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十八章 心有怨意

第九十八章 心有怨意

  当夜。

  柳砚,姜灵珠、叶孤末等人,相继返回凌云宗的暂居地。

  不久后,晃荡许久的聂天,也从外归来。

  聂天一回来,就见姜灵珠和叶孤末,喜滋滋地把玩着手中的灵器,看样子颇为满意。

  “聂天,你怎么样?后来有没有什么收获?”叶孤末挥动着一柄长刀,那长刀泛着银白色的灵光,看着就很是不凡,“你购买蕴灵丹的事,我们都听说了。蕴灵丹在离天域虽然罕见,但以你的身份,早晚是可以得到的。”

  姜灵珠也劝说,“不要太担心了,你爷爷的伤势,有你在,一定能痊愈的。”

  “谢谢关心。”聂天道。

  柳砚对他很坦诚,说道:“蕴灵丹这趟恐怕拿不下来了。我拜托了几个朋友,让他们去从费立手中购买,可费立似乎猜出了什么,坚决不肯卖。”

  “柳叔,劳你费心了。”聂天道谢。

  他们讲话时,罗欣和史逸也从外面归来,史逸左手提着一个沉重的布袋。

  他一进来,就将那皮袋放在屋内,把袋口掀开,里面那件炎龙铠就显露了出来,“聂天,这件宝甲我帮你带回来了。”

  史逸皱了皱眉头,道:“我的修为,在中天境后期。可即便是我,如果穿戴上这件宝甲,行动都会很不便。”

  “多谢史叔。”聂天忙道。

  罗欣瞪了聂天一眼,道:“你这家伙,就是不听劝。这件宝甲分明不适合你,而且压根不值九千灵石,你为何偏要选此物?”

  聂天尴尬一笑,却没有解释。

  “什么?他花费了九千灵石,购买了一件宝甲?”姜灵珠咋舌道。

  “是啊”罗欣将事情的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

  众人听完以后,都以一副看败家子的表情看着他,都觉得他年少无知,太过于胡来了。

  就在他们纷纷指责时,柳砚、史逸、罗欣三人的师傅乌兴也回来了,乌兴一进屋,吵嚷着的众人,都立即放低了声音。

  “师傅。”柳砚、史逸、罗欣问好。

  姜灵珠和叶孤末,也都躬身行礼。

  未曾见过乌兴的聂天,在乌兴进来以后,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去主动问好,而是愣愣地站在原地。

  通过聂东海和聂茜等人,他早就知道乌兴原本也是他母亲的师傅,知道当年乌兴曾在他母亲身上寄予厚望。

  据说,以前乌兴最为疼爱的,也就是他母亲。

  但因她母亲莫名其妙地死亡,乌兴震怒之下,将罪责归咎到了聂东海身上,对聂家怎么看都不顺眼。

  后来,聂茜在云家遭受委屈,他外公被云蒙和袁逢春联手重创时,乌兴保持了沉默。

  他的沉默,让云家更为肆无忌惮,也让凌云宗的很多人,觉得他对聂家的怒气始终未消。

  也是因为如此,聂北川才敢趁机站出来,以聂东海的伤势做文章,一点点蚕食了聂东海的权利,最终取而代之。

  对于乌兴,聂天的情感很复杂

  他既感激乌兴对他母亲的偏爱,在他母亲生前所做的一切,又暗恨当他母亲死亡以后,乌兴对整个聂家的无情。

  一身青衣,不苟言笑的乌兴,进屋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聂天。

  乌兴来到众人之中,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聂天。

  在他的目光下,聂天抬头,终于和他对视。

  柳砚等人,从聂天的眼中,都看出了毫不掩饰的怨气

  “今天甘康找过我。”乌兴沉默许久,突然说道:“甘康告诉我,如果你不管那安家丫头的闲事,他会让费立将蕴灵丹免费赠与你。”

  聂天目显怒色,道:“安诗怡是我认的干姐!”

