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风起

第九百七十八章 风起

  黑雾快转动,传出阵阵轰鸣之声。

  无数电弧闪耀,激起火花,旋转的度轰然爆。电弧就像无数道锋利的刀片切割在众人的皮肤之上,让人睁不开眼睛,就算是中阶灵者,都得用尽全力才可抵御住这股强大的吸力,如履薄冰。

  目睹一位高阶灵者,被绿色藤蔓卷入黑雾之中,所带来的震撼难以形容。

  并且,之前在那巨大露台之上的众人,现在留存的竟然还不足一成,都是低阶灵者,根本抵御不住这股吸力。

  除了欧阳明等少数几人,所有人都在心里绝望地想道,这一次,恐怕得交代在这里了。

  这种死法比马革裹尸还惨,那起码能赚得个名声,而这?恐怕连一块完整的血肉都不会剩下。

  “抓紧了,别放手!”

  露台之上,苛严硕拉着苛歆月,手指死死捏在一起,都勒得紫了。

  苛严硕与是苛歆月是亲兄妹,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苛家处于大墟已知区域的边缘地带,也算一流世家,族中有两位灵者巅峰,势力范围足够百里,苛严硕从小天赋极好,苛歆月天赋虽然一般,但从小就眼高于顶,时刻仰着高傲的头颅。

  但这一刻,苛歆月没有了先前盛气凌人的样子,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眼中溢满水雾,显得楚楚可怜。

  “哥,我丹田之中的灵力耗尽了,我好累,我没力气了。”她的声音不再高傲,跌入了凡尘之中。

  “无论如何都得坚持住,被吸入其中,将会生不如死。”苛严硕轻吼了一声,心里已经被恐惧弥漫,却强行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安慰着苛歆月。

  就在这时,黑雾漩涡之中传出的吸力瞬间大增。

  苛歆月脑袋一沉,混混沌沌,身子徒然一软,连最后一丝力气也消耗殆尽,手腕“啪”地一声脆响,直接松开,被这股吸力向外一卷而去。

  “不——”苛严硕红着眼睛,仰天嘶吼,却没有丝毫办法。

  冷风吸入嘴中,苛歆月清醒了过来,心里无比绝望。毛孔之中冒出冷汗,心中暗道,就这样死了吗?我不想死!我还有好多事儿没做呢?而且,这种死法样子太丑了……

  泪水从她眼眸之中流了出来,没有顺着脸颊滚动,直接被漩涡吸入其中,化作一缕淡淡的水气,消失不见。

  谁来救救我?她在心中祈祷,不停地祈祷。

  我保证以后做个大家闺秀,好好修炼,吃饭不挑食,说话语气不盛气凌人。她脑中思绪纷杂,种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冒了出来。

  “现在要是谁救了我,我就认他做双修道侣!”她在心中低吼,作了决定。

  何剑喉咙微微一动,步子向前迈了半步,开始聚气,正准备出手。

  欧阳明把何剑这细微的动作收入眼底,摇了摇头:“算了,怎么说,她也帮了我一次,而且没有坏心。”而且,他也不想在何剑心中留下冷漠无情的形象,既然,他也想救,倒不如送出一个顺水人情。

  毕竟,只要他成为尊者。对欧阳明来说,将是一份莫大的助力。

  他心中相信,只要何剑破除桎梏,破劫成尊,普通尊者,恐怕还真挡不住这老头一剑。

  念头一定,步子一跨,脚尖一点露台,轻身一跃。

  身形如一头张开翅膀的鲲鹏,一扑而去,丹田之中灵气炸开,瞬间经脉流转,自身的度更为猛烈的爆。

  这一幕所带来的震撼简直难以想象,无数哗然之声轰然而起。

  “这……他疯了吗?这么强大的吸力竟然还敢飞离露台简直就是找死!”

  “是啊,先前那高阶灵者使用血遁之术都没有逃掉!”

  ……

  这些修士脸色复杂,各种各样,有讪笑,有讥讽,有担忧、有惬喜……像足了人间百味。

  但在这之中,神色最复杂的还是苛严硕。

  “怎么是他?”这一道声音在他脑中咆哮,让他觉得脸上像火在烧一样,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想到先前自己对他态度,心里无比苦涩。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年轻人,竟然是这样的大高手,他才多大啊?心神之中的世界就像塌陷了一般。

  天空之中,欧阳明身子拉开,卷动雾气,眼中狠辣之色一闪,索性把身上抵抗这股吸力的灵气尽数散尽,一刹之下,他自身的度就到了

  一把搂住苛歆月弱柳扶风一般的细腰,一股淡淡的处子馨香在鼻中回荡。

  苛歆月瞳孔猛地向内收缩,一脸不敢置信,脑中连思绪都没了,浑浑噩噩,下意识地扭动着身子。

  过了两息,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尖叫起来:“这……这……怎么是你!”她已经到了语无伦次的程度,可想而知,她心中的震惊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要是不认识欧阳明,她也不会如此。

