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六章 背匣

第九百七十六章 背匣

  春天已经接近尾声,大墟却没有一点儿春意盎然的气息。虫鸣鸟叫、草木青翠的画面更是奢望,显得死气沉沉,无比压抑。让人就像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难以自拔。

  古城的街道破旧,年久失修,城外的神像已经矗立了万年,眺望着远方。

  长寿巷,木雕小店之中,摆着种种栩栩如生的木雕。

  有草木、有鸟兽、有山河,还有何剑一生所遇到的人,神色各异,有好有坏,极为传神,似乎随时都可能活过来一样,隐隐带着一股难以察觉的道韵。

  何剑坐在后院,用木桶从井里打了一桶水,取出一瓢,入口冰凉甘甜,能将人内心尘埃与欲望全部冲散。

  他看着天空,眼神有些浑浊,轻声道:“人越老就越畏天,就越信命,恍恍惚惚过了大半辈子,还是绕回了原点。果然像书上说的那样,结下什么因,得到什么果。”

  声音一落,便不在言语,就这么怔怔地坐了半个时辰。

  忽然站直身子,肩膀拉开,腰杆聚然一挺。

  快步走入小屋之中,从黑的梨木床下拖出一个藏了数十载的破旧的木箱。一股腐朽的气息从木箱之上传了出来,箱子上面被虫子咬出细密的小孔,像被无数根细针同时扎中了一般,似乎只要稍稍一碰,整个木箱就会彻底粉碎。

  何剑神色感慨,心中暗道,六十年没碰子午剑、汗青、血葵了,袖子轻轻一挥。

  箱子“咯吱”一声,盖子翻飞,露出一个包着破布的剑匣。

  剑匣为暗红色,看起来平淡无奇,却放着大墟之中少有的名剑,子午、汗青、血葵。

  这个匣中本来养着六柄剑,但与灭门尊者安敬云一战之后,被其夺走了三柄,现在匣中只剩三柄了。但只要拿出一柄,就足以引起腥风血雨,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这个普通的剑匣之中竟藏着这么多的名剑?

  这一天,曾经让天下天骄谈之色变的剑神再次背匣。

  城外依然黄沙漫天,一缕孤烟茕茕孑立、形影独单。

  欧阳明与何剑的身影在孤烟之下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风沙之中。

  风沙让人睁开眼睛都有些困难。

  风沙中,欧阳明捋了一下长袖,低声问:“何前辈,从这儿去回剑峰远吗?”

  何剑轻轻点了下头,道:“自然是远的,回剑峰位于时间与空间的交汇之处,要是没有机缘,根本进不去。而且,外面布置各种各样的阵法与禁制。当初我也是走了大运,才走得进去,现在想一想,还有几分后怕。”

  说着,他抖了抖肩,晃了一下肩上的剑匣,接着道:“这匣中的古剑就是从回剑峰山取下来的,当年可是跟着我闯出了诺大的名头。”

  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眼中的神色明显一黯,这剑匣之中的长剑本有六柄,现在却只剩三柄了。

  欧阳明察言观色的功夫也到了一定层次,自然能将这一抹黯淡收入眼中。

  却也没有多问,像何剑这种人身上不缺故事,也全是往事,但他既然不愿多说,问了又有何益?

  眼珠一转,又将话题引到回剑峰之上,笑着问:“什么是时间与空间的交汇之处?”

  何剑心绪很快就平复下来,回答说:“时间与空间本来就是最难描述的抽象物质,但那个地方却能做到圆润统一,并且毫不突兀。怎么说呢,哦,对了,就是在其中你感受不到时间流逝,感受不到空间的变动。”

  “这……”欧阳明倒吸一口凉气。

  心中暗道,这真的与徐傲然有关吗?那他的修为得到何种层次?这一霎,就算是他的心里都产生了一种淡淡的畏惧。

  时间之道、空间之道,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就如,一个凡人想要摘取天空之中的星辰,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就在欧阳明心中暗自震惊的时候,一具通体冒着黑烟的躯体窜了出来。

  他瞳孔之中只有眼黑,没有眼白,全是最纯粹、最深邃的黑色,似乎蕴含着阿鼻地狱。身上全是腐肉,破破烂烂,不停有黄水伴随着黑雾滴落。而且,在其身后,一道如同用墨水画出的黑色条纹,闪烁着幽深的光芒,妖冶到了极点。

  何剑取指一弹,剑匣震动!

  可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闪开,这是黑雾山中跑出的黑雾尸,剧毒无比,沾之即死!”

