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七章 惊变

第九百七十七章 惊变

  凉风袭来,卷起欧阳明的衣袖。

  他摩挲着下巴,嘴角向上一勾,道:“还真是奇异,大墟之中果然太大了,什么都有可能遇到。”

  “是啊,这一片被诅咒的世界,埋藏的秘密就像它埋葬的尸骨一样,无穷无尽。”何剑的脸如苍老的树皮,用力挤在一起,脸上全是悲天悯人之色。

  欧阳明没有接话,几个瞬步,踏入露台之上。他现在的气息与大墟之中的土著没有丝毫区别,根本无人在意。而且露台之上的修士大都凝神闭气,淬炼丹田之中的灵气。

  更何况,这些年,进入大墟之中的外界修士也不少,甚至可以用很多来形容,这些土著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欧阳明扫视了一圈,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心中暗道,在这儿的高阶灵者仅有三人,中阶灵者也只有数十之数。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女声在欧阳明耳边回荡而起:“哼,不自量力,上一次遇到我与大哥,已经捡回了一条命了,竟然还敢过来争夺造化!”

  欧阳明眉毛微微蹙在一起,看了过去,正是之前所遇到的芳龄女子,但也未放在心上,气息冗杂的低阶灵者,蝼蚁罢了。

  见到欧阳明“不敢”回答,苛歆月眼中的鄙视之色更甚,嘴角一扬,把美眸移开,看着渐渐翻滚的黑雾。

  苛严硕与苛歆月并肩而立,眼底也露出一抹不喜之色,却没有多说什么。

  突然,黑雾如沸水一样翻滚滚起来。

  在黑雾山深处,一个硕大的泉眼若隐若现,喷出十来丈高的黑雾,一圈一圈卷上天空,再从空中落下。

  于此同时,又是十座数十丈大小的露台出现在黑雾之中!

  一座、两座,越来越多……最后组成十道由露台组成的阶梯,如同弯曲的腾蛇一样,向着黑雾深处绵延而去。

  何剑眼中光芒一亮,道:“瑜老弟,踩着露台,深入黑雾,再跃过泉眼,就能离开这黑雾山了!”说着,他轻轻抚了一把胡须,眼底儿却露出一抹浓浓的疑惑之色。

  “有什么不对劲的?”欧阳明见他这种样子,压低声音问道。

  “不知道,但我总有种不详之感。”何剑脸色一沉,就像一块枯死的树皮。

  两人都没有动,而是静静观望起来!

  无数道破空之音响彻而开,种种颜色各异的遁光惊空而起。

  “滚开!”苛严硕手掌凌空一拍,掌风凌厉,因为速度太快,竟然打出滚滚雷音,骇人无比。

  徒然间,一道银色电弧凭空凝聚,就如蛟龙一般对着前方的黑雾尸一轰而去,所过之处,这些无数尸体全都化为肉块,掉落在黑雾之中。

  紧接着,他一拍空间袋。

  取出那柄一丈高的大弓,沉腰坐马,手中波动箭弦。

  十根由灵气化为的箭羽凭空凝聚,画出十道血色弧线,一射而出。

  这是连珠箭,一箭快过一箭,力道堆叠之下,越来越重,越来越大,没有任何技巧,就是单纯的一力降十会。

  苛歆月的身姿灵动飘逸,充满着一股难言的美感,就如一位刀尖之上的武者,在黑雾尸之中行走。

  欧阳明将目光移了回来,自嘲一笑道:“难怪看不起你我,原来是有本事在身。”

  “再有本事能比得过瑜老弟?”他声音平淡,轻轻一笑。

  欧阳明顿时无语,脸上无奈一笑,不知该怎么接话。

  又观望了一刻钟功夫,见没有丝毫变故的时候,何剑手指摸着下巴,轻声开口:“瑜老弟,应该是我多心了。快走吧,不趁这个机会,又得再等三月了,只有踩着露台,才能过去。毕竟,这黑雾之中带着极强的腐蚀之气,尊者之下,沾之必死,而且,天空之中,无法用灵力飞行,也是古怪到了极点。”

  话音一落,就一步跨了出去。

  每一步,都可让人看清,但速度却快到了极致,这种矛盾而又统一之感,让人眼花缭乱。在多看几眼,就连心神都会被吸入其中。

  他虽然只是巅峰灵者,但单论心境修为,普通尊者恐怕还真比不过他。毕竟何剑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看过太多人情冷暖。

