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借剑

第九百七十三章 借剑

  剑光无比璀璨,带着可劈山断海的威能。

  就连呜咽的北风都为之一滞,天地一片沉寂。

  东晨宇见到这种恐怖骇人的景象,暗中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这……这是什么剑?怎么会这么恐怖?这一剑简直打破了他对剑道的认知,一位灵者巅峰竟然可以施展出这样的剑势,他只能用前无古人这四个字来形容。

  心神之中的危机之感已经到了极致,身上每一个细胞、每根汗毛好像都尖叫起来。

  连忙将胸间的浊气吐出,丹湖彻底沸腾,这一刻,他就算是尊者,也不敢托大。

  心绪一敛,聚气吐纳,蓦然一吼,一声如妖似魔的声音传了出来。

  天地聚然一静,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他的头顶竟然长出如鹿角一样弯曲的骨刺,冒着黑气,骇人无比。一道妖冶鬼魅的符文瞬间从他每一块皮肤之上亮了起来。

  只见东晨宇抬手向着前方一按,一道阴晦不吉的黑影蓦然凝聚。

  他眼中狠辣之色一闪,一手抠到自己眉心,撕下一块血肉,仰天嘶吼,道:“祭祀!”这声音落下之时,这黑影大嘴一张,露出锋利的白牙,将这一块血肉一口吞噬,身躯一下子膨胀起来,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直接笼罩了七八十丈的范围,随即突然一凝,化作一道百丈长的蛟龙。双目通红,眼中全是嗜血之色,无数腐蚀之气散出,他鳞片漆黑,闪烁着寒光,就如同用精钢铸成的一般,一股骇人的气息荡漾而开。

  东晨宇脸色疯狂,低吼道:“去死!”

  说话的同时,抬手向着前方一指。

  这蛟龙嘶吼一声,一圈无形的气浪横扫八方,尾巴一卷,卷动雾气。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从天空往下看,一定不肯相信,这方圆数千丈就像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一道凝练到极致的剑光向着前方一斩而去,在剑光周围,冒出无数灵气气泡,化作灵气小剑,向着剑气一弯,就像在朝圣一般。

  而另外一边,一头蛟龙仰天嘶吼,状若疯魔,眼中全是暴戾之气,在黑雾之中若隐若现,一下将黑雾拨开,如同崩腾的长江之水,连绵不绝,从着远方一撞而来,就连空间都荡起了无数细密的波纹。

  说时迟那时快,剑光与蛟龙轰然相接,没有响彻天地的轰鸣,反而如春雨一般润物细无声。

  一时之间竟然僵持不下,各有胜负。

  何剑神色黯淡,叹息道:“要是当初,唉……现在再说这些已是徒然。”这一刻,他已经萌生死志,因为他的气机已被东晨宇层层包裹,就算想走,也走不脱了,心中没有不甘,只有淡淡的苦涩。

  东晨宇这一刻,心中简直翻起了滔天巨浪,暗道,这到底是哪家培养出来的怪物?这种剑招,没有一点冗杂,直指本心。

  他心里笃定,若对方也是尊者,在这一招之下,他没有一点儿还手之力,会被秒杀。

  一息、两息、三息……

  百息之后,修为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

  这剑光虽有一抹无物不斩之意,但何剑的修为与尊者相比差距实在太大。

  渐渐显出颓势,有种后劲不足之感,甚至有了一种崩溃的迹象。

  见到这一幕,东晨宇心中狂喜不已,冷声道:“就你这修为还想胜天半子,这天,你拂不了!”声音未落,丹湖之中泛出氤氲之光,同时喷出一大口精血,融入蛟龙的身体,顿时,蛟龙气势大增。

  “还是不行吗?看来只能以身融剑了……”何剑悠悠一叹。

  这念头刚起,他的丹田就如一个熔炉一样开始燃烧,眼中无喜无悲。

  “何前辈,不可!”一声急切的声音炸响而开,人未到,声先至,印刻在欧阳明手背之上的金色剑痕,竟然与何剑斩出的撩天剑意产生共鸣,带着欢愉,金色光芒冲天而起。

  “这,回剑峰?”何剑连身体都颤抖起来。

  心绪一敛,大声吼道:“瑜老弟,借我一剑!”

