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1006章 讲故事

第1006章 讲故事

  黑色火焰炙热无比,温度奇高,黄沙都要熔化了一样。

  欧阳明不知道巨大的危机已经缓缓逼近,踩着火焰,向荒芜沙漠深处走去,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了。这是他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迷惑别人,为了内心之中那个疯狂的想法,他得尽力把一个“故事”讲圆。

  从荒芜沙漠深处传来的阻力越来越大,重压之下,让很多高阶灵者都葬身黑色火焰之中。

  尤其是没有荒芜令的高阶灵者,陨落的可能更是成倍增加。

  而此时,这黑色火焰里面,走在最前面的人赫然就是姬家道子,姬昊冉。他步子极稳,每踏出一步,都当是在探索自己的大道。

  忽然,他步子一顿,盘膝坐在火焰之中,如在等待着什么。

  葬剑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不停喘着粗气,汗水唰唰地落。没有荒芜令,就算他是道子级别的人物,消耗都很大,有些吃不消。手腕一翻,接连吞下两枚丹药,开始恢复灵力。

  这也是灵界强者进入大墟之后的一个巨大优势,在他们的身上,有着数量众多的灵丹。

  随着时间的推移,欧阳明也赶了上来,他不言不语,走到葬剑身边,盘膝而坐,调息起来。他脸色略微苍白,让人一看去就知道消耗不小,而且为了把这“故事”讲好,他故意消耗丹田之中的灵气。

  “一个、两个、三个……”

  十来位灵者巅峰缓缓到来,盘膝而坐,低声讨论起来。

  “二十年前,听说,有一位灵者巅峰,在此处得到恢复生机的灵液。这一次,不知还会不会喷出。”一位头发花白的巅峰灵者眼中露出期待之色,他身上气息腐朽,几乎半截身子已经埋入黄土之中,这才进入荒芜沙漠。他想要搏一搏机缘,若是能够得到延续生机的灵物,就还有机会问道成尊,而就算得不到,此生也是问心无愧了。

  “唉,这口灵泉,喷不出太好的宝物。可惜以我的修为,只能走到这儿了。再向前走,就有很高的几率陨落,根本没有机会走到下一口灵泉前面。前方,只有道子可入。”另一位灵者巅峰轻声附和。

  何剑速度虽慢,但步子很稳,每一步都像一把重锥深深砸入黄沙。

  他的稳健,沉稳如山,虽然速度不快,但却仿佛能够走到天边尽头。

  此时,看着欧阳明的背影,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暗道,以瑜老弟进入黑色火焰时的速度来看,到这儿不应该消耗这么多灵气,这是怎么回事?

  何剑不知道,这是欧阳明在讲故事,而听故事的人正是姬昊冉。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希望他看到的。目的就是让他的防备之心降至最低,在趁机爆发出惊天一击,将其斩杀。

  江盈榕也到了,脸上全是汗渍,不停喘着粗气。

  缓缓走到何剑身边,盘膝而坐,抱元守一,调整自身气机。

  忽然,一阵狂风不知从何吹来,所过之处,所有的黑色火焰旋转起来,张牙舞爪,如同盘旋而上的蛟龙,把这火焰卷入天空之中。火焰越来越高,无数火焰向中心快速塌陷、收缩,越来越大,竟化作一个磅礴无比的气旋。

  黄沙有韵律地上下抖动起来,就像有一根无形的巨棒在沙子画圆圈。

  仅仅一瞬,黄沙之上就出现两个半径不一的同心圆,散出一团青气。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声音回荡的同时,无数宝光散开,种种灵物从这黄沙之中飞出,有散发着磅礴波动的白色宝珠,有通体白皙的剑丸,有染血的强者尸身,有浑身血红的宝镜,足有二十来种。

  而这里只有十几位巅峰灵者,每人至少都可抢到好一种。

  欧阳明双目霍然睁开,一个滑步,对着这散发着磅礴波动的白色宝珠一把抓去。

  姬昊冉冷笑一声,灵力鼓动,虚空凝物化作五根漆黑的手指,把这宝珠握在手心,用力一捏,直接让这宝珠崩溃。

  “你找死!”欧阳明脸色一冷,在空中强行改变方位,一拳一拳,一脚一脚,连成一片,朝姬昊冉笼罩而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明身上以灵力凝结的白色铠甲竟然产生崩溃的征兆,他恶狠狠地瞪了姬昊冉一眼,连忙调整气机,抱元守一,调动丹田之中的灵力,涌入铠甲之中,这才止住铠甲崩溃的趋势。

  在黑色火焰中战斗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因为不但要抗住空间挤压而来的压力,还要阻止铠甲崩溃,所以就算是道子一级的人物,在火焰之中都不会轻易动手。

