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狱府底蕴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狱府底蕴

  赵海枫指出安荣以后,段元和胡晴雯,瞬间就奔着聂东海和安禾而去。

  “呼哧!”

  段元伸手朝着储物手环一抓,一把金光熠熠的双刃战斧,顿时飞了出来。

  那双刃战斧通体金黄,在夜色下释放出灿灿金芒,传出非常惊人的灵力波动。

  战斧被段元御动着,锋利无匹地砍向聂东海。

  聂东海微微变色,急忙闪避。

  他灵海没有溃散之前,为中天境大圆满,离先天境只有一步之遥。

  但,因这些年灵海内灵力始终无法聚集,而且还日日流失着灵力,导致他的境界,从当年的中天境大圆满,退到了中天境中期。

  而且,由于他意志消沉,一心要培养聂天,所以他将曾经趁手的灵器,也给悄悄变卖。

  他没有灵器可用,今天也才将灵海重塑,导致他在面对着只有中天境初期的段元时,都不敢硬碰,只能暂且回避。

  “出来!”

  同样来自于狱府的胡晴雯,也是中天境初期,她心神一动,就有一张青色弯弓,被她从储物手环取出。

  她一手持弓箭,另外一只手,将一支熠熠发光的箭矢,搭在了弯弓上。

  她瞄向了安禾,拉满弓,那只箭,突然开始抽离附近的天地灵气。

  锋利的箭尖,浓郁的灵力汇聚着,如蛇信子般吞吐不定。

  “咻!”

  箭矢射出,如一束飞逝的流星,直刺向安禾胸腔。

  安禾勃然变色,急忙以一面青铜盾牌去挡。

  “铿锵!”

  从那面盾牌上,绽出了璀璨火光,安禾闷哼一声,“蹬蹬”退了三步,虎口发麻,神情严峻。

  “叮当!”

  箭矢落地,胡晴雯眉头一皱,重新取出一支箭,再次瞄向了安禾。

  “不论是修炼的灵诀还是灵技,亦或者灵器,你们都远远不及我们。”赵海枫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看向怒火冲天的安荣,道:“今天,我会让你们明白,附庸家族的你们,和我们这些狱府的核心弟子,有着多大的差距。”

  “你会明白,境界并非是衡量实力的唯一因素。”

  “高深的灵诀,精妙的灵技,高等级的灵器,同样也是提升战力的关键!”

  “咻咻咻!”

  话音一落,那三根从未坠地的骨矛,呈“品”字形,瞬间激射向安荣。

  与他斩杀吴涛,还有其他的黑云城平民不同,这一次那三根呼啸的骨矛,在飞射出的那一霎,似化为了冰棱。

  灰白色的骨矛,冒着深深寒气,矛身被坚冰覆盖,凌厉至极。

  三根骨矛呼啸而出的那一霎,聂天感觉到周边的气温骤降,闷热的夏日,似在顷刻间化为酷厉寒冬。

  “寒冰之力!”聂天轻喝。

  那赵海枫,体内分明蕴藏着寒冰属性,而且他修炼的灵诀,应该也是一种精湛的寒决。

  连那三根骨矛,也是为他量身打造而成,本身就蕴藏着恐怖的寒气。

  冰寒的骨矛,被他体内的寒力灌涌以后,使得骨矛才将真正的威力释放,单单只是酷厉的森寒,似乎都能将人鲜血冻结。

  “中天境后期!”

  安荣惊喝一声,脸上满是异色,觉得只有十五六岁的赵海枫,能够在这个年龄修炼到中天境后期,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如今已有六十岁高龄,可境界,也仅仅只是先天境初期。

  赵海枫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如他一般,跨入到先天境的门槛!

