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八十八章 漫步云端

第八十八章 漫步云端

  夜幕降临。

  高耸入云的凌云山,犹如一根直插云端的巨大石柱,气势巍峨。

  山脚下,聂天仰视着凌云山,深深呼吸,心情激荡。

  “灵珠,你先上山吧。”厉樊淡淡道。

  姜灵珠扭头看了一眼聂天,眼神有点复杂,说道:“他呢?”

  厉樊回应,“师傅吩咐过,直接带他去后山。”

  姜灵珠惊了一下,道:“真的假的?”

  厉樊苦笑,“我也想是假的。哎,一想到莫名其妙的,以后就多了一个小师叔,我也有点难接受啊。”

  “你这家伙,还真是走狗屎运了!”姜灵珠瞪了聂天一眼,恨恨地说道:“我才不管,反正我不会喊你小师叔,你还没我大呢。”

  这般说着,她有点气呼呼的,沿着狭长的石阶,已冲向了凌云山。

  聂天摸着头,一脸的疑惑,“厉叔,什么情况啊?”

  “你今天还可以喊我厉叔,从明天起,我就是你师侄了。”厉樊一脸无奈,但却没有详细解释什么,道:“走吧,我们去后山。”

  聂天疑惑重重地跟随着。

  半个时辰后,天色彻底黑了下去,夜空中一轮圆月逐渐显现。

  在凌云山的后方,一座比凌云山稍稍矮了一截的山峰底下,出现了聂天和厉樊的身影。

  一条通往山顶的石道,被厉樊指出来,他对着聂天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就沿着这条石道,走到尽头。到了山顶,自然会有人接应你。那个人,就是你以后在凌云宗的师傅了。”

  “啊,为什么是后山,而不是凌云山?”聂天讶然,“据我所知,新入宗的弟子,不是应该参加一个仪式吗?”

  “你不同。”厉樊摇了摇头,解释道:“以后你就会明白,凌云宗的种种规则,对你并不适用。”

  聂天一头雾水。

  “去吧,沿着石道上山。过段时间,你小子就会明白,你有多么的幸运了。”丢下了这句话,厉樊没有再理会他,径直离去。

  月光下,聂天看着那条崎长的石道,望了望那座比凌云山略矮一截的山峰,心中充满了疑惑。

  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想出什么名堂的他,只能依照厉樊所言,在深夜沿着石道上山。

  通往山顶的石道,崎岖漫长,他用了整整一夜的时间,才在天亮时,浑身无力地走到尽头。

  石道的尽头,乃是一片光滑石地,石地上只有几间草屋。

  筋疲力尽的他,不断地深呼吸,让自己平复心境,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就听到了一个声音,从其中一间草屋传来,“你来了?”

  “您是?”聂天一惊。

  “过来吧。”屋内的那人,语气平静,似刚刚睡醒一般,“小心脚下。”

  聂天下意识地看向脚下。

  那光滑的石地上,泛出了点点异光,异光迅速地纵横交织,编织成了一个个网格。

  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力量波动,从那网格之中喷涌而出,让聂天脸色一变。

  下一刻,他便注意到山顶附近,那一簇簇的云团,被吸引着,迅速地飞向了他脚下的石地。

  很快,那些云团就像是灰白色的地毯,铺在了他脚下的石地。

  他脚下的石地,已顿时看不见,只剩下了一团团的云。

  此刻,他仿佛坠入了云端,踩着一团团灰白色的云簇,在九天虚空中矗立着。

  “一步步的,慢点走。”浓郁云团之中,草屋内传来的声音,都像是忽然变得飘渺了。

  聂天环顾四周,只见附近都是厚厚的云团,已看不到山,也看不到地,在他的眼中,只剩下似漂浮于云层深处的草屋。

  这阵仗,他从未经历过,一下子变得无比谨慎。

  看不到石地,只见云团的他,担心一步落下,就从这座山峰内,坠落到深渊,摔的死的不能再死。

  他紧紧盯着那草屋,眯着眼仔细想了想,确定在他和草屋之间,先前都是石地以后,才颤颤巍巍地迈出第一步。

  一只脚倏一落下。

  “轰!”

  一股汹涌的能量波动,从他脚底心升腾出来,那力量一入他脚底,瞬间化为千万游丝。

  他突然感到全身酸麻,他试图以心神去感受,可才放开精神力,就发现那千万游丝,似找到了宣泄口,直涌向他脑海。

  随后,他脑子也变得浑浑噩噩,头重脚轻,身子都摇晃了起来。

  他体内,每一块血肉,每一条筋脉,都被钻入了那些怪异的游丝,他渐渐感到身体炙热。

  “第二步。”草屋内,再次传来那个声音。

  昏头目眩的聂天,随着那个声音的响起,跨出了第二只脚,慢慢向前踩去。

  “轰!”

  又是一股滂湃能量,从他脚底涌入,直达他四肢百骸,似充盈了他血肉。

  他的身躯,就像当初在青幻界,去炼化被其吸入的鲜血时,如气球一般,突然膨胀了开来。

  撕心裂肺的剧痛,从他的每一个毛孔内传来,让他忍不住嘶吼了起来。

  “嗷!”

  狂吼时的他,身上开始流溢出汗渍,那些汗渍混杂着污秽,被排出体内。

  “继续!”声音再起。

  聂天强忍着剧痛,咬着牙,再次往前走去。

  每走一步,从他脚下的云簇内,都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那些能量,都是轻而易举地,瞬间涌入他体内,在他浑身的血肉和骨骼内游荡,在刺激着他!

  当他跨出七步以后,来自于体内的痛楚,已折磨的他即将昏迷。

  他感觉到,他的身体沉重如山,似再难跨出一步。

  他于是停在了那儿。

  不断催促他的那个声音,到了这时候,也平息了下来,似在等候着什么。

  “呼呼呼!”

  聂天深深呼气,就连这个最最普通的呼气,他都觉得耗费了他太多太多的力气。

  到了此刻,他感觉这具身体仿佛已经不再是他的,他那浑浑噩噩的脑海,似无法感应到身体的存在。

  “咚咚!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胸口异常的心跳声,那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糟了!”

  处在一簇簇云雾中的他,暗呼不妙,觉得自己的秘密,即将赤裸裸的暴露出来。

  他那异常的心跳,只会在他处于绝境时,才会出现。

  每一次心跳的异常,都能扭转他的劣势,让他可以通过一种他不知道的力量,再去战斗。

  这一次,也同样不例外!

  随着心跳的加速,本以疲惫欲死,就要昏迷过去的他,似重新感觉到了自身的存在。

  他那再也无法活动的身体,在这一刻,像是被一种新的力量重新激活!

  “继续!!”

  草屋内,那停下了一阵子的声音,又霍地响起。

  这次,聂天从那声音之中,听出了激动和兴奋。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07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