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二章 抓阄大会

第二章 抓阄大会

  翌日。

  聂家议事大殿,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一众聂家老少聚集在凌云宗的柳砚身旁,嘘寒问暖,希望能得到柳砚的好感,好为儿孙将来踏入凌云宗多争取那么几丝机会。

  一身灰袍的柳砚,身居主位,嘴角带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聂家说着话,眼中有些不耐。

  至始至终,柳砚都未曾站起,而他身旁一众的聂家族人,则是鞠身弓腰,态度谦卑。

  殿门口,聂家的族人,带着周岁左右的孩童,陆陆续续进来。

  每一个进来者,都会带着孩童先面见柳砚,满脸堆笑地对柳砚介绍过后,才会向同样端坐于柳砚身旁的聂家三老请安问好。

  聂东海,和二弟聂北川,三弟聂南山,自持身份,并没一味地巴结讨好柳砚,然每一次和柳砚对视,也都笑容灿烂。

  与昨日不同,今日的聂东海满面红光,精神抖擞,完全看不出有伤在身。

  “聂茜?你带着聂天过来干什么?”就在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忽然响起,刚刚才笑容满面向柳砚介绍过自己孩儿的聂阑,眉头紧皱,神情不悦地看向殿门。

  聂阑乃老二聂北川的儿子,在聂家第二代年龄最大,可其修炼天赋不佳,至今都只是炼气九层,始终未能勒破瓶颈,踏入后天。

  正是因为如此,他早已放弃了自身的修炼,而是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三个儿子身上。

  如今,他的大儿子十一岁,已经是炼气七层境界,只要在四年内,迈入第九层境界,就能得到凌云宗的青睐,成为凌云宗的弟子,然后在凌云宗的帮助下,顺利晋入后天,从此飞黄腾达。

  他二子六岁,如今也已修炼到炼气四层境界,同样展现出了不凡修炼的天赋,未来值得期待。

  今日带来的乃是他刚满周岁不久的幼子聂弘。

  他三个儿子的出生,都经过了周密算计,每一个在周岁左右时,都恰好赶上聂家五年一度的抓阄大会,而且前两次都收获非凡。

  这一次轮到聂弘了。

  随着聂阑的一声轻喝,殿内所有聂家老少的目光,齐齐汇聚到刚进门的聂茜和聂天身上。

  “大哥,我带聂天来参加抓阄大会。”聂茜扬声道。

  她身旁的聂天,虎头虎脑,同在周岁左右,聂天不但要比其他七个参加抓阄大会的孩童高出一点,也分明要壮实的多。

  聂茜在众人目光下,虽声音很高,可神色多少有些不安。

  反倒是聂天,张嘴呵呵直笑,全然不知那一道道射来的目光,多有不善,似颇为享有这种瞩目的感觉,毫不怯场。

  “聂天?”聂阑轻哼一声,脸色深沉,“他虽然也姓聂,可那是因为我们不知他生父是谁,只能让他姓聂。事实上,他算不得我们聂家的,按照族规,聂家的外孙是不够资格参加抓阄大会的,你不要无事生非,速速带聂天离开,别浪费柳先生和大家的时间。”

  “爹爹!”聂茜猛地看向聂东海。

  “不管我那女婿是谁,瑾儿离去前,曾经说过聂天的爹爹自愿入赘我聂家,所以聂天算是我聂家的孩子。”聂东海不怒生威道。

  “大哥,据我所知,你恨不得生吞了那个不知名的家伙。这些日子,你一直念叨着要找出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聂家老三聂南山,嘿嘿一笑,“你怎么忽然就转变了态度,承认了他的女婿身份?还有,入赘也是要按照规矩来的吧?我可不记得,那个人在我聂家的祖祠立过誓。”

  “是啊是啊,没有在祖祠立誓,没有将仪式走完,就绝对不算是入赘聂家的女婿。”

  “家主,你可不能为了让聂天参加抓阄大会,随随便便就认一个仇深似海的家伙为女婿啊。你要知道,可是他害了聂瑾啊!”

  “即使您是家主,也不能无视族规,恣意妄为吧?”

