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有迹可循

第四百四十七章 有迹可循

  聂天于是又想起了那个神奇传说。

  根据董丽的说法,千百年来,很多寿龄将至者,都会怀着一缕希望,游荡于大荒域,想要找到那个草木精气浓郁如水的奇地。

  其中,有很多精通木属性的炼气士,在大荒域的不同区域,不同时间段,都曾感应到了浓烟草木精气之地。

  只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都未能真正将那处奇地给发掘出来。

  传言之所以不被认同,就是因为那地方,曾出现于不同位置。

  然而,此刻聂天百分百确信,触发他生命血脉异动的那东西,并非固定,而是始终在悄悄移动!

  突然间,他开始相信那传言的真实性了。

  没有理睬旁边董丽的抱怨,他根据血脉晶链内,那一个个青色光点的活跃度,确认了新的方向。

  他伸手一指,“我们去那边。”

  董丽扭头,看向他所指的另一片死寂的火山区,一脸费解,“周边百里范围,都是骸骨族以前的领地。这片区域坐落着的,全都是死火山。我们留在这里,和去那边有什么区别吗?”

  “莫不成,你真以为可以在骸骨族的领地,找寻到什么东西?”

  聂天点头,“我觉得能。”

  “你少做梦了。”董丽撇嘴,“数千年来,陨星九域成千上万的炼气士,仔仔细细地探察过此地。那一座座白骨宫殿,连一块骨头都不剩了,你还能找到什么?”

  “随便你来不来,我反正不死心,要再次搜寻一番。”聂天淡然一笑,就依照着生命血脉的感知,向远处掠去。

  他也不敢保证,他就真的能够通过生命血脉的感应,将那东西找出来。

  他同样不确认,那东西……就是陨星之地众多寿龄将尽者苦苦找寻的奇地。

  另外,他也不想向董丽解释,他怀有生命血脉,能感知到那东西的事实。

  “该死的家伙!”

  看着他不听劝地行动开来,董丽咒骂着,可还是选择跟了过去。

  之后,聂天不断地通过生命血脉的奇妙感应,一次次改变着方向,继续着对那奇地的寻找。

  可因为那东西始终飘忽不定,一直在变幻着方位,他搜寻起来也颇为困难。

  渐渐地,他远离了骸骨族的领地,在一座座死火山之间走动着。

  半日后。

  一道枯瘦如干尸的身影,陡然降临在骸骨族的领地,静坐于一个巨大坑洞内。

  此人正是赵山陵。

  进入那坑洞以后,一股玄妙的空间波荡,从他体内涌现而出。

  一层层空间结界,像是湖水的涟漪,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不多时,在他藏身的坑洞内,就被蒙上层层空间结界。

  那些奇妙的空间结界,明明存在着,却肉眼不可见,灵境以下者,连感应都不能。

  赵山陵的踪影,生命气息,灵魂动静,都被那层层结界遮掩。

  施法完成后,赵山陵就闭上眼,集中所有魂力和灵力,暗中御动着死界。

  死界乃是他炼制的奇物,只要他人在大荒域,不论潜隐何处,都能凭借着和死界的,精妙地掌控着死界。

  死界,又是极其特殊的器物,充盈了万物枯灭的死亡之力。

  即使是他,至今也没有能完全掌控死界,他也无法深入死界内作战。

  他在御动死界,全力激发死界威力时,又必须全神贯注,不能分心它物。

  只有远离死界,不出现于祁白鹿的视线,身为死界主人的他,才能心无旁骛地将死界的恐怖威力激发。

  也是如此,他没有随着死界一同向器宗飞去,反而是来到此地,暗中控制着死界战斗。

  他信不过任何人。

  他和炎神夏羿,也仅仅只是合作关系,他在全力掌控死界时,不希望被任何人察觉,以免趁着他施法时对付他。

  “凭那些结界,就想阻止死界的深入?痴人做梦!”

  一切就绪后,闭着眼的赵山陵冷哼一声,隔空以灵魂御动死界,去冲击那些器宗强者构建的层层防御。

  ……

  “这是什么地方?”

