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零九章 惊人揣测

第四百零九章 惊人揣测

  “咕咙咕咙!”

  董百劫猛灌酒,喝的满脸通红,然后哈哈大笑。

  “说实话,初始的时候,我是有心结,是非常不爽的。但后来,我听说了一件事,就突然解开了心结。知道那枚碎星印记,即便我得到了,也没有什么用。”

  “愿闻其详。”聂天道。

  “我后来听说,宁央那家伙得来的第三枚碎星印记,他也没有办法参悟。那时,我就突然醒悟过来,碎星古殿虽然将三枚印记分解了,可真正核心的,就是第一枚被你得到的印记。”董百劫摇头苦笑。

  停顿了一下,他一脸异色,盯着聂天,再次说道:“或许,我还可以换一种说法,你才是真正的关键!”

  “我不知道碎星古殿出于何意如此布置,但我却明白,我和宁央,根本就是陪衬。”

  “不论我有没有拿到那枚碎星印记,我都不可能是碎星古殿认可的传承者,不论是我,还是宁央,都仅仅只是个幌子罢了。”

  聂天一脸茫然。

  “聂天啊,你可知道天门并非首次在陨星之地显现?在此之前,天门曾两次出现于陨星之地。那两次呢,和现在的情况一样,也有人在那碎星古殿内,得到了那三枚碎星印记。”

  “可那些人的下场,你可知道?”董百劫眼神熠熠道。

  聂天摇头。

  “死了,全部都死了!”董百劫神情凝重至极,“以前所有得到碎星印记者,全部都死亡,无一例外!那些人,也没有一个,能炼化得到的碎星印记!”

  “他们死亡之前,得到的碎星印记,都悄悄淡化,最终消失不见!”

  “唯有你,才是迄今为止,三次天门开启,第一个真正炼化碎星印记者!”

  “我不记恨你,就是慢慢想通了,若是我得到了第二枚碎星印记,我的下场,可能和宁央一样,也会死亡!”

  聂天惊愕不已。

  “还有一点奇特的地方,之前两次天门开启时,存在于陨星之地的三个空间缝隙,都未曾撕裂开来!”董百劫语气沉重,“只有这趟不同,在天门开启不久后,那三个空间缝隙突然敞开了。”

  “而你,最终炼化第一枚碎星印记,然后还获得了宁央的那一个,真正将三枚碎星印记汇聚一身。从而成为了整个陨星之地的救世者,将三大裂开的空间缝隙,给一一封闭,履行了碎星古殿的那个承诺守护陨星之地。”

  “这一切,在我来看,绝非偶然!”

  董百劫掷地有声,眸中绽放出异色,像是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智者。“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聂天不解。

  董百劫呵呵一笑,随手将空酒壶扔掉,又拿出一壶新酒。

  这趟,他并没有猛灌酒,而是小口小口的喝着。

  他神情复杂地说道:“在我知道宁央无法炼化那一枚碎星印记时,我去了一趟离天域,去了黑云城,到了聂家,我将你的情况,给仔细调查了一番。”

  “你生在聂家,母亲是聂家的族人,名为聂瑾。”

  “恕我直言,不论是聂家,还是你母亲,都只是非常普通寻常的人,没有一点特殊。”

  “唯有你的父亲,我找不到任何有关他存在的痕迹,根本不知他是谁,在陨星之地的其它地方,也没有关于他的丝毫消息。”

  “他仿佛是凭空出现,又骤然消失,无迹可寻。”

  “你调查我?”聂天冷哼。

  “没办法啊,我总想找到一个答案。”董百劫一脸歉意,“我这人喜欢较真。依我看,你能成为碎星古殿的传承者,能炼化碎星印记,绝非偶然。在你的身上,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那个秘密才是能能炼化碎星印记的原因!”

  “我甚至觉得,这趟天门的开启,空间缝隙的撕裂,种种不合常理的异常,都是因你而起!”

