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头颅显威

第九百八十四章 头颅显威

  山谷之内,仙雾萦绕,溪流叮咚作响。

  在山谷中央,一座巨大的古墓光芒四射。一朵朵洁净白皙的雪莲长在古墓周围,霞光万丈,如温柔的碧波一样流动,像氤氲,似琉璃。见到的瞬间,就像有无数玄妙的大道在脑海盘旋,但细细感知之后,这种感觉霍然一空,如镜中花、水中月。而在大墓顶端则矗立着一蹲水晶棺材,厚重如山、华美异常,齐聚了整个灵界的美好。棺材盖子紧紧闭着,里面被雾气笼罩,像一片玄妙到极点的星空,看不真切。

  而在棺材后方,则一口铜棺,上面沾染着鲜血,是从万古之前留存下来的。

  但是色泽依然鲜红,甚至还冒着热气。

  忽然,三道从天边划来的长虹把这份静谧打破。

  “瑜老弟,你没事儿吧?”何剑脸上邹巴巴的,一脸担忧。

  “没事儿!精神力消耗过度了。”欧阳明脸色苍白,额头每个毛孔之中都冒出又细又密的汗珠,虚弱一笑。

  “换我来挡一会吧!”话音未落,何剑低吼一声:“三剑青光凤如飞!”

  飞字刚刚吐出,剑匣抖动,盖子翻飞,子午、汗青、血葵,三柄名剑同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悍然向着前方一斩而去,剑光凝聚在一起,竟化作一头六丈大小的凤凰,高傲地嘶吼了一声,扑杀向前,在不使用撩天这一剑的时候,他也比普通的灵者巅峰强大了很多。

  骨龙眼中明显地怔了片刻,随后眼中灰色的眼眸变红。

  看着这由剑光组成的凤凰,一股滔天的恨意从它骨髓之中冒出。

  这种恨,已经刻入灵魂之中,就算是肉身干枯、灵魂消亡,也无法磨灭。

  竟不再追击欧阳明与何剑,直扑这剑光虚影而去。

  欧阳明看了何剑一眼,轻声道:“趁这个机会,赶快走,这头龙虽然死了,但实力依然达到灵者巅峰的地步,就算你我合力,也没有一战之力。”这句话有真有假,这骨龙虽然强大,但欧阳明若底牌尽出,两败俱伤怎么都可以做到。若策略得当,则有三成把握可以灭杀。

  “嗯,它的肉身太强了,每一击,都带着惊天动地的伟力。”何剑点头应道,只觉得眼皮狂跳。

  尤其是看到龙角上的那几个大字,心里更是无比恐惧,要何种人物才能在龙角之上刻字?

  他的心神之中只有一个感觉,霸道,极致的霸道。

  突然,一道温和的光芒映入两人眼帘,阵阵蝉音闷耳,似能把心中的欲望、贪念、戾气、甚至是七情六欲全都消融,只剩下最纯真的单纯与美好,这是山谷的核心区域。

  而正是这个时候,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荡漾而开。

  正是骨龙,这声音之中的愤怒之意已到了极致,让人听到的瞬间,毫不怀疑,它会选择自爆,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泯灭。

  “快走,快走!”这一刻,欧阳明心底发毛,身上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随着两人快速向大墓靠近,这骨龙更为疯狂,身上竟燃烧起黑色火焰,眼中似要流出鲜血一样。那是它的圣地,不容许仍何人玷污。

  骨头之上的每一道纹路都亮了起来,带着可掀动虚无的气势,刹那而至。

  欧阳明一咬牙,再一次踏入天人交感的境界之中,无喜无悲,无物无我,低声道:“何前辈,你先走,我拖住他,一会我施展血遁赶上来。”

  “小心!”何剑深看了他一眼,化作一道剑光,刹那远去。

  欧阳明步子一跨,眼中狠辣之色一闪。

  空间袋徒然一亮,落下时,五指已经握紧血枪龙屠,手指轻轻一掐,红缨如血,快速涌动。

  嘴中低声喝道:“法术增幅!”龙屠之上光芒更甚。

  “石锥术!”声音未落,他再次冷喝一声,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发出来。这一刻,他似乎变成了一座横压太古的大山,以他为核心,方圆数十丈之内的大地颤抖起来,一块一块石锥冲天而起,却并没有选择攻击,而是全力防御,一块,两块……一千块,无数的石锥堆叠在一起,化作一道难以逾越的石墙,阻挡骨龙的身形。

