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十五章 认了姐姐

第九十五章 认了姐姐

  费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没有去看聂天,而是冷冷望向安诗怡,“他是你在安家的族弟?”

  不等安诗怡回应,费立咧嘴狞笑,对聂天点了点头,“你喜欢骂人是吧?好,很好!我会让你知道,下属家族的子弟,敢于对我们辱骂,将会遭受什么惩治!”

  点点火光,陡然从费立指尖闪耀而出,一股炽热的灵力波动,从那火光内汹涌而出。

  此地为灵宝阁,旁边还有安诗怡、安颖两姐妹在,认定聂天为安家族人的他,竟然敢毫无顾忌地动手。

  “你敢对他动手?”安颖大声喝道:“你就不怕巫老怪撕了你?”

  安诗怡本来也打算阻止,听安颖嚷嚷开来,便突然停下了。

  一束束赤红火芒,从指尖吞吐而出的费立,听到安颖的呼喊以后,脸色骤变。

  “嗤嗤!”

  那一束束的火芒,被他强行给纳入体内,他深吸一口气,道:“你是那个聂天?”

  “是我。”聂天平静道。

  “安诗怡是你什么人?”费立再问。

  “我认的干姐。”聂天再答。

  费立目显狐疑之色,他看了安颖一眼,发现安颖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只是一霎,他就明白了过来,知道聂天是被安颖唤来至此,也知道了聂天到来的意图。

  “天黑了,我不便多待,告辞。”

  他皱着眉头,丢下这么一句话后,没有向聂天问罪,也没有再去逼迫安诗怡今天就给出一个答案,果断抽身离去。

  他离开以后,庭院内,就只剩下聂天和安家姐妹。

  “谢谢。”安诗怡轻声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认的干姐,我是认真的。”聂天郑重其事道。

  安诗怡明眸一亮。

  安颖急忙说道:“姐姐,聂天可是巫寂的弟子,你只要和他扯上关系,甘康那老鬼,一定不敢那么放肆!”

  聂天真诚地说道:“安姐姐,不管当时你出于何种目的,你都给了我一个前往青幻界试炼的名额。青幻界的试炼,让我受益匪浅,我一直念着你的好。我曾对安颖说过,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麻烦,而我又有足够的实力,我必当全力以赴。”

  “当然,如今的我,实力还远远不足,不然我今天不会容那个费立走出这庭院!”

  “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就是希望通过我的身份,让甘康那老鬼,不敢对你太过于放肆。”

  过来之前,安颖已经向他说过,费立的师傅甘康,乃灵宝阁的一名炼器大师。

  灵宝阁这个炼气士宗门,与凌云宗、灰谷、玄雾宫都不太一样,这个宗门内部分为灵宗和宝阁两个派系。

  灵宗,主要以炼气士的修炼为主,灵宗这一系和凌云宗、灰谷、玄雾宫一样。

  而宝阁,则全部都是精研炼器之术的炼器师,他们将炼器,视为自己的修炼之道,宝阁内全部都是各种级别的炼器师。

  甘康,就是宝阁的一名高级炼器师,他也是宝阁,第五个能炼制出高级灵器的炼器师。

  宝阁的最强炼器师,是他师傅巫寂的一个老友,此人醉心于炼器,几乎从不理会宗门事务。

  也是如此,宝阁那边的一切事务,都由甘康和另外三个高级炼器师负责。

  灵宗的宗主,也是灵宝阁的阁主,他虽然执掌大权,可也甚少去干涉宝阁的内务。

  就算是他,也要给那四个高级炼器师面子,只要他们做的事情不过分,阁主就不会插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灵宝阁之所以能排在凌云宗、灰谷和玄雾宫的前面,就是因为灵宝阁除了灵宗以外,还有一个宝阁。

  四宗炼气士使用的灵器,绝大多数都是由宝阁炼制,所以宝阁在四宗的地位很是特殊。

  一般来说,灵宝阁的灵宗,还有其它三宗人,都不太愿意得罪宝阁的炼器师。

  聂天明知道甘康的身份,胆敢承担此事,以自己的身份去压甘康,是因为他知道,他师傅巫寂和宝阁最强大的炼器师房晖乃莫逆之交。

  甘康在宝阁,是第五位高级炼器师,换了凌云宗的其他人,兴许也不愿和甘康交恶。

  但他却不怕。

  “姐姐,你需要聂天这个干弟!”安颖低声道。

  “聂天如此待我,我是怕为他惹麻烦。”安诗怡有些犹豫。

  聂天嘿嘿笑道:“我不管你认不认,反正从今以后,我只要见到人,就说你是我的干姐!”

