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因果报应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因果报应

  赤炎山脉内,雷冥兽扇动着巨大翅膀,驮着聂天等人,渐渐从封罗、虞彤视线消失。

  到了此时,有能力从赤炎山脉离开的,早就远离了这灾祸之地。

  侥幸存活下来的,则是散落在各方山顶和石洞内,等候着那些熔浆火水,重新隐没于大地。

  “那是雷冥兽!”

  一座低矮的石峰顶部,玄雾宫的韩馨,指向从远处飞来,离他们渐渐接近的异兽,兴奋地招手。

  离的近了,她看到雷冥兽的身上,坐在聂天等人。

  郑彬抬头,惊讶地望着雷冥兽,很是意外地说道:“他们竟然全都活着。”

  他和韩馨运气不错,与安诗怡等人道别以后,他们没有遇到任何的麻烦,始终朝着玄雾宫的方向,试图走出赤炎山脉。

  他们原先还暗暗庆幸,庆幸没有留下来,和安诗怡等人去等候聂天。

  后来,赤炎山脉发生巨变,地火岩浆喷涌,他们被逼无奈之下,也和聂天等人一样,选择了一座石峰避难。

  巨变一起,熔浆铺满大地,众山相互隔绝,他们安然无恙地存活了下来。

  这两天,他们绞尽脑汁的,想着离开赤炎山脉的方法,却一无所获。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时,雷冥兽忽从他们这一方的天空经过,韩馨一眼就看到了雷冥兽身上的聂天等人,惊喜地连连招手,想要让聂天一行人注意到她和郑彬。

  “请带上我们!”韩馨大声疾呼。

  她脸上满是喜色,兴奋地手舞足蹈,似终于找到了活下来的契机。

  郑彬则是沉默不语。

  “是他们”

  潘涛垂头一看,也注意到了山顶的郑彬和韩馨,他皱着眉头,道:“你们怎么看?”

  数日前,聂天在修炼时,突然感知到炎龙铠的异变,一路追向大地深处时,郑彬、韩馨暗恨聂天的胡来,舍弃他们而去。

  没料到,在他们即将脱离赤炎山脉时,竟再次遇到两人。

  “太拥挤了。”坐在最前方的聂天,神色淡漠,说道:“再坐两人上来,大家位置都不够,雷冥兽也未必吃得消。”

  “另外,你们也看到了,我驾驭不了雷冥兽,它并不听我的。”

  和他紧贴着的安诗怡,两手轻轻搭在他腰间,侧过脸瞥了一眼郑彬和韩馨,淡淡地说道:“我没青电石了。”

  “我也觉得太拥挤了。”潘涛说道。

  “雷冥兽带了太多人,怕承担不了,若是从空中跌下来,大家都跟着一起死么?”叶孤末冷冷道。

  姜灵珠哼了一声,用脚去踢雷冥兽的腰腹,催促道:“快点飞!”

  众人都没有明确表态,却都洞悉了各自的想法,无人提议让雷冥兽停下来。

  于是,那头雷冥兽,就在韩馨的大呼小叫中,没有丝毫的停顿,就从她和郑彬所在的山顶呼啸而去。

  “走,走了”韩馨呆了呆,突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他们竟然舍我们而去了!四宗不是盟友么?他们怎敢对我们不理不问?”

  郑彬没有理会她,只是轻轻一叹,垂头不语。

  这时,他心中泛起了强烈的悔恨,后悔他当时做出的决定。

  在聂天胡来,而下落不明时,他和韩馨为了自己的安危,也选择舍弃了众人而独自离开。

  如今,雷冥兽找到了聂天,带着他们脱离赤炎山脉时,他们也同样舍弃了自己。

  郑彬明白,是先有了他们种下的因,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有了郑彬和韩馨的那段小插曲,雷冥兽背上的众人,都沉默着,相互间没有交流。

  聂天也没有吭声。

  过了一会儿,在雷冥兽途径一处火焰流淌的深潭时,他又猛地感应到炎龙铠的气息。

  他在高空,炎龙铠则是在那火焰深潭的潭底,他无法以肉眼看到炎龙铠,只能隐隐通过精神意识来感知。

  “这里太危险,我要先走了。”他试着以精神意识来阐述自己的想法。

  只是一霎,他就在心灵识海内,察觉到了炎龙铠的回应。

  炎龙铠的回应,没有具体的文字,只是一缕奇异的灵魂波动,但从那一缕波动之中,聂天还是明白了炎龙铠的意思。

  那炎龙铠让他先离开,而且表达出了,会去找他的念头。

  “它会找我”

  聂天神情一动,愈发放心了,似知道要不了太久,等炎龙铠将所有的地火晶线收集了以后,就会从赤炎山脉离开,返回到他身旁。

  他和炎龙铠的交流,潘涛等人一无所觉,只有和他紧贴着的安诗怡,美眸滴溜溜一转,悄悄看向了下方的火焰深潭。

  “那件通灵至宝就在底下的火焰深潭?”

