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搭救

第四百五十九章 搭救

  血月下,黎婧衣角飘飘,眼瞳呈绯红色。

  由白骨山重新堆积而成的骸骨巨人,挥动着骨刀,将她那血色莲台中飞出的血色彩带,一一斩断。

  每断一条彩带,就意味着血色莲台内蕴藏的血之灵力,减弱一股。

  唤出那只血影,并且还要极力牵制白骨门现任门主孟庆的她,没有更多精力去使唤那座血色莲台。

  如今维系那座血色莲台的力量,源自于她师妹沈琇,可沈琇……仅有凡境后期修为。

  以沈琇的血之灵力,能支撑到现在,已经让她颇为震惊了。

  她很清楚,随着一条条血色彩带,都被那骨刀斩断,要不了太久,沈琇就会耗尽全身血气而亡。

  同为玄境中期的孟庆,精通白骨门种种玄奥秘术,黎婧以“血液逆流”形成的禁术,居然无法影响到孟庆体内的鲜血异动。

  交战许久,要分出部分魂魄,融入那血影的她,消耗也是剧烈。

  她知道,此战继续下去,沈琇会先死,她本人……也难逃此劫。

  “希望封罗和小彤成功活着走出了。”黎婧沉吟数秒,暗中有了决定。

  她打算拼着重伤,境界倒退,也要激发那座血色莲台的另外一种血遁之术,带着沈琇远离此地。

  她绯红色的妖异眼瞳内,突显异光,层层血气涌动。

  那条漂浮在她头顶的血之长河,还有那咆哮着的巨大血影,也悄悄转移着,朝着那座血色莲台靠拢。

  白骨门的孟庆,一直暗暗观察着她,并敏锐注意到那条血之长河,还有血影的异动。

  “呵呵。”

  孟庆嗤笑出声,好整以暇地提醒道:“黎宗主,你可知道,我为何将交易的地点,定在我白骨门的立宗之地?”

  不等黎婧回应,他自顾自地说道:“许多年前,我白骨门在一夜间被灭门。”

  讲这句话时,孟庆脸色阴沉,嘴角抽搐了一下,“我宗门所有长辈,都在顷刻间死亡,无一幸免。我因为当时不在大荒域,侥幸躲过一劫。之后多年,我都不敢回来,而是孤魂野鬼般,游荡在别的域界。”

  “白骨门的一夜覆灭,因大荒域一个传说中的凶人。那人,乃整个陨星之地,最为精通空间之力的强者。”

  “他毁去白骨门的器物,也存着玄奥空间之秘。那器物,令现在白骨门的领地,看似如常,其实却暗含危机。”

  正要激发血遁的黎婧,闻言猛地一惊。

  “你若是不信,就试试看吧。”孟庆不慌不忙,“不精通空间力量者,胆

  (本章未完,请翻页)敢妄自动用一些禁术,那后果……说实话我也不清楚。”

  他一脸期待,还怂恿道:“我其实也想知道,如今的白骨门领地,乱用一些和空间有关的禁术后果。只是我自己惧怕,不敢一试,要是黎宗主愿意让我开开眼界,我自然也乐意做个旁观者的。”

  他这么一说,黎婧反而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黎婧犹豫不决时,孟庆再次和颜悦色地劝说:“黎宗主,你血宗和我白骨门的法决,当真有互补之处。你我两人一旦结合,对双方都有益,何必如此执着?”

  “想想看,将来有一天,血骨门能成为天宫、器宗这样的强大宗门,这不比你独自带领血宗,在离天域苟延残喘要自在吗?”

  黎婧冷冷看着他,道:“可是你令我恶心!”

  孟庆勃然变色。

  就在他准备痛下杀手,斩杀黎婧和沈琇,强行夺取血宗的修炼秘法时,突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他霍然转身。

  一道粗长闪电,倏然而至,落定后,化身为悬浮于空的朱斌。

  “朱长老?”孟庆一惊,忙躬身行礼,“在下乃白骨门上任宗主孟涵之子,白骨门覆灭时,我不在大荒域。此地为我白骨门领地,不知朱长老因何而来?”

