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十四章 蕴灵丹

第九十四章 蕴灵丹

  众人聊了一会儿,天色渐晚,于是各自散去。

  鉴宝会,第二天才正式开始,史逸和罗欣,还有姜灵珠等人,都到石楼上面的几层休息了。

  只有聂天被柳砚留了下来。

  “聂天,你既然来了,师叔祖有没有说过,让你挑选什么灵器?”柳砚询问。

  “我师父告诉我,可以在灵宝阁内,随意选三样小玩意,只要我出示此物即可。”聂天将那块刻画着“寂”字的令牌拿出来,给柳砚去看。

  柳砚只远远看了一眼,就示意他收好。

  “你外公当年被云蒙和袁逢春合力重创,灵海被打散了。那一战过后,你外公无法聚集天地灵气继续修炼。”柳砚皱着眉头,“不仅如此,因为灵海已散,他以前聚拢的灵力,也随着时间慢慢流逝。”

  “就因为这样,你外公的境界,不但无法突破,还在不断地往后跌。”

  “灵海溃散,对一名炼气士而言,就是绝了修炼之路。之后,你外公就郁郁寡欢,他在聂家的身份地位也每况愈下,后来反被聂北川取而代之了。”

  “当然,如今由于你成为了师叔祖的弟子,你外公在聂家又重新站稳了。”

  “可这并非长久之计,也不能从根本上,让你外公重拾信心。”

  柳砚先铺垫了一番,旋即话锋一转,道:“我听说这趟灵宝阁内,会有一枚蕴灵丹出售,蕴灵丹乃是中级七品的丹药,价值非凡。蕴灵丹能帮助炼气士,重铸灵海,你外公的伤势,可以通过一枚蕴灵丹痊愈!”

  “蕴灵丹!”聂天心神震荡。

  一直以来,他都渴望有朝一日能帮助他外公,将其伤势治愈。

  聂东海的伤势,寿龄,始终都是他的心病。

  一听说今次的鉴宝会,有能治愈他外公伤势的蕴灵丹,他顿时就激动了。

  “中级七品的蕴灵丹,绝对是好东西。如果你还是聂家的聂天,或者是凌云宗的一名普通弟子,你是没有可能得到那一枚蕴灵丹的。”柳砚微微一笑,道:“但你现在是师叔祖的弟子,你持有他的令牌,他可以向灵宝阁索要那一枚蕴灵丹。”

  “蕴灵丹何时出售?在什么地方?”聂天急忙问道。

  “明日,在丹楼售卖。”柳砚道。

  “多谢柳叔提醒,我明天一大早,就去那丹楼,将那一枚蕴灵丹拿下!”聂天道。

  “嗯,我明早陪你一起过去。”柳砚笑着说。

  两人讲话时,天色完全暗下了,外面的街道上,出现了很多明灯。

  “请问聂天在里面么?”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女声。

  柳砚楞了一下,疑惑地看着聂天,道:“找你的?”

  “安颖”

  那个声音,分明属于安诗怡的妹妹安颖,聂天一下子就分辨了出来。

  “嗯,是我在青幻界的一个朋友。”聂天对柳砚说道。

  柳砚点了点头,道:“我先上去了,一会儿你去三楼,那边还有闲置的房间,你自己寻一间休息吧。”话罢,他很识趣地上了楼,将底下留给了聂天待客。

  这六层的石楼,大门是半敞着的,柳砚上楼以后,安颖已悄悄冒头。

  “我在。”聂天回应。

  这时,安颖也瞧见了他,没怎么客气,她当即走了进来。

  安颖踏入,瞄了一眼,发现只有聂天一人时,不解地问道:“其他人呢?”

  聂天指了指楼上。

  他对安颖并无好感,没有进入青幻界前,安颖就似乎看他颇为不满,在青幻界的时候,也处处针对他。

  后来,因为地行蜥的出现,他以果决和狠辣,稍稍赢得了安颖的几分信任。

  但是,当他被妖女虞彤释放的一根根猩红血线围击时,安颖并没有留下来,选择去救他,而是觉得他必死无疑,将他给舍弃了。

  也是如此,在他的心中,他只认为欠安诗怡人情,不觉得亏欠眼前的安颖。

  时隔半年,安颖出落的愈发秀丽,但和安诗怡的美艳相比,安颖暂时还是要逊色不少。

  向来爽朗的她,眉目之间,似锁着淡淡忧愁,不知为何时烦恼。

  “你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姐姐遇到麻烦,而你又有足够的实力,一定会尽全力帮她?”安颖突然道。

