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控制毒素

第九百九十一章 控制毒素

  兰台楼阁、小桥流水。

  木是檀木,一块一块连在一起,铺成一行行蜿蜒而去的檀木小道,远远看去,像一条由檀木组成的长龙。

  很快,江盈榕便引着两人来到一间女子闺房之中,紫烟升腾,又淡又雅,香味沁人,有着化淤活血的功效。

  江盈榕食指放到红唇之上,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压低声音,道:“智海长老正准备为小蛮施银针,你们可别发出声响,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况且,这样对小蛮的伤势也有好处。”

  欧阳明与何剑立即会意,露出一个我懂的表情,看了过去。

  只见小蛮平平躺在床榻之上,光着上身,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还隐隐有些发黑。双眉紧紧地蹙在一起,气息若有似无,眼睛睁开,没有了之前的灵动,只剩呆滞与茫然。

  江智海也刚好在这时看了过来,三道目光在空中交汇,但谁都没有开口。

  片刻之后,江智海收回了目光,心守灵台,把药炉与包裹一放,抬手把包裹打开,取出一个银白色的盒子。手指向上一掀,拇指与中指相合,做拈花状,取出一枚银针,把灵力运至其上。这银针立即跳动起来,散着淡淡的荧光,手指搓了两圈,轻轻向下一压,这银针如同一许流光,准确地落在小蛮的天灵穴上。

  但小蛮却无丝毫知觉,就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欧阳明发现,江智海施针极快,不,这绝不是快就能说清的,而是娴熟,一种达到惊人层次的娴熟。

  可就算如此,他的双眉依然轻轻蹙在了一起,觉得这种方法有些欠妥。

  江智海一心沉溺施针之中,根本没有发现欧阳明这个表情。反倒是江盈榕心细入微,把这个细微的动作捕捉眼底。心里暗道,智海长老已经是江家最精通药理针灸之人,瑜兄弟为什么还觉得不满?莫非……这么一想,她只觉得被乌云遮掩的天空又被撕裂开一个口子,又看到了希望。

  正是这个时候,第二枚银针已被江智海拿起,灵力顺着经脉运至指尖,手指轻轻一抖。

  银针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竟精又准地落入小蛮的曲池穴上。

  接着便是便是第三根与第四根,分别落在天慧穴与百崖穴。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江智海一共施了数十枚银针。

  把药炉与包裹收了起来,抬手将额头之上汗渍擦干,微微拱手,把声音压到最低:“小姐,老朽已经尽力了,小蛮身体之中的毒液已经侵入五脏六腑,深入骨髓,甚至于血脉之力融合在一起,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是神仙难救了。”他声音很小,带着浓浓的遗憾。

  “智海长老,真的没办法了吗?”江盈榕声音苦涩。

  “是啊,这种毒太霸道了,时刻都在衍生变化,并且还会相互配合。老朽与毒药打了一辈子交道,这种毒也是第一次见,而且大墟之中灵药稀少,就算想要炼制丹药,也没有药材。”他看着江盈榕,一脸无奈,同时,不停用余光打量着何剑与欧阳明,猜测着两人的身份。

  “我试一试吧!”欧阳明听着这话,向前一跨,不等众人回答,就直接走到床边。

  江智海脸上明显露出一抹狐疑之色,却没有说话,静静地看向江盈榕。

  江盈榕沉吟了稍许,轻声道:“我相信瑜兄弟……”她就像在给自己鼓劲,随后接着说道:“之前瑜兄弟在古城炼制的丹药可是引起了轰动,各方势力争相购买。丹毒相通,这是老祖宗留下的道理,想来不会错的。”

  听着这话,江智海脸上的狐疑之色少了几分,既然能炼制丹药,那必然在解毒之上有所造诣。

  欧阳明看着小蛮,脸上露出一抹心疼之色,心念一动,一步迈入天人交感的境界之中,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扩散而出。

  仿佛这一刻,他成为这片空间之中唯一的主宰,可以言出法随,一言一行都暗合天道,这就是天人交感的玄妙之处。

  金色的精神力一涌而出,探入小蛮的身体,检查小蛮的伤势。

  顿时,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他精神世界之中。欧阳明心中了然,这是被强行抽取血脉之力留下的伤疤。虽然已经愈合,但还是留下了痕迹。而在这伤口四周,一种淡黑色的光芒不停闪烁,欧阳明观察了片刻,磅礴的精神力横压而去。

