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变故

第九百八十八章 变故

  路途孤寂,野渡无人。

  苍凉的北风呼啸而来,吹打着大地,枯木在狂风中摇曳。

  狂风卷起风沙,力道奇大,如同一粒粒锋利的钢钉击打在人的皮肤之上,让人浑身疼痛,连睁开眼睛都有些困难。

  狂风之中,一老一少两道身影正在风沙之中疾行,身上衣衫沾土,显然已奔波了很久。

  欧阳明笑呵呵道:“何前辈,前面就到古城了,这一趟出去,没想到花了这么长的时间。”

  “是啊,这一路舟车劳顿,我这把老骨头都快吃不消了。”话虽如此,但老人却神采奕奕,背着的剑匣“咯噔咯噔”响了起来,这种样子,仅仅看上一眼,就知道他身上有发生了大事,而且是大好事。

  虽然这一次去回剑锋,他没能找到重塑根基的方法,可正当他心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又再次看见了曙光。因为欧阳明竟承诺为他重塑根基,这让他无比惊喜。

  古城之外的十座神像依然没有丝毫变化,颜色斑驳。

  城中街道老旧,沾着淡淡的灰色。

  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底那一抹惬意。

  在城池之外,没有神像守护,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怪物攻击,心里的那一根弦时刻紧绷,刚一进城,这才放松下来。

  长寿巷安安静静,两人刚走到巷口,断大师神色慌张,眼中带着惊恐之色,快步走了过来,一脸急切道:“瑜老弟,何大师,小蛮出事了!”

  “嗯?怎么回事?”欧阳明眼中寒芒一闪,看了过去。

  何剑脸色一冷,一股精纯的剑意四散而开。

  断大师微微一怔,一脸骇然,心中暗道,这还是何老头吗?怎么会这么可怕?

  这长寿巷之中,也就只有他最为普通。江盈榕是江家家主的女儿,自小天赋惊人,更是拥有三缕龙族血脉,仅差两缕就到返祖层次。这种天赋,在整个江家,都足可排上前十。至于何剑更是横压一代,以灵者之身挡住尊者三招的狠人。只有断大师,虽然是锻造师,身份也古城之中也极为高贵,但比起江盈榕与何剑来说,这个身份就不够看,显得太普通与平庸了。

  至于欧阳明,更是身具大气运,是这个时代的宠儿。

  在整个灵界,都无人可比。

  足足过了数息,断大师才回过神来,低声道:“江掌柜带着三个孩子回江家,但在半路却遭遇血龙姬琦家的人,他们要带走小蛮。”

  “后来呢?”欧阳明的声音很轻,但言语深处,却带着浓浓的杀意。

  断大师用余光瞥了欧阳明一眼,见他一脸平静,这才轻声回答道:“后来,江掌柜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血龙家族之人这才不甘心退去,但就在江掌柜以为这一切都过去的时候,姬家之人出手偷袭小蛮,快若闪电,让他中了剧毒,这时还没醒过来,生死不知。”他声音越压越低,心里竟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似乎四周的空气都被凝结了一样。

  “血龙家族,哼!”听着这话,欧阳明冷笑一声。姬琦当初一进入古城就来找自己麻烦,现在姬家更将小蛮打得生死不知。这份仇,他一定会报,而且还会十倍百倍的还回去。虽然平日里,他很好相处,但在别人触及不到的地方,却藏着凶厉与冰冷。

  何剑背上的剑匣也跳动不已,匣中长剑如通要出鞘一般,散出锋芒。

  场面一时沉寂下来,只剩呜咽而来的风声。

  过了半响,欧阳明脸色平静,道:“何前辈,之前的承诺,恐怕得向后延缓一段时间了。小蛮是他爷爷亲手托付给我的,我不可能看着他出事儿,还望前辈见谅。”

  何剑摆了摆手,道:“瑜老弟说的哪里话,小蛮也算我半个弟子,我也不会放任不管。”

  看着这一幕,断大师就像见了鬼一样,嘴巴分开,瞳孔收缩。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还是那个沉默寡言的何剑吗?怎么这声音之中,还有一点恭维的意思?他凌乱了,彻底凌乱。他与何剑相处的时间最长,清楚的知道他是什么臭脾气。怎么说呢,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对眼的,你就算说破天,他也不会回你半句,可是现在,这种固有的印象被彻底打破。

  他心里极为好奇,这一趟出去,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欧阳明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让何老头都服气?

