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回剑峰的消息

第九百七十四章 回剑峰的消息

  大墟的大地布满了碎石沙砾,就算罕见的出现一片森林,也都闪烁着幽光,显得昏暗无比。

  而天空之中则雾气翻腾,时刻都在变化,隐隐闪烁着电弧,带着一抹猩红之色。

  这时,在一片森林的普通树洞之中,却出现了一幕难得见到的温馨场景。

  昏黄摇曳的火光、香气四溢的肉块、悠悠散落的背影,勾勒了一幅温暖动人的画卷。

  何剑右手拿着一根烧焦了大半的棍子,棍子上面挂在一块色泽金黄的瘦肉,散着阵阵香气与热气。

  他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重重咬了一口,汁液在他嘴中散开,冲击着他的味蕾。

  何剑眼光一亮,下意识地一拍空间袋,取出一个酒囊,酒还没能入口,就被欧阳明拦住了。

  “受了伤,酒就别喝了,对身体不好。”欧阳明说。

  何剑眼角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淡淡一笑,道:“肉烤得这么好吃,不能喝酒,实在是太可惜了。”话虽如此,他依然把酒壶收了起来。

  欧阳明眼中露出追忆之色:“我也很久没做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忙碌起来。心爱的人没办法去陪伴,教我读书识字做人道理的老人也没法孝顺。这一片天地还真是一个大熔炉,怎么都逃不掉……”他抬头向天边远眺,看着昏暗的夜空,心情有些压抑。

  “没想到瑜老弟还有这种感悟。”何剑调笑一声,随即点了点头:“这片天地之中的生灵,都身不由己啊!”

  欧阳明把目光收回,撕下一块烤肉,细细咀嚼,半晌之后,语不快不慢,问:“何前辈,你能以灵者巅的境界峰硬撼尊者,年轻时应当能横压一代吧?”

  何剑嘴中吐出一口热气,道:“我就是个雕木头的糟老头子,年轻的时候有些奇遇而已。”

  一边说,一边摇头,眼底全是感慨之色。

  “奇遇?”欧阳明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是啊!”何剑的脸色更显沧桑,淡然道:“我出生在一个小世家,天赋一般,血脉之力淡薄,境界提升得很慢。每次破镜都跌跌撞撞,不被重视,不被看好。灵石资源、武器装备属于我的都落不到我头上,就连说好的一门亲事也被女方退了,理由就是我天赋太差。当时我也年轻,心中被怒气溢满,一怒之下,便离开了家族,外出寻找机缘。那时候刚刚踏入灵者,无数次死里逃生,一直晃荡了三年,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就去到回剑峰之下,学得一剑残式。”

  “撩天?”欧阳明眼睛一亮。

  “是啊,就是撩天。在那儿一呆就是二十年,直到踏入灵者巅峰。”何剑神色一黯,声音也顿了下来。

  “后来呢?”欧阳明下巴一扬,轻声问道,心里有些好奇,小岚脸上也露出好奇之色,悄悄地把耳朵竖了起来,偏偏还装作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当时年轻气盛,回来之后也不肯回去,更不愿向人提及年轻时的往事,当时在我看来,这是我身上的污点。”

  “而且学得那一式残诀以后,同阶我能与多人战,就算各家道子都非我之敌,压得同代天骄无光,就连三龙三凤家族都向我抛出橄榄枝。我斟酌之后,选择了黑龙江家。也正是我风光无尽之时,何家因为得罪了一位尊者,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血流成河。”

  何剑的眼眸中并没有任何波澜,缓缓开口:“虽然我离开家族数十年,但我还是得管啊,毕竟血浓于水。于是,我帖挑战这位尊者,大墟震动。最终我挡了三招,却也因此伤及根基,此生踏入尊者无望,从此之后我便隐姓埋名,隐居在古城之中,陪了我半辈子的长剑也封入匣中。”

  何剑的声音没有跌宕更无起伏,平平淡淡,就像在说一个别人的故事。

  却像无数道惊雷在欧阳明心间炸开,他能够想象,这简短的话语之中,有多少曲折与辛酸,有多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波澜壮阔。

  以灵者修为帖挑战尊者,单凭这一点,已经足够浓墨重彩,大说特说,却被他一句简单的话语就带了过去。

  火光昏黄,何剑说完之后,树洞一时之间沉寂下来。

  欧阳明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言辞,诚恳道:“何前辈,回剑锋对在下来说,其重要性难以言喻……”

  “我知道,我带你去找。”欧阳明还未说完,何剑就摆了摆手,把他的声音打断。

  “多谢前辈!”欧阳明脸色一喜,心里想道,这件事儿办成之后,勉力而行,帮助何剑冲击尊者,成不成,就看他的造化。至于伤及根基“这点小事儿”,他怎会放在心上?有长生丹,所谓的伤及根基,不过是个笑话,长生丹可是能让生机重现的逆天灵丹啊。

