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亡灵的后裔 > 第四五零章 多么痛的领悟

第四五零章 多么痛的领悟

  “阿恒,三更半夜,你这么说话真的很吓人哎!老实交代,你故意危言耸听,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呼兰瑾堵着门口,眼中全是汪汪如水的笑意。

  “我是认真的!”阿恒一脸严肃。

  呼兰瑾凝视着阿恒,笑容渐渐收起:“我也希望你是认真的!”她让开了挡在门口的身体,转身向屋内走去。

  房间不算小,分为两进,外面是个小小的会客厅,桌上摆着油灯,散着柔和的光芒。

  “明天的婚礼是一个错误,我不能让这个错误继续!”阿恒沉声道。

  呼兰瑾似乎并不意外,她眼眸闪动了一下,微笑道:“我就当你是病入膏肓胡言乱语了!”

  “小瑾,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请结束吧!”阿恒态度很坚决。

  呼兰瑾诧异地看着阿恒:“你在怀疑我的动机?阿恒,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居然会怀疑我……”

  泪水一下子从清澈的眼眸涌了出来。

  阿恒看着泪眼婆娑的美丽少女,他的心同样在颤抖,但是却硬着心肠冷眼相待。

  呼兰瑾一抹泪水,嘶声道:“好,李无恒,你就知道欺负我,你既然这么想,那我离开好了!就算你被那些混蛋坑死,也跟我呼兰瑾没有半点关系!”

  她说着,猛地推开阿恒往门外冲去。然而,她的手臂却被有力的手掌紧紧拽住。

  “对不起,我错了!”阿恒涩然道。

  “不,你没错,是我瞎了眼睛,才会一心想要对你好!”呼兰瑾想要挣脱,却无法动摇半分。

  “放手!”她的声音冰冷而嘶哑。

  “我有病!”阿恒又一次说道。

  “你的确有病,不过,这关我何事?”呼兰瑾怒极反笑。

  “我的体内住着另一个灵魂,冷漠,自大,急躁,多疑,而且残暴!”

  呼兰瑾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阿恒,咬牙冷笑道:“我好怕,怕你吃了我!快放手,不然我要喊了,到时候在小雪面前丢脸的可是你自己!”

  阿恒用力将呼兰瑾拉近一步,压低声音怒道:“小瑾,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此生注定孤独,你这么做会害了小雪,毁了她今后的幸福!”

  呼兰瑾任凭眼泪流淌,昂着头冷冷道:“那你又明不明白,没有你,小雪真的会死!”

  阿恒一怔。

  呼兰瑾逼视着阿恒:“她为了你背弃神族,为了你满头银,为了你几乎丧命通古湖,为了你她几乎做了能所能做的一切,你以为这一次婚礼,她的父母长辈为何无法前来?

  因为梵卓已经宣布她是神族的叛徒,想要用这个罪名逼迫蛊族族人。为此,小雪妹妹主动与父母族人断绝了关系,她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你担忧,不想你为此愧疚啊!

  除了你,小雪妹妹已经一无所有,你却还在故作清高,阿恒,你就是一头猪啊!”

  阿恒的脸色苍白,他缓缓松开了手掌,他究竟都在做些什么,他真的连畜生都不如啊!

  呼兰瑾哭泣得越来越伤心:“你说明日会毁了她今后的幸福,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你,她的余生根本就没有幸福可言,你根本不明白这份感情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所能做的只是给她一个幻想,一个能够保护她的幻想。其实,我什么都给不了,我什么都给不了啊……”

  她的泪水流淌不停,双手紧紧捂着面孔,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和伤心都泄赶紧。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究竟是为了小雪,还是为了自己?

  但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她又怎会愿意将心爱的男子拱手想让?她深爱着他,却注定会伤他的心,注定会离他而去。从再次相见,这就是日日夜夜煎熬,痛到极点的领悟!

