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记得你小子了!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记得你小子了!

  “小子!都是因为你,你必须死!”

  阚兴明飞落之际,厉声高喝,一根根粗长的藤条,像是利剑一般,狠狠朝聂天刺来。

  他对聂天的仇恨,赫然超过了另外三人!

  在他来看,如果不是因为聂天让他乱了心,不是聂天将他那三片叶子内的草木精气给吸收,导致他心神失守,他绝不会被那三人给趁机重创。

  此刻的他,身体状况很是糟糕,他已经没有信心可以斩杀那三个鬼宗和灰谷的强者。

  他唯一还有信心杀死的,就是聂天!

  他要斩杀聂天,除了因为他对聂天的仇恨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觉得聂天境界最低,可以被很容易干掉,而且在聂天的体内,似乎蕴藏着极为不凡的血肉精气。

  那些血肉精气,他如果吸收炼化了,能很快恢复他的伤势。

  他是想要借助于聂天的死亡,来提升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再一次拥有斩杀那三人的实力!

  “咻咻咻!”

  一根根粗长的藤条,闪烁着青翠的光芒,下一刻就激射而来。

  也在这时,掌心相对的聂天,成功缔结出了混乱扭曲磁场。

  那磁场的范围,其实还不算是特别的扩散,只覆盖了聂天周身的两米区域。

  但来自阚兴明的藤条攻势,瞄向的乃是聂天的额头和脖颈,藤条需要刺入聂天的体内,才能将聂天瞬间击杀。

  所以,那藤条势必会进入混乱扭曲磁场当中!

  果不其然!

  一霎后,那一根根藤条,就深入到扭曲磁场内。

  只见那一根根藤条,一落入磁场,凌厉无匹的气势,就顿时化为了乌有。

  藤条,本如锋利的剑,却在顷刻间,化为了软绵无力的蛇!

  一根根藤条,内部蕴藏着的木之灵力,瞬间变得紊乱不堪,再也不受阚兴明的控制。

  阚兴明附加与藤条内的精神力,也猛地失控,这让他头脑一乱,眼中显现出惊骇之色。

  “草木之力!”

  聂天咧嘴一笑,在混乱磁场凝成以后,他腾出来的两只手,一根根指头,不断点向那些漂浮在混乱磁场内的藤条。

  每一根藤条,在他触碰的那一霎,都忽然流动出翠绿色的光线。

  众多的光线,似乎被聂天心脏内的异常波动牵引着,一下子被其拉入体内,通过鲜血的流动,而导引向心脏。

  他的心脏,又传来了更加兴奋的渴望感,好像对草木之力的需求无穷无尽。

  一根根藤条,随着草木之力的彻底耗尽,被那混乱磁场稍稍扭曲了一下,就陡然炸碎。

  聂天的精气神,在得到更多草木之力的补充以后,变得愈发的旺盛。

  他清晰的感觉到,藏于他体内的血脉,似乎在觉醒之路上,更近了一步!

  凌空而来,即将落地的阚兴明,骇然失色。

  他突然生出一种极深的恐惧感,他觉得只要是来自于他的力量,只要是草木精气,敢于去对付聂天,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吃了大亏的阚兴明,闷哼一声,眼中满是痛意。

  他十分确信,修炼五行中草木精气的他,恐怕是遇到了更高等级的玄奥力量了。

  那种奇异的力量,在等阶上远远高过于草木精气,这让聂天即便是境界低微,依然对他用着强大的压制!

  他再也不敢试图招惹聂天,不敢去靠近聂天,也不敢去聂天身旁产生的磁场。

  他已经准备逃离了。

  可就在此刻,那鬼宗和灰谷的强者,所形成的疯狂攻势,又汹涌而至。

  一条条狰狞恶鬼,无声咆哮着,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缠住了他的腰腹。

  聂天抬头细看,看到阚兴明坠落的躯体,被那些恶鬼给定在空中,一动不能动。

  两个灰谷的强者,以一面银色盾牌,还有一颗颗湛蓝色的光球,不断轰击到阚兴明的后心。

  盾牌和光球,重重轰到阚兴明背后时,被恶鬼抓住定在空中的阚兴明,一头撞入混乱磁场。

  落入混乱磁场的那一霎,阚兴明已满脸血污,眼中的精芒都即将溃散了。

  已奄奄一息的阚兴明,在那混乱磁场内,仅剩下的浑厚精神力,也顷刻间失控。

  他彻底失去了反抗力!

  “快!”

  鬼宗的那名强者,一看阚兴明就要死了,马上吆喝着,驱使着一头头恶鬼,想要将阚兴明彻底撕碎。

  他想要夺取阚兴明手背上的天门图案,在那天门图案内,有八个赤红光点!

