漠孤烟,黄沙漫天。

  空气都如同凝成一块冰块了一样,天地荒凉,只剩孤寂的冷风呜咽而来。

  “要以我心脏下酒,来啊,要我的远古龙盾,来拿啊!”欧阳明看着东如玉的坠落的身体,冷声吼道。

  何剑目光呆滞,看着欧阳明,就像看着一座庞大无比被黑雾笼罩的大山,所表露出来的,永远都是其中一个细小的角落,似乎无论如何,都看不透。

  尤其是当目光瞥到东如玉身上时,心中更是惊恐万分。

  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在尊者面前,正面轰杀他的子嗣?这……太霸气了吧?”

  一时之间,他竟是忘了逃遁,就这么怔在原地。

  直到小岚身子动了动,他才缓过神来。

  连忙一拍大腿,声音急切道:“瑜老弟,你快走,我自有脱身之法。”

  欧阳明还没来得及回答,另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

  “走?今天,你们谁都走不掉!”东晨宇终于到了,身上散着阵阵浓烈寒气。

  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两个低贱的人族扒皮抽筋,怎么肯让他们就这么走掉?步子一跨,将东如玉接住,手掌由上向下轻轻一塌,将它瞪得滚圆,死不瞑目的双眼合拢起来。

  声音低沉道:“如玉,你放心,为父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他的心里,藏着一座彻底爆的火山,竟然有人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子嗣,这简直是啪啪打他的脸,并且力道奇重、躲无可躲,让他怒冲冠,身上每片鳞甲都立了起来。

  右手轻轻一挥,东如玉的身体燃烧起来,化成灰烬,散落在漫天的黄沙之中。

  一个滑步,身形如一道血色闪电,追身赶了过去!

  何剑向后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急切之色,苦笑道:“瑜老弟,你先带着小岚走,我拖住他。”

  欧阳明沉吟稍许:“他是尊者,你挡不住的。”

  听着这话,一股澎湃的剑意从何剑身上爆出来,脸上全是狂傲之色:“我有一剑,虽是残诀,却有越阶之力。当初凭借这一招,我以灵者之躯,大战尊者,脱身而走。”他顿了顿,又道:“但只有一招,却会将我丹田之中的灵气全都耗空。”这话也是为了之前欧阳明被数百头血蛟围困,他没有使出这一剑做解释。

  事实也是如此,一但这一剑斩出,他将毫无战力。

  何剑目光一转,喉咙动了动,犹豫了一下,声音嘶哑:“帮我好好照顾小岚,她是个苦命孩子。今天这一切,对她打击太大了,但生在这贼娘的世道,谁也没有办法,谁又能独善其身?”

  欧阳明不知怎么回答,深看了何剑一眼,也是果断干脆的人,没有一点犹豫,重重点头,袖子一挥,接过小岚,化作一道长虹,刹那远去。

  何剑爽朗一笑,道:“天不生他徐傲然,万古剑道如长夜!来战!来战!”

  看着欧阳明的背影,深深吸了口气,不知在想些什么。

  双目之中倒映出两柄血剑之影,当他转过身时,就如变成了一柄锋锐无比的血剑,可刺破苍穹,划碎星辰。

  明亮得让人挪不开眼睛,握在他右手之中的长剑出阵阵欢悦的剑鸣。

  “战!”何剑凌空而立,左手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个破旧酒壶,右手提着长剑。

  白衣飘飘,气质出尘,遗世独立,像一位可劈山断海的剑仙。

  这一霎,就算是东晨宇,心神之中都冒出一股浓烈的危机之感,似乎只要稍有不慎,就会生死道消。

  竟然只敢目送欧阳明的背影远去,不敢追击。

  他冥冥之中生出一种感应,若自己将后背露在这人族面前,绝对是九死一生!

  这种感应刚刚升起,心中立即惊恐万分,暗道,这人族修士不过灵者巅峰,竟然如此可怕,这怎么……怎么可能?

  在灵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不成尊终是蝼蚁。灵者与尊者相比,就如砂砾与星辰,两者之间隔着的距离是整片天空,终其一生都无法逾越。但是现在,东晨宇竟然在何剑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危机,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但性子之中的谨慎让他没有选择追击。

  稍稍怔了一瞬,连忙收敛心绪,调整气机,气息一沉,正襟危坐。

  只见他嘴巴张开,猛然吸气,天空中突然出现了漆黑幽深的黑洞,将百丈之内的所有灵气刹那吸入其中。在胸腹之中急剧压缩,化作无数道锋利的灵气小剑,蓦然一吐,一道道灵气小剑从他嘴中激射而出。遮天蔽日,如落雪压青松,越来越急。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天空之中还有无数道飓风平地而起,缠绕在灵气小剑周围,直扑何剑而去,天地轰鸣,轰然炸响。