  又过了一天,聂天霍然停下,看着前方的断壁残垣,满脸疑惑。

  在他前面一座死火山的山脚下,坐落着一栋栋残破石楼,那些石楼有几十栋。

  九只天眼飞了一圈,也没用从那些破旧的石楼内,感知到任何的生命气息。

  “我没有来过,不过应该是曾经的白骨门。”董丽打量了一下,解释道:“白骨门乃是一个人族的炼气士宗门。听说是一个外来的炼气士,在我们先前来过的骸骨族的领地内,获知了骸骨族的修炼法门。”

  “那人,通过骸骨族的修炼法门,摸索出一种淬炼骨骼的灵诀。”

  “他于是就在此地,开宗立派,以他领悟的炼骨的法决,打造出了白骨门。”

  “白骨门当年在大荒域,也只是一个很小的宗门。他的那种淬炼骨骼的灵诀,在器宗和其它宗门眼中,只是旁门左道而已。”

  “因人族天赋所限,他领悟的那种炼骨法决,并没有让他境界突飞猛进。”

  “他的境界最终停留在玄境初期。”

  “赵山陵的死界,成功炼制出来以后,第一个飘忽到的地方,就是白骨门了。”

  “包括创始者在内的白骨门,似乎在短短半个时辰,就被死界给灭掉了。淬炼骨骼的宗主,也被死界吸入,和他那些门徒一样惨死。”

  “不过,还是有一些白骨族的门人,因当年不在此地,逃过了一截。”

  “侥幸活下来的白骨门门人,都不成气候,也仅仅只是凭借着那种炼骨法决,能够在大荒域的一些地方,找到一些骸骨族族人的遗骨,以遗骨来换取点灵石和灵材罢了。哦。”聂天点了点头,就踏入白骨族的领地,凭借着生命血脉的细微感知,继续搜寻。

  青色血气内,一条条血脉晶链内的光点,到此后又显得异常活跃。

  而且闪烁的频率极快!

  聂天确信,那个游移不定的奇地,应该就在附近!

  可他的九只天眼,明明将附近洞察入微,却就是找不到奇异。

  他唯有通过生命血脉的活跃程度,一点点摸索着,想要将那奇地给搜查出来。

  董丽百无聊赖地跟随着,时不时地抱怨两句,说他不该浪费时间,与其四处乱走,还不如停下来专心修炼,等候大荒域动乱结束的那一刻到来。

  不多时,聂天来到死火山脚下,白骨门宗门后方一条溪河旁。

  他的生命血脉,在他站到那溪河旁时,那些青色光点反常的璀璨。

  可他眼睛所看到的,天眼所感知的,都没有什么异常。

  可他却相信,引起他生命血脉变动的东西,必然就在附近某处!

  深吸一口气,他将自己的眼睛闭上,一缕缕精神力连接着九只天眼,一寸寸地查探周边的任何反常。

  半响后,他终于从旁边的溪河,看到了一点奇妙。

  那条溪河,一直在安静流淌着,但有一处的溪水在流动时,仿佛突然停顿了一下,溪水中还泛出一个小小的漩涡。

  可只是一霎,那停顿的溪水,又继续流动,形成的水漩涡也旋即消失不见。

  聂天不死心,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片区域,不久又看到溪河上游另一处,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怪异。

  流动的溪水,突然停顿,一个水漩涡悄然形成。

  “咻!”

  犹如一支箭,聂天身影倏然而动,瞬间落入那即将成形的水漩涡。

  “哗啦!”

  水花四溅,聂天两脚踩在溪水中的石块上,将水漩涡踩灭,用心感知,依然没有发现奇妙。

  可他的生命血脉,却在他站到那儿时,变得更加反常。

  他霍地抬头,看着头顶某处,突生感应!

  “董丽!召唤出黑凤,带我升空!”聂天大喝。

  “你搞什么鬼?”董丽愕然。

  “相信我!”聂天再次喝道。

  “你有病?!”董丽骂了一句,可还是依言将黑凤召唤出来,并来到聂天身旁,将其带上。

  聂天眼睛一瞬不眨,死死看着溪水的上游!

  等又有一处溪水停顿,即将有新的水漩涡形成时,他暴喝道:“那边天空!飞过去!”

  “呼!”

  黑凤带着他和董丽,像是化为一道黑色闪电,瞬间飞向那处天空。

  下一刻,聂天和董丽头晕目眩,如跌跌撞撞地坠入了一条空间通道。

  ……

  s:月票双倍,请兄弟姐妹们,来一票支持,道谢!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159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