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八十章 玄铁兽

第九百八十章 玄铁兽

  寒风呜咽……

  从这一次劫难之中幸存的众人,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

  身子同时向下一弯,抱拳一拜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这声音整齐一致,蕴含着灵力,如同九霄之雷,轰然炸响,卷起一道无形的风暴,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竟将天空之中淡淡的灰色云雾全都冲散,每一个眼中都有崇拜,心中都存着敬畏。

  “不必如此,这只是举手之劳。”欧阳明袖子轻轻挥了挥。

  “前辈,身家性命之事,怎是举手之劳?我等自知修为太低,帮不上前辈多少,但有恩就得报。日后前辈只需一言,我等愿为前辈肝脑涂地。”灵者高阶,手持巨斧的汉子,仰天嘶吼。脸色诚恳,话语干脆。

  “嗯,愿为前辈肝脑涂地!”

  这声音再次掀起轰鸣,横扫而开。

  对于这些幸存的修士来说,本来已经掉入无底的深渊之中,无比绝望。或许下一秒就会被毒虫吞噬,凄惨地死去。可欧阳明却硬生生地把他们拉了回来。这种已经绝望,又再次看到光明的感觉,实在太弥足可贵了。所以,他们对欧阳明的感激是真心诚意的,没有一点儿虚假。

  听着这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欧阳明脸色古怪,心中暗道,怎么就……就成前辈了呢?

  手上动作倒也不慢,将手掌举过头顶,全场顿时为之一静,只剩呜咽而开的风声。

  他在脑中组织了下言辞,一脸自信,爽朗一笑:“多谢诸位道友抬爱,若真有这么一天,在下定会有求诸位。”

  这声音一荡之下,幸存的修士眼底都多了一抹别样的神采。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雾山深处的灵泉喷了,霞光万丈,气息强大无比。

  只是,这一刻却没有一人朝前赶去,而是全都看向了欧阳明。

  欧阳明手一挥,神色夸张地说:“走,抢宝物去了,糟了这么大的劫,怎么都得补偿一下自己。”

  顿时,露台之上一阵哄笑,五颜六色的遁光把黑雾山的天空撕扯得支离破碎。

  苛歆月看了欧阳明一眼,莲步向前跨了半步,轻轻咬着下唇,喉咙微微一动。但还未开口,就被苛严硕用气势压制,让她动弹不得。

  黑雾山的黑雾已经散开,露出一道数百丈深的大沟,里面堆着无数枯骨。而在之前漩涡所在的地方,竟连什么痕迹都未留下。

  欧阳明沉吟稍许,轻声问道:“何前辈,你说这次劫难是怎么回事?”

  何剑提了提剑匣,眼眸中狠辣之色一闪而逝,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我曾在一本古籍之上见过一种异族,可化藤蔓、毒虫……与今天的情况非常相似。”

  “又是异族!”欧阳明神色一凛,声音冰冷无比,

  “是啊,这大墟之中的异族千奇百怪,藏在未知区域之中,谁也不知晓到底有多少。”何剑幽幽一叹,声音略显沧桑。

  “快走吧,先到那里再说!”欧阳明摇了摇头,把脑中的念头压了下去。

  何剑也没有反驳,脚尖踩着这破碎了大半的露台,借力一点,朝远方疾驰而去。

  见欧阳明已经离去,苛严硕才将身上的气势散去,苛歆月贝齿轻启,恶狠狠地问道:“哥,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苛严硕眼神深邃了几分,声音带着淡淡的苦涩,道:“我看着你长大,你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我都明白你在想什么。”

  目光一转,接着道:“我知道你喜欢上他了,是啊,这种天之骄子,谁不喜欢?可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忘了吧。这种感情,就像咬了一口便放在灵气中的灵果,会腐会烂的,这世上那有那么多美好?小鱼恋上天空,能有什么好下场?而且,你看最后,这人做事的风格也滴水不漏,面面俱到。”他顿了顿,看着欧阳明远去的背影。

  过了一瞬,才接着说:“你跟他,隔着的距离实在太远了,比整片天空的距离还远。”

  这声音很轻,但每个字,每个词语都像锋利的针尖一样深深扎入苛歆月心窝之上。

  “我知道,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她神色有些戚戚然,声音更是有些歇斯底里。

  苛歆月从小就极为高傲,加上家世优越,接触的事物丰富,眼光自然非同一般。

  同辈修士根本入不了她的眼帘,况且,之前在露台之外的一幕。

  就像放电影一直在她脑中回荡,心中还隐隐有几分甜蜜,甚至在内心连她都察觉不到的地方,还存在一些若有似无的幻想。可是仅仅过了几个呼吸,就被无情的打破,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苛严硕心里也觉得自己太过冷漠无情,但这些话,必须有人说,而且得说得很清楚。

