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九十章 守护长老

第九百九十章 守护长老

  黑龙之影撞向天空,寸寸崩溃。

  空气之中荡起的涟漪渐渐平缓下来,气浪消散,天空重归平静。温暖的阳光从云层中透了下来,远远看去,就如一束束插向大地的神秘光柱。

  阳光把欧阳明的头发染成淡淡的金色,他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看了已经逐渐平缓的天空一眼,目露沉吟,轻声问道:“何前辈,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黑龙会对着天空撞去?”欧阳明不知道,这黑龙图腾之中蕴涵着一丝龙族血脉,感受到王的力量之后,为了迎接王者降临,这才撼动苍穹。

  何剑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从天空中收回,嘴角向上一抿,苦笑道:“不知道,我活了大半辈子,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见到。只是之前黑龙之影凝聚的时候,它似乎朝我们所在的位置轻轻一拜。”这话音刚一落下,何剑立即心神震动,连连摇头,嘴中喃喃道:“这……没道理啊,龙性本傲,宁死不屈,怎么会……不合理啊!”

  何剑眼底的迷惘之色越来越深,怎么都想不明白。

  一刻钟后,已是黄昏,夕阳映红了半边天空,落下的阳光被连绵的山脉遮掩了大半之时,丛林中被揉碎的光斑也少了许多,已经暗了下来,树林幽深。

  何剑步子一停,看着前方足足占地十几里的院落,笑着道:“瑜老弟,到了,前面就是江氏一族!”

  欧阳明驻足不前,看着前方的空旷区域。只见在山脚空旷处,无数的院落临山而建,虽然阁楼不高,但很是规整,如蕴涵某种变化。而在院落的正前方,则存在一个巨大的青石广场,一尊数百丈高的黑龙屹立在广场之中,数百个江家弟子静坐在黑龙之下,呼吸吐纳。

  竟然有一种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巍峨气象,顶尖世家弟子的潜力,显露无疑。

  此时正值黄昏,一缕缕炊烟缓缓升空。

  昏黄的火光从宅子内散发出来,夕阳轻柔洒落,与背靠的山脉相互融合中,给人一种厚实磅礴之感。尤其是古宅前挂着的一排红色灯笼,散发着光芒虽不明亮,却极为温暖,就如夏日的阳光。

  何剑看着欧阳明,声音低沉:“快走吧,小蛮的性命要紧。”

  “嗯!”欧阳明微微颔首,向前跨出一步。

  就在这时,黑龙雕像之下的数百江家弟子同时睁开眼睛,眼中精芒一闪而逝,如刀似电。一位灵者中阶,如众星拱月在众弟子中间,身着青衫,他右脚一抬,轻跨出一步,皮笑肉不笑,眼底全是傲然与冷漠,冷声质问道:“两位来我江氏一族,所为何事?”

  何剑眸光一转,踏出半步,笑意盈盈,道:“老朽何剑,求见江家家主。”

  青衫男子先是一怔,接着脸上露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嗤笑道:“江家主日理万机,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你,哼……”说着,他斜睨了何剑一眼,一脸不屑。

  他修为仅是灵者中阶,自然无法看出何剑的深浅。

  至于欧阳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天资就算在高,又能如何?顶尖世家的优越与高傲在此刻显露无疑,况且,就算他看不出欧阳明的深浅,也下意识的认为,此人身上一定有隐藏气息的宝物,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看不透。

  这声音何剑耳边回荡,让他脸色微变,却没有接话,踱步上前,从衣袖中取出一块通体黝黑的令牌,递了过去,这令牌之上仅有两个大字——守护,四周全是繁琐的花纹,一看就并非凡品。

  这青衫男子瞥了令牌一眼,眼中的冷意更甚,抬手驳回,冷笑道:“这种样子的令牌,根本不是江家的,你们究竟是谁,再不说,可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守护令在江家,不超五指之数,这青衫男子,从来没有见过,自然认不出来。

  这声音刚一落下,一股磅礴的煞气从江家弟子身上传了出来,剑拔弩张的气氛荡漾而开。

  欧阳明心里无比急切,袖子一挥,轻声道:“这位道友,事情紧急,还劳烦你通报一声。”说完便拱手一拜,姿态放得很低。

  但在青衣男子依然不愿,眼神冷漠。

  欧阳明与何剑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各自眼底的冷意。小蛮生死不知,他们二人还被一普通弟子堵在门口,换谁都会心情不好。

