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困局

第四百五十六章 困局

  季邝以白骨堆积而成的那座骨山,变幻莫测,竟然能在顷刻间,散为漫天骨矛骨刺。

  白骨山的诡变,配上季邝的一波精神意识的冲击,杀伤力极大,差点就让聂天中招。

  若不是他的灵魂识海不同常人,先天境的修为,就凝结了九颗拳大般的碎星,加上他精通碎星古殿的星烁,他真会吃个大亏。

  习惯于越级斩杀对手的聂天,以前都觉得以他的真实战力,是能够轻而易举,将比他境界略高一级者轰杀的。

  所以他和季邝的战斗,初始时,未尽全力,也没有太过小心。

  此战,算是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教训,让他明白每一个炼气士,都有自己的杀手锏,以后的战斗,要是次次都不谨慎,恐怕还会吃大亏。

  抽出炎星,他看向董丽和陶璞的战斗。

  “呼!”

  挥舞着青色锥子的董丽,巧笑盈盈,深黑眸子内,突有黑凤兽魂猛然闪现。

  黑凤兽魂浮现的那一霎,一股奇异的灵魂波动,似乎瞬间覆盖到陶璞心灵深处。

  陶璞腾挪跌宕的身影,忽地一僵,他的眼神,也出现短暂的失神。

  “白骨门不成器的余孽,也敢在大荒域兴风作浪了,真是可笑。”董丽撇嘴,趁着陶璞失神时,青色锥子中,一道道暗黑灵力疯狂流逸,瞬间注入陶璞体内。

  陶璞高高跃起的身子,虚空一顿,猛地坠地。

  “嗤!”

  一缕缕暗黑灵力,如黑色火焰,悄然将陶璞淹没。

  先天境中期,实力不凡的陶璞,竟然也在极短时间内,被董丽斩杀。

  剩下的平尧,正在和封罗血战,一看季邝和陶璞,如此轻易地,就被聂天和董丽所杀,骇然失色。

  平尧几乎立即放弃和封罗的战斗,厉声怪啸着,朝着来时的路逃去。

  吞下一枚强血丹的封罗,血气浓郁,可眼瞳却布满狰狞血丝。

  看着平尧逃逸,封罗呼吸粗重,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追杀。

  “你们聊吧,那人交给我即可。”董丽轻声一笑,像是飞舞的彩蝶,姿态优美地,奔着那平尧而去。

  平尧的境界,比被她所杀的陶璞还弱一筹,而她目前连黑凤都没有召唤出来。

  深知她毒辣狡诈的聂天,眼看着她冲着平尧追去,一点没有帮忙的意思,心中已经为那平尧判了死刑。

  “不愧是聂天。”

  封罗强忍着血气的涌动,看着倒地的季邝,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能够在中天境,就在黑云城击杀袁家家主的你,在先天境,想要灭掉那家伙,绝对是毫不费力。”

  “封叔,你没事吧。”虞彤凑上前,关切地说道:“我看到你吞下了一枚强血丹。”

  “没事。”封罗摆摆手,强笑道:“短时间内,我可能无法战斗了。但能见到聂天,你我的安危……应该可怕保证了。只是,宗主和你师父那边……”他摇头叹息,忧心忡忡。

  “黎宗主也在大荒域?”聂天讶然。

  封罗苦笑,“就在附近的白骨门领地。”

  “怎么一回事?”聂天神色严肃。

  对于血宗,他素来都有好感。

  他从离天域消失以后,血宗将在灵宝阁待不下去的安诗怡姐妹接纳,非常给他面子。

  黎婧还将血宗的不传之秘炼血术,交给他修炼,连那一具被他唤醒的骸骨血妖,黎婧都有一并赠送的意思。

  听闻黎婧和沈琇两人,或许在大荒域遭遇了麻烦,他自然很关心。

  “我们这趟来大荒域,不是为了器宗举办的评介盛会,因为血宗没有什么炼器师。”封罗原地坐下,向他解释,“我们是为了一具骸骨族的遗骨而来。宗主是听闻白骨门的残存者,发现了一具强大的骸骨,存着购买的心思,才来到大荒域。”

