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零八章 力挽狂澜

第两百零八章 力挽狂澜

  身为高阶妖魔的格鲁特,似乎知道碎星决,当他看到从聂天的身上流溢出点点星光时,他分明有了一丝恐惧。

  被滚滚魔气淹没的血宗的宗门,已许久不见天日,所有血宗的门人,都快要忘记在他们头顶的虚空,其实一直高悬着日月星辰。

  这时,一点点星光,穿透了魔气的封锁,从天外洒落时,也让血宗的门人心生异样。

  他们有一种感觉,从星河落下,照耀到聂天身上的点点星光,承载着他们冲破困境的希望!

  那点点星光,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希望之光!

  “聂天!”

  血宗的黎婧,突然和魔女莎拉拉开距离,以一道道血光缠身,震惊地望着聂天。

  她乃是血宗唯一的一个,达到玄境的炼气士,她对于那些洒落星光的认知,比所有血宗的门人都要深刻的多!

  即使强大如她,在魔气淹没了血宗以后,她也没有能力,将魔气净化。

  但是,此刻从天外洒落,一点点落向聂天的星光,却有一种净化魔气的神秘力量!

  那种神秘的力量,她完全不熟悉,超出她的理解范围。

  她不认为,凌云宗的巫寂,能够传授给聂天如此神奇灵诀,让聂天可以通过星辰之力,将妖魔从本域带来的魔气,给一一净化。

  巫寂若有如此手段,那凌云宗也不会和他们血宗一样,在妖魔的侵入下,只能苦苦支撑了。

  “通灵至宝,神秘法决,这聂天真是巫寂之徒?”黎婧不由深思起来。

  “嗤嗤!”

  洒落聂天身上的点点星光,碰触到浓稠魔气时,那些魔气犹如被点燃一般,逐渐消散。

  很快,聂天周边十米范围内,已不剩一丝魔气。

  失去了混乱磁场的聂天,孤零零地站在一处被星光照耀的清明之地,沐浴在点点星光中,一脸的若有所思。

  释放出血脉秘术,缔造出紫色幽芒的格鲁特,在那一团紫色幽芒爆碎时,早已远离聂天。

  当点点星光,从天外洒落,将聂天附近魔气净化的那一刻,格鲁特就悄悄远离了他。

  格鲁特的魔身,隐匿在一片浓稠魔气内,一双紫色的魔眼,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深深注视着聂天。

  他似乎想要将聂天看个清楚透彻。

  他并不知道,以一式怒拳,将那一团紫色幽芒轰碎的聂天,如今的状态极其糟糕。

  聂天大部分的力量,通过那一式怒拳,已挥霍的七七八八。

  “呼!”

  一束火焰,拖曳着长长的火影,突然飘逸到聂天胸前一米。

  火光褪去,变得有些暗淡的炎龙铠,静静悬浮着。

  “喀嚓!”

  骨质大脚,生生刺入石地的声音,从聂天身后传来。

  喀嚓声来自骸骨血妖。

  和那声音一同传出的,还有一头头低阶妖魔死前的凄厉惨啸,和鲜血狂飙的异响。

  聂天导引星光,以怒拳轰碎紫色幽芒,为骸骨血妖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如今,一身骸骨被紫色鲜血染的变色的骸骨血妖,携带着恐怖无比的血腥气息,重新站到了聂天身后。

  骸骨血妖背朝着聂天,利刃般的巨大骨手挥动着,将一头头咆哮而来的低阶妖魔,撕成粉碎。

  在聂天身后,低阶妖魔的尸体,已堆积如山。

  残肢遍地的妖魔尸骨中,紫色鲜血泛滥,形成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紫血溪河,溪河内的血水,还在不断往上浮。

  “殿下!”

  魔女莎拉,曼妙的躯体,虚空轻旋,一根根荆棘,从她体内暴突出来,狠狠地敲打着黎婧身下的血色莲台。

  黎婧的血色莲台,像是被血晶雕琢而成,莲台内有一道道血影游动着。

  当她看到那骸骨血妖,终于来到聂天身后,帮聂天去斩杀那些低阶妖魔时,她彻底放心了。

  她觉得,聂天此刻才算是脱离险境。

  “宗主!”

  “黎前辈!”

  “我们到了!”

  也在这时,从聂天旁边的滚滚魔气内,传来了封罗,洪璨,厉樊和周毅等人的吆喝声。

  这几位被聂天拉在身后,不得不以灵石重新凝结力量的先天境炼气士,耽搁了一会儿后,也适时赶到。

  “殿下!”

  魔女莎拉,又一次以妖魔的语言高呼,她只是呼喊格鲁特的名字,却不敢表明心迹。

  她怕会激起格鲁特,让格鲁特失控,变得不再冷静。

  第一声呼喊时,她就感觉到了封罗等人的到来,她审时度势以后,知道这趟对血宗的行动,恐怕难以继续了。

  魔化以后,并且激发出血脉秘术——永恒暗夜的格鲁特,都没有击杀聂天,还让那骸骨血妖成功到达聂天身旁。

  同为高阶妖魔,她很清楚以格鲁特现今的血脉力量,经过了魔化,会大伤元气。

  她知道格鲁特状态绝对不佳,必须要尽快恢复调养,再也不能长时间去战斗。

  骸骨血妖,已屠杀了近两百低阶妖魔,而且积蓄了太恐怖的血肉气息。

  现在的骸骨血妖,就算是她也没有把握能胜过,而且除了骸骨血妖以外,还有一个黎婧。

  最令她无法接受的,就是连淹没此地的魔气,竟然也被聂天引来的星光给净化。

  种种不利于他们的因素汇聚在一起,让莎拉明白,这一战,若是强行继续下去,落败的只会是他们。

  她没有道出本意,也不敢让格鲁特发号撤离,可她的两次呼喊,已是在极力提醒。

  格鲁特没有失去冷静,他先是发出一声厉啸,让那些数量还不少的低阶妖魔,去疯狂扑杀血宗门人,和后来的洪璨、邹毅,随后才用妖魔的语言喝道:“撤离血宗!”

