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零七章 一线生机

第一百零七章 一线生机

  被赖易扔掉的储物手环,落地时,依然有火焰闪烁着。

  凡境修为的赖易,似乎都无法承受手环上释放出的火焰,不得不暂时丢掉手环,好集中精力与血宗的强者战斗。

  可聂天,伸手去抓那储物手环时,缠绕在手环上的火焰,却倏地熄灭了。

  他很轻易地,就将手环捡起,并重新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一缕念头逸入,他看到手环内的白茫茫空间中,所有的物件都还在。

  丝丝火苗,此时,正慢慢被炎龙铠吸收

  聂天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意识到储物手环会突生异变,释放出炽热火焰,完全是里面的炎龙铠引起的。

  而炎龙铠之所以会发生巨变,则是因为他在一声声呼唤炎龙铠,因为他持有的兽骨,逐渐变得滚烫。

  “炎龙铠,血核”聂天暗暗琢磨了一下,突道:“血核,才是关键!”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从众人头顶的天空响起,正在激战的众人,无心理会身外之变,都在和各自的对手抗衡。

  只有聂天,将储物手环套在手腕上以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他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灰色身影,从灵宝阁山门的方向冲向云空,那灰色身影像是由无数的恶鬼幽魂簇簇聚集而成。

  灰色巨影,凌空而起,马上和端坐于血色莲台的女人联手,去围攻宝阁的房晖。

  站在青铜巨鼎之上的房晖,在那灰色巨影腾空以后,神情骤变,突以任何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喝道:“所有灵宗和宝阁的子弟,都无需坚守山谷!本宗子弟,尽一切可能逃生,来日山门重整时,尔等返回即可!”

  此言一出,聂天脸色微微一变。

  他马上就知道,那灰色巨影,必然乃鬼宗的玄境强者!

  如果只有血宗的那个女人,房晖觉得以灵宝阁的底蕴,以他的实力,灵宝阁还有一战之力。

  可那灰色巨影的凌空,让他明白,鬼宗的至强者也降临此地。

  他很清楚,面对着两个玄境的强者,他绝无可能获胜,最多只能拖延着两人,让那两人不能大开杀戒。

  鬼宗和血宗的最强者,既然都到了山谷,就意味着鬼宗和血宗已倾囊尽出。

  他自知灵宝阁再没有抗衡的可能。

  为了保全宗门的力量,他让所有宝阁和灵宗的子弟,不要再顽固地坚守山谷,而是伺机逃生。

  “走!”

  “大长老发话了,大家不必坚守宗门内,先离开此地!”

  “往凌云宗、灰谷、玄雾宫撤离,他们一旦收到了消息,必会赶来相助。”

  “只要能和那三方的高手汇合,我们还有机会,还能重返山门!”

  众多灵宗和宝阁的炼器师,听到房晖的指示以后,都暗暗感激,立即改变了主意。

  他们不再决心赴死。

  “呼呼呼!”

  就在房晖发话不久,两座石峰中央的空隙处,一道道火焰光柱冲天而起,纷纷注入那青铜巨鼎。

  “山门彻底开放了!地火焚天完全失效!”

  “大长老为我们敞开山门了!”

  “快走啊!”

  不论是宝阁和灵宗的炼器师,还是外来的散客,都注意到了山谷的变化,大声叫嚷。

  聂天环顾四周,眼睛猛地一亮。

  本来,灵宝阁所在的山谷周边,环绕着三座呈“品”字形而立的石峰,三座石峰之间有三个巨大的缝隙。

  其中一个缝隙,就是离谷的山门,灵宝阁的人进出时,都只通过那个石峰的缝隙。

  另外两个巨大的缝隙,则是被两个火焰光罩完全给堵住,那两个火焰光罩如火焰之门般,将山谷和外界隔绝。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鬼宗和血宗的强者,无法通过那两个缝隙涌入山谷。

  坏处则是,就连谷内灵宗和宝阁的子弟,也不能穿透那两个缝隙,尽快从山谷内走出。

  就是因为那两个山川的缝隙,被火焰之门给堵着,所以聂天只能跟随着潘涛,试图从石峰内的通道直达外界。

  但,如今催动那两个火焰之门的冲天火柱,都已被房晖的青铜巨鼎带上天空,就使得那两个缝隙也成为了离开山谷的全新通道。

  聂天注意到,很多灵宗和宝阁的人,都在房晖发话以后,朝着那两个山峰的缝隙冲来。

  而他们,如今离其中一个缝隙,却最为接近。

  “聂天!灵珠,叶孤末!不要管我们,你们都赶紧离开!”柳砚大吼。

  “快走!”潘涛也呼喊着,率先向那个临近他们的缝隙冲去,他注意到,在那缝隙口,如今还没有鬼宗和血宗的强者赶来。

  安诗怡,安颖,还有郑彬、韩馨,也都看到了生机,纷纷避过那些猩红血线的刺杀,朝着那开放的逃生之门涌去。

  拿到了储物手环的聂天,没有被猩红血线给盯上,在听到柳砚的催促以后,他只是略一犹豫,对柳砚说了一句:“柳叔保重!”

