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通天仙路 > 第1009章 暮鼓声响

第1009章 暮鼓声响

  七星祭坛之上,寒风呜咽。

  欧阳明体内灵力鼓动不绝,气机圆润如一,枪芒穿空,看似空灵飘渺,却又暗藏锋锐,对这黑色头颅刺去!明悟道义一枪之后,他使出的枪法都隐隐透着一抹道韵,往往能与无声处起惊雷,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轰……”抢芒散出七彩之芒,不停变化,一层一层、一圈一圈,就如光芒按着赤橙黄绿的颜色快速变幻,霞光万丈,华美异常。

  所过之处,留下一条一丈宽的白色裂痕,灵气炸响的同时,气浪倒转而开,所过之处,生机断绝。

  这黑色头颅仅仅阻挡了枪芒三息,就彻底崩溃,再次化作无数红丝,飘散在空气之中。

  欧阳明见到这一幕,脸上狰狞之色越来越浓,放眼向四周望去。

  眼睛转了一圈,眼底露出一抹疑惑之色,暗道,这……究竟是那里不对?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对了。踏入细致入微、天人交感的境界,心神应该时刻都处于绝对的冷静之中。

  但是现在,他的精神世界,竟然被暴戾与冷漠占据,放在以前,这根本是不可能出现。

  因为,踏入这种境界就相当于融入了这片天地,任何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心神的感知。

  当然,若非天凤之火及时示警,欧阳明也不可能发现这一点。甚至会越陷越深,彻底沉溺其中。所以,当他察觉到自己诡异的状态之后,才会不停地拷问自身。

  突然,他脑中闪过一道亮光,下意识地看向祭坛之下的黑色石碑,双目自然而然地露出茫然之色,浑浑噩噩,失去了灵韵,就像被操纵的木偶一样。

  但是欧阳明的心里,却非常清醒。

  “果然如此!果然是这石碑的原因!”他喃喃自语。

  原来,从他手指掠过黑色石碑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幻境之中,无论是石碑上的名字,还是那被黄沙掩埋深不可及的小孔,都是幻境的一部分,为的就是阻止他敲响暮鼓。

  欧阳明没有丝毫犹豫,融入幻之意境之中,心中暗道,幻并非幻,真才是幻,是真是幻,全在我一念之间。

  这是在死亡森林,许君清留下的密境之中,明悟的幻境真意。

  欧阳明眼中的迷茫之色消散,变得明亮无比,右脚抬起,向前一踏。这一踏之下,就连天空都晃动起来,种种幻境,瞬间消散,他看着在,面前对堆成小山的头颅,目露沉吟。

  而就在这个时候,祭坛之上雾气翻滚,剧烈晃动起来。

  尤其是黑色石碑上面的名字如蝌蚪一样快速扭曲,相互凝结在一起,化作一道黑影,细细一看,竟是一个老妪,身上冒着黑雾,脸上丘壑纵横,狰狞丑陋。

  这老妪双目血红,身上散出的黑气更多。

  一条骨节嶙峋的骨刺从黑雾中冒出,铮铮扎在祭坛之上。身体变得又粗又大,说不出的可怕,如一头人形蜈蚣,她嘴巴一张,如雷鸣般的声音从老妪口中传出。

  “滚,离开祭坛!”这声音尖锐无比,掀起狂风,横扫而来。

  欧阳明眼中冰冷之色一闪而逝,似笑非笑道:“异族?”话音刚一落下,嘴角向上一勾,一脸骄狂,冷声道:“你做了这么多,就是怕我敲响暮鼓?我偏偏要敲,你能奈我何?”他本就是身有傲骨的人,并且,之前还被这老妪摆弄了一道,他怎能甘心?

  话音一落,重心一沉一降,起起伏伏,摆出架子,他能感觉得到,这一位由石碑之上凝在一起的异族,并不简单,甚至让他都有一种危险之感。

  手中长枪握紧,手腕一翻,一枪刺出。

  “死!”老妪声音嘶哑,右手抬起,指甲又细又长,像五柄锋利的骨刀,闪烁着幽光,竟然直接对着血枪龙屠一把抓去。

  “找死!”欧阳明见到这一幕,脸色更冷,灵力运至枪尖,让长枪之上蕴含的力道达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

  “轰……”两者相撞,竟传出一声金属的碰撞之声。

  一股绝强的反震之力顺着长枪倒转而来,直接把欧阳明虎口崩裂,一丝血迹把龙屠染红。但欧阳明对战斗节奏的把控可谓完美,连忙倒退。长枪不停刺出,如暴雨打芭蕉,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一枪快过一枪,一枪重过一枪。

  在身前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枪之残影,有的残影混乱狂暴,就如喷发的火山;有的则冰冷无比,寒气四溢,似只要稍稍触碰,身子就会被冻成冰雕;有的则虚无飘渺,难以描述。

