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995章 药效

第995章 药效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欧阳明手中的灵丹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袖子一掀,推开石门,走了出去。

  江倾城踩得檀木蹬蹬作响,缓缓走来,轻笑道:“瑜大叔,成功了吗?”她故意将瑜大叔这三个字拖得很长,眼中光芒闪烁,狡猾得像一只狐狸。

  欧阳明没理,自顾自朝着小蛮所在的房间走去。

  “诶!你很没有礼貌耶!人家跟你说话你就这样?”江倾城不高兴了,跺了跺脚。

  欧大丹师还是没理,甚至连目光都没波动一下,抬步向前走去。

  江倾城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脸怒容,身法一展,就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直接落下欧阳明身前。

  但见到他深邃的双眼之后,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把路让开了。

  “真不争气!”她骂了自己一句,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小院。

  江智海手指捏着银针,将精神力量探入小蛮体内,半晌之后,轻笑道:“瑜大师真是神人,竟硬生生将小蛮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这种手段,老朽自愧不如啊。”

  江盈榕柔柔一笑,道:“是啊,瑜兄弟是我遇见最有天赋之人。”这话她说得真心实意,她亲眼目睹了欧阳明与姬琦一战,战力之强,不逊三龙三凤之家的顶尖人物。并且,还精通丹道,又是施法者,当然,最让她在意的还是欧阳明的年龄。

  是的,就是年龄,因为他实在太年轻了。

  别人在他这个年纪,能踏入灵者中阶,已经可用天赋奇佳来形容,但他不但是踏入灵者高阶,还有越阶而战的实力。

  江智海眼珠转了两圈,轻声道:“小姐,不知道瑜大师是哪家的天骄,若是……”

  江盈榕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动了什么心思,摇头指了指天空,回答道:“这就别想了,他是试炼之人,总有一日要回去的。”

  江智海尴尬一笑,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

  心里有些遗憾,这种人物要是能留在江家,仅仅是丹药之道,所带来的好处都是难以想象的。

  要知道,在大墟之中,数量最少的就是炼丹师。

  每一位炼丹师都珍贵无比,因为大墟之中虽然宝物众多,可是环境太过恶劣。

  灵草极少,而想要成为炼丹师,则需要无数灵药练手,毕竟像欧阳明这种能够偷师的人,整个灵界也找不出第二个。也正是这个原因,让大墟之中的炼丹师地位崇高到了极点儿。

  “咚咚咚……”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进来。

  仅听这敲门声,江盈榕就知道这是江倾城敲的门,嘴角向上一抿,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故意埋怨道:“别敲了,再敲的话,门都要被你敲坏了!”

  门开了,是江盈榕开的门。

  她把目光移到欧阳明身上,笑意盈盈,道:“瑜兄弟,不知丹药可炼制成功了?”

  “这是自然!”欧阳明微微颔首,脸上露出自信之色。

  说着手腕“啪”的一声脆响,落下时,一枚白色丹药安静躺在他的手心之中,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这就好,这就好……”江盈榕玉掌轻轻拍着酥胸,一片波澜壮阔。

  江倾城灵动的眸子之中全是羡慕之色,目光向下一瞥,重重叹了口气。

  “何前辈呢?”欧阳明目光扫视一圈,轻声问道。

  “在休息呢,这一路舟车劳顿,可把他累坏了。”江盈榕轻轻一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在感慨缘分的奇妙。她怎么都未想到,何剑竟然是江家的守护长老之一,这种身份,比之她这家主之女,还要高上了一些。并且,守护长老神秘无比,只有在家族有覆灭的危险之时,才会出手。

  这一股力量,掌握在族中老祖手里,就算是家主都难以调动。

  话音刚一落下,江盈榕便轻声问道:“什么时候给小蛮服用丹药?看他这样,我心里也难受。”江倾城趴在窗边,头一歪,故意看向院子,好像不太在乎的样子,但悄悄把耳朵竖了起来,生怕错过一点儿细节。

  江智海也目光热切,看向欧阳明,心中暗道,以瑜大师的造诣,炼出的丹药必然非同凡响,到时也可请教一二。

  欧阳明心中忖度了片刻,轻声道:“等小蛮清醒过来吧,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江盈榕与江智海当然不会反驳,静静等待起来。

  大概过了一盏茶功夫,小蛮的手指微微一动,声音干涩嘶哑,就算是以几人的修为,都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