  话罢,他也和安诗怡、安颖等人一样,朝着那敞开的缝隙而去。

  此地的血宗强者,一心想要斩杀赖易,柳砚、史逸等强者,他们明知道聂天等人要逃离,也无动于衷。

  在他们来看,从大地深处冒出的猩红血线,会始终盯着聂天等人,会如影随形地攻击。

  他们认为,以聂天等人的境界修为,即使暂时离开山谷,最终也会被那些猩红血线一一斩杀。

  加上他们在此地的人手不足,所以他们放任了聂天等人的离开,还是专心去对付赖易和柳砚等人。

  “该死!”

  从暗冥域而来的赖易,丢掉储物手环,看到被聂天捡起时,就急的暴躁如雷,如今眼睁睁望着聂天离开,可那个血宗的强者,却紧盯着他不放,他更是怒火冲天。

  “嗤嗤!”

  然而,更多的猩红血线,在聂天等小辈离开以后,又从大地下滋生,疯狂去冲击他们。

  赖易无法摆脱那些讨厌的猩红血线,也不能在那名血宗强者的攻击下,去追杀聂天,只能厉声怒骂着,疯狂去激发体内的灵力。

  可聂天,却在他的叫骂之中,已渐行渐远。

  “这边!”

  “快点过来!”

  前方,潘涛和安诗怡不断提醒着,让身后的安颖、姜灵珠、聂天跟上。

  很快的,众人就从那被房晖开放的缝隙,第一批地逃出了山谷。

  “跟我来!”潘涛在前方指引。

  一行人跟着潘涛,都疾驰着,以最快的速度,渐渐远离山谷。

  聂天不时回头,发现在他们离开的缝隙口,逐渐多了一道道身披血衣的身影,还有几个黑色衣衫,鬼气森森的鬼宗强者。

  他心中一沉,知道后续的柳砚、罗欣等人,还有即将赶来的宝阁和灵宗的人,想要如他们一般轻松越过那山口,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逃出了几个?”

  一个刺耳的啸声,从他身后的山口传来。

  “几个小辈,要不要追击?”

  “小辈?暂时不用,都给我堵住这山门,将那些老家伙永远留在谷内!”

  彻底远离那山口时,聂天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断断续续地交谈声,他于是明白没有能第一时间离开的,想要越过那山口,势必要经历一番血腥的洗礼。

  最终,能有多少人活着离开,会有多少人葬身山谷,他也无法预知。

  他只是跟随着潘涛,在赤炎山脉一座座高低不等的山峰之中,全力前行。

  赤炎山脉山峰众多,灵宝阁只是在三座最大的石峰当中,一离开那山谷,聂天就释放出精神意识感知,想要知道附近有没有鬼宗和血宗的强者。

  一个不弱的生命气息,陡然映入他脑海,那生命气息似不属于鬼宗和血宗之人。

  那人,和他们一样,似乎也在疯狂逃离,想要尽快离开灵宝阁所在的地界。

  “有个人在附近。”聂天突然道。

  他一开口,前方的安诗怡,也忽地以精神感知。

  安诗怡黛眉一皱,俏脸闪现出厌恶之色,道:“那人是费立。”

  “费立?”聂天讶然,“安姐姐,你怎知是他?”

  “我记得他身上那种令人作呕的气息!”安诗怡轻咬银牙,突想起了什么,“聂天,我听说因为我,费立不肯将那一枚蕴灵丹卖给你?”

  “是这样的。”聂天道。

  “我们去抢回来!”安诗怡娇喝。

  聂天一呆,“抢费立?”

  “他师父甘康既然想要脱离灵宝阁,不管灵宝阁以后如何,他费立都要跟着遭殃,除非他和甘康一样彻底走出离天域。”安诗怡哼了一声,道:“就算他们要走,在离开之前,我也要让他把蕴灵丹给你留下!”

  话罢,前行中的安诗怡,突然改变了方向,往聂天感知到的位置而去。

  “费立敢于一次次逼迫我,只是因为他师父甘康在宝阁的身份。没了他师父的庇护,他费立根本不被我放在眼里,你看我吧,我一定帮你将蕴灵丹拿回来!”安诗怡自信道。

  ps:月初,弱弱地求一张月票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64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