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二章 灭顶之灾

第一百零二章 灭顶之灾

  渐渐地,血月底下的血影,已胀大到如一座山峰般巨大。

  一股股恐怖至极的血气波动,从那巨大血影身上扩散开来,让山谷内的所有来客,都感到了体内气血不顺。

  “嘶嘶!”

  一道道血色月华,如绵长的血色长河,从那一轮血月内倾泻而出。

  数十道血色月华,垂落之时,仿佛化为了一个个混杂着浓郁血光的流星。

  血光熠熠的莲台上,那模糊的女人,似在掐诀催动秘法,那巨大血影骤然发出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咆哮声一起,垂落的血色流星,变得愈发猩红绵长。

  “轰轰!”

  一道道血色月华,如暗红流星,开始轰撞灵宝阁的“地火焚天”大阵。

  无数密密麻麻的火焰图纹,从那红艳艳的光罩内清晰浮现,又骤然粉碎炸裂,再迅速重聚。

  地底深处,更加惊人的震动爆发,三座环在山谷的石峰,峰顶之上,有道道火焰光柱冲天。

  山谷内,所有的来客,包括灵宗和宝阁的炼气士,仰望天穹,都目显焦色。

  “地火焚天,恐怕也撑不了太久。毕竟是血宗的那个恐怖女人,她全力施法之下,足以撼天改地。”柳砚已经在考虑,一旦那火焰光罩被凿开了,是不是应该在第一时间,就领着聂天等人火速撤离。

  和翁婆子一样,他也不觉得灵宝阁能逃脱此劫,所以开始为身边人打算了。

  “鬼宗的那位,应该也行动了,只是不知他通过何种方式,来破坏那地火焚天大阵。”史逸眼神飘忽着,四处去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也在此时。

  一座石峰的山脚下,有着一个孤零零的石屋,石屋底下有一个幽暗石道,直通地底。

  地底百米处,一间宽阔的石殿内,宝阁第二位能炼制高等级灵器的炼器师魏宁,陡然变色。

  身为高级炼器师的他,最近一门心思钻研通灵的炼器之道,一心想要炼制出一件通灵的灵器。

  灵器,想要通灵,有两种方式。

  一种方式,是灵器本身材质富有灵性,随着灵器最后一步的淬炼凝形,使得灵器自身诞生出灵性,拥有智慧。

  这种方式,乃最精湛的通灵级别的炼器师,才有可能触摸到的真谛。

  魏宁,如今还只是一名高级炼器师,他所采用的方式,是直接将灵魂强行融入器物之中,赋予器物灵魂。

  为了实现这一点,他煞费苦心,收集了七个强大的灵魂。

  那七个强大灵魂,都是他准备用来炼制通灵级的灵器,为灵器最终赋魂的。

  如今,七个强大的幽魂,被一条条细密的雷绳拴在,给禁锢在七件特制的器皿内。

  “嗤嗤!”

  从那些雷绳之中,不时传来电芒和雷光,七个幽魂本奄奄一息,压根兴不起反抗念头。

  可不知怎么回事,七个被雷绳拴着,被禁锢在特殊器皿的幽魂,似突获异力,瞬间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七个幽魂,在那些器皿之中,变得狂暴,不顾那一根根雷绳的鞭挞,疯狂地撞击着那些特制器皿。

  玻璃的器皿表层,突然浮现出精美的花纹,禁制的力量产生。

  可那七个幽魂,却熟视无睹,在不断的撞击之下,令其中一个器皿,突然碎裂了一道口子。

  当中的那幽魂,就通过那个小口子,如一缕轻烟般飞出。

  它一飞出,一股阴寒的灵魂之力,忽地笼罩了整个石殿。

  宝阁排名第二的炼器师魏宁,眼中闪现出迷茫和困惑,一个绝不该在他心中浮现的念头,突然就产生了。

  “啪啪!”

  心念一动,那另外六个特殊器皿,陡然爆碎。

  六个幽魂,瞬间脱离了禁锢,化为了六个恐怖的鬼影,从他的耳朵,眼睛,鼻孔之中,猛地钻入他脑袋。

  数秒后,魏宁便再无一丝生命气息,灵魂似被蚕食干净。

  七个被禁锢在地底百米,绝不应该存在于宝阁的幽魂,挣开束缚,脱困而出,忽然便在谷内冒出。

  那七个幽魂,一出来,就朝着最近的宝阁炼器师动手。

  “有幽魂从地底飞出!”