  那八个赤红光点,一旦被他所得,他将获取阚兴明猎获的一切!

  两个灰谷的强者,也都神情大震,也希望最后将阚兴明斩杀的那个人是他们,只有真正将阚兴明灭杀者,才能获取那八个赤红光点。

  他们都激动莫名。

  “呼呼!”

  一头头恶鬼,呼啸而来,却在落入阚兴明的时候,被混乱磁场给影响。

  那些恶鬼,躯体突然扭曲了,随着那混乱磁场的暴动,而显现出解体的迹象。

  鬼宗的那人,脸色霍然一变,急着下来的他,中途强行止住。

  他震惊地看着聂天,似一时间无法理解,不知道那些被其精神力和诡异灵力凝结的恶鬼,为何会在聂天身旁的古怪波动内,出现了要解体的征兆。

  两个灰谷的强者,看他突然停住,也注意到了恶鬼的异变。

  他们也算是果断,同样瞬间定住了身势,悄悄释放出自己的精神意识,去洞察那磁场的奥妙。

  他们的精神意识,一落入其中,马上变得紊乱不可控,他们脑海都泛出了惊人的刺痛。

  刺痛,让他们突然清醒了,知道环绕聂天周边的磁场,有多么的诡异。

  看透他们心思的聂天,低声笑了笑,抬手猛地拍向了阚兴明的脑袋。

  “喀嚓!”

  从阚兴明的头颅上,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爆碎声,阚兴明眼中仅存不多的神光,终于彻底溃散。

  “嗤嗤!”

  八个赤红光点,在确定阚兴明完全死亡以后,果然飞逸而出,融入了聂天手背上的天门图案。

  阚兴明手背的图案,则是一点点地消失,很快就完全无影。

  死去的阚兴明,身上生命波动渐渐沉寂,可他胸口的灵甲,依然存在着浓郁的草木精气。

  聂天眯着眼,盯着阚兴明看了一会儿,突然褪下了阚兴明的储物手环,并随手向空中扔去。

  “你们三位,才是造成他死亡的主因,我只是捡了便宜而已。他身上的所有物资,大部分都在储物手环内,这手环属于你们。”

  丢下这句话后,聂天伸出手,掌心按向了阚兴明胸口的灵甲上。

  那件奇异的灵甲,被他掌心碰触时,忽然涌出了浓浓的草木精气,大量的草木精气,被聂天给汲取着,一一纳入心脏。

  他能感觉到心脏的愉悦,知道他的心脏,需要众多草木精气的滋养,才能渐渐觉醒出真正的血脉力量。

  他也隐隐感觉到,阚兴明身上最为重要的一件灵器,就是被他穿在身上的灵甲。

  他不但夺取了八个赤红光点,还将阚兴明最重要的器物给剥夺,这其实有点不道德了。

  可那件灵甲,对他血脉的完全觉醒帮助极大,明知道有些不妥,他也顾不得太多了,在阚兴明死亡的那一霎,就毫不客气地掠夺。

  半空中。

  鬼宗的那人,伸手接过飞上天的阚兴明的储物手环,他以精神意识检查了一番,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在那储物手环内,的确堆积着不少的灵材和丹药,可大多数的灵材和丹药,都是阚兴明从其他七宗子弟身上获取的。

  被他所杀的那些人,境界大多低微,所藏的灵材和丹药都只是寻常之物。

  那些东西,不仅阚兴明看不上,他也没有放在眼里。

  就那些东西,聂天还要他和另外两个灰谷的强者去瓜分,这让他很是不满。

  “都是什么?”灰谷一人询问。

  “没什么。”鬼宗的强者,脸色阴郁,一肚子的恼火,在犹豫着要不要向聂天讨个说法。

  而这时,他释放出来的几头恶鬼,在聂天的混乱磁场内,就要解体了。

  “咳咳!”

  聂天也看出了,那几头恶鬼,完全被混乱磁场给扭曲的不像样了。

  他一手抓住阚兴明的尸体,稍稍挪移了一下方向,将那混乱磁场带走。

  他一变动位置,那磁场也随之而动,不再被混乱磁场给笼罩的一头头恶鬼,这才从即将解体的状态,重新凝实。

  “三位,我们的敌人,乃是外域的那些家伙!这趟,我聂天确实有点所求过多了,我先向三位道歉。”

  “后面,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尽量去弥补,还请你们谅解。”

  “就算你们对我不满,也请先将那些外域者斩杀以后,再找我算账可好?”

  聂天抬头,看着那三人,苦笑着说道。

  “巫寂之徒——聂天,我记得你小子了!”鬼宗的那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终于选择暂时不和他计较了。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915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