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狱府

第一百三十九章 狱府

  离天域,东部,狱府。

  巨大的湖泊旁,有着一座巍峨石城,由黑色巨石堆砌而成的石城,便是离天域最强大的炼气士宗门——狱府。

  澄清如镜一般的湖泊旁,很多的炼气士人头簇簇,喧嚣不止。

  那些人穿着不同色泽的服饰,分别来自于离天域的七大宗门,他们汇聚于此,都是在等候着天门的开启。

  依照狱府的说法,即将于离天域显现的天门,会在一个时辰后,在湖泊上的那座小岛上开启。

  凌云宗等人所在地。

  厉樊,柳砚,姜灵珠,等十三人,聚拢在一块儿,窃窃私语。

  被困在赤炎山脉的柳砚,神情落寞,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厉樊讲着话,看样子有些精神不济。

  他师傅乌兴,还有师妹罗欣,虽然从赤炎山脉活着回来了,而且他还在回归的途中,运气不错地看到一块坠落的天外陨石,从而获取了一枚踏入天门的钥匙。

  可他并不开心,因为他师弟史逸,惨死于赤炎山脉。

  斩杀史逸的那人,就是不远处一名鬼宗的先天境炼气士,可他却无可奈何。

  “聂天,不是获得了一枚钥匙么?他怎么还没有来?”厉樊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姜灵珠摇头,想了一下,才说:“他从黑云城被雷冥兽接走以后,就去了后山,再也没有出现过。”

  “难道,师叔祖另有安排?不想他去天门试炼?”厉樊疑惑道。

  “不会吧?”姜灵珠愣了一下,才说:“我的境界,和他一样在后天境初期,我爹也知道天门有多凶险,可还是决定让我跟着你们来了。”

  “师叔祖那么看重他,又知道天门意味着什么,应该不会愿意让他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吧?”

  凌云宗的那些人,在相互交流时,只有寥寥几人的灵宝阁那边,安诗怡频频望来,眼中满是急切之色。

  她也在暗暗疑惑,疑惑明明得到一枚天门钥匙的聂天,为何始终没有出现。

  离天门的开启,时间越来越近了,她担心聂天会错过这个机会。

  更远处,一群身穿血衣,全身释放出淡淡血腥味的血宗强者中,虞彤也不时看来。

  但她的眼中,却没有和安诗怡一般的担忧关切,而是充斥着恨意,和不甘心。

  她也在期待着聂天的出现。

  另一边,曾经在黑云城出现过的赵海枫,段元和胡晴雯,手背上竟然也有着天门的图案,也不时看来。

  他们都获得了跨入天门的钥匙。

  “呼!”

  就在此刻,灵兽飞翔的声音,突然传了开来。

  驮着聂天而来的雷冥兽,飞到狱府上空时,似惊惧着什么,很远就将聂天放下了。

  聂天一落下,那头雷冥兽,就在第一时间飞走,不想在狱府这边多逗留那怕一刻。

  “狱府!”

  刚在半空时,聂天极远之处,就看到了巍峨如山般的那座巨城。

  巨城,属于狱府,漆黑如铁,森严肃穆。

  他落地时,眯着眼看向那漆黑的巨城,发现在那城墙上,刻画着众多不知名的妖魔鬼怪。

  那些妖魔鬼怪,栩栩如生,或是在狰狞咆哮,或是在撕扯着血肉吞吃,或是相互厮杀缠斗。

  只是看着那些刻画在石壁上的妖魔,聂天都心神压抑,觉得那些妖魔仿佛会在某一刻,挣脱城墙画壁的束缚,直接冲杀出来。

  “难道是活的?”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古怪念头。

  “聂天!这边!”

