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旧敌

第四百三十五章 旧敌

  两人一路前行,董丽不时低语,告诉他大荒域那些火山的奥妙。?

  途中,聂天遇到了三座死火山。

  那三座巨大的死火山,原本也属于器宗,只是经过多年的消耗,三座火山底下的火焰之力,都被器宗的炼气士采集用来炼器,如今早已耗尽。

  一日后。

  聂天到了另外一座矮山,他刚刚到达山脚,就感觉到了炎龙铠的蠢蠢欲动。

  他旋即知道,那座看着并不高的矮山,内部还蕴藏着炽烈炎能。

  他突然停住。

  以心神感知,他注意到他之前吞食灵兽肉,从体内散逸出来的血肉精气,有一部分悄悄逸入手上的储物手环。

  这种感觉,已持续许久……

  从他由那神秘异地返回,藏匿于储物手环的炎龙铠,都在悄悄吸纳着他体内的血肉精气。

  他体内心脏处,盘踞着的那一道青色血气,对此似乎一无所觉。

  这段时间,他每次以灵兽肉转化出来的血肉精气,都有四分之一悄悄流向了炎龙铠。

  他知道,炎龙铠为了炼化冥魂珠内的残魂和鬼物,耗费了太多力量,如干涸的井,急剧需要力量来补充。

  可出奇地是,炎龙铠并没有从他体内,抽离灵海内的火焰之力。

  反而对他的血肉精气,有着贪婪的渴求,即便处于储物手环,炎龙铠还是在一点点吸纳着他的血肉精气。

  他猜测出,他体内那点火焰灵力,对炎龙铠而言……可能只是杯水车薪。

  炎龙铠所需要的澎湃炎能,恐怕是天文数字,以他目前的境界和修为,是绝对没办法弥补炎龙铠的损耗的。

  他犹记得,炎龙铠真正疯狂吸纳炎能,聚拢滔滔炎能,只生过两次。

  一次在聂家开采的那座矿山,将所有火云石内的炎力,短时间吸纳一空。

  另外一次,在灵宝阁的赤炎山脉,从那座喷涌的火焰之心,从地炎兽的口中,夺取了一股澎湃炎力。

  之所以要来大荒域,找寻火山,就是因为他知道他持有的那些火焰属性的灵材,恐怕也远远不足以令炎龙铠恢复原形的炎力。

  此刻,到了那座火山处,他分明再次感受到了炎龙铠的强烈渴望。

  “这座山……”

  他打量着那座不高不矮的,仅有千米左右的山峰,看到山腰处布满洞口,时有人影出没。

  “别乱来!这座属于器宗!”董丽急忙阻止,“这山峰下方,还有地火岩浆可用!它没有喷涌火焰,是因为被器宗以秘法镇压导引,将下方滚滚的岩浆和地炎,注入了那一间间供器宗人使用的炼器室。”

  董丽指向极远处,“那些冒着浓烟,时而有火光闪现的,才是器宗没有开采的,你能尝试放出炎龙铠的火山。”

  聂天以心神压制炎龙铠的贪欲,眺望着极远处,道:“好远。”

  “没办法,谁让我们没有飞行灵器可用。”董丽也无奈,“你我境界在此,只能徒步行进,自然缓慢。你看那些器宗的家伙……”

  话到这儿,她指向从荒城飞出的,一辆赤红色的辇车。

  “那辆赤红色的辇车,名叫虹电,乃是器宗炼制的飞行灵器,一辆价值五百万灵石。如果我们能持有虹电,只需要半日,就能赶到未被器宗设为私有的火山区,找一座让炎龙铠偷偷吸纳炎能。”

  董丽一提起飞行灵器,聂天就暗自叹息,如果能够从千绝域的那座山峰内,将碎星古殿遗留下来的那飞行灵器带出来,他和董丽之行会轻松太多太多。

  若有那个飞行灵器,他在暗冥域前往邪冥遗迹的度,可以提高十几倍。

  从那湖泊处,去百战域设立的空间传送阵,顶多只需要一两日的时间,而不是如先前那般,用了近一个月时间,才和董丽赶回。

  “咦!”

