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血宗故人

第四百五十四章 血宗故人

  “你在说谁?”

  董丽姿态惬意,神情慵懒地瞥了他一眼,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文学Δ迷.┡.

  “离天域的两个朋友。”聂天微微眯眼,以心神掌控着那只天眼,令那只悬浮高空的天眼,缓缓垂落下来,好更加仔细地观察。

  清冷星光下,血宗的封罗,浑身浴血,正在奋力前行。

  封罗似乎刚经历过一场血战,精神疲惫,破裂的衣衫底下,能看到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口。

  同样出自血宗,和聂天有过数次战斗的虞彤,脸色苍白,猩红眼瞳内,满是愤怒。

  “血宗……”

  聂天沉吟了一下,就对那依然仰天躺着的董丽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你就在这里休息好了,我过去看看。”

  丢下这句话,他便准备赶过去。

  一见他讲了两句话,什么还没有说清楚,就急匆匆要走,董丽也知道恐怕有事情生。

  “算了,闲着也是闲着,我和你一道。”董丽也旋即起身。

  “哦,那随便你了。”聂天轻轻点头。

  夜色下,他和董丽两人狂驰着,迅向着封罗和虞彤接近。

  一刻钟后。

  聂天和董丽两人,不仅到了封罗和虞彤附近,还通过那只天眼,明白了封罗和虞彤的处境。

  三个先天境修为,身穿白衣的炼气士,显现于天眼的视线范围,正在极力追击。

  那三人,两个在先天境中期,一个在先天境的初期,三人都眼神冷漠,杀气腾腾。

  他们持有的灵器,像是由某种奇异的骨头淬炼而成,为骨剑和骨矛,寒光流逸。

  “咻!”

  聂天的身影,陡然在封罗和虞彤正前方冒出。

  慌不择路逃逸的封罗和虞彤,一看到聂天猛地闪出,都目显绝望。

  此刻的聂天,依然是佩戴着董百劫赠与的那一副面具,所以封罗和虞彤没有能认出来,还当是他和追击者是一伙的。

  封罗猛地停住,眸中血光闪烁,厉声高喝:“你们白骨门如此乱来,就不怕臭名远扬?”

  虞彤的眼眸,为妖异的血红色,一条条纤细的血线,从她十指间飞出,血色灵蛇般扭动。

  看她的架势,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要施展血宗的禁术了。

  聂天和血宗打过太多交道,对于血宗各类的秘法,都有着透彻的认知。

  他本人,也知晓血宗的炼血术,并且以血宗的炼血术,提炼灵兽之血,融入自身,以滋养那道青色血气。

  “呼!”

  拉在后方的董丽,也悄然闪现,站在了聂天旁边,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又来了一个!”

  董丽的走出,让封罗和虞彤愈绝望,似乎知道无法活着离开。

  就在封罗和虞彤两人,准备拼尽一身修为,将血宗那些至强禁术激时,聂天突然开口:“生了什么?”

  他一讲话,封罗和虞彤都微微一愣。

  聂天的声音,两人听着觉得很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出,声音的主人是谁。

  看他们一脸困惑,聂天也明白了过来,不由提醒道:“黑云城,聂家!”

  在暗冥域时,董丽告诉所有百战域的同伴,他和那邪冥一族的器物冥魂珠一并消失了,他暂时不想暴露身份,免得被百战域那些人知道了,追问他冥魂珠的下落,所以没有在封罗和虞彤面前,将那面具拿下。

  “聂,聂天!”封罗猛然一震,眼睛瞬间亮起。

  虞彤妖异的血瞳,也绽放出惊人的光芒,她轻咬着下唇,看着眼前变幻了模样的聂天,也是又惊又喜。

  两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大荒域,会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聂天。

  “封叔,究竟生了什么?”聂天再次询问,“那三个追击你们的白衣人,出自白骨门?你们怎会在此,还和白骨门生了冲突?”