  欧阳明可不明白他脑中的想法,接着说道:“何前辈,此事宜早不宜迟,我心里实在放不下小蛮,还望何前辈能陪我赶去江家。”他心里知道,何剑当初既已加入黑龙江家,地位定然不低,有个熟人一起去,遇到事儿也能讲个情面。

  “嗯!”何剑没有犹豫,轻轻点头。

  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片刻间便已离去,只留下断大师在风中凌乱,百思不得其解。

  ※※※※

  江家,毫无疑问是大墟中最大的几个势力之一。

  占地足有万里,而且全都是肥沃的土地,在诅咒之地中可谓珍贵到了极点。因为,大墟之中近乎七成的地方都被黄沙弥漫。其余地方,不是险地,就是秘境,适合居住生存的地方本就不多。而江家占地足有无数,背靠山脉,前方则是都是良田,可想而知,其实力有多强。

  而江家的府邸就坐落在这山脉之前,震慑八方。

  楼阁林立,虽然谈不上雕栏玉砌,却也不同凡响,由数十个院落院落组成。

  楼阁之中有溪流,有夏花,有各类奇异的水果,可以说,这里是诅咒之地之中少有的天堂。

  江家之外一个硕大的广场之中,屹立着一尊百丈来高的黑龙雕像,每一块鳞片都栩栩如生,漆黑幽深,散发着寒芒,爪子锋锐无比,尤其是这黑龙的眼睛,凝望苍穹,霸气非凡。

  无数江家弟子盘膝坐在这黑龙之下,呼吸吐纳。

  江家一间女子闺房之中,处处华美,一樽一人合抱的香炉散着紫烟,香味极淡又雅。

  而在粉色的床榻之上,一位六七岁的孩子双眸紧闭,眉头蹙在一起,如陷入梦魇之中。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气息更是若有似无,似随时都会断气。衣衫褪去,露出小麦颜色一样的皮肤,他正是小蛮。

  一位头发花白,穿着白袍白布鞋的老者手指凌空一指。

  一根银针飞出刺入小蛮天灵穴,微微用力,这银针就飞了回来,针尖沾上一缕淡黑色的鲜血,老人看了这鲜血一眼,把银针收好,重重叹了口气。

  他叫江智海,是整个江家最擅长药理之人。虽然修为仅有灵者中阶,但在整个江家,德高望重,地位比内阁长老还高。

  江盈榕没有说话,抬手把江智海引入大厅之中,亲自沏一壶茶后,轻声问道:“智海长老,小蛮怎么样了?”

  她脸色略显苍白,瞳孔四周黑了一圈,显然操劳过度。

  江智海神色复杂,看了江盈榕一眼,稍稍拱手,道:“小姐,这毒极为罕见,已经侵入五脏六腑。并且,这孩子体内的血脉之力似小时候被抽走了一样,有所缺失。老朽……老朽也无能为力啊!看现在的样子,最多只能续命七日,还望小姐见谅。”这话他说得无比诚恳。

  “智海长老,还请你想想办法。”江盈榕急了,只觉得脑袋嗡嗡地响。

  小蛮是欧阳明托付给她的,结果才过了几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让心里无比愧疚。

  老人脸色一黯,道:“小姐,老朽真的无能为力了……”说完,起身微微抱拳,退了出去。

  江倾城梳着马尾辫,小脸苦着,小声道:“娘,那些人为什么要害小蛮?”

  江盈榕脸上柔和了几分,强颜欢笑,道:“他们都是坏人,跟小蛮有仇、以前小蛮没出现倒也罢了,出现了,他们肯定会动手。我只是没想到,我这家主之女的身份都镇不住。也是,只要小蛮死了,江家,又怎么会为了这么一个孩子大动干戈?”她声音很轻,就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江倾城说这些。

  “哦!”江倾城点了点头。

  “小岚呢?”江盈榕问了一句,小岚的年龄太小,又没有小蛮坚强,小蛮身受重伤的那一幕深深刺激到她了。

  “在房间里,不肯说话,也不愿意出来。”江倾城回答,她身材更加高挑了,小腿纤细笔直,就连那含苞待放的花蕾也更大了一下。

  江盈榕悠悠一叹,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一趟回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儿。

  看着窗外的天空,不禁想到,要是他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脑中又想起欧阳明在那霸气绝伦的背影。

  可思考了好一会儿,脑中依然乱糟糟的,没有一点儿思绪。

  江倾城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拉起她的手,低声道:“娘,今晚我想跟你睡。”

  “都这么大了还要跟我睡?”江盈榕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在长寿巷的时候我都一直跟娘一起睡,现在怎么不行了?”她嘟囔了一句,来到江家,她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修为没有他们高,做事也不像他们城府极深,说话都带深意,她是个简单的人,不想猜测揣度,所以感到很不习惯。

  而唯有眼前的娘亲,才是她最大的依恋。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66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