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九十九章 血肉温养

第九十九章 血肉温养

  “柳叔,当年你那件在聂家抓阄大会上拿出的兽骨,是以什么价码购买的?”聂天被柳砚罗哩罗嗦教育了一番,实在忍不住了,就去转移话题。

  “哦,那兽骨啊,好像只花费了几十块灵石。”柳砚满不在意,诧异道:“问这干什么?”

  他从未将那块兽骨放在心上,当年在抓阄大会拿出来,也就是凑数。

  “几十块灵石”聂天看了一眼布袋内露出的炎龙铠,又问道:“那块兽骨也是宝阁炼器师炼制的?”

  “那倒不是。”柳砚摇头。

  时间过去太久了,他思付了一会儿,才再次说道:“那一块兽骨的来历,和你今天购买的炎龙铠,倒是有点相似。”

  “卖给我的宝阁炼器师,当时介绍了一下,说一名陌生的外来者,似乎受了重伤,还被人追杀着。”

  “他当时走投无路了,又急需要灵石,于是就将兽骨,卖给了宝阁。”

  “那人拿到灵石以后,就从此消失了,再也没有踪影。”

  “但我听宝阁的炼气士说过,那人将兽骨卖给宝阁以后,说是让宝阁保留一段时间,他会再以高价赎回去。”

  “可惜,他在约定的时间内,并没有回来。”

  “那块兽骨,也算不得什么珍贵的物品,宝阁也没有放在心上,很快就拿出来售卖了。”

  柳砚将兽骨的来历,仔仔细细地向聂天解释了一番,随后问道:“怎么?你对那兽骨挺好奇的吗?”

  “我记得,你和那块兽骨并没有产生灵力的感应,你问这么多干嘛?”

  “随便问问而已。”聂天笑笑,又道:“柳叔,麻烦你帮我把这件宝甲,送到我楼上的石室好吗?”

  “你这家伙,连拧都拧不动,不知道你为何要选它。”柳砚抱怨着,将盛放着炎龙铠的布袋抓起来,“果然沉重!这么重的宝甲,我穿戴上去都不能活动自如,不但增加不了战力,反而还会影响我!”

  一感觉到炎龙铠的重量,他又瞪了聂天一眼,然后说道:“你小子,明天去购买一件储物手环吧,不然很多东西都携带不便。”

  “鉴宝会上也卖储物类的灵器?”聂天眼睛一亮。

  他早就听过说储物类灵器的方便,也知道此物很是珍贵,境界较低的炼气士,除非出身不凡,否则很难拥有储物类的灵器。

  “的确有几样。”柳砚想了一下,说道:“本来,以你如今的境界层次,身上不太可能会有太多的东西,所以暂时不是非要储物手环不可。但现在你购买了炎龙铠,你自己又拧不动,那就很有必要了。”

  “而且,你逛了那么久,似乎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灵器。储物手环嘛,你以后早晚都是需要的,提前购买也没错。”

  聂天振奋道:“我明天就去购买。”

  两人说话间,柳砚提着那布袋,已到了聂天指定的一间石室,他将布袋仍在地上,也没再劝说聂天去谅解他师傅乌兴,便转身离开了。

  他走后,聂天关紧房门,轻轻将布袋的袋口解开。

  那件暗褐色的,略显残破的宝甲,于是一点点显露出来。

  这件宝甲,之所以说有些残破,那是因为宝甲胸口部位,有着一个凹口,那凹口之中本应有某样东西,可如今却空空如也。

  在聂天来看,宝甲如果穿戴在身,那胸口凹口,恰好会将自己的心脏暴露出来。

  心脏,乃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分,那件宝甲即使防护力惊人,可却无法庇护住心脏,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

  宝甲上,缺失的那件东西,一旦镶嵌在凹口内,就能弥补这残破宝甲的劣势。

  那时,宝甲似乎才真正完整,而非残缺。

  “缺失的东西,没意外的话,就是那块兽骨了。”

  盯着宝甲胸口部位的凹口,看了好一会儿,聂天悄悄将贴身而藏的那块兽骨取出,对着那凹口比划着。

  比划了两下,他就知道他的猜测无误。

  他看得出,那块兽骨只要被他按下去,就能无缝对接地嵌入凹口,让宝甲恢复其本来的模样。

  “不行”

