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1008章 七星祭坛

第1008章 七星祭坛

  火焰熊熊燃烧,没有发出一点光亮,黑芒幽深、深邃无比。

  围绕在欧阳明一丈之外,不停旋转,吞吐着火舌,远远看去,欧阳明就如一个不停移动的火焰漩涡。

  葬剑像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背上背着的剑匣都掉在了地上,匣中可是养着绝剑峰的守峰之剑神荼。这种事,放在平常,那是绝对没有可能发生的。

  因为,剑修的信仰就是剑,剑就像他们的灵魂一样。剑可断可折,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沾染尘埃。这一点儿何剑也是如此,他背上的剑匣何时沾过地?

  剑修就是因为时刻养着心间的这一口不屈之意,攻伐之力才可天下无双,才可万物难阻。

  也因为这个原因,何剑终有一日会与安敬云一战。他匣中剑本有六柄,挑战安敬云失败之后,被取走三柄。对剑修而言,这种屈辱大得难以想象。这一战避无可避,与其它没有关系,为的就是自身坚持与信念。

  而此时,葬剑的剑匣竟因为见到这一幕掉到地上,可想而知,他心里的震撼到了何种地步。

  足足怔了两息,才缓过神来,心中无比苦涩,他本以为自己已经高看欧阳明了。

  但此刻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欧阳明比他预估得要强,而且强出很多很多。用力呼出一口浊气之后,心中暗道,这种人物,在漳州应当极为有名才对,为何从未听过?

  突然,欧阳明步子一顿,身体被火焰围绕,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声音平平淡淡:“喏,这个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送给你。”

  说话的同时,衣袖轻轻一挥,荒芜令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道牵引,化作一道流光朝葬剑激射而去。

  葬剑脸上复杂,手掌凌空一抓。落下时,荒芜令已被他捏在手心。

  欧阳明轻笑一声,没有说话,将身体之中的天凤之火调动到极致,霸气凛然道:“凝!”

  言语一落,黑色火焰徒然一凝,组成一个一丈来宽圆弧通道,向深处蔓延而去,并且这火焰把挤压而来的阻力全都阻隔。欧阳明步子一迈,一步十丈,如履平地。这让巅峰灵者谈之色变的死地,竟被他当成了自己后花园,来去自如。

  何剑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道,不愧是天之骄子,这种人又岂是蓬蒿之辈?

  葬剑脸色也极为复杂,眼中的坚定之色越来越浓,心中暗道,我也是道子一级的人物,又怎会比他弱?心中的沮丧就像被这句话冲散了一样。

  看着那快速远去的背影,眼中战意涌动。

  路途孤寂,欧阳明不知道走了多久,火焰之中最后一点儿光芒都消散了,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呼啸的风声。风不算大,却还是卷起地面的一些沙砾石块击打在他的衣衫之上。这种地方,就算是具有返祖血脉,并且修为达到尊者层次,也到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光点徒然出现在欧阳明感知之中

  他沉腰立马,脚上速度蓦然加快,身边掀起气旋,一冲而去。

  随着越来越近,欧阳明双目一阵刺痛,下意识地闭着眼睛,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穿过光点,落到一座七星祭坛下方。而那股想将他推出去的力量已经消失了,欧阳明放眼看去。

  这祭坛是用普通的石块堆砌而成,上面沾着鲜血,气息极为沧桑,似乎已经存在了数万年。而祭坛之上堆着无数头颅,摆成一个古怪的图案,同时看向天空。

  在祭坛正中间,立着一口暮鼓,只有三四丈高,色泽斑驳,其上全是血渍。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个画面,欧阳明心中竟升起一种英雄迟暮的苍凉之感。

  而在祭坛下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字迹密密麻麻,全是人名。字迹圆润,一气呵成,但多看几眼,心中就会生出一种邪魅之感,似能将人的心神吸入其中。贪嗔痴、爱恶欲、恨别离、名利欲望各中种种全都浮现。

  欧阳明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沉吟了稍许,缓缓走了过去。手指从石碑掠过,这石碑之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干净了一样,种种无法言喻的寒意就侵袭了欧阳明的心头。残肢断臂,鲜血头颅,一一呈现眼前。然后,石碑之上的名字再次浮现,化作一道幽芒,燃烧起来,直逼欧阳明而来。

  他心中一惊,退了半步,但脸色不变,屈指弹出一道指风,将这幽芒轰碎。

  “真诡异!”欧阳明目光一转,脸上似笑非笑。

  这时候,他才发现,在那石碑下方即将被黄沙掩埋的地方,有一个深不可及的小孔。

  里面如燃烧的火焰,写着几个蝇头小字,敲响暮鼓,一切可知。

  欧阳明看着这个七星祭坛,心中暗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合常理啊,这荒芜沙漠的核心之处,就这么一个破旧祭坛?造化呢,灵物呢,大墟的奥秘呢?龙凤骸骨呢?这燃烧的火焰、磅礴的阻力就为了护住这个祭坛?