  何剑须皆白,剑意凝而不散,喝了一大口酒,动作洒脱,把酒壶从空中扔下,左手手指轻抚长剑。

  灵力运至剑尖,反身画出一道圆形剑弧,再徒然向外抖出一个大圆。

  剑光凝实,聚而不散,没有大气磅礴、惊天动地的凛然霸气,却多了一种返璞归真、大道至简的惊艳。

  同时身子向下一沉,背部拉出一道让人心惊的弧度,重心如水银一样在身体之中晃动,每次抬手都可挡住一柄灵气小剑,步子快向后倒退,快游走,只守不攻。

  但这锋利的灵气小剑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犹如细密的雨滴一般,无孔不入。

  才过了片刻,何剑就已经陷入险象环生的境地之中,每次抬手还击都如履薄冰。

  见到这个画面,东晨宇脸上露出喜色,吐了一口寒气,心中暗道,不过是灵者巅峰,是我自己太过谨慎了。想来也是,能在尊者手中走上一招的灵者都少之又少,更何况带给尊者生死危机?

  心中再无顾忌,每次出手都大开大合,磅礴而落,掀起阵阵轰鸣。

  何剑更是苦不堪言,只能强行支撑,同时为斩出哪一剑做准备。

  而另一边,欧阳明度快到了极致,化作一道黑色旋风。

  身子向下一矮,几个闪烁,便落到一片黑色森林之中,四周一片死寂,只有呜咽的风声。

  小岚趴在他的背上,目光有些呆滞。就在今天,她的爹娘都死了,没有了躲避海风的港湾,她心里的世界倒塌,一片黑暗,只剩下黑白两色。

  很快,欧阳明找到一个小型树洞。

  袖子一挥,无数个如流光一样的阵盘散了出去,很快便布置了一个防御阵法、一个幻阵阵法。经过这段时间的日夜揣摩,他在阵法之上的造诣越来越深,竟不比炼制装备弱上多少。

  走到树洞之中,蹲下身子,声音无比柔和,道:“小岚,你呆在这里,我去帮何爷爷,好不好?”

  小岚眼中终于多了一抹神采,红扑扑的小脸皱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拉着欧阳明的袖口,小声道:“我一个人怕黑,黑暗里有怪物……”她眼中露出恐惧,还有对未知世界的茫然。人总是害怕改变的,更何况她还这么小,又刚刚经历了人间惨剧。

  欧阳明脸色泛苦,竟有些茫然无措。

  思忖了片刻,取出许多灵石,用天凤之火点燃,树洞之内顿时明亮无比。

  他拿出一个风车,递给小岚,道:“喏,这个给你,等它转两百圈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真的吗?”小岚问。

  “真的。”

  小岚犹豫了片刻,柔软的手指松开了他的衣角。

  欧阳明走了,之前何剑的话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让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不得不去。而且,就像他不去,就会错过什么一般,这种感觉极为奇妙,很难用话语形容。

  而小岚目不转睛地盯着风车,细心地数着它转了几圈。

  天空之中,何剑身上全是细密的剑痕,血珠直冒。

  他重重咳嗽一声,用手捂住嘴巴,放下时手心猩红无比。

  心中暗道,老了,老了,气机阻塞,想要斩杀出这一剑,竟然调整了这么长时间。

  霍然,他眼眸之中散出一道精光,如刀似电。

  手臂一抖,长剑之上光芒闪耀,那如蝌蚪一般的符文剧烈闪烁起来,轰然碎开,化成无数个黑色印记,融入青锋剑之中,长剑如变成了一缕星光,似乎沾染着鬼神之力。

  何剑目的目光变得诚挚起来,如在朝圣,隐隐带着一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疯狂。

  轻轻吐气,仰天嘶吼道:“这一剑——撩天!”

  声音未落,一剑斩出,一道凛然的剑光冲天而起,磅礴的剑气席卷八方,如同要将天地撕成一块块碎片,一道无形的剑气直冲云霄,要划开虚无,锋锐无匹,种种阻碍,仿佛在这一剑之下,都可斩断。

  这是由无数胜利与荣耀堆叠起来的不败之势,九天十地,无不断之物

  这是一种,只要我手中有剑,世间万物皆可斩的凛然霸气。

  问的是道,斩的是天地至理,是对道的执着。

  这一斩之下,天色仿佛都骤然一黯,空间都荡起一阵细微的波纹。

  这一道剑光,将天空之中所有细微的光芒全都吸收。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3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