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1002章 冲突

第1002章 冲突

  阳光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空气灼热,如被烧得滚烫起来,吸入鼻中似乎能将气管都烫伤。

  这数百人重心一沉,气势勃发,直勾勾地盯着光幕,气势交错在一起,汹涌而开,隐有龙虎撼天之势,搅动虚无,远远看去,紫气萦天。

  这也是必然的,可以说,能来到荒芜沙漠寻求造化的人,都是天骄一级的人物,身上气运自然浓郁。

  甚至不缺各大宗门的道子,每一个,修为都是翘楚之辈,在同一辈中独领风骚的人。

  而此时,距离荒芜沙漠不远之处,一位华衣男子正在沙漠之中急行。

  他面容俊秀,气息澎湃,剑意惊天动地。

  身后背着一个剑匣,这剑匣颜色为红色,就像有无数个红色符文跳动一般,猩红无比,让人心头一瘆。

  这人正是绝剑峰道子,葬剑。

  忽然,他驻足不前,朝身后冷喝道:“再追过来,你们都会死!”说话的同时,剑匣震动,徒然抖出一道剑弧,一道精纯至极的剑意扩散而开,直接将他四周十丈之内的黄沙从中切碎,切面整整齐齐。

  “哼,好大的口气,抢我姬家的灵物,竟还敢这么狂妄!你这是自寻死路!”一位灵者中阶的弟子冷声开口。

  “嗯,大墟之中,就算是异族,遇到我血龙姬家之人,都得退避三舍,你,哼……”说话的人手持长刀,眼神如秃鹫一般阴郁,一道疤痕从额头斜跨到嘴角,散着丝丝黑气,恐怖骇人。

  “一起出手,灭杀此撩,血龙姬家的尊严不可辱。”

  话音一落,姬家之人眼眶都红了,对视之后,都看到各自眼底的坚定。

  “杀!”不知是谁吼了一声,这数十人同时冲出,直扑葬剑而来。

  葬剑朝天空看了一眼,眼底带着浓浓的忌惮,目光收回之后,眼底狠辣之色一闪,声音如从地狱之中传出:“既然你们找死,便怨不得我了!”

  声音未落,右手斜向天空凌空一指,低声道:“取剑!”

  顿时,这血色剑匣抖动起来,“嘎吱”一声,匣盖一翻,一柄血剑犹如血光一般,激射而出。这一柄剑小巧轻灵,却带着浓郁到极点的煞气,就像刚从血煞池之中捞出来的一样,长剑飞出的刹那,就连空间都被染红,在剑柄的位置刻着两个小字——神荼。

  这是绝剑峰的守峰之剑,神荼剑。

  “剑无需葬,剑需要养。”葬剑眼中同在朝圣,抬起的右手向下一按。

  一瞬之下,神荼上下翻飞,其上红芒流转到了极致,凭空划出无数剑气浪花,席卷八方而去。

  这一霎,这数十人,只觉得浑身冰冷,竟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眼中全是惊恐之色。直接被这剑气浪花临身,瞬息之间,头颅全部纷飞,滚落在黄沙之中。

  仅仅一击,便击杀了数十位强者,这便是一峰道子的恐怖之处。

  也正是这个时候,半空之中云雾翻滚,隐隐透着猩红之色,一声尖锐到极点的破空之音从天边传来。

  葬剑瞳孔微微一缩,眼底全是忌惮之色。手上凌空一抓,神荼剑一声轻鸣,飞入他的手中。他用食指把神荼之上的鲜血擦干,身法一动,朝光幕飞去。心中暗道,延续生机的灵药,我一定要得到,谁阻我就杀谁,那怕身前是天,我也用其弑剑。

  忽然,异变突起,天边的云雾轰然炸开。这一抹血色瞬间浓郁到极点,速度极快,转瞬即至,如一许冲破天际的流星,直接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抹平。

  落到葬剑身前,他一袭血衣,衣衫上印着一条血龙图案,迎风舞动,神色冷漠异常,不带丝毫情感。此人正是姬家道子姬昊冉,灵者巅峰修为,将小蛮血脉吞噬之后,血脉更是达到返祖层次。自诩可胜天半子,是姬家最有希望破灵成尊之人。

  葬剑调整气机,手中握紧神荼,冷声道:“我身上还有任务,不想跟你打。”显然,他在此人手里吃过亏。

  “这可由不得你,杀了我姬家这么多人,不杀你我心不平,心不平则意难顺,意难顺则问道无期。”姬昊冉眼神冷漠。

  葬剑五指握紧神荼,聚气吐纳,身子融入神荼之中,速度快到连道子都追不上的地步,瞬间把距离拉开。

  他并不是畏惧姬昊冉,而是一心想进入荒芜沙漠,获取延续生机的灵物。单论战力,剑修攻伐之力举世无双,就算此人具有血脉之力,他也无惧。同是道子一级的人物,想要斩杀对方,很难很难。况且,他手臂之上还有绝剑峰剑主以精血铭刻的一剑,一但使出,就算是尊者都得暂避锋芒。