  “你晋入先天了?”封罗不答反问。

  聂天点头,“我运气一向好。”

  “先天,他竟然迈入先天了……”旁边的虞彤,听到聂天的回答以后,心中溢满了苦涩。

  一年前,聂天出现于离天域的血宗时,境界和她相当,为中天境的中期。

  她通过一年时间,日夜苦修,如今终于跨入到中天境的后期,觉得她终于在境界的突破上,应该能胜过聂天一筹了。

  没料到,再次见面时,聂天居然已经是先天境的修为。

  她一直将聂天视为追赶的目标,这些年来,她忘乎所以地修炼,就是为了有一天越聂天,能光明正大地胜过聂天一回。

  可每次和聂天见面,对她来说,似乎都是一个沉重打击。

  “莫不成,这一生,我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之下?”虞彤茫然想到。

  “这位姑娘,也是先天境吧?”封罗突然再问。

  董丽嫣然一笑,缓缓点头。

  “两个先天境!”封罗神情振奋,又问道:“聂天,你和这位姑娘是什么关系?”

  身后的三个白骨门的追击者,两个在先天境中期,一个在初期,封罗本人,如今也是先天境中期的修为。

  封罗知道聂天的真实战力,永远都比所处的境界要强,他想问聂天和董丽是什么关系,来确定他们和后面三个白骨门追击者,能否正面一战。

  他一开口,虞彤也看向聂天和董丽。

  此刻的董丽,没有易容乔装,她那妩媚妖娆的曲线,艳丽无双的容颜,让同为女人的虞彤,都暗自惊叹。

  她在猜测聂天、董丽关系时,脸色不觉有些黯然,似有些自惭形秽,又似在暗自埋怨。

  董丽嘴角含笑,瞄了虞彤一眼,不等聂天回答,就自然而然地挽住了聂天的臂膀,故意贴近聂天,看着那虞彤,炫耀一般地说道:“我们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那一种朋友!”

  “哦。”虞彤轻轻垂头,似不愿和董丽对视。

  正欲答话的聂天,身子一僵,怪异地扭头看着董丽。

  董丽神情自若,挽着他臂弯的那只手,微不可查地,狠狠地掐了他一下。

  聂天表情一苦。

  “那就好!那就好!”封罗连连点头,对聂天说道:“那三个白骨门的家伙,我们先联手干掉,等下我再告诉你,究竟生了什么。”

  “也好。”聂天点头,旋即冷冷看向那三个白骨门门人,即将显露的方位,说道:“封叔,你似乎受了不轻的伤。一会儿,你就去对付那个先天境初期者即可,至于那两个先天境中期的白骨门门人……”

  “就交给我们好了。”董丽插话道。

  封罗呆了一下,惊异地看着聂天和董丽,不知该如何答话。

  他知道聂天的真实战力,应该足以对付一个先天境中期的白骨门门人,但是他对董丽一无所知,不知道这个艳光四射的美丽女人,是否也和聂天一般,有跨级的战力。

  “放心吧,我们俩能对付。”董丽嫣然一笑,瞄了虞彤一眼,说道:“小妹妹,你就好好歇歇吧。你境界毕竟不足,可不要为了逞强,让自己烙下病根,以免影响了以后的漫漫修行路。”

  虞彤猛地抬头,不悦地看着她,冷冷道:“我当然比你小,但我如今的境界,也是中天境后期,和你仅差一步罢了。等我和你一样年龄了,我的修为,或许会过你。”

  “先天境者的战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能帮上忙的,不劳你费心!”

  话罢,她突然坐下,并且立即唤出血灵珠,开始动血宗的“地网”禁术。

  “我就喜欢你这样逞强好胜的丫头。”董丽咯咯轻笑着,毫不动怒,“那一会儿就拜托你,为那三个白骨门的家伙,多制造一点麻烦吧。”

  “我自然会!”虞彤冷冰冰道。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186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