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擒!

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擒!

  “第四次!”

  安颖等人无法讲话,可眼中却突显异色,分明被聂天的话震惊到了。

  难道聂天在青幻界已连续击败了虞彤三次?

  他们不敢置信。

  可虞彤,居然没有反驳,似认可了聂天的那句话,承认自己在青幻界,连续三次败给了他。

  虞彤的沉默,让众人愈发吃惊,也突然对聂天生出了几分信心。

  “三次了?

  大地深处,传来了封罗意味深长的飘忽声。

  他只知道虞彤在青幻界时,未能完成血宗、鬼宗的试炼,和一个名叫聂天的小子有着重大干系。

  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被血宗寄予厚望的虞彤,竟然在聂天手中败北了整整三次!

  他终于明白,聂天为何会成为虞彤的心魔,虞彤为何反复念叨着聂天,差点悄悄从血宗离去,前往黑云城去斩杀聂天了。

  虞彤的自傲,决不允许一个境界低于她,却连续三次击败她的聂天活着!

  只有聂天的死,才能洗涤她的心魔,让她重拾信心!

  “再没有下次了。”

  被聂天以言辞攻击的虞彤,沉默半响,突缓缓扬手。

  “嗤!”

  一柄柄月牙状的弯刀,只有半臂长,流动着猩红血芒,忽斩向聂天。

  匕首般的弯刀,像是嗜血的鱼群,几乎只是一霎,就交织着摄人血光,将聂天淹没。

  “噗噗!”

  聂天的身上,突显一道道细密的血口,那些血口都流溢出鲜血,都是被弯刀划破。

  被瞬间袭击的聂天,忙四处闪避,可那些弯刀却如影随形,始终在随着他的移动而追击。

  跌宕闪避的聂天,身上还是在不断增添着伤口,可他却悄悄临近了虞彤。

  一看到他接近,虞彤早有准备,马上将手中的血盾扬起。

  周边散逸的浓郁血气,忽涌入那一面血盾当中,血盾表面上的精美花纹,如蚯蚓般蠕动着,似将盾面的阵法给激发了出来。

  “这面血棱盾,是我专门为你而炼制的。”虞彤脸色森寒,冷冷盯着他,准备好迎接他的那一式恐怖拳技了。

  “噗!”

  聂天的后背,又被一柄月牙状的匕首给割了一下,又裂开了一道狭长伤口。

  他全身都火辣辣的刺痛。

  他已注意到,那些不断追击着他的月牙形匕首,虽锋利无比,但却需要虞彤以精神力和灵力精妙操控。

  因为需要分出大量的精神和力量,将众多的匕首操控自如,导致单个匕首内蕴藏的力量有限。

  也是如此,那一柄柄匕首,刺击划破他身体时,并没有太过于恐怖的力量。

  不然,他就不仅仅只是被划破血肉,而是应该被直接凌迟至死了。

  “怒拳”

  腾挪闪避时,他还能冷静思考,在想要不要全力去催动那一式怒拳。

  他当然知道,那一式怒拳是他可以施展的,威力最强的一招。

  可那一式怒拳的后遗症也同样的可怕。

  一旦激发怒拳,不管他能否胜过虞彤,能否将虞彤斩杀,他都将后继无力。

  虞彤,若是被那一拳击杀,他相信潘涛、安颖等人,也会被封罗给毫不客气地斩杀。

  安诗怡恐怕也难逃毒手。

  虞彤一旦死了,暴躁下的封罗,会不惜一切代价斩杀他们所有人,包括他本人!

  这还是往好的去想。

  如今虞彤的手中,有一件专门为他淬炼的血棱盾,这盾牌或许能抵御住怒拳的一次轰击。

  若是血棱盾挡住了怒拳,他将耗尽血肉之力,只能如待宰羔羊般任由虞彤凌辱折磨。

  “不行”

  他稍稍思考了一下,就决定舍弃怒拳,转而去寻觅其它的机会。

  他不断在虞彤周边游弋着,那些鱼群般的匕首,还在持续往他身上增添着伤口,可他却苦思无果,找不到能瞬间击溃虞彤的方法。

  这时,他极度后悔在凌云山的后山,没有修习到精妙的灵技,关键时刻没有手段可用。

  他唯一的灵器,那块被称呼为血核的兽骨,如今又不在身边。

  随着身上多出了一个个伤口,他血流不止,明显感觉气血力量也在流逝着。

  这样下去,即使虞彤不出手,他也会流尽鲜血而亡。

  他暗暗着急。

  “轰!”