  两人一讲话,屋内的气氛立即变得更僵了,姜灵珠和叶孤末互视一眼,都悄悄地上了楼,不敢呆下去了。

  以身份来说,身为巫寂徒弟的聂天,算是乌兴的小师弟。

  但,以前聂天的母亲,乃乌兴最为重视疼爱的弟子。

  为了这个弟子,乌兴曾煞费苦心,而且还将他最珍贵的丹药和灵器,都毫不吝啬地交到其手中。

  那时,谁都知道聂瑾乃乌兴的逆鳞,都知道乌兴为了聂瑾付出了什么。

  聂瑾身亡以后,据说乌兴遭受了沉重打击,很长时间都在闭关,谁都不见。

  就是因为疼爱聂瑾太深,聂瑾的死亡,让乌兴认为是聂家的原因,以至于后来对聂家很是无情。

  他的无情,造成的后果,就是聂茜被云志国休妻,聂东海被重创。

  如今,他最痛爱弟子的儿子,摇身一变,竟然被巫寂看中,成为了他的小师弟,这是乌兴也没有预料到的。

  “师兄”罗欣怯怯的,不断向柳砚示意,示意他劝说两句。

  柳砚苦涩一笑,挥挥手,让罗欣和史逸先上去。

  感到气氛压抑的罗欣和史逸,如蒙大赦,也赶紧在姜灵珠和叶孤末之后,匆匆上楼。

  在他们离开以后,柳砚咳嗽了一声,说道:“师傅,那个安诗怡在黑云城时,给了聂天一个去青幻界试炼的名额。安家那丫头,对聂天真是有大恩,要不是经过青幻界的蜕变,聂天也未必就能被师叔祖看上,所以”他试图缓和一下气氛。

  乌兴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只是帮甘康传个话而已,并没有逼迫他去做出什么决定。他如今可是我小师弟,我可不敢替他决定什么。”

  柳砚暗暗松了一口气。

  乌兴看了看从布袋内露出的炎龙铠,微微皱眉,问道:“那是什么?”

  柳砚赶忙解释了一番。

  “九千灵石,去购买一件中级三品的宝甲?胡闹!”乌兴丢下这句话,就冷着脸上了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又不是我师父,要你管我?”聂天小声道。

  “哎。”柳砚叹了一口气,说道:“爱之深,才恨之切。小子,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师父有多疼小师妹。小师妹去世以后,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他对于小师妹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

  “其实,在我来看,他是将小师妹当成女儿来看待的。”

  “后来发生在聂家的事,或许他有些失责,可这些也是因为他心中有怨,你也不用太埋怨他了。”

  “你外公的伤势,还是可以补救的。至于你姑姑聂茜,那云志国如果对她真用情至深,他也干不出那样的事情来。”他循循开导。

  聂天却始终沉默不语。

  也在此时。

  灵宝阁一处招待外宾的庄园中,外来的炼气士赖易,在一间设下隔音结界的石室之中,和另外两个同样来自外域的炼气士,秘密私语。

  “炎龙铠的血核出现了!”赖易一改白天的沉默寡语,满脸的狂喜,“追寻了那么久,只查出那块血核辗转流落到离天域,本以为这趟离天域之行,只能从灵宝阁带一些中高级灵器回去,没料到血核竟然冒出了!”

  “我将炎龙铠寄卖,其实也没抱有太大的希望,谁曾想到第一天,就被一个少年购买了!”

  赖易兴奋不已。

  石室中,另外两个外域的炼气士,听说血核竟然显现,也都一脸亢奋。

  “如果能将血核拿到,等我们回去以后,必是大功一件!”

  “有了血核,炎龙铠才算是完整的,才能真正展现出它的威力!”

  “主上定会大大赏赐我们!”

  三人磨拳霍霍,都因为那一块血核,而变得癫狂。

  “和血核相比,我们这趟的任务,都算不得什么。”赖易渐渐冷静下来,道:“我打听清楚了,那个小子身份不凡。如果我们要在离天域讨生活,动了那小子,倒是有些麻烦。嘿,可我们并非离天域的炼气士,不管通过什么方法,只要我们将血核和炎龙铠夺取,等回到了主人身边,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打算何时动手?”一人询问。

  “如果有机会,就这两天动手,夺回血核和炎龙铠就走!不然,就等鉴宝会结束,在他们回去的途中下手!”赖易眼神阴沉道。

  “好!”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29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