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997章 送丹

第997章 送丹

  夜晚,大墟之中的光芒彻底散尽,就算是江家这极佳的位置,也没有星光落下,似乎被一道庞大到难以形容的屏障所阻隔。

  何剑并没如江盈榕所言,在院中休息,而是沿着檀木小道,走到江家一处守护极为严密的书房之前,令牌捏在手中,无一人敢拦,所有人都恭敬无比,露出尊敬的神色。

  “来了?”这声音听不出喜怒,却极为苍老,显得有些气血不足。

  “晃荡了这么多年,也该回来了。”他回道。

  “是啊,雕刻了这么多年的木雕,身上傲气尽去,只剩一身傲骨,洗尽铅华,还有机会破茧成蝶。”江晓旭轻声说道。

  “当初,若非是你出言相助,我恐怕已经死于天雷锤之下了。”何剑神色平平淡淡。

  “怎么说,你也是江家的守护长老,江家怎会放任不管。当初若你听我一句劝,也不至于走到那种地步。只有你破灵成尊,同阶之人,谁可挡住你一剑?剑神拔剑之时,他们就已经输了。”江晓旭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遗憾,话音刚一落下,袖子轻轻一甩,书房的门“咯吱”一声,已经打开。

  何剑摇了摇头,叹息道:“年少不轻狂,又拿什么回忆青春?”说着,便走了进去。

  “嘴硬!”江晓旭笑着骂了一句,能够看出来,他们两人感情极好,非同一般的好。

  “喝什么?”江晓旭又问。

  “酒吧,我可知道,你藏了许多好酒。”他罕见地眨了眨眼睛。

  “好,我这里的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江晓旭手腕轻轻一拍空间袋,一阵白芒散开,落下时已取出两壶酒。

  两人相对而坐,喝了起来。何剑当初被江晓旭看重,加入了守护长老的行列。当时,江晓旭还未踏入尊者巅峰,仅是一个普通尊者,对何剑无比关照,两人亦师亦友,相交莫逆。

  酒是好酒,香纯无比,喝了一阵子。

  江晓旭把嘴角的酒渍擦去,脸色郑重起来,问:“这次回来为的是什么?”他可不信,何剑会无缘无故回到江家。

  何剑没有犹豫,身子坐直了一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低沉道:“陪一位小友走上一趟。”

  “小友?可是瑜天睿?”江晓旭深邃的眼眸多了活络起来,露出一抹奇异之色。

  “你认识他?”何剑心中一惊,讶然道。

  “大哥在信里面提及过他,得其丹药,延缓生机五十载。”说这话的时候,他眼里也露出震撼之色。生命对与任何生灵而言,都有一种难言的诱惑之力,特别是对那些生机快要断绝的修士来说。别说五十载,就是三年半载都珍贵到难以形容。毕竟只要一日不死,就意味着还有破境的机会,就还有机会探寻天道,还有机会长生。

  听着这话,何剑脸上也露出惊喜之色,惊讶道:“这可是真的?”当初,他虽然知道,欧阳明被城主召唤去炼制丹药,但炼制何种丹药却一直未收到消息。若这是真的,他对欧阳明能将自己根基补齐的事儿,信心更强了几分,毕竟,这可是他踏入尊者的关键啊!

  “当然是真的!”江晓旭点了点头,手指轻扣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话音刚一落下,便接着道:“此人能得你守护,想来非同一般?”

  何剑忖度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胸中沟壑万千,视野奇佳,深不见底。”

  听到这个回答,就连江晓旭瞳孔都微不可查的一缩,心中升起了浓浓的兴趣,能让何剑这么评价的人,可谓凤毛麟角。

  毕竟,他也曾是一位横压一代的天骄,心高气傲,能让他心甘情愿地给出这个评价。可想而知,欧阳明的天赋强大到何种地步。

  一壶酒,很快就喝完了。

  半晌之后,何剑抖了抖匣,轻声道:“人也见了,酒也喝了,那我也该走了。”

  江晓旭坐着不动,什么都没说。

  何剑不以为意,背负剑匣潇洒远去。

  看着何剑远去的背影,江晓旭低笑一声:“这个瑜天睿真值得你这么做吗?”他心里知道,这一趟何剑不只是来叙旧而已,而是来表明一种态度。

  当然,这不怪何剑会这么想,家族之中,龌龊的事儿太多了。

  他只是想要告诉江家,他站在欧阳明那边,就算有什么算计、交换,也别算计在他的身上。他有剑,剑能杀人。

  何剑却不知道,欧阳明与江盈榕也已经达成了协议。

  ※※※※

  欧阳明缓缓回到小院,手指摩挲着瓷瓶,瓶中有一枚淡色丹药,散发这磅礴的生机。

  仅仅看一眼,就并非凡品,他轻笑一声,道:“这一枚丹药,定可补齐何前辈的根基。以他的实力与心境修为,就算没有厚土阵盘与抗雷套装辅助,也有很大把握度过雷劫。”