  “我当然记得。”聂天道。

  “我姐姐现在就遇到麻烦了。”安颖看了看楼上,压低了声音,轻声道:“青幻界的试炼,我姐姐是灵宝阁的负责人,可是因为鬼宗和血宗的进入,导致灰谷的袁锋死了,还让包括我们在内的其它三宗,同样蒙受了巨大的伤亡,所以我姐姐被撤下了执事的身份。“

  “被贬了?”聂天一愣。

  灵宝阁权势最大的,毫无疑问就是阁主,之后为各大长老,往下就是执事,最后为弟子。

  执事,大多是负责灵宝阁在七城的事务,为灵宝阁出售灵器,收集各类炼器的灵材。

  安诗怡这些年来,以执事的身份,为灵宝阁办成了很多漂亮的事,深受阁主器重,在阁内有着不小的名气。

  可因为受青幻界试炼的牵连,她竟然被撤下了执事的身份,所以才委屈的,去门前迎宾待客。

  “以前,因为有那一层执事的身份在,加上阁主的信任,阁内很多老家伙,虽对我姐姐有异心,却不敢放肆。”安颖脸色一冷,“由于青幻界的失责,传闻我姐姐已失去了阁主的信任,执事的身份也没了。”

  “那些垂涎我姐姐美色的老东西,就趁机发难,想要纳我姐姐为妻妾。”

  “这些人中,有一个家伙尤其恶心,他今天又安排他徒弟去逼迫我姐姐了。”

  安颖咬牙切齿地说道。

  聂天沉声道:“那人在何处?”

  “就在我姐姐那儿!”安颖恶狠狠地说道。

  “带我过去。”聂天站了起来。

  “好!”安颖胆气一壮。

  她很清楚,如果是半年前的聂天,她来都不会来。

  可如今的聂天,披着巫寂弟子的华丽外衣,而巫寂,在整个离天域都是最难惹的几个存在之一。

  她这趟过来,就是希望能借助于聂天那巫寂弟子的身份,让对方有所忌惮。

  灵宝阁一处僻静的庭院内。

  忙碌了一天的安诗怡,换下了红衣红裙,改穿了一件白色丝裙,这让她不如白日那般美艳,而是显得清丽动人。

  此刻,她饱满的圆臀坐在庭院内的秋千上,身子随着秋千机械地晃荡着,娇丽的脸上,写满了凄然。

  庭院假山旁,费立面色阴沉,手中把玩着一个火光四溅的金球,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师父在阁内是什么身份,你应该清楚。你不过是从阁内下属安家进来的一个女人,我师父能瞧上你,那是你的福泽,你百般推脱是何意?”

  “以前,有阁主护着你,你还能任性而为。”

  “如今,你已失去了阁主的信任,连执事身份都没了,你还以为能和以前一样?”

  “我不怕实话告诉你,灰谷的袁娴一心要对付你,若非我师父阻拦,你休想能平稳渡过这半年!”

  “今天,你也看到袁娴了,她刚找过我师父,明确道明,如果你不肯依从我师父,她将不会再客气。”

  “你想清楚了,一旦袁娴动了手,你,你妹妹,你们安家,将会遭受什么?”

  “灰谷死去的种子袁锋,是她的孙子,为了那袁锋,她已杀了鬼宗、血宗的很多人。”

  “袁锋的死亡,我们灵宝阁有责任,这一点阁主也明白。在这个敏感时期,阁主不会为了你安诗怡,和灰谷去交恶,所以袁娴若是下手了,阁主也未必就会干涉!”

  “我师父说了,今晚他就要一个答案!”

  费立冷着脸,语气强势,逼迫安诗怡立即做出决定。

  “吱呀!”

  不断摇晃着的秋千,突然停了下来,安诗怡木然的眼瞳之中,渐渐浮现出悲哀无奈之色。

  “罢了罢了,为了妹妹,为了安家”她已准备牺牲自己了。

  “嘭!”

  就在此时,大门被安颖给猛地推开,她领着聂天,直达庭院。

  “安颖?”费立哼了一声,压根没有将她放在眼里,继续威胁道:“你妹妹还小,如果你在阁内失了势,她就无依无靠了。嘿,你应该知道,一个小女孩若想在阁内立足,要么拥有着不世天赋,要么就找一个好靠山。”

  “本来,你就是她在阁内的靠山,可一旦你彻底失势,你觉得她还能无忧无虑地在阁内修炼?”

  “安姐姐,这吃了屎一样的家伙是谁?”聂天明知故问道。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17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