  “先收了他们的兵器,免得生出事端。”青衣男子大手一挥,两名江家弟子立即走了出来。

  哼,冥顽不灵!欧阳明心中冷哼一声,只见他袖子向前一挥,这青衣男子的身子,就向被一股超过他自身极限的力量撞到了一样,瞬间倒飞出去,嘴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将身前广场都染红,还有一抹血渍挂在嘴角,猩红无比。瞳孔猛地向内收缩,心神颤抖不已。

  之前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撞到了一样。

  一股强横到极点的力量朝着身体各个角落蔓延而去,直接让他身上汗毛立起,五脏六腑瞬间移位。他不知道,若欧阳明想取他的性命,他根本没有机会发出一点声音,必然会倒在血泊之中。

  “竟敢强闯江家门墙,随我一起出手!”青衣男子强行将翻腾的气血压下,冷喝一声,一拍空间袋,取出双刀,追身赶了过去。

  这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之意,向着八方回荡之时。这数百江家弟子没有犹豫,同时出手。顿时,颜色各异的灵气光芒,四散而开。

  “住手!还不嫌丢人吗?”这声音冰冷无比,人未到,声先至。

  只见一道青色匹练横跨而来,气势磅礴,速度快到了极致,就如一羽划破天空的流星,一刹之下,蓦然临近,脚踩如同踩着莲台,从高空一步落下。

  她穿着一袭淡蓝衣裙,气质高贵典雅,不是江家家主之女江盈榕,又是何人?

  广场之上徒然一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这数百江家弟子脑中“咯噔咯噔”响个不停,心中暗道,死了,死了,这次死定了,竟惹到了这个姑奶奶。

  身上都冒出又细又密的冷汗,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两人到底是谁?竟可以让家主之女如此大动干戈?心里把那青衫男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你说你没事儿招惹人家干什么,老老实实的去禀报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吗?闹到这步田地,谁吃亏啊?

  至于此事的始作俑者,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手中双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双目呆滞,心里连一点思绪都没有了。

  江盈榕目光冰冷,看了过去,目光所及之处,所有弟子全都低下头颅,避之不及,没有一人敢跟与她对视。

  扫视了一圈,她脚步一动,转身看向欧阳明,施了一个万福礼,歉意一笑,道:“瑜兄弟,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当她的目光看到何剑手心的黑色令牌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变化,但心里已经猜出了何剑的身份,守护长老。

  同时对着何剑轻轻点头示意,从何剑微微向后缩了半个身位她已经知道,两人是以欧阳明为主。

  “不晚,刚刚好。”欧阳明说。

  随即眼睛一抿,轻声问道:“小蛮怎么样了?”

  江盈榕神色一黯,脸上罕见地露出一抹怯意,如做错了事儿一样,贝齿轻启:“他中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毒,族中长老都束手无策。”她低下头,不敢看欧阳明。

  在她心里,这一件事就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小蛮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而且欧阳明还是亲手把小蛮托付给她的。一想到此处,她心中的愧疚就像潮水一样汹涌,久久无法平息。

  欧阳明沉默不语,磅礴地杀意散开,这杀意不是针对江盈榕,而是针对姬家。

  “先进去……进去看看小蛮在做打算吧!”江盈榕轻轻咬着红唇,犹豫了几次,才说出这话,话音未落,抬手一引,三人在夕阳之下,缓缓走入江家。

  正当青衫男子暗呼侥幸,心里长松一口气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女声从院中飘了出来:“自己去戒律堂,查看得罪守护长老是何种下场!”这声音不大,甚至有些细微,但听到这青衫男子耳中却如无数天雷同时轰来。

  将他的心神世界炸得支离破碎,掀起滔天的波澜,他虽然没有见过守护令,但听说过守护长老,这种身份,比起家主,都只相差一筹。

  但是现在,他竟然得罪了守护长老,这是何等脑残的事儿啊?

  站在他身边的弟子连忙散开,如躲避瘟神一样,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低声说道:“没想到那其貌不扬的老人竟是族中的守护长老?”

  “是啊,守护长老神秘无比,整个江家仅有五个。他得罪了守护长老,这辈子,灵者中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穿着白衣,脸色极为感慨。

  这一刻,这青衫男子如同被世界抛弃了一样。

  他看着天空,只觉得漆黑无比,就连身体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有几分岣嵝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73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