  把这丹药收起,开始在精神世界之中观想雪山。

  雪山已有万丈,就连欧阳明心里都无比期待,这一枪,若是以道之真意催动,以大雪崩越打越重的磅礴之力,会达到何种地步?欧阳明不知道这一击有多强,但无比确定,这一击的瞬间爆发,一定会强大到难以形容的地步。

  烛光摇曳,一夜无话。

  清晨时分,欧阳明双目开阖,一道精光迸发。

  他的身前突然出现无数枪影,复杂斑驳,一道一道,有的险中求胜,惊险万分;有的厚重朴实,直指大道;有的变幻莫测,难以揣度……

  更加奇异的是,竟没有一点灵力波动,就如虚影一般。

  欧阳明聚气吐纳,一口青气吐出,一霎之下,这无穷无尽的强影瞬间破碎。

  他眼中露出满意之色,缓缓起身,这就是他如今对枪法的掌握,已到了收放自如之境。

  刚一出门,江倾城就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根黄瓜轻轻啃着,故意板着脸道:“唉,太阳都晒屁股了,有的人,真的好懒啊!”目光一转,继续装模作样地说:“都说修士这一生,说来说去都逃不开勤能补拙这个道理,瑜大叔,你这样怎么能行呢?这如何窥探大道?”她晃了晃脑袋,声音中竟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欧阳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嘲讽道:“先成为灵者再说这种话。”

  江倾城不吱声了,翻了翻白眼,看着天空。

  欧阳明眼珠一转,声音柔和了下来,说:“倾城,跟你商量点事儿。”

  江倾城看着天空,没有理他,也不吭声。

  欧阳明又喊了几遍,她还是不为所动,偶尔啃上一口黄瓜。

  “看来这淬体丹小倾城不想要,唉,也罢,也罢……”欧阳明晃了一下脑袋,手中一个瓷瓶熠熠生辉。

  “哪能啊!说吧,什么事儿。”江倾城步态曼妙,一脸大言不惭的样子,但是目光,却一直在瓷瓶身上扫视。

  “这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欧阳明腹诽了一句,眼神凝重起来,接着说:“带我去何前辈的院子。”因为何剑是江家的守护长老,有自己的院落,没有住在一起。

  见到欧阳明脸上的凝重的神情,江倾城也把自己的小心思收了起来,接过瓷瓶,在前面带路,衣袂飘飘,灿烂如夏花。

  江家的位置得天独厚,院子之内春意盎然,华美无比。

  没过多久,就来到一处小院之前,院外扎着篱笆,小院不大,有些破旧,但收拾得很干净。

  江倾城笑意盈盈,轻轻敲了一下院门,看起来无比乖巧,声音动听,道:“何爷爷,开开门,小倾城来看你了。”

  瞬息之后,何剑背着剑匣,手里拿着一块木头与一把刻刀,走了出来。

  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不笑还好,一笑脸上的皱纹全都挤在了一起,轻轻拱手,道:“瑜老弟,你来找老朽,有何要事?”虽然这么问,但是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却不肯相信幸福会来得这么突然,就连双手都微微有点颤抖起来。

  欧阳明把他的表情收入眼底,越发觉得这份人情送得值。

  轻笑道:“何前辈,当初在下承诺帮你补齐根基,却被小蛮的事儿给耽搁了,现在是为完成承诺而来。”

  话音刚一落下,右手一拍空间袋,落下时,一个精致的瓷瓶已经躺在他的手心之中,磅礴的生机荡漾而开。

  没有一点儿犹豫,就递了过去。

  这个瞬间,已经活了数百年的何老头,都有几分手足无措起来。

  把心中激动的情绪强行压下,抬手接过丹药,一脸严肃道:“瑜老弟,无论根基补齐与否,以后老头儿的命,你手里攥着半条!你心念所向,老何剑之所指!”他是个记人情的人,心里装着一柄尺子,是好是坏,一量便知。而且,欧阳明真的有一种难言的人格魅力,可以将人聚在一起,在长寿巷时如此,在黑雾山也是如此。

  当然,最重要的一地儿,何剑清楚欧阳明的潜力,知道那种力量到底恐怖到何种地步。

  这一点,恐怕就算是欧阳明都不及何剑了解。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83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