  本欲动手的他,转念一想,又急忙停了下来。

  他还记得,单单只是那块兽骨,一旦展露出神异,都会引起空间裂变,使得平整的天穹,突显一道道缝隙。

  兽骨来源于炎龙铠,一旦嵌入其中,若是形成了巨变,整个灵宝阁的炼气士,都会瞬间注意到这边。

  虽然极度好奇,可他还是暂时忍耐了下来,没有在灵宝阁内轻举妄动。

  他摩挲着兽骨,盯着炎龙铠看了半响,又重新将兽骨贴身收好,准备等离开灵宝阁,回到了凌云宗的后山,再去慢慢研究炎龙铠和兽骨的奇异之处。

  当夜。

  聂天盘坐与炎龙铠旁边,取出一块灵石,进行着日常修炼。

  不久后,他感觉到腰侧的那块兽骨,渐渐变得温热。

  觉察到有些反常的他,悄悄以精神意识去感知,很快注意到,有丝丝缕缕肉眼看不见,但精神意识却能感应到的细微能量,从他浑身毛孔散逸开来。

  他以精神力,追寻着那些细微能量,用心去体会,发现那些细微的能量,竟一一涌入旁边的炎龙铠。

  “那些力量”

  他暗暗琢磨着,以心神梳理,突然醒悟到,那些力量来源于他的血肉!

  根据他师傅的说法,众生百族,修炼的力量一共有三种体系,灵力,血脉之力,灵魂之力。

  而血脉之力,又被称为血肉之力,乃是蕴藏于生灵血肉和骨骼内的一种特殊力量。

  这种力量,只有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异族和强悍的巨大生命体,才能出生时就感应到,并且能将其修炼到极致。

  大多数的人族族人,即使穷极一生,去苦修血肉之力,也绝对无法和那些具有特殊血脉的异族比拟。

  也是如此,人族的修炼,往往以灵力为主,等到了一定境界高度,再去精研灵魂秘术。

  可他,其实在青幻界时,通过吞食大量的灵兽肉,已经感觉到来源于灵兽肉内的缕缕暖流,散逸到他四肢百骸,就知道这是一种有别于灵力的力量。

  后来,通过他师傅的讲述,他渐渐确认,那种力量,就是血肉之力。

  如今,那些深藏于他体内的血肉之力,在他以灵石修炼时,竟慢慢散逸开来,注入了炎龙铠当中

  “兽骨!”

  又感受了一番,他意识到变得温热的兽骨,仿佛在默默催动着他体内的血肉之力,将其导引向炎龙铠。

  他愈发肯定,兽骨本就是炎龙铠的一部分!

  “兽骨将我的血肉之力,往炎龙铠引入,对我而言,究竟是好还是坏?”他思量着,却找不到答案,“算了,暂且不管了。”

  没有理会兽骨和炎龙铠的小动作,他依旧在以灵石用心修炼,许久后,当他停止下来,他感到身子有些疲惫。

  睁开眼,他凝神去看炎龙铠,看到那暗褐色的炎龙铠,吸收了一会儿他体内的血肉精气后,似泛出了一点点红润光泽。

  “炎龙铠”

  没有去拿兽骨,他伸出手,以掌心贴向了一处甲胄。

  触手的那一霎,一种奇妙的感受,突然映入心头。

  他觉得,他和炎龙铠之间,似有了某种神秘的联系

  这种感觉,是他在那石楼中,初次去碰炎龙铠时,绝对没有的体会。

  “以血肉精气温养炎龙铠,难道能渐渐得到认同?这炎龙铠,难道和兽骨一样,也需要庞大的力量,才能真正发出其功效?”

  他忽地想起,他最初得到兽骨时,那兽骨也是平淡无奇,毫无亮点。

  直到兽骨开始吸收火云石的火焰之力,才稍稍显现奇异,等兽骨将矿洞内所有火云石的火焰之力给吸纳一空,兽骨内凝结了一滴鲜血,那兽骨才变得越来越神奇,从而将他带到了那未知的异地,给了他一场莫大造化。

  兽骨,需要吸纳火焰之力,而那炎龙铠,似乎需要抽离他体内的血肉精气。

  “看来,若想真正去了解炎龙铠,知道它的奇特之处,我必须先做出付出了。”他喃喃低语,暗暗想到:“这东西,最好不要经常暴露在外,我需要一个储物手环。”

  于是,第二天一早,他就向柳砚说明,今天就要购买一件储物手环。

  “聂天,你小子来了灵宝阁,怎么也不找我?”

  早上,他将炎龙铠暂时寄放在姜灵珠储物手环内,才准备出发,就看到了潘涛不满地走到楼外。

  “那个,这两天事情有点多。”聂天讪笑道。

  “哦,你认安诗怡为干姐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点。”潘涛叹了一口气,说道:“安诗怡是安颖姐姐,我本来也想帮忙,可”

  他摇了摇头,见凌云宗的其他人出来了,就打住不说了。

  “走吧!我带你好好逛逛,你们凌云宗的人,怎能比我熟悉灵宝阁?不管你想要找什么,问他们,都不如问我!”

  潘涛拖着聂天,没有去管凌云宗的其他人,径直离去。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30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