  姬昊冉不置可否地摆了摆手,一脸平静,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不知道,他正缓缓走入欧阳明设计的局中。只要他心里越相信欧阳明不敢在这火焰之中动手,那等欧阳明爆发出绝命一击的时候,他所面临的危机也就更强。

  欧阳明一直在等机会,就像一头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很有耐心,为的就是一击必杀。他心里明白,这时候姬昊冉身体之中消耗的灵气还不够多,这时候出手,没办法做到万无一失,而且,为了不引起姬昊冉的怀疑,他还故意消耗了很多灵力,表现出一幅很疲惫的样子。

  欧阳明脸上冷如寒霜,心里却乐开了花,暗道,天时、地利、人和,我已占其三,这一劫,我看你怎么躲得过?但身上气息却狂暴异常,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会不顾一切的出手。

  何剑在两人后方,把这一幕收入眼底,眼底的疑惑之色越来越深,轻喃道:“这……没道理啊!”这声音刚刚传出,就融入风声之中,如诉如泣。

  江盈榕抢到一把灵木炼制而成的银色梳子,光华四溢,身法高妙,一步跨出,就从空中落到何剑身边。

  听到这话,嘴角轻轻向上一抿,暗中传音道:“何前辈,什么没道理?”

  何剑目露沉思,轻轻摇了摇头,故意把目光移开。

  十息时间之后,天地重归平静,这些从黄沙中喷出的宝物全都有人主人,得到灵物的修炼者脸上喜意蔓延,显然对此行的收获还算满意。

  当然,有人满意,也有人不满意,葬剑就是其中之一。

  他此行地目的是为绝剑峰峰主寻找延续生机的灵药,但来到大墟之中足有数月,却连根毛都没得到,这让他心中有些气馁,更为苦涩与不甘。

  嘴巴一张,猛地用力吸了两大口浊气,这才让心湖平缓下来。

  目中朝荒芜沙漠深处看去,拳头握紧,死死地捏在一起,眼神坚定无比,步子一动,往更深处走去。

  欧阳明与姬昊冉同时一动,有几分争锋相对的意味。

  何剑鞋子陷入黄沙,一脚高,一脚低,也迈了进去。

  江盈榕看着四人的背影,撩了撩耳边青丝,忽然,心头一跳,一种不安的感觉出现在她心神之中,似有一股大危机笼罩即将到来一样。这种感觉极为玄妙,很难用语言来描述。她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要出什么变故了吗?

  随着四人越走越远,空间从各个方向挤压过来,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就连地上的黄沙都消失了,只剩下黑色的火焰。

  姬昊冉嘴里吐出一口白雾,肩上如压着一座山峰。

  身体一丈之内的灵气都被挤压而来的空气碾碎,化作无数小型气泡。他目中露出执着与火热,没有停留,快速踏出,压榨自己的潜力,体内热血上涌。现在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更远,我要走得更远……我要看看最深处藏着什么。

  这一段路程,被他看成对内心的修炼。

  欧阳明跟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以灵力冲刷自身,强行把血液从毛孔之中逼出,将白衣都染成红色,看起来触目惊心,非常凄惨,就是为了迷惑姬昊冉,创造出一个完美的出手时机。

  是的,就是创造,既然这种机会不存在,那就自己创造机会。

  欧阳明心里隐隐带着一种期待,要是让姬昊冉知道,从一开始他就被自己算计了,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一定非常精彩。

  葬剑与他们两人的距离已经被拉远了一些,他虽然是道子,但没有荒芜令,实在太吃亏了。

  至于何剑,依然不急不缓,让人看不出深浅,补齐根基之后,他的实力与道子相比还要胜出半筹,毕竟,没有哪一个道子可以凭自身实力挡住尊者三招。

  就算欧阳明也不行,毕竟,他如今的修为与尊者相差实在太远了。

  以大雪崩催动道义一枪可挡一招,催动大成的神魔之音可挡半招。

  就在这时,一声咆哮从荒芜沙漠深处传来,分不清这是什么声音,听的人身上每个细胞都尖叫起来,火焰之中的压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增加,一道无形的风暴席卷而开,将四周虚无全都扭曲。

  姬昊冉脸色惨白,浑身一震,喉咙之中一阵甘甜。

  这咆哮声中,透着一股滔天的霸气,如是这片天地的主宰,轰然压来,让听到的人都得屈服。

  这个时候姬昊冉道子的实力展露无疑,眼眸中寒光一闪,身体之上一道符文亮起,强悍的肉身之力爆发,再次跨出一步,直接将这声音轰散。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799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