  欧阳明眼中精光一闪,长枪向前一推。身体之中灵力爆发,这无数枪影就如受到牵引一样,如滚滚江水翻滚而去,连成一片,直接将整座祭坛弥漫。

  但就算见到这样磅礴的声势,老妪依然不管不顾,嶙峋骨刺拖在身后,直接一撞而来,像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身体传出如雷鸣一般的响声,直接把她身体周围一丈之内的灵气全都碾碎,震动虚无。

  没有任何讲究,直接将枪影捏碎。

  并且依然未停,直接朝欧阳明一撞而来。

  欧阳明这一次锋芒被阻,并不气馁,心绪甚至毫无波澜。

  借势反弹,反身一挑,画出一道惊艳的圆形弧线,一个箭步,变扫为刺,直逼老妪的胸口而去。

  但这老妪依然抬手一拍,一力降十会。

  那干瘦如刀的五指与龙屠在空气之中碰撞,灵力炸开,直接将欧阳明拍了出去,直接让他气血翻腾。

  欧阳明神色凝重,心中暗道,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要知道,就算是玄铁兽,在血枪龙屠面前都如纸张一样薄,一击即溃,但是这由石碑散落怨气凝结的老妪,竟可以用肉身硬撼龙屠,这简直就是神话。可以说,这是欧阳明首次遇到,能硬撼龙屠的凶兽,是的,就是凶兽!

  与此同时,老妪那插入祭坛之上的嶙峋骨刺忽然抬起,如弯曲的尖刀,直接从空中落下,对着欧阳明所站的位置一斩而来。

  带着冷冽的寒芒,速度快到了极致。

  欧阳明冷哼一声,金色的精神力量爆发,凝为实质,张口一声:“乜!”发出一声古怪的音波。

  顿时,祭坛之上就呼啸的风声都停滞了一样,这老妪只觉得脑袋狠狠一沉,眼中闪烁的血色都为之一黯,身形为之一怔。

  欧阳明战斗经验丰富无比,这种破绽,他怎会放过?

  身形一闪,手持长枪,直接冲刺而去,丹田之中的灵气炸开,将力道运至枪尖。长枪之上纹路交织成网,抖出一个大圆,枪影迸发,演化无穷奥妙,归于一枪,直指老妪的心窝。

  这一道枪明亮无比,就像天地初开时最原始、最斑驳的颜色,把世间所有的光芒都压了下去。这一枪蕴含道之真意,带着无物不破的强横信念。

  这一枪,凝聚着欧阳明全部的精气神,凝聚着他勇往直前,所向无敌的必胜之信念。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把枪,而是他生命中最为华丽的勇猛冲击。

  “轰!”只见老妪的胸骨就像被一座山峰撞到了一样,直接向内塌陷,眼中的猩红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

  可正当龙屠刺在她心脏之上的时候,竟传一阵金属的碰撞之声,欧阳明的手臂也被抵住,在难寸进丝毫。

  而老妪也终于反应过来,怒吼一声,身体再一次膨胀起来,上身变得漆黑幽深,每隔一寸,就有两块节骨从血肉之中突起,就像刀片一样锋锐。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她插入大地之中的嶙峋骨刺,一下变得扁平,就像一柄磨得蹭蹭发亮的镰刀,若只是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她的胸口被血枪龙屠刺出的伤势开始愈合。

  欧阳明心中凛然,将丹田之中的灵气调动到极致,念头一动,左手一拍空间袋,快速掐诀,嘴中低吼道:“困!”声音落下时,一块手掌大小的龟壳飞出,迎风而长,把周围一丈之内的灵力全都吸收。这物品通体漆黑,其背部有无数条繁琐复杂的纹路,沧桑悠远,不是远古龙盾又是何物?

  欧阳明连忙抽出血枪龙屠,向后倒退。

  金色的精神力涌入远古龙盾之中,一霎之下,远古龙盾就像一个旋转的锅盖,直接把这老妪笼罩在内,与此同时,欧阳明左手凌空一指。

  远古龙盾之上的第一条纹路亮起,无数黑芒徒现,相互交错,直接把老妪困在其中,以欧阳明的实力,无法把这老妪灭杀。

  欧阳明没有犹豫,跨着步子,聚气吐纳,调整自身气机,心中暗道,真不知道这暮鼓之上藏有什么秘密,竟有这么个怪物守护,实力恐怖,肉身难毁。

  手中长枪向前一挥,携带风雷之势,轰然撞击在暮鼓之上。一道沧桑悠远的声音以暮鼓为核心,划出一道无形的音浪向周围扩散,宛如雷音灌耳,高妙无比。震颤心灵的声音彻响而起,宛若天外传来。

  这一刻,暮鼓声响。
  浏览阅读地址:/tongtianxianlu/8803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