  他看着那辆从他和董丽头顶呼啸而过的“虹电”,突然惊呼一声,眼神有些奇怪。

  他在那“虹电”上方,居然看到了一个熟人武岭。

  在天门的碎星古殿内,他曾经在后天境的区域,和大荒域的武岭有过一战。

  武岭在天门展现出来的实力,身上精美的灵甲,还有那柄奇异魔刀,都让他印象深刻。

  他当年能胜过武岭,是因为他能够在碎星古殿内,以浓郁灵气凝结灵气球,自身也拥有众多奇异。

  就在刚刚,那一身黑衣的武岭,脸色冷峻地,分明屹立在“虹电”前端。

  “虹电”上还有几个身着器宗服饰的男女,似乎都以武岭为,在刻意讨好着武岭,可那武岭却一言不。

  “怎么了?”董丽奇道。

  “看到一个熟人。”聂天轻轻皱眉。

  “熟人?”董丽讶然,“刚刚过去的好像是器宗人,因离的较远,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人是谁?”

  “武岭,天门试炼时,我和他有过一战。”聂天答道。

  “武岭!”董丽微微变色。

  “你也知道他?”聂天惊奇道。

  “当然知道。”董丽点头,“那家伙是器宗的异类,他母亲乃是器宗一名通灵级别的大炼器师,父亲的来头……还要大。武岭因天生属性并非火焰,所以没有继承她母亲的炼器造诣,他本人也无心成为炼器师。”

  “他所走的路,和他父亲一样,追求至强的力量。”

  “据我所知,那年天门试炼开始前,他本就可以从后天境的后期,跨入到中天境。他是为了参加天门试炼,强行压制着境界,以后天境的身份,想要夺取一枚碎星印记。可惜呀,他碰到了你这个家伙,最终铩羽而回。”

  “可他从天门返回不久,境界就连连突破,就在这几年时间,居然也一举迈入了先天,堪称奇迹。”

  “而且,我听说这武岭,似乎又要再次进阶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虹电”,董丽难得露出了颓丧感,“武岭在器宗身份特殊,此人修炼天赋惊人至极。器宗也不惜一切栽培他,依我看要不了太久,他就能再次突破,踏入先天境中期。”

  “三年多,后天境,到先天境。”聂天脸色深沉。

  董丽陡然反应过来,深深看向他,说道:“当然了,比起武岭,你更加是个怪物了!你修炼属性驳杂,却屡遭奇遇,也在三年多的时间,从后天境到了先天境。那武岭要是知道你,如今也在先天境,恐怕比你还要吃惊呢。”

  “这家伙……”聂天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希望在大荒域,不会再遇到此人。”

  “也对,你相当于从他的手中,将碎星印记夺取了。武岭此人,可没有我哥那般豁达,他才不会摒弃前嫌对你。”董丽点头。

  “天门内,我动用我师父给予的护身灵符,几乎耗尽全力,才胜过他。他当时为了活着出去,自断左手。那只手,被我给轰碎了。”聂天道。

  “原来如此。”董丽骇然,“难怪现在武岭的左手,都戴着一副手套,也不知道藏着什么。”

  “手套?”聂天一愣。

  先前武岭和“虹电”迅飞过,他只看到武岭的脸,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左手。

  “嗯,武岭从天门回归不久,左手就带着一副黑色手套,似乎从来没有褪下过。”董丽想了一下,对聂天说道:“肢体续接,对器宗来说,也并非绝对不可能。说不定,等你再见武岭时,他左手又多出了一只新手。”

  “当然,那只新手,可能是他的,也可能是来自于其它东西。”

  “或许,那只手,可能比他原来的手,还要厉害的多。”

  “武岭在器宗身份特殊,我们尽量不要和他碰面,不然肯定会滋生很大麻烦。”

  聂天面容凝重,点头道:“我会注意。”

  ……8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037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