  她凑向聂天耳边,以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轻轻询问。

  她的温软细语,高耸酥胸的紧贴,令聂天身子一麻,脑海忽一片空白。

  半响后,聂天才渐渐从迷乱中醒来,粗声粗气地回应道:“是的。”

  “刚刚,我感应到你的精神意识,如丝线一般,突然和另外一片灵魂线连在了一起。”安诗怡看着他的窘样,低低轻笑着,又道:“你和它能以灵魂沟通交流?”

  “唔,似乎可以。”聂天咕哝道。

  这时的安诗怡,两手紧扣在他腰腹部,玲珑身姿紧紧贴向他,还凑在他耳边细声细语,令他气血上涌,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了。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如此旖旎阵仗。

  安诗怡,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讲着话,也不知时她有意,还是雷冥兽后背位置太窄小,她胸前的高耸,始终抵在聂天后背。

  首次遭遇如此阵仗的聂天,表现略有些不堪,回答她的问题时,渐渐地,都快是胡言乱语了。

  在聂天的脑海之中,不断浮现出来,只是安诗怡胸前那饱满部位,随着挤压而变幻出的形状,还有那销魂蚀骨的美妙触感。

  到了后来,他都不知道安诗怡在问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回答什么。

  许久后。

  他才感觉,安诗怡悄悄松开了扣紧他腰腹的玉手,并且和他重新保存了距离,不再紧紧贴向他。

  这时,他才逐渐的恢复清醒,从那奇异的迷乱状态恢复过来。

  “臭小子,把你的手,从我的腿上拿开”安诗怡轻呼。

  聂天猛地一惊,旋即才反应过来,他的右手,也不知怎么探向了后方,落在了安诗怡的光洁美腿上。

  隔着一层轻纱,他能感觉到那美腿的丰盈紧致。

  “快点抽走。”安诗怡又小声提醒了一句。

  聂天下意识回头,忽然发现她右手下的宽松袖笼,有意无意地轻晃,在遮挡着她腿部的位置,防止她身后的安颖看到。

  聂天感觉她很是紧张,似生怕安颖会发现,会误会看低她这个姐姐。

  “唔”

  醒悟过来的聂天,知道她心中惶恐不安,低低应了一身,忙悄悄收回手。

  然后,聂天也不知出于何种想法,他竟将那只手,放在了鼻子上闻了闻。

  “小混球!”安诗怡艳丽的脸上,突布满了红霞,她咬着下唇,心中羞赧不已,低声骂了聂天一句。

  “好香。”聂天呵呵傻笑。

  “呼!”

  也在此时,雷冥兽终于脱离了赤炎山脉的覆盖范围,朝着凌云宗的方位疾驰而去。

  第二天,正午时分。

  带着众人的雷冥兽,飞到黑云城时,没有再次前行。

  它放缓了速度,来到黑云城的城门前,慢慢降落。

  “怎么不是凌云山?”姜灵珠不解道。

  黑云城离凌云山很近了,以雷冥兽的速度,只要再飞半刻钟,就能到达凌云山。

  可雷冥兽竟在此地停住了。

  “我想”安诗怡第一个从雷冥兽身上跳下来,眺望着那座模糊可见的凌云山,突然说道:“可能凌云宗也并不安全。”

  “什么?”姜灵珠微微变色。

  “狱府,血宗和鬼宗,乃是同盟方,但侵入我们灵宝阁的,只有鬼宗和血宗。”安诗怡沉吟了一下,猜测道:“凌云宗离我们很近,那些狱府的强者,应该就在凌云山附近,拦截你们凌云宗对我们的援助。”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意识到了不妙,见雷冥兽没有动,都逐个跳落下来。

  “聂天!”聂家的吴涛,在城门上方,摇手说道:“凌云宗危险,宗主下达了命令,让我们全部待在黑云城,不许任何人前往凌云宗。”

  此言一出,大家瞬间意识到,安诗怡恐怕猜中了。

  那三宗最强的狱府,应该已聚集到凌云山,甚至将凌云宗周边都给层层围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74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