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八十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两百八十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裴琦琦在低声抽泣。

  聂天一怔,呆呆看着她,凝神聆听。

  “爹爹,妈妈”

  他模糊的听到,低泣中的裴琦琦,一直在呼唤着父母。

  就像是一个小女孩,看到父母即将远行,无助地哀求着,希望父母能留下来。

  此刻的裴琦琦,没有了一贯的冰冷和强势,显得无比柔弱。

  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沿着她脸颊滑落,凄美悲凉。

  她的哭泣,并没有持续太久,她很快从噩梦中惊醒。

  醒来后,她立即注意到聂天正在看着她,她脸上无助娇弱的神色,瞬间收敛。

  下一刻,她的神情,就变得冷酷如刀子,眼中满是冷意。

  可她眼角的泪痕,依然缓缓流出,还是在慢慢滑下。

  她取出洁白的手巾,眼睛瞥向一边,默默擦拭着眼泪。

  可她的心境,依然没有从噩梦中走出,她还是在回想着梦中的场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淌。

  她只能不断地去擦拭。

  不知为何,看着此刻的她,聂天忽然有些心痛。

  “你父母?”聂天轻声询问。

  “和你无关!”裴琦琦冷声道。

  聂天忽然沉默了下去,半响后,才低叹一声,一脸苦涩地说道:“我都没有见过我的父母。”

  此言一出,一股浓郁的伤感之情,溢满聂天心间。

  他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别过头,刻意不去看他的裴琦琦,闻言鼻翼微动,长长的睫毛轻颤,终于看向他,以比往常温柔许多的语气问道:“你也?”

  “我出生不久,我母亲就去世了。至于我父亲我始终不知他是谁。”聂天淡漠道。

  这一刻的聂天,浑身透露出和她一样的悲凉和酸涩。

  她安静地盯着聂天,看了许久许久,才轻声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可与人言着,无二三。这天地就是如此残酷,追寻力量的道路,永无止境。想得到一些东西,必然会舍弃一些东西。”

  “我父母舍弃的,就是亲情。”

  话罢,她又再次合上眼,没有和聂天继续交流的意思。

  “亲情”聂天咀嚼着她的那番话,内心溢满苦涩,轻轻点头,“或许吧。我们所看重的东西,可能就是他们必须舍弃的。”

  他想起他那一无所知,也素未蒙面的父亲,猜测那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会舍弃他母亲,十几年都不现身?

  从体内生命血脉觉醒起,他就知道他的父亲绝非凡人。

  因为在聂家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先辈,拥有着神奇的血脉。

  生命血脉在他身上的延续,意味着他的父亲,才是血脉的源头。

  一个拥有如此强悍血脉的人物,绝对不可能是凡夫俗子,这样的存在,本该有能力守护自己的妻子和子嗣。

  可他却从未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现过。

  就是因为他未曾现身,聂天从小到大在聂家,都遭受着异样的目光,被区别对待。

  除了他外公和姑姑,没有一个聂家的族人,真正将他当成自己人看待。

  就是因为这样,他为了找存在感,才会一次次地去挑战聂弘、聂远那些同龄人,通过去击败同龄人,来证明聂家还有一个他。

  “有一天,如果遇到了你,我一定要问个清清楚楚!”聂天暗自发狠。

  虽然从未向任何人说过,可他却知道,他对那人一直有心结。

  他这些年的努力,对力量和境界的追求,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在见到那人时,有足够的底气和实力,去当面质问那人。

  裴琦琦的低泣,让同为孤儿的他,感同身受。

  他直视内心,渐渐明白,他其实一直对那人怀有深深的愤懑。

  内心的动荡,久久未能平复,他用了很长时间,才一点点冷静下来,不再去想那人对他们母子的舍弃,或者叫背叛。

  无法再专心修炼的他,又取出一大块金岩犀的肉,烤熟后,用力地撕扯着,咬牙切齿的吞食着,以此来发泄内心的愤怒。

  数日后。

  聂天将最后一大块金岩犀的肉烤熟吞下,浑身蒸腾出淡淡烟雾,有一缕缕黏糊物,顺着他张开的毛孔流溢出来。

  他每一次进食,都需要近百斤兽肉,这导致数千斤的金岩犀,也抵不住他大量的消耗。

  最后一块肉被吸收时,他和李琅枫战斗造成的重创,其实已全部恢复。

  迸裂的筋脉,早就重新连接,变得更加坚韧,出现裂痕的骨骼,也都变得严密紧实,比之前还要坚固不可破。

  他运转灵海力量时,种种不同属性的灵力,在筋脉内畅通无阻,没丝毫的凝滞感。

  他旋即明白,他肉体的创伤,不但彻底痊愈了,他的这具躯身,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可盘踞他心脏的那一道青色血气,还没有得到更多血肉精气的补充,连之前修复他肢体损失的都没有弥补,更不要提达到血脉再次进阶的程度了。

