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八十一章 龙屠之威

第九百八十一章 龙屠之威

  大地一片荒凉,残桓断壁,风沙漫天。

  数百头玄铁兽朝欧阳明猛冲而来,身上鳞片闪烁着寒光,看起来极为骇人。

  何剑见到这一幕,眼中带着淡淡的担忧,手指轻轻向上一抬,身后的剑匣上下翻飞起来,忽然一道血光飞出,空气突然一震,嘴中低声吼道:“一剑子午凌空!”

  顿时一道十丈大小的剑气凭空凝聚,对着玄铁兽横压而去。

  这一剑,并不是他在回剑峰得到的剑诀,却也高妙无尽。当然,比起撩天就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同时提醒欧阳明,道:“瑜老弟,只要将这些玄铁兽拍出去就行,没必要把他们杀死,那样太费时间,毕竟这些凶兽的防御实在太变态了。”

  可这声音刚刚一落下,他瞳孔向内收缩,一脸不可思议。忍不住尖声叫道:“这……这是什么枪?”

  从他的角度去看,欧阳明轻飘飘一枪刺出,一头玄铁兽覆盖在身上的鳞片,竟然没有丝毫阻隔,就像一块豆腐一般,轰然一碎。玄铁兽直接被刺了个对穿,传出一声惨叫,嘴中血涌如注。

  因为何剑也在的原因,欧阳明并没有使用血枪龙屠的吞噬属性,他不是不相信何剑,而是这个属性太过骇人听闻。

  这真的是玄铁兽?何剑见到这个画面,不停在心中低吼。

  应该是我认错了,或者是这些玄铁兽等阶太低,过了片刻,他为自己找了一个自认为比较靠谱的理由。

  正是此时,一剑子午凌空的剑光这一招的剑光扩散出去,仅仅将玄铁兽鳞片打出一道白痕,同时产生一股推力,将其卷了出去。

  “嘶嘶!”见到这个画面,他暗自吸了口凉气。

  心里明白,是自己想多了,玄铁兽依然是坚硬无比的玄铁兽,但它们遇到的是欧阳明,所以才会显得脆弱如纸。看着那在鲜血之中淋浴的身影,何剑就像看着一个怪物。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血枪龙屠,上一次是对上血蛟一族,当时只是觉得这一柄长枪不凡,却没有这么直观的感受。

  这特么的哪里是不凡,这简直就是逆天好吧?这种破甲效果,他就算活了一辈子,也从未听过。

  收敛心绪,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心念如一,将丹田之中的灵气灌入子午剑中,每一次甩出,都将成片的玄铁兽拍了出去。

  而欧阳明就暴力多了,长枪或条、挑、或刺、或疾、或顿,或如冰山雪原一般冷如冰霜,或像夏日阳光一般炙热,每一枪甩出,必有一头血铁兽倒在血泊之中。并且,修为到了高阶灵者,又明悟道之真意,他的枪愈发简单,都是在细微之处变招,但取到的效果却好得难以形容,每一招都是杀人技,没有冗杂斑驳,只剩鲜血淋漓。

  “去死!”欧阳明手腕一翻,传出一声脆响。

  将手中长枪一横,凌空一拍,对着一头大嘴张开一口咬来玄铁兽轰去。

  “咔擦!”只见玄铁兽那锋利如刀的牙齿被直接拍断,而且长枪依旧未停,直接将它的头颅拍得粉碎。

  身形再次一闪,猛冲出去,就像虎入羊群,没有一战之敌。

  竟硬生生从玄铁兽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再次杀了回来。

  一刻钟之后,欧阳明站在黄沙之中,身后全是密密麻麻的凶兽尸体,喘了一口粗气,道:“痛快!”

  何剑目光扫视一眼,苦笑道:“瑜老弟,你这枪……”

  “我这枪?怎么了?”欧阳明一脸疑惑,眨了一下眼睛,在脑中回想自己取出长枪的一幕,似没有什么不对啊。

  “这破甲效果太强大了!”何剑脸上苦笑更甚。

  “何前辈过奖了,加了几种特殊的材料,所以,才比一般的长枪锋利几分。”欧阳明摆了摆手。

  何剑听着这话,眼皮又是轻轻一跳,心中腹诽道:“这哪里是锋利几分,与普通的长枪相比,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相提并论好吗?”