  随即想起石碑下方小孔中的小字,眼睛徒然一亮。

  心中暗道,敲响暮鼓,一切可知?我倒要看看,这里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

  脚上轻轻一抬,踩着青石阶,走上祭坛,留下一连串脚印。

  欧阳明没有留意,这些留在石阶、祭坛之上的脚印,就像被一双黑手抹平了一般。

  暮鼓沧桑,鼓面泛黄,布满灰层,在边缘地方,还卷了起来。

  欧阳明吐气,轻声道:“不知这暮鼓有什么玄妙的地方?我倒是想要看看……”

  不再迟疑,欧阳明浑身肌肉鼓起,丹田之内灵力鼓动不绝,汇聚于右拳之上。拳头之上如缠绕着幽光,如同一座山峰般轰在暮鼓之上。暮鼓表面微微振动,这轰出的力道与一股无形的波纹相融合,化作一股反震之力作用在欧阳明身上,让他脚步微微一顿。

  “咦……还真是奇怪!”欧阳明忖度片刻,把丹田之中的灵气调动,加大力道,猛然轰出。

  “嗡……”暮面上下波动,来回颤抖,这股无形波纹化作实质反震而来。欧阳明感觉就像被百丈惊涛拍在身上,让他向后退了一大步。与此同时,一道沧桑的声音在他心神之中轰鸣。

  “这因果,你担不住。暮鼓,你不能敲,你也敲不响!你修为太低了,快走吧!”

  这声音不知是从何处传来,如若惊雷,在欧阳明心神之中炸响。

  欧阳明把这念头驱逐,取出血枪龙屠,再次向前一轰。

  就在这个时候,祭坛之上飘荡起丝丝红雾,如丝如缕。

  这红雾快速翻滚,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力量凝在一起,传出一道声音:“退!别敲!你敲不响的,你敲不响的,退去吧,快退去吧……”音浪翻滚,越来越大,成了欧阳明耳中唯一的声音,占据他的心神。

  然而,欧阳明双目微微泛红,天凤之火熊熊燃烧起来,血管之内的鲜血全都沸腾。

  他一点都不顾及灵气消耗,再次向暮鼓一拳挥去,巨大的反振之力再次袭来,直接让他喉咙中一阵腥甜。但他不顾不顾,状若疯魔,这暮鼓,今日,他怎么都要敲响!

  一次、两次、三次……

  欧阳明灵气消耗越来越快,但他却张狂大笑。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他身边,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欧阳明脸色疯狂,不停凌空拍出,打在空处,距离暮鼓越来越远,无数道红色虚影围绕在他身边,把他向朝那由头颅组成的古怪图案引去。

  “敲不响,为什么敲不响?”他喃喃自语,面目苦涩,忽然他脑中一阵刺痛,天凤之火瞬间大亮。

  他身形顿住,嘴角向上一勾,抿着眼睛,心里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天凤之火怎么突然示警?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是遇到巨大的危机,当着尊者的面强杀东如玉的时候如此,被离心追杀的时候也是如此,但只是敲响暮鼓而已,怎么会陷入危机?他双眉皱在一起,眼底全是迷惘之色。

  他目光扫视一圈,天空、暮鼓、头颅、石碑……

  隐隐约约,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但仅一霎,就消失不见。

  哪里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他不停地拷问自身,眼前这一幕显得真实无比,让人难以摆脱。

  欧阳明念头一沉,心守灵台,迈入天人交感的境界之中。

  脑海之内,记忆像书页一样翻动起来,事无大小,不分巨细,每一件都细致入微,从遇到姬昊冉开始,一点一点在精神世界之中分析思索起来。

  一息、两息、三息……

  徒然,七星祭坛之上的红雾快速翻滚,蓦然一凝,变成一个黑色头颅,传出一道似妖非妖、似魔非魔的声音:“快退!暮鼓不是你能敲响的!快退……快退!”这声音急切无比,状若疯魔。

  “滚!快滚!”欧阳明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血枪龙屠之上的黑色符文徒然跳动起来,五指握紧,灵力运至枪柄之上,向前一轰而去。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803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