  阿恒紧捏着拳头,银色的血液从指缝流出,滴落在地,出嘶嘶声响,不断地沸腾着,最终化作烟雾消散。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小瑾,你放心,我会承担起我应该承担的责任,绝不会让你失望的!”阿恒低声喃喃着。

  “不要再说了!阿恒,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呼兰瑾紧紧地揪着心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阿恒看着面前挚爱女子痛苦的模样,仿佛被无形的利剑刺中了的心脏,瞬间撕裂开来,从相遇,到分别,到再见,分分合合,往事如闪电般略过脑海。

  情深而缘浅,十年前的相遇,注定的却是一世的孽缘。曾经的美好,只是为了加深相遇后的无奈、悲哀与苦痛,或许还有强颜欢笑。

  阿恒的心被悲伤包裹着,他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伸手将面前的少女紧紧地搂在怀里,泪水瞬间湿透了他的衣襟。

  他多么想告诉她:此生,他真正爱过的,只有她一人!

  时间默默地在昏暗的灯光下流淌,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阿恒,对不起!”呼兰瑾低声呢喃道。

  “什么?”阿恒没有听清。

  “阿恒,你明日就要成婚了,我知道……我知道这一次你会亲自站在小雪的身边,你会照顾她一生一世。所以,对不起,请让我自私一次,就只有一次!”呼兰瑾抬起头,仔细瞧着阿恒的面庞,一分一毫,似乎要深深地印在脑海中。

  阿恒根本来不及回答,温软的双唇已经印在了他的嘴唇,如此的炽热而香甜。这并非第一次,却依然笨拙而羞涩,直击灵魂的最深处。

  阿恒只觉得体内沸腾的热血几乎要将他完全燃烧,他终于明白小瑾说的自私是什么,但是他同样不愿有片刻的分离。

  她自私,他何尝不是如此?

  温度在冰冷的房间中一点点地攀升,仿佛要他和她彻彻底底的融化。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刺中了阿恒的脊髓,诡异的无力感随着沸腾的血液迅地蔓延,阿恒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亡灵血脉的力量在迅的消逝。

  而此时,她却泪流满面。

  “对不起,阿恒,我说过,请允许我自私一次,就一次!”呼兰瑾温柔地扶着阿恒坐下,小心地取下不知何时套在指尖的神殒刺,那上面沾染着银色的血液,竟迅地被那金色的锐刺诡异地吸收了进去。

  阿恒迷惑地看着对方,却见呼兰瑾解开束,轻扯下腰带,小心翼翼地跨坐在他的身上,缓缓地低下头:“阿恒,我已经找到了月下美人的解药……”说着,她便深深地吻了下去。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疯狂的燃烧,没有人能够拒绝惊心动魄的美丽,更何况还饱含着刻骨铭心的深情。

  良宵雨歇,一切归于平静。

  阿恒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沉沦,仿佛要被无边的黑暗紧紧地锁住。月下美人?!她在说谎。

  “为什么?”阿恒强撑着最后的意志,痛苦地看着眼前的女子,“为什么要骗我,你说过,这样,会让你迅地老去……”

  呼兰瑾怜惜地抚摸着阿恒的脸庞,眼神痛苦而愧疚:“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找到了解药,可是我不想再使用它了,不想——”

  阿恒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少女,他想要挣脱黑暗的囚笼,却无能为力。

  呼兰瑾流着泪亲吻着阿恒的额头,用近乎呢喃的话语道:“他们回来了,那个魔头已经出现了,我无法放弃仇恨,阿恒,原谅我,我不能让你破坏我的计划,相信在你醒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了,如果可以,把我的身体带回南方部落,我……好想回家!”

  阿恒的身体仿佛痉挛了一样颤抖,他知道她说的“他们”是谁!他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难怪她毫不担心南海遗族的突袭?难怪她始终坚持要办一场盛况空前的婚礼?

  他的婚礼,义父怎么会不出现?他的婚礼,总督大人又怎会容许宵小作乱。

  所以,南海遗族的动乱平息得如此之快。

  所以,郭武和傅天楼才会全部被带走。

  所以,她才会对自己反对婚礼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他会来找他,她早就看透了他的心,她早已笃定自己会自投罗网。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虚妄,阿恒想要大声吼出来,却不出半点的声音。

  月下美人,绽放的注定是最后的美丽。

  他,陷于沉沦!

  深爱,所以他注定沦为感情的傀儡!

  ----

  ps:成绩好差,写得好累,好想结束,多么痛的领悟!
  浏览阅读地址:/wanglingdehouyi/8667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