  最关键是,她还嘲笑了欧阳明两次。

  “别动!”欧阳明声音冰冷,不沾丝毫情感。纵然软香在怀,他的心里任然没有一点歧念。

  在他心里,对于这个刁蛮傲气的女子本就没有好印象,自然不会温声软语。

  苛歆月不敢再动了,两手死死地搂着欧阳明的双肩,长长的睫毛颤抖起来。

  强横的吞噬之力从黑雾漩涡之中爆,对着欧阳明撕扯而来,似能将把世间的一切东西全都吸入其中,同时无数绿色藤蔓对着欧阳明残绕而来。

  欧阳明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黑雾漩涡移动,他感受着身体之上的拉扯之力,看着黑雾之中的绿色藤蔓,连续吸了两口寒气,身体之中的天凤之火熊熊燃烧,把丹田之中的灵气调动,凝聚在左手掌心之中,面色一冷,低声吼道:“给我碎!”

  话语未落,左手向外一推。

  掌心白光一闪,强横的灵气直接炸开。

  将一股拉扯之力与藤蔓同时轰碎,并且产生一股极强的反推之力。

  欧阳明眼珠一亮,脚踩虚空,身子几个腾挪,落到露台之上。

  “这……这太梦幻了吧?”一位灵者中阶的散修声音拖得老长,一脸不可思议。

  “是啊,难以想象,此人……此人到底什么修为?”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修士心里同时产生这个想法。

  欧阳明恍若未知,淡淡地瞥了眼苛严硕,道:“照顾好她。”他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声音冰冷,就如他们之间从无交集一样。

  苛严硕连忙点头应是,心中惊喜交加。

  苛歆月不但不生气,反而在心中暗道,好酷。

  欧阳明身形一闪,来到何剑身边,眉头蹙在一起,思索着破局之法。

  何剑脸色阴沉,道:“欧老弟,时间紧急,你跟在我身后,我试试能不能将身后黑雾与藤蔓一剑斩开。”

  这声音扩散之下,所有人心中均是一喜。

  就在这时,毒丹世界传出一道急切的意念,欧阳明先是一怔,随后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袖子轻轻一挥,轻笑道:“何前辈,且看我破去这黑雾漩涡!”说着,他一脸自信,似可破天,一种难言的魅力从他身上散出来,让人挪不开眼。

  若是别人说这种话,何剑定然嗤之以鼻。

  但是欧阳明说出来,不知为何,却字字珠玑,重若万钧,似能压塌山岳。

  重的并不是字,重的是说出这字的人。

  这一刹,欧阳明无比的耀眼,仿佛齐聚了世间的灵秀造化,就连身上都好像沾上一层淡淡的光辉。

  苛歆月怔怔地看着欧阳明的背影,想到自己生死之间做的决定,脸颊带着淡淡的绯红,双眸之中如蕴含着秋水,带着莫名的深意。

  而就算是一些对欧阳明有所怀疑的修士,见到这一幕,也把喉咙之中的说辞咽了回去。

  欧阳明可不明白众人复杂的心绪,步子轻移,身体之中散出雾气。

  暗中利用精神力包裹着毒丹之灵,悄悄从空间袋之中放了出去,融入黑色漩涡。

  眸光一闪,装模作样地轻声吼道:“惶惶天威,两仪四象,以我意念引之,风起!”随风里,他一袭白衣,随着起字从嘴中吐出,脚踩在虚空之中,一步踏出露台。

  袖子轻轻一挥,整座黑雾山都狂风大作,一道道黑雾如青烟一般,被撕扯而出。

  这一幕就如平地起惊雷,让露台之上的修士脑中一片空白,如同整个世界都晃动起来。

  在最前方露台之上的两位灵者高阶,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底的惊惧之色,把声音压至最低:“许兄,之前跨出露台救人的事,以你之修为可否做到?”

  手提巨斧的汉子沉吟了稍许,立即摇头:“闻兄,你太高看我了,踏出露台,恐怕就回不来了,更不用说救人。”

  “那你觉得此人能不能破去这漩涡?”这汉子又问。

  手持巨斧的汉子一脸苦笑,道:“闻兄,我可不懂卜筮占星,这你就问错人了。”

  他转过身去,看着欧阳明略显瘦弱的背影。

  就像看到了一座磅礴厚重的山峰,压在他的心头,让他如闷在水里,喘不过气来。

  就连何剑眼中都露出骇然之色,心里暗中猜测,难道瑜老弟真的五行属性圆满,可衍化风雷?一言可为天下法?提前借助天地之威,这不可能,他仅仅灵者高阶,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这怎么都得到尊者境界吧?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

  他脑海之中如一团浆糊。

  “风起”这两个字,就像被一柄锋利的刻刀,刻在了他的骨头之上。

  毕竟,之前那一幕,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怎么都无法磨灭。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50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