  他知道,只有灵兽的血肉,才能带来丰沛的血肉精气。

  而幻空山脉,强大的灵兽有很多,他想要让血脉进阶,觉醒出新的血脉天赋,只能通过斩杀那些灵兽来达成。

  他灵海内,星辰漩涡的凝炼星液,也需要在幻空山脉来实现,而不是在破灭城。

  他很快就有了决定。

  在帮助裴琦琦,最后烘烤了一块兽肉后,他突然道:“你的情况怎么样?”

  “灵力恢复了,血肉的损伤,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裴琦琦淡淡道。

  自从上次聂天看到她在噩梦中痛泣,在聂天敞开心扉,也说明了自身的遭遇后,两人间的距离,似拉近了不少。

  最近几日,每每当聂天为她烘烤兽肉,她在优雅撕扯时,会有一搭没一搭和聂天讲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她将裂空域的种种奇特,幻空山脉的复杂区域,还有三大势力的明争暗斗,都帮聂天细致的阐述。

  “我要走了。”聂天轻声道。

  “要走?”裴琦琦明显吃了一惊,“你要去何处?”

  “我要捕杀灵兽。”聂天回答,又补充道:“另外,我需要在幻空山脉去修炼。这里比较适合我,我希望在此地逗留一段时间,然后再返回破灭城。”

  “这很不明智。”裴琦琦皱眉。

  “我知道。”聂天道。

  裴琦琦深深看着他,沉吟半响,交给了他一幅详细的地图,并且向他点出一个位置,“这儿我探索过,有很多等级不高的灵兽活动于此。那些灵兽的等级,应该没有超过四级的,你或许有能力击杀。”

  她又指向血骷髅的据点的位置,“你是血骷髅的客卿,只要缴纳足够的灵石,你可以借此返回破灭城。”

  “不,我不会从血骷髅返回破灭城。”聂天摇头。

  裴琦琦不明所以,道:“等我完全恢复后,我会在幻空山脉找一个适合放置传送阵的区域,你可以和我一起回去,我不收你的灵石。”

  “不必了。”聂天再次摇头,“我会在捕获到足够多的灵兽后,独自穿越幻空山脉,经过那些猎杀者游荡的荒野,从那条路回城。”

  裴琦琦脸色微变,“你确定?”

  “确定。”

  “那条路,充满了血腥和厮杀。以你目前的境界,似乎还不太够,你非要这么去做,很可能永远回不来破灭城。”

  “回不来的话,我就死在外面。”

  裴琦琦骇然。

  她认真审视着聂天,半响后,才轻轻点头,“祝你成功。”

  随后,她从储物戒内,取出了令牌,帮聂天打开了通行的结界。

  “你也保重。”丢下这句话后,聂天一跃而起,便冲出了结界。

  “这人,骨子里和李琅枫一样疯狂,或许还犹有甚之。”在他离开后,裴琦琦暗暗自语。

  放弃最方便,也是安全的传送阵,偏偏去选择最血腥那条回归之路!

  聂天冲出去时,脸上的冷酷和倔强,在她心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影子。

  “也是个可怜人。”她叹息道。

  她觉得,聂天和李琅枫一样,有必须强大的理由。

  为了那个理由,聂天选择的那条路,和李琅枫没有本质的区别。

  李琅枫是吸纳污秽的灵气,取其适合自己毒功的一部分,不惜让其它杂质荼毒躯体,过度摧残自己,以早死为代价,来换取力量。

  而聂天,疯狂吞食幻空山脉灵兽肉的做法,和李琅枫如出一辙。

  她似乎已预感到,聂天会在最强大的那一天,如彗星般昙花一现,然后突然陨落,再没有声音。

  不知为何,想到那一天终究会到来,她心中还有些伤感和遗憾。

  (本章完)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2094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