  感情这东西,一旦心存幻想,便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

  欧阳明可不知道这些,他与何剑没有多做停留,直接跃过泉眼。

  毕竟,现在小明子的眼光也养刁了,一般的宝物,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一路向北疾驰了三日,天空愈昏暗,大地之上凝聚出无数风暴,仅是外围的余波,都可让初阶灵者生死魂消。

  欧阳明砸吧砸吧嘴,打趣道:“何前辈,这种风暴,灵者中阶以下,遇之必死。很难想象,你当初以初阶灵者的修为穿了过去。”

  何剑邹巴巴地嘴皮向上一翘,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脸上的皱纹全都挤在一起,重重点头:“是啊,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有几分害怕。”

  他半只鞋子陷入黄沙,苍老的手指提了提肩带,沉吟了稍许。

  声音变得郑重起来:“瑜老弟,我们得小心一些。我记着这周围存在着有一种玄铁兽,肉身极强,刀剑难伤害。”

  听着这话,欧阳明的脸色微显凝重,空间袋光芒一闪,落下时,血枪龙屠已被握在手中。

  这两人修为最低的都是高阶灵者,其度简直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

  忽然,“咯吱”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就像无数人在睡梦中磨牙。

  声音越来越大,从四面八方传来。

  “咯吱,咯吱……”

  放眼四望,四周无比空旷,这声音却像从凭空产生的一样,让人头皮麻。

  何剑双目一凝,沉声道:“瑜老弟,小心,它们来了。”

  欧阳明轻轻点头,半响之后,只见一种三丈高,头顶着一对犄角,身上布满黝黑鳞片的凶兽从黄沙之中冲了出来。它们不停震动着喉咙,出吱呀吱呀的磨牙声。但最让人心惊的是它的眼睛,没有一点灵韵,只剩下嗜血的不能。

  “何前辈,这是凶兽?”他从这凶兽身上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却未感受到灵韵。

  “嗯,大墟之内,分为三大势力。”何剑伸出三个手指,晃了晃。

  欧阳明摩挲着下巴,静静听着,心中知道,必然还有下文。

  果然,这念头刚起,何剑就接着说:“其一,是得到龙凤血脉之力的人族,其中以三龙、三凤世家为;其二,就是异族,以蛟龙、穷奇、血鹏为;而最后的就是凶兽一脉,它们虽然得到了龙凤血脉,却变异失败了。”

  “失败了?”欧阳明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是的,失败了,所以他们灵智全失,心中只存杀戮。就算如此,每种凶兽,也得到了人族梦寐以求的神通术法,如喷火,吐冰……都能做到各自的极致。”

  说着,何剑指了指身前的玄铁兽。

  “你看,虽然他们身体素质、力量……各方各面都中规中矩,但是单论肉身强度,却达到了凶兽之中的极致,就算是我,想要破防,也殊为不易。”说完,脸上也配合着露出感慨之色。

  欧阳明点了点头,低声问:“那我们该怎么做?”

  何剑眼中闪出一抹剑光,低声道:“把他们轰飞,打出一条路。”

  他用的是“轰飞”,而不是灭杀,就可以想象,这玄铁兽的肉身强悍到了何种程度。

  听着这话,欧阳明不知为何,想到了死亡森林之中的变异凶兽,这两者之间可有什么联系?他眉毛向上一挑,心中暗道。

  把这个念头强行压下,嘴中轻声低喃了了一句:“肉身强横么?我倒想见识一下。”

  话音未落,五指便用力握紧血枪龙屠,顿时,长枪如同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无数个符文跳动起来。

  一声桀骜的枪法鸣席卷而开,欧阳明手中捏紧长枪,沟通丹田,气机圆润如一,身体与血枪龙屠重叠在一起,快成一道闪动,轻飘飘一枪推出。

  这一枪,对于每一寸细微之处的掌握,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准。

  就算是一般的巅峰灵者,都难以做到。

  这玄铁兽眼中全是嗜血之色,鼻子中喷出雾气,皮肤之上鳞片闪烁起幽光,连成一片,看起来无比坚硬,寒光四溢。血盆大嘴张开,露出一口锋利的白牙,后脚一蹬地,地上黄沙顿时出现一个大坑,就如一座小山,朝着欧阳明一撞而来。这就是玄铁兽的攻击手段,以肉身强度硬憾法宝,再寻找机会反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50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