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托付

第九百七十五章 托付

  古城之内,一切如旧,冷冽的寒风如同刀子般的割在人们的脸上。唯有那些被破旧城墙阻挡的地方,才显得稍微温暖一点。

  江盈榕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犹豫之色,她虽然为女儿身,但行事果敢决断,绝不逊色男儿。但此刻,她的眼神却有着丝丝的摇曳,显然是心神不宁,有什么事情无法做出决定。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小孩子的嬉笑打闹声。

  江倾城那略显幼雏的笑声如同铃铛般的响起,给这一片死气的世界带来了一分纯纯的活力。

  江盈榕侧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宝贝女儿正绕着小蛮兜圈子。虽然她脸上娇笑盈盈,但小蛮却依旧仿佛一块冰凉的石头,并不为之所动。

  不知不觉中,江盈榕的嘴角荡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为人何等精明,从小蛮的表情中已经窥探到了一丝端倪。

  这小子虽然一脸的不耐烦,但他的眼神却已经背叛了他的意愿。那是一种渴求,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

  凝结在他眼眉间的苦难和悲哀,似乎在女孩子的笑声中烟消云散了。

  只是,他的自尊让他依旧保持了那如同纸张一般薄弱的矜持和冷淡。

  江盈榕的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心中变得愈的犹豫了。特别是在看着巧笑盈然的女儿之时,那眼眸中竟然多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忽然,江盈榕的脸色微变,她陡然一个转身,朝着某个地方看去。在这一刻,从她的身上流露出了一缕极端危险的气息,仿佛她不再是什么良家妇女,而是一位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强大战士。

  不过,就在下一刻,她那紧绷着的神经就已经放松了下来。

  因为此时出现在她身后的,并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这座古城的大管家,江域平。

  这位拥有着巅峰灵者修为的老人缓步上前,来到了她的身边,循着她适才的目光望了过去,缓缓地道:“你,想要回家了?”

  江盈榕一愣,道:“您老怎么知道的?”

  这一次,她并没有直接说出反对或者是拒绝的话,而是用着疑问的语气。

  江域平轻笑一声,道:“倾城慢慢长大了,她在这儿,就算是有着城主和老夫的照拂,也没办法获得与主城中相当的资源啊。”他长叹一声,道:“倾城的资质不错,但不能再荒废下去了。你……也不会希望她就此平淡一生吧。”

  江盈榕沉默半晌,突然道:“如果真的能够平平安安,那么平淡一点,也未必就不是福气。”

  “呵呵,平平安安?”江域平冷笑一声,道:“在我们大墟之中,如果没有强的实力,哪里有平安二字可言?你呀,就不要自欺欺人了。”

  江盈榕一咬牙,道:“您老为何要与我说这些?”

  江域平的目光闪动,看着远处戏耍的两个孩童,道:“那小子身上的血脉力量虽然有些残缺,但毕竟不同凡响。呵呵,既然他被血龙家族追杀,不如便宜了我们吧。”

  江盈榕心中微动,道:“您看好他么?”

  江域平沉吟片刻,道:“他身上血脉被强行剥离,虽说侥幸保住了性命,但真要说日后有什么卓越的成就,那也是没人敢保证的。”顿了顿,他又道:“不过,此子还是有培养价值的。或许,在他的身上,真的出现了奇迹呢。”

  江盈榕目光闪烁,望着前方两个孩子的身影,心中若有所思。

  突然,小蛮的眼睛一亮,竟然是抛下了身边的江倾城,身子扭动,朝着街边角落跑去。

  江倾城微微一怔,小嘴儿撅了起来。但很快就展颜而笑,就连眼角都眯了起来,因为她也看到了在街角的那两道熟悉身影。

  欧阳明面露笑容,伸出双手,一把将扑过来的小蛮高高举起。

  分别数日之后,对这小家伙,还真有着几分思念呢。

  “瑜大师,你们回来了。”江盈榕笑吟吟地上前,不动声色地拉住了女儿的小手,道:“这一次出去,应该有所收获吧。”

  “呵呵,跟着何老走,当然不会空手而回。”欧阳明笑道:“我们找到了一些好木头,正好适合小蛮。”他伸手揉了揉小蛮那乱糟糟的头,眼眸中带着一丝宠溺的笑意。

  小蛮则是流露出了罕见的笑容,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但是却明白,谁对他才是真正的好。

  “咦,何爷爷,这是谁啊?”江倾城铃铛般的声音响了起来,目光盯着小岚,充满了好奇心。

  欧阳明轻叹一声,道:“这是我们在外面救下的一位小女孩,她的母亲惨死在异族之手,如今在大墟,已经是无亲无故了。”

  “啊……”江倾城轻轻地掩住小口,眼中更是闪动着惊骇之色。

  她虽然出身在大墟之中,但江盈榕对她的保护堪称是无微不至。再加上有着城主和江域平那若有若无的关注,自然不可能有人敢找她的麻烦。所以,江倾城虽然听说过一些异族消息,但却无法体会它们对大墟人族所造成的巨大伤害。

  而如今,一位比她还要小的女孩子孤零零地站在面前之时,她才隐约的感应到了其中的危险和残酷。

  “异族?”江域平突然上前,沉声问道:“它们何时出现的?是哪一种族?”

