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错身而过

第四百三十六章 错身而过

  聂天和董丽两人,前往那片尚未被器宗收拢的火山区时,经常能看到器宗炼制出来的“虹电”从他们头顶空中飞逝而过。

  乘坐着“虹电”的,大多数都是器宗的人,他们似乎肩负着某种重任,来往于荒城,和众多火山之间。

  聂天暗暗羡慕拥有“虹电”的器宗门人,幻想着有朝一日境界足够,从千绝域那座石殿内,将碎星古殿遗留下来的飞行灵器,给带离出来。

  初始的几天,聂天和董丽经过的那些火山,都有器宗的人驻守。

  在那些火山内,都建造着一间间炼器室,仅供器宗的炼器师去炼制灵器。

  后来的几天,他们途径的那些火山,虽然还有器宗的人看护着,可聂天却注意到,有不少明显不是器宗的炼器师,也出没于此。

  董丽向他解惑,“从其它域界而来的强大炼器师,炼制的灵器等级极高,可能会产生通灵器物。”

  “譬如你们离天域的房晖,为了进阶通灵级的炼器师身份,他就需要在器宗的眼皮子底下,炼制出一样通灵至宝。”

  “这类炼器师,需要单独的一座火山,源源不断地为他们提供地心火焰。”

  “在评价盛会开始前,器宗的人,会为他们安排好各自的修炼区。他们也需要早一步做准备,检查器宗提供的修炼室,是否符合他们炼器的标准。”

  聂天点头表示明白。

  他最近几日,从那一座座火山经过时,即便没有放出九只天眼来感知,也能嗅到那些不属于器宗的炼器师,一个个修为不凡,境界极为精湛。

  他知道,那些外来者,都是为了晋升到非凡的通灵级。

  “那些人啊,十个当中,能有一两个成功炼制出通灵器物就不错了。”董丽冷嘲热讽,“大多数人,也只是过来碰碰运气,白跑一趟罢了。”

  “这么困难?”聂天惊奇道。

  “废话!”董丽轻哼一声,道:“你当通灵器物那么容易炼制出来?偌大一个陨星之地,真正的通灵级别的炼器师,据我所知也就十来人而已。十年一度的器宗评价大会,有多次,连一个晋升者都没有。”

  讲话间,聂天又站在一座火山的山脚下。

  抬头仰望那座火山的腰腹部位,能清晰地看到一个巨大的洞口,洞口旁边,有两个器宗的炼器师静坐着,似乎在等候什么。

  看了几眼,他便收回目光,在董丽的催促下,再次向前而去。

  就在他离开不久后,房晖和他师傅巫寂,从那洞口走了出来。

  “没问题。就是这座火山,此间修炼室了。”房晖走出,对器宗一人点了点头,认可了器宗的安排。

  “祝你好运,评价盛会开始前,我们会再次过来。”器宗一人转身离去。

  房晖和巫寂站在洞口,目送着两人离开。

  “你可听过生命之果的传说?”房晖忽然道。

  巫寂眉头一动,点了点头,“听过。”

  “据说你那徒弟巫天,当年在天门内,就吞食过一个生命之果。那生命之果让他的寿龄,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他也是依仗着生命之果内蕴藏着的生命力,唤醒了血宗的那具骸骨血妖。”房晖缓缓道。

  巫寂嗤笑一声,“聂天唤醒那具骸骨血妖,应该和生命之果没什么关系。”

  他和华暮一样,乃是世间极少数知道在聂天的体内,蕴藏着奇异生命血脉的人。

  他很清楚聂天为骸骨血妖赋予生命力,将其唤醒,和生命之果并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因为聂天血脉的功劳。

  “这样啊。”房晖相信他的判断,道:“可生命之果确实存在着。而且,似乎那生命之果,在大荒域真正出现过。”

  他看向极远处,一座座喷涌着浓郁的火山,再次开口说道:“大荒域非常奇特,以前属于骸骨族的领地,干燥荒凉,四处都是喷发的火山。这样的地方,按道理而言,是不太可能出现生命之果的。”

  “可世间的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复杂的超乎你我想象。”

  “传言就在这荒芜死寂的大荒域某处,却存在着一个奇异的地方,草木精气浓郁到了极致,能诞生出生命之果。”

  “要不,等评介大会结束了,我陪你找找看?“

  巫寂轻轻摇头,“算了吧。传言我也听过,事实上,这次是我第七次来大荒域,前面六次,都是奔着那个传言而言。我几乎走遍了大荒域,也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草木精气浓郁如水的地方。”

  “就连大荒域的器宗,存在于此多年,似乎也从没有找到那个所谓能诞生生命之果的奇地。”

  听他这么一说,房晖也只能深深叹息。

  “那个奇地,的确存在于大荒域,我很肯定。”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倏然显现。

  来人是华暮。

  “是你?”巫寂一看到他,神色大异,“你怎会来此?”

  当年在聂天消失于离天域以后,华暮曾经来过凌云宗,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见过巫寂一面。

  巫寂和他有过短暂交流。

  那时的巫寂,就看不透华暮,只知道此人暗藏于聂天的背后,数次出手帮过聂天。

  如今巫寂已突破到玄境的后期,依然看不透华暮,不知此人真实的修为,也不知此人的身份。

  “房晖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和他单独聊一聊?”华暮微笑道。

  在那离天域的空间缝隙处,房晖也见过华暮,深知此人神秘莫测,也隐隐知道此人似乎一直站在聂天的那一边,对聂天悉心照顾。

  “你们聊。”房晖点了点头,就从石洞口飞落下山。

  华暮于是和巫寂进入那间器宗为房晖准备的炼器室。

  “巫先生,实不相瞒,你我……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华暮苦涩一笑,“都是寿龄不足。”

  “嗯,我猜出来了。”巫寂轻声道。

  “关于大荒域生命之果的传言,并不是传言,而是事实。”华暮脸色一正,“那个草木精气浓郁如水的奇地,就在大荒域的某处,只是常人无法感知,也无法搜寻。”

  巫寂眼睛陡然一亮,“你也找过?”

  “自然是找过的。”华暮叹息一声,“只是和你一样,一无所获,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你这趟来此为何?”巫寂询问。

  “你我都知道,聂天那孩子有多特殊。他身怀奇异血脉,那血脉……也是你我的希望。”华暮沉吟了一下,说道:“在我来看,如果真的有一些人,能够在大荒域,将那处奇地找出来,聂天必然是其中之一。”

  巫寂想了想,惊奇道:“你是说……他的血脉,能感知到那个奇地?”

  “不敢肯定,但可能性极大。”这番话说完,华暮犹豫半响,才说道:“但我却失去了那小子的踪迹,不知他去了何处。我最后得到的消息,就是他和百战域的一些小辈,去了暗冥域探索邪冥遗迹。”

  “结果,他似乎被邪冥族的一样奇物追逐着,就此失踪。”

  “我不确定他是否依然存活于世,但他若是还活着,应该会来找你。”

  巫寂一惊,“聂天出事了?”

  “未必真出了事,就是不知他人在何处。”华暮也唉声叹息,“你也知道,他寄托着我们的希望,我是绝对不愿意他有事的。在我来看,他应该还活着,可能会在某天前往凌云宗找你,你若是有他的消息,烦请通知我一声。”

  “因为我得到消息,能诞生生命之果的那处奇地,可能有了再次显现的契机。”

  “你若是见到他,还请将他带到大荒域,你我帮着他,一同去探察那处奇地,希望能尽快找到生命之果。”

  巫寂目光深幽地看着他,半响后,才说:“你的时间……是否也所剩不多了?”

  华暮苦笑不迭。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053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