  安诗怡美眸滴溜溜转动了一下,突“噗哧”一笑,如百花盛开,娇艳妩媚,“既然你这么想要个姐姐,以后,我就是你姐姐了。”

  “姐。”聂天笑着叫喊。

  安诗怡神情欢愉,轻笑着点头,“看来,我这一年做出的最正确决定,就是去了你们聂家,心怀不轨地将你弄进了青幻界。”

  “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我反正是领情了。”聂天笑道。

  “谢谢了。”安诗怡很认真地道谢,旋即抿嘴一笑,挥挥手,示意安颖带聂天离开,“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和宗门的人,一起去挑选灵器,可不能深夜待在我这儿,免得被别人说闲话。”

  “哈,我不怕的。”聂天道。

  “你不怕我怕呀。”安诗怡白了他一眼,“你现在可不是孩子了,我在灵宝阁被那些老家伙弄的名声可不太好,要是留你过夜,指不定外面怎么传我呢?”

  “我相信姐姐是洁身自好的。”聂天诚恳道。

  “走了走了!”安颖有点不耐了,硬扯着聂天,将他带到了外面。

  “聂天,我姐姐只是需要你这个干弟的身份,你可不要多想!”安颖瞪着他,警告道:“以后,等我姐姐解决了这些麻烦事,重新赢得了阁主的信赖,我还是要你们解除姐弟的关系!”

  “哦,这些事,你和你姐姐去说吧。”聂天低声怪笑,“怎么?你是担心姐姐会喜欢上我不成?”

  “你放屁!”安颖毛了,“你这乳臭未干的家伙,我姐姐怎会瞧上你?我是担心你假借姐弟之名,和那些老不死的一样,对我姐姐有怀心思!”

  “嘿,我还是个孩子,你和我说这些,不太合适吧?”聂天调笑道。

  “你少来,在青幻界时,我看你就不是好人!”安颖回击了一句,突然想起了什么,压低声音,鬼鬼祟祟地问道:“对了,你在青幻界时,究竟怎么得罪了那妖女虞彤?我听说,那妖女回归血宗以后,用了三个月时间,才恢复了过来。”

  “那妖女,境界和实力恢复以后,就托血宗的人,四处打听你的消息。”

  “她都放话出去了,她和你有血海深仇,以后只要见到你,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虞彤那妖女,以前从未如此仇恨过一人,你到底怎么她了?让她如此愤怒,势要杀你才干休?”

  聂天愣了愣,摸着头说道:“也没怎么啊,鬼知道那女人发什么神经。”

  “你一定干了什么坏事!”安颖肯定道。

  “没!”

  “肯定有!”

  “真没!”

  “绝对有!”

  两人斗着嘴,一会儿就重返到了凌云宗所在的石楼,安颖离去之前,没有继续吵嚷,而是说道:“你这家伙虽然有点令人讨厌,不过还算是够义气,说话算话。这次的事,我替我姐姐谢谢你了。”

  话罢,不等聂天回应,她便有点不好意思地走开了。

  第二天,灵宝阁的丹楼。

  清晨一早,聂天便在柳砚的带领下,站到了丹楼的门前。

  灵宝阁的丹楼并不大,只有三层高,而且所藏的丹药有限。

  因为,灵宝阁的宝阁,大多数都是炼器师,懂得炼丹的只有一人。

  据说,丹楼内的丹药,很多也不是那名炼丹师炼制的,而是灵宝阁通过灵器,和其它八域换取而来的。

  丹药,在鉴宝会只占很小一部分,丹楼出售的丹药并不多。

  由于丹药在鉴宝会不算重要,所以丹楼内的丹药,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就可以直接购买,不需要参与拍卖争抢。

  聂天一早过来,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将那一枚蕴灵丹拿下,免得被人捷足先登了。

  他在等丹楼开门时,发现玄雾宫的郑彬,竟然和韩馨,还有那翁婆子,也来到了此地。

  “柳先生,你这趟怎么对丹药也感兴趣了?据我所知,你每次过来,不都是挑选灵器的吗?”玄雾宫的翁婆子好奇道。

  她知道,凌云宗的下属家族,每隔几年的抓阄大会,虽然不是全部由柳砚主持,但抓阄大会上提供的灵器,几乎都是柳砚从灵宝阁挑选出来的。

  柳砚在凌云宗的一个重要事务,就是挑选低等级的灵器,用来赏赐给下属的家族。

  “有一枚蕴灵丹,我这小师叔看中了,如果你们也是选丹药,希望不是冲着蕴灵丹而来。”柳砚表态。

  “小师叔”

  翁婆子,郑彬和韩馨,此刻都眼神怪异地瞧向聂天。

  “郑彬,好久不见。”聂天打招呼。

  “恭喜你。”郑彬道。

  翁婆子看了一下聂天,就对柳砚说道:“巫老怪徒弟看上的蕴灵丹,我就算是想要,也不会去争夺,你放心吧。”

  “那就谢了。”柳砚笑着说。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19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