  何剑缓声道:“是血蛟一族。”

  “嘶……”江域平倒抽了一口凉气,哪怕在诸多异族之中,血蛟也是极为强悍的,他的眼神立即变得凝重起来,道:“它们,在哪里出现?”

  何剑摇了摇头,道:“不用紧张,它们已经退走了。”他长叹一声,道:“只是可惜,那几个村子了。”

  江域平一怔,讶然道:“它们怎么可能轻易……”话语突然一顿,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打量了片刻,缓缓点头,不再说话了。

  欧阳明与姬琦的一战,他可是一位旁观者,自然知道这小家伙的实力。再加上一个隐居不出的何剑,想要灭杀一只血蛟也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他却绝对想不到,这两个人所做的,可不仅仅是灭杀了血蛟小队,而是将血蛟王子东如玉都宰了。并且最终力战血蛟王者东晨宇,还脱身而走。若是让江域平知晓这一切,绝对不可能如同现在这般平静了。

  江倾城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主动上前拉住了小岚的手,笑着道:“小妹妹,我们一起玩吧。”说完,她用着期盼眼神朝小蛮看去。

  小蛮一脸的不屑,似乎对此不感兴趣。

  然而,欧阳明朝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小蛮犹豫片刻,还是默默点头,随着她们走了。

  何剑呵呵一笑,道:“看来,老夫是多此一举了。”

  他让小蛮练习雕琢,就是为了打磨他的脾气,让他心平气和,将戾气释放出去。但是,在见到江倾城的动作之后,他就知道,想要化解这小子身上戾气的办法有很多,或许真的无需如此麻烦了。

  当三个小孩子走远之后,江倾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道:“两位,妾身想要与你们道别了。”

  “什么?”欧阳明和何剑都是一怔,心中涌起一阵怪异的感觉。

  江域平轻咳一声,道:“小姐,老夫先告退了。”他向着另外两人微微点头,转身而去。

  欧阳明目光炯炯的看着江盈榕,轻笑道:“江小姐,你真是黑龙家族的门人啊。”

  江盈榕目光微微垂下,道:“瑜大师,我本是江氏族长之女,因为与家中有着矛盾,所以带着女儿离家出走。”她长叹一声,道:“不过,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想明白了,血浓于水,无论我怎么选择,都掩盖不了这个身份的事实。所以,我打算……回家了。”

  欧阳明的精神稍稍地恍惚了一下,他也想到了老匠头和倪英鸿等人。

  回家这个词,似乎变得那么的诱人。

  何剑突然开口,道:“你是要带小蛮走么?”

  欧阳明微怔,目光中多了一丝异色。

  然而,江盈榕却是毫不犹豫地道:“正是,小蛮虽然并非黑龙江家之人,但他身上所流淌的,却也是大墟血脉。唯有在大墟,才能让他有再度腾飞之机遇。”她的目光灼灼看着欧阳明,道:“你若是为他好,就应该让他随我走,去看看能否抓住这份机缘。”

  欧阳明看着不远处正在戏耍的小蛮和刚刚加入,还有些腼腆与小心翼翼的小岚。

  仿佛是有所感应,他们也是转过了头,并且流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

  何剑沉吟片刻,缓声道:“瑜大师,大墟中危机重重,你要去的地方亦是如此。不管如何,也要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环境吧。”

  江盈榕面色肃然,道:“你放心,这两个孩子,我会视如己出,一定为你照顾妥当。”

  欧阳明长长地叹息一声,其实他与小蛮和小岚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或许是怜悯,或许是缘分,他的心中就是一份属于他们的牵挂。

  若是有可能的话,他并不介意将他们带到灵界。

  但是,正如江盈榕所言,这里,才是小蛮真正的家。

  缓缓转身,欧阳明向着江盈榕深深地一躬,道:“如此,我代他们两个谢过了……”

  日头西落,余晖洒在大地和他的身上,形成了鲜明的影子对比。

  这一切,似乎就是一个了断,将这一份因果,永远的留了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40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