  “二十岁之前,或许就能踏入先天!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从狱府出来的,难道都如此可怕?”安荣暗暗心惊。

  他深知那三根携带着惊人寒气的骨矛,也绝非凡物,所以他明明比赵海枫高出一个境界,也不敢一照面就硬抗那骨矛。

  和聂东海一样,他也急忙闪避,想等骨矛力竭时,再对赵海枫出手。

  可惜,那三根寒气汹涌的骨矛,压根就没有力竭坠落的迹象。

  安荣并不知道,从赵海枫在黑云城现身的那一刻起,那三根骨矛就始终悬浮于空,像是完全不受重力的影响。

  “咻咻咻!”

  三根骨矛,虚空疾驰着,交织出道道森白寒气,盯着安荣紧追不舍。

  赵海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瞳孔没有了黑色,而是变化为和骨矛一般的灰白。

  他脚下的大地,渐渐结冰,那片区域也充盈着森白的寒雾,仿佛那儿成为了冰川雪地,持续着释放着寒流。

  聂天凝神感知,发现有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白色寒雾,由他身体逸出,悄悄汇向了那三根飞逝着的骨矛。

  “一个中天境后期,两个,中天境初期,这就是狱府的实力?”

  赵海枫三人,比起鬼宗的莫熙,还有血宗的虞彤来,似乎也仅仅大了四五岁而已。

  可莫熙和虞彤,在青幻界时,都仅有炼气境九层的修为。

  到如今,那两人也不过如他一般,刚跨入后天境不太久。

  莫熙和虞彤,还都算是鬼宗和血宗的精英了,极受器重。

  而狱府,随随便便过来的三个青年,居然全部都是中天境的修为!

  那领头的赵海枫,更是达到了中天境的后期,离进阶先天境,似乎也不太遥远。

  “狱府,比起鬼宗和血宗来,也太凶悍了吧?”

  他终于明白,狱府能成为那三方之首,看来不单单只是因为狱府有着两个玄境的强者。

  狱府的底蕴,分明要远远超过鬼宗和血宗!

  狱府,能成为三方发号施令者,能让鬼宗和血宗认同并乖乖听话,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狱府太强了,难怪那些外域的人,知道天门即将在狱府现世以后,也不敢跨域而来,只是提前告知狱府消息,索要一部分的名额。”

  “即便是外域来客,也在忌惮着狱府的实力,只寻求合作,而非战斗。”

  他突然明白,为何仅仅只有赵海枫三人,就敢在黑云城恣意妄为,完全不将安家、云家和聂家放在眼里了。

  狱府对他们的藐视,乃是因为宗门的强大底蕴,是因为狱府的子弟坚信,他们狱府才是离天域的主人,是离天域最强大的宗门!

  “噗!”

  来自于双刃战斧的刺目金芒,突然四处溅射,躲避不及的聂东海,左臂瞬间被划出一道道血痕。

  “外公!”

  明知道和段元之间,差着一个大境界,聂天还是怒啸着,向聂东海奔去。

  “聂天!你不要过来!现在的你,远不是他的对手!”聂东海大叫,阻止聂天的到来。

  “聂天?”

  聂东海的一声高呼,让赵海枫、段元和持着弓箭的胡晴雯,都突然望向了他。

  “这个名字,听着有点耳熟。”赵海枫嘀咕了一句。

  “凌云宗巫老怪新收的那个徒弟。”段元提醒。

  “巫寂的弟子!”赵海枫终于正视聂天。

  他深深看了一眼,摇头说道:“怎么才初入后天境?巫寂连府内的那两位,都极其推崇,说他是我们离天域的奇人。”

  “他的徒弟,不该如此不堪啊?”

  “那聂天才入巫寂门下半年。”胡晴雯说道。

  “哦,原来如此。”赵海枫点点头,说道:“巫寂的徒弟,不要杀了,留着活口,以后会有大用。”他对段元吩咐。

  “明白。”段元心领意会。

  “噗!”

  也在此刻,冲到聂东海身旁的聂天,被一束金光溅射到,瞬间血染胸襟。

  只是来自于双刃战斧的金光,溅射到他身上,他就仿佛被利刃切割了一般,胸口立即多了一道长长的流血伤口。

  聂天脸色变得无比凝重,他将那段元,立即视为生平所遇的,最可怕的对手!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83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