  “孟庆?”朱斌愣了一下,道:“我听过你,我还以为你和你父亲一样,早已葬身于死界了。没料到你天赋如此惊人,竟然能通过白骨门的灵诀,修炼到玄境中期。看样子你的修炼资质,比你父亲还要强大。”

  “愧不敢当。”孟庆在面对朱斌时,谦逊无比。

  “天赋是不错,可惜心术不正!”朱斌冷哼一声,“你白骨门因赵山陵的死界,一夜灭门。就连你父亲,还有你白骨门所有的门人,都因死界而亡。赵山陵明明是你大敌,你却认贼作父,你父亲若是知晓此事,九泉之下都不得瞑目!”

  “朱长老何出此言?”孟庆一脸茫然。

  “少给我来这一套!”朱斌暴喝,不耐道:“赵山陵如今人在何处?”

  “我怎会知晓赵山陵的位置?”孟庆一肚子委屈。

  “呼!”

  白骨门不远处,一处夜空突现明亮光芒,光芒仿佛是一扇门,缓缓敞开。

  随后,甄蕙兰和一名身穿黑衣,高大如山的雄伟男子,忽然就穿了出来。

  “就在前面了。”强行打开空间之门,凭空在大荒域建立一条空间通道的甄蕙兰,略一感应,就奔着白骨门的领地而去。

  她是收到了朱斌给出的消息,人本来在大荒域的另外一边,焦急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才以空间法器,带着那名强者赶来。

  待到她和那雄伟的黑衣男子,飞逝到孟庆身前,正在厉声呵斥孟庆的朱斌,忙回身一礼,道:“没想到来的竟然会是你们。”

  因朱斌的出现,被晾在一边的黎婧,看到甄蕙兰和那黑衣男子到来,目显惊容。

  身为血宗的宗主,黎婧并不是第一次来大荒域,自然知道一点器宗的事情。

  即使没有看过甄蕙兰,黎婧也看过她的画像,马上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至于甄蕙兰身旁,那高大如山的黑衣男子,倏一闪现,就让她眼皮子直跳,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灵境强者!”

  和她一样惊骇欲绝的,还有孟庆,和那个陪同孟庆一同对付她的玄境者。

  修炼金之力量的那人,在看到黑衣男子现身以后,比她还要惊恐数倍,几乎立即就和孟庆撇开关系,“武先生,我和白骨门没有关系!是那孟庆出了大价钱,才邀请我来对付离天域血宗这女人的。”

  高大如山的黑衣男子,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讲话。

  “那个,孟庆的所有事情,都和我无关!”那人再次表态,“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我能否先走?”

  “不能。”黑衣男子淡淡道。

  那人耷拉着脑袋,脸色灰白,似乎因为他一言而认命,乖乖在一旁站着,等候发落。

  孟庆也诚惶诚恐,对那黑衣男子说道:“武先生,我和那赵山陵,真的一点瓜葛都没有。最近百年来,这也是我第一次踏入大荒域啊!”

  “那可真是巧了。”黑衣男子眼神古怪,“赵山陵那叛徒,自从消失以后,也是第一次在大荒域现身。”

  此言一出,孟庆满脸都是绝望。

  “武先生,赵山陵的行踪,关乎大荒域动荡何时平息。”朱斌沉吟了一下,建议道:“孟庆所言是真是假,我们既然不能以言语判断,看来只能劳烦你以授魂之术,来进行一番查探了。”

  “正有此意。”黑衣男子轻轻点头。

  “不!”孟庆惊恐万分,再也顾不到理会黎婧和沈琇,以最快地速度,向远方逃窜。

  “我等一会过来。”丢下这句话,那雄伟如山的黑衣男子,就凭空消失。

  不多时,从那孟庆消失的方向,就传来了孟庆凄厉如鬼哭的惨叫声。

  朱斌和甄蕙兰,听着孟庆的凄厉惨嚎,神情淡漠,似乎早知如此。

  可其余人,则是面色苍白,尤其是那个和孟庆一道的玄境者,脸上已汗如雨下。

  ……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wanyuzhiwang/3198749.html