  并且,越来越多的石锥瞬间堆叠在一起,让这一道墙体越来越厚。

  “吼!”这骨龙身子盘旋在一起,眼中滴出一滴鲜血,把半片天空都映成红色。

  尾巴一甩,空间在这极致的力道之下,都裂了一道波纹,这力量之强,可见一斑。

  “轰……”一声轰鸣,这高约数十丈的石墙,瞬间崩塌,尘埃弥漫天地。

  也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头颅,一下将尘埃撕开,眼睛一黑一红,一口咬向骨龙。

  见到这头颅的刹那,这骨龙明显地顿了一下,血色的眼眸变淡,又变成淡灰色,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慌张,被这头颅一口咬住脖颈,咔擦一声,断成两截,庞大的身躯从空中落下,直接掉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彻底没了声息。

  这就是欧阳明的战略,以石锥术诱敌,再让头颅一口咬去,打出致命一击。

  迄今未经,欧阳明从未见过有头颅咬不开、吞不掉的东西,可对上这头骨龙,仍然有几分怀疑。

  现在见到头颅将骨龙的脖颈一下咬碎,他的眼里也露出惊喜之色,暗道,还是头颅给力。他原本指望头颅挡住一击,却没想要头颅直接将这头骨龙咬死了。

  这念头还未散去,异变突起,只见这骨龙龙角之上的六个大字一下活了过来,光芒映天,这光芒映射之下,不过一瞬,它脖颈之上的断开的龙骨快速愈合,眼中再次露出灰芒。

  “这……这是怎么回事?”欧阳明心中一惊,袖子一挥,将头颅收回。

  腰间血芒一闪,化作一道完美的弧线,冲了出去。

  因为速度太快,身前空气被急剧压缩,成片成片的炸开。

  但欧阳明早已不同,他已经踏入灵者高阶,且明悟天人交感,再次使用血遁,根本没有丝毫不适。

  不过一瞬就已经追上何剑,速度依然不减,直接冲入大墓之中。

  他晃了晃脑袋,放眼四望,一座大墓映入眼帘,全是用软玉雕刻而成,精致华美,足有千丈范围,从高处往下看,无数幽静的小道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带着若有似无的联系,暗合阴阳八卦、大道卜筮之象。而在这所有符文线条交错的核心位置,正是一樽由一整块极品灵石雕刻而成的棺材,散发着磅礴的灵气。

  只要吸上一口,一种难言的舒服之感就从丹田滋生。

  最奇异的是这棺材之上雕刻的字体,复杂无比,让人眼花缭乱。

  每一个字体都有压塌山岳,镇压万古的效果。

  而在这一樽棺材后方,屹立着一口铜棺,只有三尺长,上面痕迹斑驳,沾染着鲜血,就算已隔了万古,依然猩红无比。

  欧阳明从未见过这口铜棺,但在这一瞬,他的心神之中却浮现这一口棺材的名字——上劫之棺。

  “上劫!”一声声、一句句凄厉的嘶吼在欧阳明心神之中炸开,无数张狰狞的面容浮现,这是一种不甘,一种歇斯底里的恨意,哪怕存在了数万年也依然不愿消散,这份恨,可存在天荒地老,直至世界消亡。

  上劫一族,以天地本源之力修行,为天地所不容,降下九天十劫。

  但其族不愿消散,以肉身扛劫,凝全族之力以精血化作劫棺,棺材不毁,上劫一族不灭。

  就在欧阳明打算将棺材打开的时候,何剑化作一道剑光,落了下来。

  而那一头骨龙闷吼一声,搅动风云,在云层之中穿梭,眼中血光大甚,却始终距大墓数百丈,不敢越雷池半步,这大墓是它守护地方,却也有束缚它靠近的禁制与枷锁。

  何剑扫视了一圈四周,将目光收回,轻声道:“瑜老弟,这是哪里?”

  欧阳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我们一定得小心谨慎,这里是山谷的核心区域,肯定不简单。”

  说着,脚下踩着软玉向着那一大一小的棺材走去,他不顾及精神力的消耗,踏入天人交感的玄妙意境之中。

  每踏出一步,就在精神世界之中推演起来,他有一种直觉,只要一步不慎,整个山谷就会自爆,这片空间都会泯灭与时间长河之中,再不留下丝毫痕迹。

  这五十来丈的距离,他足足用了半个时辰,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冷汗湿透。

  这种每时每刻都陷入危机的感觉,让人抓狂。

  终于,还差一步就走到大墓顶端。

  何剑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但就连他头顶的头发都立了起来,脑中“咯噔,咯噔”响个不停,一直有一道声音在他脑海之中轰鸣,那就是快跑,跑得越远越好,就算已他见惯了大风大浪、早已古井无波的心性,都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因为他想重塑自身根基,他要跃过龙门成为尊者,他要站在高处,一览众山小。

  所以他不会退,绝对不会再退缩……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61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