  就在此时,从他离开的那座矮山的地底,传来了恐怖的地动轰鸣。

  他猛地意识到,那件被遗留在地心深处的炎龙铠,应该和地炎兽一同发动攻势了,去冲击那些晶络状的彩带封禁了。

  此时,他和那座矮山,已经隔了不短的距离。

  可在炎龙铠发动攻势的那一霎,他脑海之中,突显异相。

  他仿佛看到一条巨大的炎龙,浑身燃烧着烈焰,在他灵魂曾进入的火焰秘境内,尽情释放着血脉奥妙,将最炽烈的火焰汹涌燃烧着,如要焚天灭地。

  他和炎龙铠本有些模糊的联系,在此刻,骤然变得无比清晰。

  诡异无比的,他感受着脑海的异相,凭借着和炎龙铠的微妙精神联系,他竟生出一种自身化为炎龙的错觉。

  那些朝着矮山聚集的天地灵气,蕴藏其中的火焰之能,在矮山震动爆裂时,仿佛不再被地炎兽牵引吸收。

  停滞的火焰之能,一时找不到宣泄口,以赤红火线散乱于半空。

  就在此刻,当他脑海异相丛生,当他和炎龙铠的精神联系,突变得无比紧密时,那些停留在半空没有动静的火焰丝线,似找到了新的目标。

  众多赤红火线,如细密的雨线,突从半空垂落下来!

  猛一看,仿佛在云层的深处,有众多不知名的神秘强者,垂下一根根赤红鱼线,在垂钓着离天域的生灵。

  而那些赤红火线,垂落的位置,竟然都是聂天活动的区域!

  “嗤嗤!嗤嗤嗤!”

  一柄柄月牙形的弯刀,紧追聂天不舍,都在他身旁,如今纷纷被赤红火线给刺到。

  弯刀上的猩红血光,迅速变得暗淡,似被火炎之力给强行溶解了。

  “啪嗒!”

  一柄灵气顿消的弯刀,从鲜活灵动的状态,突变得后继无力,猛然坠落在地。

  在那柄弯刀之后,更多追击着聂天的弯刀,也纷纷落地,变得灵气全无。

  困扰着聂天的危机,就以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忽然解除了。

  “地底暴动!”

  潜隐许久的封罗,从一滩血水中缓缓站起,恢复了原貌。

  他脸色深沉,眼中满是疑惑,皱眉看着传来巨大动静的矮山方向,似在猜测发生了什么。

  被血水裹住的潘涛等人,则是满脸恐惧,都已猜测出缘由。

  就连掌控着炎灵珠的安诗怡,也骇然失色,道:“糟了!”

  封罗暂停攻击,虎目瞪着安诗怡,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诗怡醒悟过来,以一种镇定的语气说道:“你想知道原因的话,就放我们走。不然大家就一起死在赤炎山脉。”

  “危言耸听!”封罗哼了一声,根本没有理会她,而是催促虞彤,“小彤,快一点动手,好像不太对劲。”

  “好!”虞彤取出那一枚如眼球般的血珠,就要动用血宗的秘术,想要将遍体鳞伤的聂天轰杀。

  “嗤嗤!”

  可她突然发现,众多由天空垂落的,赤红的火线,忽慢慢聚集,凝结成了一条还看不真切的龙身。

  那龙身,充斥着火光,就在聂天身前成形,已有十米长。

  一股暴烈凶戾的气息,从那逐渐凝结的龙身内,慢慢散逸开来。

  她稍稍观察了一下,就看出那龙身似乎仅仅凝结了一截,离彻底形成还差得远。

  可即便如此,从那龙身内传来的气息,已令她惊心动魄。

  虞彤神情微变。

  “呼!”

  不等她做出反应,那以赤红火线凝结的火龙,骤然朝着她席卷而来。

  大惊失色的她,赶忙将手中的血棱盾扬起,将附近由封罗散逸的血之灵气,纷纷吸附住,形成了一片巨大的血色光幕。

  “嘭!”

  十来米长的火龙,轰然撞击而来,将那血色光幕强行冲破。

  龙首的部位,破掉血色光幕以后,又狠狠撞击到那血棱盾的盾面。

  虞彤口中鲜血狂涌,生出被一座巨峰轰击的恐怖感,那面血棱盾也禁不住脱手而飞。

  也在此刻,聂天倏然临近,趁着虞彤重伤不稳时,从她的背后搂住她,将一柄顺手捡起的弯刀,抵在了她修长的脖颈上。

  “封罗!立即给我放人!”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70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