  于此同时,一支血色箭羽从远方呼啸而来,将这漫天的黄沙撕开一道让人心悸的口子,不停旋转,灵力全都集中在箭头之上,轰鸣不止,“轰”地一声,直接射入黑雾尸的头颅之中,彻底炸开,顿时淡淡红色的血水四溅。

  何剑与欧阳明脸色微变,同时向后倒退,并且袖子一掀,将这血水甩了出去。

  他们的动作快捷无比,没有让丝毫血水沾染到身上。

  两人对视一眼,均看到各自眼底的苦笑。

  对方是为了救人才这么鲁莽出手,真要怪罪的话还真的说不过去。

  紧接着,一位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位二八芳龄的女子缓缓走来。

  这中年男子举着一个一丈高的角弓,肩膀宽大,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威压,显然身份不俗。而这芳龄女子穿着一袭红蓝打底,白色为主色调的长裙。长盘起,插着一根银簪,脸上全是高傲之色,眼底带着浓浓的嗤笑,扬着下巴,不愿开口。

  修为也达到灵者初阶的层次,只是气息浮杂,气机躁动,显然是用丹药强行提升的。

  而欧阳明与何剑都将自身气机沉入心底,以这两人的修为,自然无法看透。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道:“此处已经靠近黑雾山,危险无比,以你们两人的修为还是不要乱闯的好。虽然其中造化无尽,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带走的。”说这话的时候,他连看都没看欧阳明,因为在他心里,屈尊降贵与这种蝼蚁说话,还提醒他们一句,已经是他们几辈子都难以修来的福缘了。

  他也不是有什么坏心肠,只是不想与修为比他低的人说话。

  毕竟这里是灵界,强者为尊,弱者没有话语权,甚至连生存的权利都会被剥夺。

  那些被异族屠戮的村落不就是如此?

  因为你弱小,就会遭受屠杀,血脉也会被吞噬,甚至被抓回族中圈养,像收割麦子一样,一拨一拨的收。

  修士的世界,铁血无情本就是主旋律。都是为了争夺天地造化,为了长生、寻求大道。

  话音刚一落下,这一男一女下巴一扬,头颅微抬,一脸高傲,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欧阳明揉了一下眉心,打趣儿道:“没想到剑神竟然被鄙视了。”

  何剑神色平淡安闲,颇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然境界,笑着道:“什么剑神?就是一个年老体衰半截身子入了棺材的老人罢了。年华易逝,过去种种都是过眼云烟,当不得真。”说着,他把肩带向上拉了两寸,剑匣随着他的动作一动,提高了两寸。

  “背上剑匣,还不是剑神吗?”欧阳明目光炯炯,看着何剑。

  何剑微微一怔,眼中无数淡色光弧重叠在一起,徒然一聚,苦笑道:“练了一辈子剑,以木雕雕琢道心,却还没瑜老弟看得通透,实在惭愧不已。”

  欧阳明连连摆手,将胸腹之中的寒气吐出:“何前辈不是看不透,是不想看透。”

  话音刚一落下,脚步轻灵,轻轻一抬,半边鞋子陷入细碎的黄沙之中,蹬蹬瞪地朝前走去。

  何剑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有些苦涩,跟着上去。

  在他内心深处,也想成为尊者,可已伤了根基,又有什么办法?但他心里依然存在一丝幻想,回剑峰之内造化无尽。

  上一次仅在峰外得到一式残诀就让自己成为横在所有道子眼前的大山,若是能够进入其中,是否能补其根基;丹田化湖,进入那个玄妙的境界看一看。所以,他才会主动提起带欧阳明去寻找回剑峰,因为他把欧阳明当成了这种强大剑诀的衣钵传人,自己上次只是在山峰之外,跟着他,能够踏入峰内。

  谁都有私心,就算是他,也都一样。这才是人,真真实实的人。

  两人朝着前方一路向前,没过多久,一阵阴冷湿寒的冷风刮来。

  欧阳明放目远眺,目光所及,全是无边无际的黑色雾气,无数的风暴旋转不停,隐隐闪烁着黑色电弧。

  而在这黑雾外围,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黑雾尸,多如牛毛,眼神呆滞,没有一点儿灵韵,身上冒着黑气。

  而距黑雾不远处,则是十座天然形成的露台。

  每一座都足有数千丈,种种古怪奇异的条纹铭刻其上,让人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每一座露台之上都站着千人,目光灼热地看着黑雾,眼中全是期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何前辈,那些人怎么回事?”欧阳明将目光收回,眼底露出一抹奇异之色。

  何剑思忖了稍许,脑海之中的记忆如书页一样翻动,徒然一凝,回答道:“瑜老弟,这是黑雾山,去那个地方的必经之处,当初我可是吃足了苦头才穿了过去。而且,最奇异的是,这黑雾之中深处有一个巨大的泉眼,每隔着三月,泉眼便会喷,很多灵宝就会从地底喷出。”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45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