  “那些幽魂,那些幽魂是魏宁长老花费巨大代价,从其它的域外天地换取过来的!它们冲出了束缚,似被鬼宗控制了!”

  “魏宁长老应该已经死了!”

  宝阁的炼器师,有人知道魏宁获取的七个幽魂,送来时就有层层禁锢。

  因为,即便是魏宁自己,如果面对那七个未被层层束缚的幽魂,恐怕也无力抗衡。

  七个幽魂的脱困,意味着宝阁排名第二的魏宁,应该是身亡了。

  他们惨嚎着,大声叫嚷着,都在四处逃逸。

  可那七个从地底冒出的幽魂,却飘忽着,四处追击着他们,冲入他们的脑海之中,以他们的灵魂为食。

  “那是暗冥域的厉魂,魏宁疯了不成?他竟然敢从暗冥域换取幽魂!”潘涛的父亲潘柏,在极远之处的一栋石楼内,大声怒吼着。

  聂天注意到,从潘柏的方向,陡然冲出了几个灵宗的炼气士,去迎击那七个来自暗冥域的厉魂。

  “轰!”

  就在此刻,天空中那名端坐莲台的女子,驾驭着那庞大的血影,狠狠地轰击在火焰光罩上。

  聂天被那轰鸣声,震的耳膜生疼,他抬头一看,发现火焰光罩上显现的一个火焰图案,未能在第一时间恢复重组。

  “不好!”

  “要破碎了!”

  街道上,许多看着天空的外来客,都脸色青白,似知道即将大事不妙。

  “咻!”

  乌兴的身影,突然间冒出,他倏一过来,便喝道:“灵宝阁的所有空间传送阵,都受到异常空间波动的影响,全部失效了。”

  “师傅,那怎么办?”罗欣喊道。

  乌兴一句话讲完,才发现玄雾宫的翁婆子也在,他冲着翁婆子微微点头,急忙道:“灵宝阁怕是留不得了。”

  翁婆子深以为然。

  “走吧,我们往阵法边缘去靠拢。一旦地火焚天大阵被凿开缺口,在外面鬼宗和血宗的强者涌入时,我们也只能冒险突围了。”乌兴压根没有和灵宝阁共存亡的想法,急切地催促着众人,让大家跟上他。

  聂天和姜灵珠、叶孤末一道儿,在乌兴的带领下,从楼上下来,立即动身。

  街道上,很多灵宝阁下属家族的弟子,还有灵宗和宝阁的炼气士,都在吵嚷着,人人自危。

  另一边,大声叫喊着的潘柏,似注意到了乌兴等人的动向。

  以识人闻名四宗的潘柏,突将他儿子潘涛拉到一边,以只有潘涛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涛儿,跟着凌云宗和玄雾宫的人,尽可能远离灵宝阁。我和你爷爷,在灵宝阁身居要职,我们只能坚守,决不可退却,但你不需要和我们一般。”

  “不!”潘涛眼睛通红,“我和你们一起留下!”

  “滚!”潘柏暴怒,“赶紧给我滚!这趟宗门突遭惨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牺牲,别人我不管,我要你给我活着!”

  “你快滚!如果你想为我们做些什么,就好好活着,将发生在灵宝阁的剧变,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其它三宗!”

  “其它三宗,如果能迅速察觉,强者尽出,我们并非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你离开!不是逃脱,你是能为我们带来生机的!快去!”

  潘柏不断催促,生怕乌兴等人走远了,他儿子追不上。

  潘涛咬着牙,盯着他深深看了几眼,终猛一点头,一言不发地奔了出去,以最快地速度去追乌兴等人。

  同一时间。

  安诗怡姐妹所在的僻静庭院,安颖恐惧地看着天空,早已六神无主,不断地询问道:“姐姐,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安诗怡也娇容失色,呆呆看着渐显裂痕的火焰光罩,她喃喃道:“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凌云宗,玄雾宫和灰谷的来人,不是我们灵宝阁的,他们没有责任和义务陪着我们坚守到最后。而我们,也不是潘涛和郑瑞,我们是来自于下属的安家。”

  “阁内出现惊天巨变,我们这些从下属家族过来的,若是敢逃离,以后的处境,怕是还不如死在这里呢。”

  “我们认命吧。”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55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