  当然,欧阳明肯这么做,也是因为何剑为人光明正大的缘故。

  而且,他才刚入大墟,就得罪了血龙家族,现在又把血蛟一族的少主给宰了,确实需要一个给力的外援。

  这个人选,不论心性还是修为,何剑都是最佳人选。

  将这念头收敛,心守灵台,瞬间入静,开始观想精神世界之中的雪山。

  ※※※※

  翌日,点点晨光从大地之上散了出来。

  欧阳明缓缓从入定之中退了出来,眼中精光一闪,气息延绵如江,气机鼓动不绝,显然修为又有精进。

  何剑丹田之中的灵气已经恢复了大半,把小岚背在背上,轻声笑道:“瑜老弟,探寻回剑峰的事急也急不来,等帮小蛮找回一些练手木头之后,再去不迟。他心中的戾气太重,得让他自己将一刀一刀将这戾气削去才行,就算是你我,都帮不了他。”对于小蛮,他是真的上心,在他的心里,已经把小蛮当成半个弟子了。

  “嗯,我明白。”欧阳明点了点头。

  两人朝着山崖疾行而去,半日之后,一道轰鸣之音从天边袭来。就如滚滚雷音在耳边炸响,循声看去。

  只见一道千丈宽的大河从远方奔腾而来,由着悬崖向着下方撞击而去。

  远远看去,就如同银河倒挂九天,瀑布上方全是又细又密的水雾,阳光折射之下,散出七彩之芒,虽然沾着一抹淡淡的灰色,却别有一番韵味。

  而瀑布两旁则是高约千尺的悬崖峭壁,长着十丈高的树木。

  何剑舒了一口气,指着悬崖上的树木,介绍道:“瑜老弟,这是天樟木,坚硬无比,是雕刻木雕最好的选择之一。给小蛮练手,再适合不过,可以让他心中戾气散去,得自在身。”

  “听何前辈这么说,在下倒还真想见识一下。”欧阳明调笑一声。

  声音未落,金色的精神力外放,这方圆百丈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出现在他感知之中。

  平心静气,念头一沉,精神力量已经融入天樟木中,一圈一圈重叠在一起的特殊纹理出现在他精神世界之中。

  欧阳明把胸中浊气一吐而去,轻声道:“凝刀!”

  只见这强横的精神力化作一柄精致短刀,一道金色条纹铭刻在刀背之上,奇异妖冶。

  精神之刀光芒一闪,就对这树木砍去。

  何剑捋了捋胡须,眼中露出玩味,心中无比笃定,这一次,欧阳明要吃瘪了。

  心里还隐隐带着几分期待,毕竟,从他认识欧阳明开始,这小子就树立了一种无所不能的形象,不但会炼制丹药,还会施展法术,对与长枪的理解更是高得难以想象,甚至明悟道之真意。

  现在能见他吃瘪一次,也是一种非常有趣的体验。

  “当初我为了取天樟木可是花了半月,你就天赋再高,最少也需要数天吧?”何剑心里低估了一声,眼眸之中的玩味之色更甚。

  “咔嚓……”

  这一柄由精神力凝结而成的精神之刀,就如陷入泥潭,四周灵气全都挤压而来,一动不动倒挂在悬崖之上。

  何剑轻轻咳嗽一声,神色一凛,正准备开口指点。

  忽然,精神之刀之上的金色条纹瞬间大亮,把精神之刀都彻底笼罩,化作一道金光,一种锋锐无匹之势散了出来,如同能划开天幕,切开苍穹。

  “这……这无物不破的金属性?”何剑连吸了两口凉气,声音断断续续。

  这一刻,他心神之中的世界如倒塌了一样,心中只剩一个想法,这到底是哪里出来的妖孽,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他已经展现出了四种,难道还能五行齐聚,演化天空大地,狂风雷霆,化世间万物?这一刻,他的世界彻底凌乱了,觉得极不真实。

  五种基本属性之中,单论单点爆,金属性毫无疑问,一骑绝尘。

  没有丝毫阻碍,像切豆腐一般,轻轻松松把天樟木完整的取了下来。

  欧阳明神色淡然,微微拱手:“幸不辱命!”

  何剑心里复杂极了,他也是横压一代的天骄人物,但与欧阳明相比,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他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

  取了足够的天樟木之后,两人向着古城疾驰而去。

  一天之后,古城在黄沙之中若隐若现。

  “终于快到了!”看着远方那座古老的城池,欧阳明长松了口气。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39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