  欧阳明一个箭步跨出,来到床边,只见小蛮嘴唇干巴巴的,眼中带着血丝,他就像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眼中露出怜悯之色,轻声安慰道:“放心,已经没事儿了!”说着,意念一沉,金色的精神力量汹涌而出,在他经脉之中流动。

  小蛮也没有丝毫抗拒,将心神完全放开。

  金色的精神力与灵力一起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欧阳明发现,小蛮身体之中的黑芒已经少了许多,被吞噬之力吞噬,但若不服用丹药的话,最少也需在床上躺个大半年。

  “张嘴!”他的声音平淡,但小蛮却没有一点儿犹豫,就将嘴巴张开。

  欧阳明曲指一弹,丹药顿时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小蛮嘴中,入口即化。

  磅礴的药力扩散而开,随着灵气运行大周天,不停将血肉、筋脉、骨髓,甚至是五脏六腑之中的毒素吸收。而且,这一股吞噬之力在欧阳明意念的引导之下,更为激烈地爆发,二者相合,他身体之中的毒素仅仅坚持了十来息,就被吸收得干干净净。一股难言的舒服之感从天灵穴滋生,化作无数细微的暖流向身体每个细胞蔓延而去。

  片刻之后,小蛮的脸上已经多了一点儿红润。

  他仰起头,死死地盯着欧阳明,似要把他的样子刻入骨髓之中。

  以他冷漠、决绝的性子,眼中都有一抹水雾弥漫,似乎随时都会落下一样。

  “哟呵,没想到一直冷酷的小蛮也会露出这种表情。”欧阳明一拍他的肩头,故意取笑道。

  小蛮不肯说话,仰着头,让眼中的泪水不会落下。

  过了一息,喉咙轻轻震动,声音沙哑,道:“谢谢你……”说话的同时把头抬得更高,他这么骄傲,怎么愿意让人看到他哭?

  江盈榕看着欧阳明的背影,双目之中的异彩已经到了极致。

  心中暗道,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你深不可测,像没尽头一样,你到底还藏着多少东西?这一刻,她的心,就像一头被撩拨的小猫一样,无比好奇。

  江倾城悄悄地用余光瞥了欧阳明一眼,轻轻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怎么都有一点诡谲之色,

  看着蓝蓝的天空,心情极好,不知想到了什么。

  但这三人之中,最震撼的还是江智海。

  简直心神轰鸣,足足怔了两息,讶然道:“瑜大师,这……这是什么丹药,加入了何种草药,怎么……怎么会有这种效果?”

  他实在太好奇了,如果说之前欧阳明稳住小蛮的伤势是传奇,那现在就是神话。

  他太清楚小蛮身上的毒有多霸道了,简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但是现在,竟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这简直打破了他对药理的认知。

  他目光灼热无比,带着一种早闻道夕死可矣的疯狂。

  可这话音刚落,他心里就后悔了,对于丹师而言,每一种丹方都是不传之秘,价值极高,除非是关门弟子,否则,断无轻言之理。可现在,他竟询问一位丹师配方,这是多么愚笨的一种行为?

  果然,这声音回荡之时,欧阳明眉头就微微蹙在了一起。

  江智海心中一凛,歉意一笑道:“瑜大师,对不住,是在下鲁莽了。”说完之后,便重重一拜。

  “智海长老言重了。”欧阳明摆了摆手。

  接着说道:“其实这算不上不可言的秘密,说出来也无妨。青叶草三钱,白果花两钱,九晓叶一株……”

  他一字一顿把这丹药配方说了出来,对欧阳明来说,丹药配方算不上贵重。

  毕竟,他的偷师能力太强了,防不胜防啊。

  只要丹药到他手里,顷刻间就可以分析出是用那些灵药炼制而成的,而当初七星宗丹药盛宴之时。

  他很有心机的让陵越购买了许多种丹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他掌握的丹方,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这些,江智海都不知道,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价值这么高的丹方,他就这么说出来了?这……这太草率了吧?

  江盈榕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一种效果奇佳的丹方,在大墟之中,价值太高了,甚至千金难求。

  而欧阳明说出的这种丹方,价值高吗?其结果不言而喻。

  她撩了撩耳边长发,露出精致完美的锁骨,轻声道:“瑜兄弟,这丹方价值难以言喻,江家一定会拿出相对应的物品与你交换。”说完,又施了一礼。

  真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兼具的女子,欧阳明心中暗叹,袖子一挥,轻声回答道:“江姐客气了,这丹方算是我给智海长老的谢礼吧。”

  江智海与江盈榕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各自眼底的喜色。

  谢礼?谁家的谢礼这么重?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78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