  他一下达命令,几个早就在准备的高阶妖魔,立即弃下各自的对手,飞速赶到他身旁。

  以魔女莎拉为首的高阶妖魔,护驾着格鲁特,带着他骤然凌空,在浓郁的魔气内呼啸而行。

  高阶妖魔一动,所有的低阶妖魔,都疯了一般扑杀人族的族人。

  低阶妖魔,在格鲁特和莎拉的眼中,似乎根本就是炮灰,死再多他们都不会心疼。

  那些低阶妖魔的存在,就是在关键的时候,为他们去赴死,为他们争取时间。

  待到格鲁特那些高阶妖魔,已渐渐远离血宗宗门时,格鲁特才在极远之地,又发出一声厉啸。

  这一声厉啸响起后,悍不畏死扑杀血宗门人的低阶妖魔,才一呼而散,朝着八方窜逃。

  “追!能杀多少给我杀多少!”

  静坐于血色莲台上的黎婧,下达了追杀的命令,让那些能抵御着魔气侵蚀的炼气士,去击杀逃离的低阶妖魔。

  因高阶妖魔的离开,没有领头者的众多低阶妖魔,已被斩杀了不少。

  四处逃散的低阶妖魔,只有两百左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黎婧来看,血宗是可以斩杀他们的。

  黎婧命令门人,去追杀低阶妖魔时,她本人并没有远离此地。

  她也没有去追杀以格鲁特、莎拉为首的那些高阶妖魔。

  因为,聂天并没有动。

  聂天不动,那骸骨血妖如尽忠职守的卫士,始终就守在他身旁。

  骸骨血妖不出动,以黎婧一人之力,连魔女莎拉都无法击败。

  她清楚明白这一点,知道那些高阶妖魔的离开,完全是顾忌骸骨血妖,还有一身怪异的聂天。

  “呼!”

  黎婧身下的血色莲台,在汹涌魔气内漂浮着,渐渐来到聂天所在的那一片清明之地。

  到了那一处被星光净化掉魔气的区域时,一直缭绕在黎婧身上的条条血光,逐渐的消散。

  本来被血光围绕着,模糊不清的黎婧,终于显露真容。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妆容精致,典雅秀丽的美妇。

  她身穿一件玫红色长裙,丰腴两腿盘坐与血色莲台,因法决褪去,她一双原本猩红妖异的眼瞳,恢复为了深幽的暗黑色。

  她从血色莲台上,拧着裙角,以一种优雅的姿势缓缓站起。

  凌空三米左右的血色莲台,慢慢下沉,在离地半米时,她轻抬玉足,慢悠悠地走下了血色莲台。

  她伸手一招,那如血玉般的莲台,急剧缩小,化为巴掌大小后,飞入她左手无名指的一枚戒指内。

  “宗主!”

  血宗的封罗,站在再没有被魔气涌入的清明之地边沿,想要解释一下骸骨血妖的苏醒,和他们未能及时赶到的原因。

  黎婧轻举左手。

  封罗当即闭嘴,恭敬鞠身后,就一言不发地退回魔气汹涌之地,和其他的血宗门人一样,去追杀逃逸的低阶妖魔。

  凌云宗的厉樊,没有和血宗的门人一样,去追杀低阶妖魔,而是悄悄进入这片区域。

  厉樊脸色凝重,以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黎婧优美的背影。

  眼前的女人,和他师叔祖巫寂一般,乃离天域金字塔最巅峰的恐怖存在。

  他听过关于此女的种种传言,知道这女人心狠手辣至极,而且喜怒无常,一言不合就会大开杀戒。

  血宗能有如此盛况,她这个血宗的宗主,居功至伟。

  她没有去追逐高阶妖魔,也没有展现凶厉手段,拿低阶妖魔泄气,反而是忽然来到聂天身旁,令厉樊一肚子担忧。

  厉樊猜不透她的心思,而且根据种种传言来看,此女心思难测,什么事情都可能做的出来。

  “前辈”厉樊一开口,就发现自己声音有点艰涩,他以唾液湿润了一下嘴唇,压着内心的不安,道:“聂天是我师叔祖之徒,他虽然不小心将你们血宗辛苦炼制的骸骨血妖给奴役了,但也算是帮你们血宗解围了。”

  “还望前辈看在我师叔祖的面子上,念他年幼无知,不要和他一般计较。”厉樊求情。

  “你觉得我是要问责他?”黎婧头也不回道。

  “那前辈意欲何为?”厉樊不解。

  “他唤醒了骸骨血妖,成为了这头我血宗最强血妖的主人,那就是我血宗的人了。”黎婧还是没有回头,只是盯着聂天,道:“你回头告诉巫寂,以后,他不再是你们凌云宗的人了。”

  “啊!这,这怎么可以?”厉樊大惊失色。

  (本章完)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1982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