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六章 未知之力!

第六章 未知之力!

  “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吴涛轻轻摇头,自语道:“境界高出三层,聂弘身体上的劣势,已经被完全弥补了。他灵力的外溢,让聂天全身血肉都被雷电的余波不断冲击着。此战,根本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否则”

  “继续下去,聂天可能身负重创,甚至影响终身。”聂闲皱着眉头,说道:“族内鼓励争斗,但前提是不能太过分。吴先生,你看要不要阻止他们的战斗?”

  “嗯,再战下去,聂天恐怕会吃大亏。”吴涛张嘴欲呼,却突然感到一束目光,远远地落在他身上。

  他下意识地看向目光的源头。

  广场西南角,聂弘的爷爷聂北川,不知何时冒了出来。

  聂北川负手而立,似乎知道他想要喊停,正意味深长地望着他。

  吴涛神情微动,他张开的嘴,并没有发出声音,内心则是轻轻一叹。

  他是聂家的客卿,而且还恰恰是聂北川招募而来,他很清楚,聂东海已时日无多,要不了太久,聂北川就将取而代之。

  他如果还想在聂家继续呆下去,就必须要审时度势,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干什么。

  “吴先生?”聂闲轻呼一声,旋即就顺着吴涛的眼神,同样看到了不远处的聂北川。

  “有些事情,你我都管不了。”吴涛拍了拍聂闲的肩膀,轻声道:“做好自己吧,我希望你能尽快突破到炼气九层,得到凌云宗的青睐。你也只是聂家的旁系,你只有成为了凌云宗的弟子,以后在聂家才能拥有自己的声音。”

  聂闲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厌恶之色,却理智地微微点头,再没有多言。

  石殿高台上,聂东海脸色骤然一沉,他也注意到了二弟聂北川,还观察入微地意识到了吴涛之所以没有喊停的原因

  “就因为我迟迟不肯退位么?”聂东海暗恨。

  “嘭嘭嘭!”

  斗志昂扬的聂弘,在终于看到胜利之光时,又一次冲击向聂天,点点青耀的电光,通过他的拳头,不断地逸入聂天体内。

  聂天两只手,都变成了青黑色,指缝间,还时有青烟缕缕飘出。

  他手臂上的衣衫炸裂开来,丝丝青色电虹,如微小的灵蛇,仿佛在他赤裸着的手臂内游动着。

  越来越多的雷电,多次地渗透聚拢,如今已在他体内聚丝成线。

  “蹬蹬!”

  聂天不住地后退,在聂弘的轰击之下,他每一次的抬手,动作都显得越来越僵硬无力。

  他浑然不知疼痛,虽额头布满汗迹,可眼神却如夜幕中的闪亮星辰,充满了一种深邃神秘的意味。

  “你完蛋了!哈哈!”

  聂弘激动地大笑,他那电光闪烁的拳头,越过聂天僵硬的手臂,狠狠地轰向其胸口。

  “不可!”吴涛下意识地轻喝。

  “聂弘住手!”聂闲也忍不住高呼。

  高台上,聂东海脸上布满汗迹,不断地喘息着,似乎比聂天还要疲倦劳累。

  他眼神阴沉如水,死死地瞪着底下从容不迫的聂北川,想要听到来自于聂北川的阻止声。

  可聂北川却始终未发一言。

  “咚咚咚!”

  聂天的心跳声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响亮,眼看着聂弘的拳头就要轰向胸口,他总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即将喷涌而出。

  可当他想要借助这股力量时,却又无从感应,摸不着头脑。

  他所感到的,似乎只有全身的疼痛和僵硬感,他突生一股绝望和愤怒,愤怒那股力量的不配合。

  “咚咚!咚咚咚!”

  在这种暴躁和绝望情绪的笼罩下,他心脏的跳动声,再次加快!

  他并不知道,电光火闪间,他心脏的跳动频率,竟然已是平时的两倍!

  就在此时,仿佛有一种欢呼声,从他的血肉和五脏六腑内喧嚣而出!聂弘残缺他体内的雷电余波,这一刻,似再也无法影响其分毫!

  一股滂湃蛮力,顿时从其血肉内疯狂涌出!

  “嗖!”

  他倏地出手,在聂弘拳头轰在他胸腔之前,精准无比地攥住了聂弘的手腕。

  聂弘的那只手,离其胸口只有半寸,却再难前行那么一丝!

  冲势被猛然止住的聂弘,兴奋的脸上,突显茫然之色,仿佛不知道忽然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聂天霍然抬腿,一脚狠狠地踹在聂弘的腹部。

  “嘭!”

  聂弘的那只手,依然被其死死攥紧,使得聂弘无法摆脱,在他那一脚的巨力之下,聂弘的下半身,如荡秋千一般,被猛地甩向半空。

  当聂弘飞上半空的下边身子,因惯性,又猛地被收回时,他缩了缩的那只脚,以膝撞之势,狠狠地轰在聂弘的胸骨下侧。

  “喀嚓!嗷!”

  骨碎声,和聂弘杀猪般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直到这时,他才松开握紧聂弘的那只手,目显异色的顿住,试图冷静地寻找那股突生蛮力的来源。

  然而,随着他危机的解除,随着他心境的变化,他那突然加快了整整一倍的心跳声,也随之趋于正常。

  刚刚忽然涌出的那股力量,仿佛在瞬间,又散逸于四肢百骸,再难感应。

  “奇怪”

  聂天看也没看聂弘一眼,眉头紧锁,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而聂弘,则是身子痉挛着,如人形大虾般蜷曲着身子,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哀嚎声,震人耳膜。

  “呃”聂闲满脸错愕。

  “怎么会这样?”吴涛呆呆地看着若有所思的聂天,还有不断凄惨痛叫的聂弘,神色茫然。

  所有观望着的聂家少年,眼看局势骤然逆转,也都被震惊的不知所措。

  先前叫嚣着,要在聂弘之后教训聂天的聂远,看着此刻凄惨无比的聂弘,眼中满是惧意,身子在悄悄地往后缩。

  此刻拳头青黑,指缝还在冒着青烟,却笔直屹立着的聂天,和倒地不起,哀呼声震天的聂弘,形成了极其的鲜明对比。

  在这一霎,聂天在其心灵深处,似留下了永恒的阴影。

  石殿高台上,聂东海在大悲大喜之后,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枯瘦如柴的身子,靠着石台才勉强站住身子。

  他的眼睛,如回光返照般,紧紧盯着聂天,绽放出异样的光芒。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780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