  虽然他心里这样想,但思绪之中却没有贪婪。

  何剑看了天边的黄沙一眼,右手捋了一下胡须:“快走吧,已经快接近那个地方了,什么都可能发生,以免横生枝节。”

  欧阳明轻轻点头,回剑峰是他进入大墟的目的之一,绝不容有失。

  可就在这时,“吱呀吱呀……”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动静更大,甚至将方圆千丈全都弥漫。

  黄沙之中玄铁兽的影子若影若现,而最前方的玄铁兽,足有十来丈高,每块鳞片都如宣纸一样大,交织在一起。

  何剑脸色微变,介绍道:“瑜老弟,这应该就是玄铁兽中的王者了。”

  “嗯,凶兽巅峰,配合着那绝强的肉身,确实有几分难缠。”欧阳明沉吟道。

  “是啊,而且,达到巅峰凶兽都不简单。”何剑将话语接过。

  紧接着,只见无数的玄铁兽从黄沙中窜了出来,密密麻麻。

  眼中猩红之色已经到了极致,它们从这两个可恶的蝼蚁身上感受到了同伴鲜血的味道。

  尤其是那手持长枪的蝼蚁,身上鲜血的味浓郁到了极点,让它们心里非常厌恶。凶兽虽然只剩下本能,可一旦有人沾上了他们同伴鲜血之后,那整个族群必然与他不死不休。

  是的,就是整个族群。

  所以在诅咒之地之中,最让人恐惧的不是拥有龙凤血脉的人族,也不是神秘诡异的异族,而是凶兽。因为它们没有思维,却也真是如此,一根筋,悍不畏死。

  “咯吱!”无数凶兽同时吼叫起来,就如在祭祀。

  哀鸣了一阵,凶兽动了,几乎九成直扑欧阳明而去。

  “不过杀了几头凶兽,有必要这样吗?”欧阳明摇了摇头。

  聚气吐纳,脚步蹬蹬瞪向后一退,袖子向前一挥,无数道流光散出,如梦似幻,种种奇异的光芒四散而开,竟然是数千个幻阵阵盘。

  一个繁琐复杂的符文全都亮了起来,相互缠绕连接在一起,给人一种圆润之感,似乎这些阵盘本就该如此连在一起,或溢或缺,都不够圆满。

  “咻咻咻……”破空之音不断响起。

  阵盘扩散,直接笼罩四五百丈的范围。

  阵法范围之内的凶兽只觉得眼前一花,脑中一片混乱,自己熟悉的世界已经彻底改变。

  漫天的黄沙消失了,一圈一圈卷上天空的风暴也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冰雪的世界,漫天的雪花从空中落下,把天空分割成一块一块,将昏暗的天空搅得支离破碎。

  阵法之中,欧阳明手指轻轻一点儿,核心枢纽光芒大甚,阵法空间之内的所有符文节点瞬间亮了起来。

  “幻!”欧阳明两唇分开,声音冰冷无比。

  这声音还未落下,玄铁兽脑中浑浑噩噩,竟对着它们的王围攻而去。因为在它们眼中,这是那个染了他们族人鲜血的蝼蚁,简直不可饶恕,鳞片寒光一闪,身体之中灵力迸发,一撞而去。

  阵法之外,何剑彻底蒙了。

  脑中如同浆糊一样,最后一脸苦涩地吐出四个字:“这是阵法?”

  他的心脏激烈跳动,足足过了两息,才缓过神来。

  心里暗道,还有什么是瑜老弟不会的?难道天底下还真有生而知之的人?要是没有,那瑜老弟属于那种?天才、怪物,这两个词已不足以形容了,只能用生而知之。

  他目光瞥向阵法,惊愕万分。

  因为他看到,玄铁兽就像魔怔了一样,嗷嗷直叫,不停朝自己的王撕咬而去,疯狂无比,悍不畏死,

  而欧阳明则一脸随意,擦了擦血枪龙屠,每次随手一点,这些凶兽就更加疯狂。

  “这……这是什么阵法?”他在心中低吼。

  他这一辈子可以说是见多识广,却从未听说过某种阵法能控制凶兽的心神。

  这一刻,他的心底,对欧阳明竟产生了一抹淡淡的畏惧,仿佛他是一整片星空,一个硕大的世界。

  这一路走来,欧阳明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到了现在,已经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差不多了!”阵法之中,欧阳明摸了一下下巴,沉吟稍许,握紧血枪龙屠。

  步子轻轻一动,就像一阵无形无相的微风,抬手一指,一个符文节点移动而来,挡住他的身前,把他的身子隐藏起来。

  一步,两步……

  他就像院落中闲庭散步一般,不急不缓,随意洒脱,缓缓靠近玄铁兽。

  背部一躬,拉出一道让人心悸的弧度,丹田之中的灵气在经脉中流转。

  让经脉都涨了起来,皮肤之上青筋冒出,如同虬龙。

  血枪龙屠枪柄之上的第一个黑点亮了起来,一种难言的锋锐扩散而开。

  欧阳明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到玄铁兽王的身边,抬手一刺。

  龙屠强尖寒芒一亮,一枪刺向玄铁兽王的心窝。

  “轰……”两者相撞,这坚硬的鳞片仅仅坚持了两息,就彻底碎开。

  玄铁兽王嘶吼一声,轰然倒地,眼中凶光一敛,头一歪,彻底没了生息。

  接下来,阵法散开,欧阳明把幻阵阵盘收了起来,屠戮玄铁兽群。

  半个时辰之后,黄沙都被鲜血染红。

  “走吧!”欧阳明看向何剑,声音还落下,步子一动,身子几个腾挪,就消失在了原地。

  何剑放眼四望,四周一片狼藉,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欧阳明的背影,心里苦笑了一声。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56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