  欧阳明速度也不比他慢上多少,自从上一次在回剑锋悟道之后。

  心神之中隐隐有一种浮起来的感觉,这是肉身飞行的前兆。

  “轰……”一声巨响,黑雾山突然变成了一个由雾气组成的漩涡。

  漆黑如墨的雾气沿着一个方向快速旋转,漩涡之中产生一道道细密的黑色电弧,交织成网。

  强横的吸力从漩涡之中传了出来,搅动虚无。如果真要形容的话,就像一位身高千丈的巨人,手中拿着一座山峰,不停地搅动黑雾山之中的雾气。

  无数灵者重心一沉,双脚扎根露台之上。

  “啊!我不想死,谁能救救我!”一位脸上带疤的初阶灵者双手死死抓着露台,半截身子飘在空中,衣衫猎猎作响,头发散乱,脸上全是惊恐之色,仅仅坚持了两息,便被漩涡吸入其中。

  刚刚接触黑雾的刹那,一种肉眼难见的毒虫从黑雾之中飞出。

  顺着毛孔、七窍,钻入他的身体之中。这一幕,要是被有密集恐惧症之人看到,恐怕头发、汗毛都会瞬间竖起,因为这种毒虫,无穷无尽。

  仅过了一息,这脸上带疤的修士就厉声尖叫起来,就像经历了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了一样,脸色狰狞扭曲。

  一根根鲜红的藤蔓从毛孔、嘴巴舌头、头顶,甚至是从眼球之上窜了出来,顷刻间,他身体之上爬满了血色藤蔓,密密麻麻,但他依然没有死去,甚至,前所未有的清醒。他感受着无数藤蔓在自己身体之中蠕动,血管、经脉,甚至脑髓,就连自毁丹田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儿吞噬。

  紧接着,一朵朵花蕾从藤蔓上开了出来。

  这花蕾流光溢彩,散发着光辉,带着一股淡淡馨香。

  突然,这花蕾彻底盛开,随风摇曳,妖艳美丽,这一股馨香的味道瞬间浓郁到极致。

  见到这一幕,欧阳明心里毛毛的,有些发瘆。

  看了后方一眼,心里“咯噔”一声,向何剑使了一个眼神。

  何剑回头一看,脸上也露出苦笑。

  终于,这脸上带疤的修士生命气息彻底消散。

  他身上妖艳美丽的花朵快速破碎,变成一道一道蓝色光晕,如梦似幻,融入漩涡之中。

  这修士只剩一堆下一堆枯骨,有些发黄,就像死去了数十年一样,直接掉入雾气之中。

  一个、两个、三个……

  越来越多的灵者初阶修士被吸入这黑雾之中,变成一堆枯骨。

  而因为这些修士融入这黑雾,雾气也越来越浓,甚至有种将露台淹没的感觉。

  “这……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一位穿着灰色长衫的世家弟子一脸惊惧,只觉得心惊肉跳,朝着后方看了一眼,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立即尖声嘶吼起来:“后方……后方的露台呢?”他的眼中全是疯狂之色,毕竟,之前那种诡异的一幕已经将他吓破胆了,那种死法,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直到这时,众人才后知后觉,后方露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没了退路。

  恐慌的情绪快速蔓延,越来越多的修士被那庞大的吸力卷入漩涡之中。

  欧阳明稳住身形,脸上泛起苦涩,问:“何前辈,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剑闭着眼睛,记忆如同潮水一样在他脑中滚动,片刻之后,他头颅向上一抬,看着欧阳明,摇了摇头,道:“瑜老弟,这种情况我也从未听过!”他声音淡然,但他的心神之中却有一种惊惧之感,只觉得心惊肉跳,就如同那黑雾之中有一种极为可怕的事物一样。

  虽然欧阳明早有预料,但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免有些失望,不停在脑海之中思索破局之法。

  在最前方的露台之上,三位高阶灵者并肩而立,双目阴沉无比。

  “许兄,这可怎么办?”说着,他看向身边身材宽大,提着大斧的修士。

  “闻兄,在下也不知道啊!我来黑雾山寻找宝物足有数十次,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遇到。”汉子苦笑一声,巨斧插入露台之中,抵御漩涡之中传出的吸力,衣衫与头发都向旋涡所在的方向飘起,心中早已被恐惧弥漫。

  漩涡越转越快,爆发的吸力越来越强,似乎能将人的灵魂扯入其中。

  “也罢,早晚都是一死,还不如搏上一搏!”汉子身边高阶灵者低吼一声,眼中露出疯狂之色。

  话音为落,只见他狠狠一咬舌尖,喷出一大口精血,身子如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化作一道血光,激射而出。可是刚刚飞到半空,无数绿色的藤蔓缠绕而来。瞬间将他围得严严实实,一下拖入黑雾之中,没多多久,一阵凄厉的惨叫,便从黑雾之中传了出来,高阶灵者——死。

  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修士,骨髓之中都冒出寒气,向身上各个细胞蔓延而去。心里惊恐万分,就连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455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