  “”

  殿内,带着孩童来的那些聂家直系和旁系的族人,都纷纷不满的嚷嚷了起来,指责聂东海的乱来。

  每多一个孩童参加抓阄大会,就意味着他们的孩子,可能会少一分机会,他们自然不乐意。

  若是换了以前,聂东海没有受重伤,声威还在,他们或许还不敢如此。

  可如今他们都知道聂东海的情况,也清楚要不了太久,聂东海可能就会因境界不断后退,从而被迫让出家主之位,自然不会继续给其颜面。

  聂家的老二聂北川,端坐在椅子上,不动如钟,听着殿内的喧哗,却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就在吵嚷愈演愈烈之时,来自凌云宗的柳砚,突然轻咳一声。

  所有的吵嚷声顿时戛然而止。

  就连想要再次问难的老三聂南山,也赶紧住嘴,脸色讪讪地看向了柳砚。

  面容温润如玉的柳砚,神情微微一动,认真看向了聂茜身旁的聂天,“他是小师妹的儿子?”

  讲话时,柳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此言一出,聂家众人才突然想起,聂家第二代天赋最惊人的聂瑾,早在十岁时就修炼到了炼气九层,从而被凌云宗提前接引到凌云宗,成为了凌云宗的弟子。

  而柳砚,正是聂瑾的大师兄。

  “禀先生,聂天就是我那可怜妹妹留下的幼子。”聂茜黯然道。

  柳砚轻轻点头,神情复杂地深深看了一眼聂天,温声道:“这趟,我本欲拿五样小玩意出来,可我和小师妹有旧,为了聂天,我便私自做主,将我所藏的另外两样灵器一并取出,你们看如何?”

  他扭头看向旁边的聂北川和聂南山。

  “柳先生既然开口了,我们自然听命。”聂北川忙道。

  聂南山也满脸喜色地赶紧点头,连声道:“都听柳先生的。”

  其余众人再无异议。

  “既然如此,那这趟聂家的抓阄大会,现在就开始吧。”柳砚也不废话,大会一挥,从其左手的袖口内,骤然飞出七道宝光。

  七道宝光,颜色各异,一时将聂家大殿映照的熠熠生辉。

  宝光散落于大殿中央石板地,化为七件灵光闪闪的器物,分别为一剑,一刀,一扇,一手套,一木杖,一珠,一兽骨。

  所有聂家的老少,在那七样灵器落地的一霎,都主动将大殿中央的空间让出,众人旋即呈环形将那七样器物围住。

  众人目光,瞬间汇集于那七件精美的灵器上,再没有多看聂天一眼。

  就连聂东海三兄弟,也都在此刻下意识站起,体内各自散发出一股灵力波动,来感知那七件灵器的属性和品阶。

  众多聂家族人,也都两眼放光,同样以体内灵力感测。

  青紫红蓝,不同色泽的灵光宝气,在聂家炼气士力量的感知下,纷纷从那七件灵器之中闪现。

  “低级五品!”

  聂阑瞪大眼,死死看着那颗柳砚后拿出的青色珠子,呼吸都有些急促。

  “老天,真是五品?”

  “依照惯例,所有的灵器,不都应该是低级三品的吗?五品的灵器,即使是低级,也是价值非凡,乃凌云宗赏赐给真正弟子的,这趟”

  “柳先生大气!”

  青色的珠子,在众人灵力感知下,内部似有丝丝雷电在跳跃闪烁,愈发显得不凡,也让聂家族人红了眼。

  聂家老二聂北川,直勾勾看向那一颗珠子,眼中闪过一道异芒。

  聂阑是他儿子,聂弘,自然就是他孙儿,早在聂弘出生不久后,他就以秘术,悄悄感测过聂弘的天赋。

  他因境界不足,还额外动用了一枚不凡的丹药,才有七成把握确定聂弘体内蕴含一丝雷电属性。

  而那低级五品的青色珠子,分明乃是一件蕴含雷电,和聂弘修炼属性完全一致的灵器。

  聂北川心神微动,忙面朝柳砚,弯腰道谢:“多谢柳先生厚爱。”

  回过神来的众人,也在聂北川之后,纷纷感谢柳砚的出手阔绰。

  柳砚摆摆手,示意大家噤声,然后说道:“从此刻起,所有人不得再动用体内灵力感知,不得紊乱器物的气场。现在,一切都交给那八个孩子,看他们自身的造化了。”

  “让八个孩子进场!”聂东海沉声道。

  “去吧!”聂茜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松开了聂天。

  在那七样灵器落地的一霎,她身旁的聂天已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入场内,若非她紧握着聂天手臂,聂天恐怕不会等众人话罢,早就应该已冲出去了。

  此刻,她刚一放手,聂天果然张开了怀抱,以拥抱天地的架势“蹬蹬”地奔入场内。

  ps:每日两更,没意外的话,中午十二点一章,下午六点一章,喜欢的兄弟,还望收藏推荐,老逆先谢谢了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780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