  欧阳明微微一怔,蹙着的眉头舒开,吐字道:“借!”心中的迷雾一下散开,颇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心中暗道,难怪,难怪何前辈会邀我外出寻找木头,并且一直以剑试探。原来,他与回剑峰有莫大的渊源,欧阳明虽然早就在心中猜测,何剑不简单,但怎么都没想到,他会与回剑锋,甚至徐傲然有关系。

  “借”这声音还没有消散,欧阳明手背之上金光一闪,发出一声喜悦的剑鸣,融入何剑斩出的剑光之中。

  两者快速融合,就如酒精与水溶在一起。

  何剑斩出的剑光暴涨,已经把整个天空都溢满,真有一种开天裂地的威能。

  “给我碎!”何剑眼中寒光一闪,长剑悍然前挥,剑光大甚。

  同时给欧阳明使了一个颜色,示意他趁这个机会退去。

  “轰……”剑光炸开,天地色变,激起燎原之火。一股可毁灭众生的气浪朝八方横扫而去,雾气搅动虚无,就如无数支无形的大笔在黄沙之中画出大圆形,重叠在一起,黄沙漫天,瞬间炸开,足有数十丈高。

  这一股毁灭万物的气势,就算是东晨宇都不敢硬撼,只能暂避锋芒。

  并且,在他心底对这一剑爆开的力量,产生了一种天生的恐惧,就像冰块掉入火山、像一个普通的兽族遇到神兽。

  等这光芒散开,大地满目苍夷,冒着黑烟,欧阳明与何剑的身影已经彻底消散。

  东晨宇一脸阴郁之色,瞥了长袖裂开的口子一眼,心中暗道,仅仅边缘剑气就将我长袖崩溃,让我体内血气翻腾,单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你自傲了。但这口气,我血蛟一族,咽不下,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与此同时,大手向下狠狠一挥,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空间,全都炸开。他瞥了天边一眼,身形一闪,刹那远去。

  ※※※※

  天空之中,欧阳明背着何剑,向外掠去。

  手腕一翻,取出一枚丹药,递到何剑手中,低声道:“何前辈,这为灵气丹,有疗伤之功效,同时也可恢复灵气,你先吃下吧。”

  何剑袖子轻轻将嘴边的血渍擦干净,心里明白欧阳明是个炼丹大师,不缺丹药,也不矫情,接过之后一口吞下,虚弱道:“瑜老弟,多谢了,要不是你借了那一剑,我这老骨头就得交代在哪里了。”

  “是您老大义凛然。”欧阳明恭维了一句。

  事实也是如此,有几位灵者敢直面尊者,说出你先走,我缠住他这种豪言壮语?

  自知必死却怡然不惧、只为了心中信念与坚持的人,放眼天下,又能有几个?

  何剑面色发白,眼中光芒凝聚,开门见山,道:“瑜老弟,恕我之言,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回剑峰?”

  欧阳明双目向内微微一缩,就连气息都有一分紊乱,轻轻点头,道:“听过。”

  就算欧阳明心里已经肯定,但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依然无比惊喜,毕竟,这是他进入大墟的目的之一。

  何剑也没深问,毕竟,现在不是谈事的好时机。

  不过,两个人彼此交流的眼神中却都可以看出彼此心中的惊喜。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找对人了。

  另外一边,小岚在树洞之中,怔怔地看着风车,心里默数着它转了几圈。

  一圈、两圈、三圈……一百五十圈。

  地上被天凤之火点燃的灵石黯淡许多,但依然能勉强看清四周。

  一阵冷风吹来,小岚身子颤抖,向后缩了缩,只觉得浑身冰冷,轻喃道:“风车已经转了一百七十圈了,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是……不会是不要我了吧?”一想到这儿,她只觉得外面天更黑了,刮来的风也更冷了。

  灵石之中的灵气越来越少,散出的光芒也越来越暗,几乎只剩一点红光。

  小岚的身子不停向后缩,身子卷缩在一起。

  心里害怕极了,低声哭了出来,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跟小蛮一样坚强。

  “小岚,是你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过来。

  这声音不大,甚至还有几分细微,却把小岚心中的黑暗全都驱散,就如夏日的阳光照进她的心里。

  半晌之后,树洞中燃起火光。

  欧阳明从空间袋中取出瘦肉,细心地烤了起来。

  他是灵者高阶,何剑是灵者巅峰,几个月不吃东西都没关系,但小岚不行啊,她修为太低了,还不能辟谷。

  何剑的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坐在柴火旁,小岚坐在他的身边,不哭不闹,很懂事。

  只是当她看着柴火上的肉块时,眼中会迸出一道别样的神采。

  很快,一股让人食欲大开的香味从树洞之内传出。

  “小岚,饿了吧?快吃一点。”欧阳明柔柔一笑,把一块肉递了过去,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怜惜。

  “谢谢。”小岚回了一句,怯生生地抬手接过,小口小口地吃着,看起来娟娟秀气。

  “何前辈也吃一点吧,肉块之中蕴涵着灵力,对伤势也有好处。”说着,也递了一块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34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