  姬昊冉冷哼一声,追身赶了过去。

  他性子冷漠,杀葬剑,为姬家死去的修士报仇只是其中一小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要以道子之血证道,破灵成尊,越过龙门,所以才一路紧追不舍。

  两道长虹化作一道流光,刹那而逝。

  而此时,在光幕之下,欧阳明精神世界之中突然出现两道紫光,散发的光芒虽然不如尊者炙热,但更具活力,其波动让他都眼皮一跳,心中一凛,暗道,两个道子级别的人物。

  徒然,他双目微不可查地向内一缩,喃喃道:“是他,绝剑峰道子,葬剑?”

  但另一位,身上的气息让他生厌,细细感知之后,目光一冷,低沉道:“姬家之人?”他在其身上感受到小蛮血脉之力的气息,心里清楚,此人正是把小蛮血脉之力吞噬的姬家之人。

  这思绪还未落下,两道长虹横跨而来。

  欧阳明眼中燃烧起熊熊烈焰,气机鼓动不绝,圆润如一。

  凌空一跨,如一道把空间撕裂的白色闪电,落下时,已经挡在姬昊冉身前,沉声道:“姬家之人,该杀!”

  “让开?”姬昊冉脸色无比冷漠,灵者高阶修士,他不知杀了多少。

  欧阳明脸色平淡,傲然道:“你身体之中的返祖之血,我要了。”这一刻,他显得不可一世的张狂,修炼唯念诀之后,以王气养霸气,他做事愈发大气果决。

  就算他知道此人是姬家道子,又能如何?

  就算他战力高绝,又能如何?

  为了小蛮、为了自身坚持,他不得不战。大丈夫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一刻,欧阳明只想一战,只想为小蛮取回返祖之血。这一幕,就像他在东晨宇面前强杀东如玉一样,他不想退,也绝不能退。

  这声音回荡四方的时候,光幕之外沉寂无比,只剩呜咽的风声。

  许多高阶灵者嘴巴张开,不敢相信,脸上全是惊讶之色。

  姬昊冉在大墟名声如日中天,无人可挫其锋芒,隐隐有一种可横压一代的意思。

  可事现在,一位灵者高阶竟大手一挥,冷漠地说,要取他体内的返祖之血,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沉寂过后,就是哗然!

  “这……这小子疯了吗?就算是灵者巅峰,能挡住姬昊冉十招的都不多。”一位巅峰灵者说话都有些结巴,脸上全是震撼之色。他曾经见过,一位巅峰灵者,因为出言不逊,被姬昊冉一掌拍成粉末,鲜血洒在石墙之内,这个画面,一度成为他心中的梦魇。

  “是啊,不出三招,他必死无疑。”一位白衣青年沉吟之后,点头应道。

  江盈榕与何剑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纷纷看到各自的凝重之色。

  而这数百人里面,心中最震惊地还是葬剑,他不敢相信,回剑峰上,不被他放在眼中的欧阳明,竟然敢出手挡在姬昊冉身前,并且,直言要取其返祖之血。这可是与自己相当,道子一级的人物,他怎么敢?他心神之中的世界,因为欧阳明这个举动,掀起百丈高的波澜。

  光幕之外其他修士,脸色极为复杂。

  有嘲讽、不屑、嗤笑、怒容、惋惜,种种表情融为一炉,像足了人间百味、世事沧桑。正应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是江湖就会有纷争,贪嗔痴、恨憎恶、爱别离,各中种种,天道法则交织的大网,又有几人逃得开、躲得掉?

  这些表情落在欧阳明眼中,但他的脸色没有一点儿变化,双目深邃,仿若星辰大海。

  听着这话,就算是姬昊冉都愣了一瞬,脸上露出玩味,似笑非笑道:“有趣,有趣!姬某遇敌无数,能与多人战,但像你这般狂傲之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你很幸运,名字可入我耳,在你死后,在我证道一途的石碑之上,可将你的名字刻在其上,让你与有荣焉。”这声音平平淡淡,似说要用欧阳明证道,那必然可以用他证道。

  而所谓的证道碑,也是他一路所杀之人,只有得到他的认可,才又资格把名字刻在证道碑之上。

  可以说,能把名字刻在上面的修炼者,都有两个共同点,其一是都是天骄一流的人物,其二都是姬昊冉的手下亡魂。

  欧阳明摇了摇头,冷声道:“我要取你返祖之血。”话音刚落,手腕一翻,已经把血枪龙屠握在手中。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93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