  “我和小彤,是为了见识大荒域的评介盛会,被宗主给顺便带上的。”

  “被你所杀的那个季邝,在荒城见过宗主后,和宗主谈妥了交易的价码,但却以那具骸骨不同寻常,不能出现于荒城为由,将交易的地点定在了他们白骨门的立宗之地。”

  “宗主早就听说,如今的白骨门,根本没有玄境高手,就答应了下来。”

  “可等到我们被宗主的血色莲台带动着,来到白骨门的宗门时,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白骨门不仅有了一个玄境的强者,那人还邀请了另外一个玄境者,两人合力,想要将我们抹杀于白骨门。”

  “两个玄境者,和宗主实力相当,都是中期境界!”

  “宗主以一敌二,处境很是不妙。即便沈长老在,也帮不了宗主太多。宗主拼着受伤,为我和小彤隔绝了两个玄境者,让我们能先行逃离。”

  “但在我们离开白骨门的宗门时,留在外围的季邝三人,则是追击了过来。”

  “那时我们才意识到,白骨门的玄境强者,之所以任由我们离去,是因为他还有季邝三人在外面伏击。”

  封罗神色黯然,“如果不是恰巧遇到你,我和小彤,应该是逃不掉季邝三人追杀的。”

  “看来,那白骨门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进行交易,只是为了夺取黎宗主给出的交易价码。”听完封罗的讲述,聂天眉头深锁,也一筹莫展。

  他能救下封罗和虞彤,却没办法影响黎婧、沈琇两人,和那两个玄境强者的战斗。

  玄境强者,在离天域乃是最巅峰的战力,即使在大荒域,也非同小可。

  先天境和玄境者的中间,还隔着一个凡境,他即便怀有炎龙铠,有种种奇异手段,也绝无可能胜过任何一个,最弱的玄境者。

  这一点,他是心知肚明。

  封罗和虞彤,也知道聂天再强,都不能改变黎婧和沈琇的那一场艰难战斗,也都沉默不语。

  “抱歉,我真的很想帮黎宗主,可是……”聂天低叹。

  “你不用自责,我们都明白的。”封罗脸色惨然,“我只希望,没有了我和小彤这两个累赘,宗主和沈长老,能借助那座血色莲台,活着从那两个玄境强者的围击中冲出。哎,我们离天域还是太弱了,至今都没有灵境级别的强者诞生,不然也不会被白骨门这样的宗门欺凌了。”

  聂天眉头一动,突然问道:“你们从荒城离开时,难道没有发现大荒域的异常?有没有碰到死界,看没看到炎神殿和器宗的强者战斗?”

  封罗茫然,“没有,我们前往白骨门领地时,刻意避开了器宗用来进行评介大会的火山群。为了不惊动器宗的人,我们绕了一截,多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白骨门的领地。”

  “什么是死界?炎神殿为何会和器宗战斗?”

  封罗显然对大荒域的动荡一无所知。

  “你们其实运气还算是不错了。”董丽去而复返,来到聂天身旁时,她拿出白色纱布,轻轻擦拭着青色锥子上的血迹,“要是从那些火山区的方向经过,不幸遇到了死界,你们连白骨门都到不了,就全部死了。”

  聂天看了她一眼,就知道逃逸的平尧,已经被其斩杀。

  “你向来足智多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一下我那两位血宗前辈?”无奈之下,聂天求助董丽,“若是能成,就当我……再欠你一个人情可好?”

  “呵呵,怎么这次没说我狡诈阴毒,诡计多端了?”董丽白了他一眼。

  聂天略显尴尬。

  董丽不再刁难,沉吟半响,道:“或许有办法。”

  聂天眼睛一亮,急忙问:“什么办法?”

  ……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193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