  湖泊旁边的厉樊,遥遥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他凝神一看,发现不仅有厉樊,还有柳砚和姜灵珠。

  看到柳砚竟然活着,并且也现身于此,他脸上顿时绽出笑容。

  他从黑云城离开时,还没有获知到赤炎山脉的消息,直接被雷冥兽接到了后山。

  不久后,他就凭着着炎龙铠,去了那未知异地苦修。

  刚回来,因时间紧迫,巫寂都没有来得及,一件件事地去叮嘱他,只是直接将灵魂印记,烙在令牌上,给了他一些东西,就催促他上路。

  所以,他到现在都不清楚,在那赤炎山脉究竟发生了什么,有多少人还活着。

  “聂天”

  湖泊旁边,散落着的其余六宗的炼气士,也都目光各异地看来。

  血宗的虞彤,明眸之中,陡然流露出刺骨恨意,一副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架势。

  鬼宗那边,莫熙嘿嘿一笑,低声道:“他竟然也来了。”

  “终于来了!”狱府的段元冷哼。

  玄雾宫那边,郑彬不知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灵宝阁那边,安诗怡的美眸,则是泛出了一丝喜色。

  在众人的好奇目光下,聂天沿着石道,一路来到厉樊等人身旁。

  “柳叔,见到你真好。”聂天道。

  柳砚点了点头,勉强一笑,说道:“你能来就好。”

  “怎么了?”聂天询问。

  “没什么。”柳砚没有去解释,而是说道:“发生在赤炎山脉的事情,你就不要去理会了。我们就快要踏入天门了,其他人都知道情况,只有你可能还不太了解”

  话罢,他将同为凌云宗的,也要进入天门的人,一一向聂天引荐。

  “小师叔。”

  “见过小师叔。”

  “”

  那些人的年龄,普遍比他大很多,都是中天境和先天境,以前他们如果出现于黑云城的聂家,聂东海和聂北川都要亲自去迎接的。

  可如今,不管他们心中是否愿意,在柳砚去介绍时,他们都只能行礼。

  因为聂天是巫寂之徒。

  介绍完了凌云宗的其他人,柳砚又指着狱府、鬼宗、血宗,还有玄雾宫、灵宝阁和灰谷的来人,也低声向聂天介绍。

  那些人,聂天只有一部分认识,大多数并不熟悉。

  他用心聆听着,默默地将那些人记在心中,知道一旦跨入天门,那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可能是他的对手。

  这次不同青幻界的试炼,这次的对手,只要实力够强,可以随时要他的命!

  来时,通过他师傅巫寂的那一枚令牌,他已知道跨入天门,将会面临着何等血腥残酷的磨砺。

  随着柳砚的介绍,他将包括凌云宗在内的七方来人,都仔细观察了一番。

  但,除了离天域的七大宗以外,还有一拨人,孤零零地站在湖泊周边。

  那些人,神态懒惰,彼此谈笑着,对着七宗人指指点点,举止很放肆。

  柳砚也没有去介绍他们。

  “柳叔,他们也是要进入天门的?”聂天奇道。

  柳砚点头,脸色凝重,声音都略略放低了一些,说道:“嗯,他们不是我们离天域的,而是从其它域界而来。出现于陨星之地的天门,永远都只有三扇,只会在三个域界显现。”

  “而陨星之地,一共有九个域界,反正肯定有六个域界,是无法出现天门的。”

  “那六个域界的强者,会通过他们滔天的手段,将他们那一域的最有天赋者,亦或者背景雄厚者,送往其它开启天门的域界。”

  “你所看到的那些人,我也不知他们的来历,他们是通过狱府而来的。”

  “他们可能来自同一域界,也可能多个域界,我一个都不认识,所以就没介绍。”

  给他这么一说,聂天才反应过来,道:“原来是他们啊,可他们是如何得到天门钥匙的?”

  “坠落离天域的陨石,分散各地,除了七大宗门以外,还有一些偏僻之地,也有天外陨石轰落。”柳砚解释,“听说在天外陨石显现时,他们就通过空间传送阵跨域而来了,并各自分散开来,去抢夺了散落于其它位置的零碎陨石。”

  话到这儿,柳砚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沉默了下去。

  “怎么了?”聂天询问。

  厉樊一脸厌恶,插话道:“那些家伙因为不是离天域的,所以他们在获取那些烙印在陨石上的天门钥匙时,手段很凶残,杀了很多我们离天域的人。”

  “他们每一个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至少有一百多个离天域的人,被他们所杀。”

  “被杀者,大多数是七大宗门附庸家族的炼气士,死状极其凄惨。”

  “也包括我们凌云宗底下的几个家族。”

  厉樊道明其中的血腥。

  “哦。”聂天目显冷意。

  月票双倍计算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捧场500纵横币

  

  

  捧场10000纵横币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892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