  但刚一临近,这丝丝黑芒就彻底融入小蛮的血肉骨头之中。想要剔除,困难无比。只有把小蛮身上的血肉全都刮干净,再将骨头敲碎。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更恐怖的是这种黑芒不停吞噬小蛮血肉之中的灵力,壮大自身,再衍生变化,一化十,十再化百,无穷无尽。也是小蛮心中执念很深,否则,早就如花朵一般凋零了。

  而另外一种淡银色的能量,把小蛮身上的每块骨头分隔开,拖延毒素蔓延。

  欧阳明知道,这种银色能量应该就是江智海施展银针残留下来的。

  重重吸了一口凉气,丹田之中泛起霞光,白色长袍无风自动,磅礴的灵力在筋脉之中流转,顺着手掌涌入小蛮地身体之中,将他五脏六腑、筋脉全都保护起来。可才过了一瞬,欧阳明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灵力,竟然被这黑芒缓缓蚕食,并且衍生出更多的黑芒。

  他沉默了半晌,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逝,心中冷笑道:“吞噬么?就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

  念头微微一沉,调动吞噬之力,一指点在小蛮的眉心。这道似乎可以吞噬时间万物的力量立即随着欧阳明的意念在小蛮经脉之中流转起来,一霎之下,小蛮身体之中的黑芒就像遇到天敌一样,不停收缩活动范围,盘踞在血肉之中。

  但这吞噬力量霸道绝伦,以一种强横的姿态把这黑芒撕扯而出,直接吞噬。

  可这黑芒实在太多,又与血肉融在一起,欧阳明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以吞噬力量护住小蛮的心脉,徐徐图之。

  而随着吞噬力量不停流转,小蛮身体之中的毒素停止扩散,并且朝好的方面发展。

  半个时辰之后,欧阳明长舒了一口气,眼睛睁开,转过身来,轻笑道:“小蛮身体之中的毒素暂时被控制住了,等这毒素再淡一些,我炼制一种丹药,过不了一个月,他就能龙精虎猛的。”

  “这,瑜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江盈榕先是一怔,随即露出一脸惊喜之色。

  看到欧阳明之后,她内心的自责之情更甚,脑子里有一道无形的声音,时时刻刻都在责骂自己。现在听到这个回答,心头压着的千斤巨石突然一轻。

  “当然是真的!”欧阳明重重点头。

  何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却没有太多变化。

  江智海步子一跨,走了出来,脸上极为复杂,轻声道:“可否让老朽查看一番?”他不肯相信,自己束手无策毒素,仅仅半个时辰便被控制住了,最重要的是,欧阳明的年龄实在太轻了,很难让人信服。

  “请!”欧阳明神色平淡,抬手一引。

  江智海踱步走到床边,重心一沉,心念如一,手指轻轻一点,灵力就顺着手指进入小蛮的身体,在经脉之中流转。

  顿时,小蛮的身上每处细微的变化立刻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原本肆掠的黑芒就像遇到最恐惧的事物一样,全都蜷缩起来,就算如此,依然被那一股神秘的力量无情地吞噬,越来越少。

  这力量在他的感知之中,恐怖无比。不是数量的多少,而是本质的不同。

  真要用话语来形容的话,这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力量。

  当然,江智海修为不过灵者中阶,自然不知道哪里不同,他只觉得心悸,就像被一头黑暗中的毒蛇盯住了一样。

  眼睛睁开,他吸一口凉气,把心中的震惊强行压下,抱拳道:“瑜大师在解毒之上的造诣,老朽自愧不如。”之前他听江盈榕叫欧阳明瑜兄弟,所以他叫瑜大师定不会错。

  “智海长老过奖了。”欧阳明笑着还了一礼。

  江盈榕眼角的愁容终于舒开,轻笑道:“瑜兄弟,既然小蛮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那你们先休息一下,洗个热水澡也好。”说着,她又将目光移到何剑身上,故作幽怨:“你说是不是啊,何长老?”

  何剑苦笑一声,他自然清楚,这一声“何长老”代表什么。

  正在这时,江倾城悄悄从门外探进头来,弯起眼睛,笑着道:“我先带瑜大叔去休息了!”显然,她已经在门外藏了很久了,话音刚落,踏着小碎步来到欧阳明身边,轻轻攥着他的袖角,让他赶紧走。

  江盈榕脸上露出怜惜之色,却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况且,在她心里,倾城跟欧阳明亲近,这是她求之不得的。毕竟欧阳明的种种奇异的本事,她可是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若是能学个一星半点,倾城这辈子不就受用无穷了?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73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