  “在你身上,应该有什么东西,或者是你本身,才导致了碎星古殿选择了你,让你成为无数年来,碎星古殿在陨星之地唯一的那个传承者!”

  “我感觉,是你那个连你都没有见过的父亲,在暗中主导了一切。”

  “是他,带给你了这场天大造化!”

  “可你,却一无所知!”

  聂天轰然巨震。

  他异于常人的血脉,盘踞胸腔的那道青色血气,足以证明他的特殊性。

  这些,自然不是聂家能给他的。

  他没有预料到,眼前的董百劫,竟然只是凭借着天门和碎星古殿的异常,通过蛛丝马迹,还有自己的猜测,能想到那么多东西,还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判断。

  他那从未见过的父亲,暗中主导一切,给他带来了生命血脉,给他带来了碎星印记!

  “碎星古殿,虽然早已从陨星之地撤离,可我有理由相信,这个悠久古老的宗门,依然存在于浩瀚星河的某处。”董百劫小口小口地喝酒,“你是他们认可的传承者,你自然有奇特之处,你也肩负着他们的某种期望。”

  “意识到这一点,我就觉得,我和你只能是朋友,绝对不能是敌人。”

  “我,包括董家,都招惹不起你。”

  他一边摇头,一边一脸古怪地笑着,“能看清这一点的,这世间能有几人?李牧阳前辈,或许能猜出。天宫的那位,说不定也能想到,只是如今天宫才是陨星之地的霸主,他即便想到,可能也敢忤逆碎星古殿那虚无缥缈的隔空意志。”

  “毕竟,碎星古殿的传承者,若是崛起于陨星之地,他们天宫都只能乖乖低头。”

  “这是天宫所不愿看到的。”

  一会儿功夫,董百劫又喝了一壶酒,然后又说道:“那个,即便没有舍妹胁迫,有阴宗和阳宗打招呼,你外公和大姨,也能返回离天域。这一点,舍妹和秦嫣并未告知你,故意让你误解,还邀你去暗冥域。”

  “董丽耍了我?”聂天一怔。

  “我替她向你道歉。”聂东海苦笑,“那丫头小聪明有,大智慧无。我这趟过来,就是告诉你,你若是不愿去暗冥域,我现在就安排你离开。不论你要去何处,我都帮你搞定。我说了,我可招惹不起你,只想和你做朋友,不想成为你的敌人。”

  聂天愣了愣,皱眉一想,发现短时间内,也确实没有特别着急去的地方。

  在暗冥域被发现的邪冥遗迹,说实话,他还真有几分兴趣。

  “暗冥域的邪冥遗迹,说不定真有一点奇妙,你如果暂时无事,过去看看也没坏处,或许会有什么新的发现。”董百劫轻声道。

  “我决定去了。”聂天道。

  董百劫呵呵一笑,点了点头,慢慢起来,“我今天,算是坦诚相见,将我心底的话都说清楚了。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舍妹。那个,可以的话,在暗冥域帮我照看一下她。”

  “你就不怕她弄死我?”聂天冷哼。

  “不会的,我首先相信你的能力。”董百劫笑着说,“另外一方面,我也私下知会了,被舍妹请动的那个凡境族叔。放心吧,舍妹真要是对你下杀手了,他会出面阻止的。我既然知道了,自然会尽量约束董家的族人,不去与你为敌。”

  “希望如此。”聂天道。

  “我还有事,暗冥域那边,我就不去了,祝你顺利。等下次再见时,你我再痛饮一场。”董百劫哈哈大笑着,丢了十几壶酒给他,“看你挺喜欢喝的,这些酒都留给你了,给我个面子,不要和舍妹一般见识。”

  “还有,你我相见一事,我瞒着所有人,你也不要和舍妹说。”

  丢下这些话,董百劫挥挥手,便摇头晃脑地走了出去。

  聂天则是再无醉意,因他所说的那些事情,深思了一整夜。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2400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